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九百七十一章 断腿
    卢佩芸看到范松海求着拜师,她心里面翻江倒海了起来,先抛开这老头的阵法造诣不说,光光是修为就抵达了半步仙帝啊!竟然要拜一名仙尊巅峰的小子为师?说出去根本没有人会相信。

    卢易生和卢晋石等人清楚范松海拜沈风为师,绝对是不会吃亏的,只不过,这么一幕还是让他们张大着嘴巴,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只有了解自己师父性格的齐雨嫣,脸上没有表现出惊讶来,她美眸里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沈风。

    看着面前范松海这老头,沈风完全没有收徒的打算,他手掌虚空往废墟中一探。

    那个金属盒子快速的飞到了他的手掌之中,随后,他说道:“直起身子来吧!我没有收徒的打算。”

    “但,我可以在阵法上指点一下你,只要你有什么阵法上的困惑,我都可以为你解答。”

    “这个金属盒子当做报酬,如何?”

    见沈风拒绝了范松海的拜师请求,卢佩芸眼睛瞪得巨大,仿佛是第一次见到沈风一样。

    要知道范松海作为中界阵法第一,他的人脉极广,如若能做这等人物的师父,那么将来在中界能顺风顺水很多,她真怀疑沈风的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了?

    范松海急忙直起身子,一脸讨好的笑道:“只要您为我解答疑惑,您就是我的师父,不管您认不认我这个徒弟,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认同我的。”

    “作为徒弟给师父孝敬礼物是理所应当,所以,还请师父您安心收下这个金属盒,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吩咐我去办。”

    转而。

    他不给沈风拒绝的机会,对着齐雨嫣严肃的说道:“丫头,还不快来拜见你的师祖!”

    齐雨嫣非常听自己师父的话,尽管心里面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还是红着脸喊道:“师祖!”

    见范松海这老头如此不要脸,沈风极为的无奈,摆了摆手,说道:“随便你们怎么喊吧!”

    看到沈风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扯淡,范松海急忙满脸笑容的问出了各种阵法上的问题。

    在沈风随意且完美的解答之后,这老头的表情变得越发恭敬。

    一旁的齐雨嫣美眸中也异彩连连,她可以肯定有了沈风的指点之后,自己师父在阵法上的造诣,肯定能够突飞猛进,同时,她对沈风是越来越好奇,为什么以前在中界,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个人呢?

    卢佩芸看到越来越激动的范松海,她终于不得不承认,刚刚应该的确是沈风救了他们所有人,心里面忽然有一种五味交杂的感觉。

    范松海足足提问了三个多小时,在自己徒儿的提醒之下,他才依依不舍的停止了提问,向沈风再三鞠躬,道:“师父,只是这么一会时间,您便让我茅塞顿开,如若让我一个人摸索,恐怕我这辈子也无法领悟这么多。”

    “我先带您去休息,您尽管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要是谁敢对您不敬,我亲自拧下他的脑袋。”

    接着。

    范松海和齐雨嫣亲自给沈风和卢易生等人安排了房间,可以说卢易生和卢晋石他们是沾了沈风的光。

    当沈风走进房间休息的时候,卢佩芸出奇的给他传音,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这女人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既然沈风救了她的性命,救了整个将军府的人,那么她理应说一声谢谢。

    沈风脚下的步子一顿,没有回话,只是转头淡然一笑。

    卢佩芸看到沈风没有计较的笑容,她的脸颊莫名其妙的一红。

    沈风回到房间,把门关好之后。

    他仔细研究了一下金属盒,以如今无极帝火和九幽蓝焰的情况,暂时还不适合吸收里面强悍的远古之火,实在是其中的温度太高了,万一到头来,无极帝火和九幽蓝焰被远古之火给吞噬,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所以,必须要再提升一些无极帝火和九幽蓝焰的温度,或者想一个合适的办法,慢慢让无极帝火和九幽蓝焰,将金属盒内的远古之火给一点一点的吞噬。

    这次来王城,沈风是想要获得引源石。

    可这引源石是徐醉心的嫁妆之一,所以他必须要见一面徐醉心。

    到了晚上,范松海来恭敬问候的时候,沈风提出了想见一见徐醉心。

    范松海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他匆匆的离开了将军府一趟,回来的时候则是苦着一张脸。

    原来徐醉心选择了闭关,在选驸马的当天才会从闭关中出来,如今没有任何人能见到徐醉心。

    得知徐醉心进入了闭关之中,沈风也只能再等一等了,如若冰帝那老家伙愿意走出来,那么他获得引源石要容易上很多。

    ……

    时间匆匆。

    比斗大会如期而至。

    这次的驸马选拔才是重头戏,所以比斗大会如同变成了一道开胃小菜。

    沈风对比斗大会没有什么兴趣,选择了在房间里修炼,一遍又一遍的在脑中演练着九星仙术源火焚天。

    实在是这种仙术太过强大,眼下也没有修炼的好地方,只能先暂时在脑中演练。

    当他在脑中演练了第六十遍的时候。

    外面的院落里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说话声音,他皱了皱眉头之后,睁开眼睛,走出了房间。

    映入眼帘的是坐在轮椅上萎靡不振卢克宇。

    此刻,这小子的双腿经过了简单的包扎,他的脸色显得十分苍白,让一旁的卢易生和王静雯等人焦急万分。

    卢克宇在卢佩芸的安排下不是去参加比斗大会了吗?

    沈风可以断定这小子的双腿全部断裂了,而且其中的经脉也受到了严重损伤,一般的疗伤丹药根本无法将其恢复过来。

    之前,沈风送出的那些丹药之中,的确是有疗伤类型的,只是卢克宇两条腿中的经脉几乎是粉碎,骨头断裂的根本不像样子,而且他体内好像还受了严重的内伤,那些疗伤丹药只是能起到一些作用罢了,不能将他的伤势彻底恢复过来。

    比斗大会是卢佩芸和卢易生等人陪着卢克宇一起去的。

    在卢克宇变成这副模样之后,卢易生坚持要先来沈风这里,原本按照卢佩芸的意思是去找齐雨嫣他们。

    “他的双腿是被谁打断的?”沈风皱眉问道。

    卢晋石愤怒的回答道:“沈前辈,是王将军的儿子,打断了克宇的这两条腿,并且将克宇给重伤了。”

    “这王将军的地位在徐氏王朝不比齐将军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