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九百六十七章 保他一世平安
    这丫头对冰帝倒是极为的崇拜。

    沈风依旧保持不反驳,不气恼的风淡云轻,这让卢佩芸气的胸口疼。

    卢易生和卢晋石等人欲言又止,尽管他们知道沈风的战力不俗,将来也绝对能登上中界之巅,可问题那是将来的事情了。

    在他们看来,能够获得冰帝生前的玄妙感悟,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不过,卢易生见沈风真的是没有下跪磕头的意思,他最终放弃了劝说的念头。

    在卢佩芸的带领之下,沈风等一众人向王城的城门内走去。

    可冰帝的声音时不时的传入沈风脑中:“小子,别急着走啊!陪老夫我多聊两句。”

    “你小子快给我停下来,当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获得老夫我的指点呢!”

    “好了、好了,我们谈一谈解毒的事情如何?”

    这么久的岁月流逝,终于有一个能和自己用传音交谈的人,冰帝这老头自然想要解解闷。

    只是沈风简短的话语传来:“考虑好了再找我。”

    他相信以冰帝的能力,如若下定决心要从底下出来,那么绝对有办法联系到他。

    此刻。

    石像底部。

    那一抹棺材上方的虚影老头,气的是吹胡子瞪眼,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如此吃瘪。

    片刻之后。

    虚影老头冰帝缓缓叹了口气,自语道:“这小子真的会有办法化解我体内的剧毒?”

    他体内的剧毒是当年无意间所中,当时他还获得了眼下这种阵法的布置方式。

    想了好一会之后。

    冰帝苦笑道:“真是越老越没用了啊!”

    ……

    与此同时。

    在沈风等人走进王城内的时候。

    皇宫的某个宫殿之内。

    其中的摆设极为的清新素雅,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并没有皇室的那种富丽堂皇。

    一名天生丽质的女子,身上穿着白色的长裙,犹如一朵盛开的雪莲花。

    她的眉宇间有化不开的忧虑,让男人看了会有一种心疼。

    “徐展雄到底想要干什么?之前丹药被动手脚的事情,他说会给你一个交代,可却迟迟不见有进展,反而限制你离开王城,竟然还安排了公开选驸马,我看他是越活越回去了。”

    开口怒喝的是一名怒目圆瞪的老头,眼眸里迸发出了极致的不满,他是琴师阁总部的副阁主之一,贺海尘。

    至于这名女人自然是徐氏王朝的公主徐醉心。

    “师父,这是我的命!谁也改变不了。”徐醉心在徐氏王朝有智女的称号,曾经担任智囊,成功帮徐氏王朝解决了多次危机。

    她充满智慧的美眸里,闪烁着无可奈何的光芒,纵使她大智若妖又如何?到头来根本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

    贺海尘对这个徒弟是极为的疼爱,他的琴师品级虽说在七品,但修炼天赋只能说有些偏低,如今才仙尊初期而已。

    之前,沈风在遇到他们的时候,这老头的修为才仙皇巅峰呢,应该刚刚提升到仙尊期没多久,他是靠着自己的琴师品级立足的,要知道在中界之内,最高品级的也只是八品琴师而已。

    贺海尘手掌骤然紧握,身体内不停的爆发出怒火,道:“醉心,师父的修为虽说登不上台面,但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哪怕豁出去这条老命又如何!”

    “当初,幸好沈前辈看出灵元造化丹,被替换成了灵元化血丹,要不然你服用了之后,将来肯定会死的不明不白。”

    那时候。

    沈风刚来到中界,尽管修为比贺海尘弱,但展现出了琴师造诣后。

    这老头认定了沈风是九品琴师,恭敬的称呼其一声前辈。

    照理来说,当初徐醉心也应该要喊沈风一声前辈,只是她更想和沈风做朋友,聪明的把这件事情直接点明了。

    在贺海尘提到沈风之时。

    徐醉心的美眸里泛起了一丝波澜,虽说她和沈风只有见过一次面,但脑中却挥之不去这个男人的身影。

    她原本只是六品琴师,在上次沈风亲自弹奏了之后,她从中获利了不少感悟,在数天前,顺利的跨入了七品琴师的行列,在品级上,她和贺海尘相同了。

    说实话,她的琴师天赋真的是极为让人惊叹!

    她是自己父亲的第一个孩子,除了她以外,她的父亲还有九个子女。

    其实,她心里已经清楚,当初是谁在丹药上动了手脚,她相信自己那精明的父亲,也绝对是知道了真相。

    她的父亲崇尚武力,一直认为琴师一途,只是为强者服务的。

    哪怕如今她是七品琴师又怎么样!

    喉咙里悲哀的叹了口气,徐醉心问道:“师父,有他的消息吗?”

    之前,她和贺海尘原本想要把沈风接来王城,只是当时他们得知沈风已经离开落炎城。

    这些日子,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沈风。

    贺海尘摇了摇头,道:“暂时还没有沈前辈的消息,现在你应该要考虑考虑自己的事情。”

    “那些来参加驸马选拔的人,他们又怎么能入得了你的眼睛,难道为师还不了解你的性子吗?”

    徐醉心恢复了平静,从她的脸上,看不出其内心的想法:“师父,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情,逃得了这一次,逃不了下一次。”

    “该来的总会来,何不早点来个了结呢!”

    “这次之后,我将和徐氏王朝再无任何关系。”

    贺海尘白色的眉毛皱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知道自己这个徒弟的性格,一旦做出的决定,肯定不会反悔。

    只是他这个做师父的,难不成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吗?

    半晌之后。

    徐醉心抿了抿嘴唇,道:“师父,再答应我一件事情,好吗?”

    贺海尘毫不犹豫的说道:“丫头,什么时候你和师父我这么客气了?”

    徐醉心语气认真的说道:“一定要帮我找到他,如若没有他,那么我肯定会死于灵元化血丹;如果没有他,那么我不会这么快突破到七品琴师,我觉得他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只是修炼天赋和修为弱了一些。”

    “我想保他一世平安!”

    “师父,你能答应我这件事情吗?”

    闻言。

    贺海尘神色复杂,这个时候了,自己的徒儿还在想着别人。

    他忽然觉得,是不是徐醉心对沈风有好感?

    只可惜,虽然沈风是九品琴师,但修为太弱了,而且修炼天赋那么差,将来的修为肯定不会高到哪里去。

    沉吟了数秒之后,贺海尘点头道:“我会找到他,以我的影响力,要保他一世平安并不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