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九百七十九章 斩
    原本冰帝想要好好训斥训斥徐信远这个儿子,被沈风这么一打断,他酝酿好的情绪顿时没了,颇为不爽的对着沈风,传音道:“小子,我给足了你面子,你也给我几分面子啊!”

    “我好歹曾经也是徐氏王朝的掌控者,论到年龄,我不知道要比你大上多少,喊我一声老哥总行吧?”

    沈风觉得这老头挺有意思的,况且自己的年纪的确要比冰帝小,他不想和老头在这件事情上纠缠,随口传音道:“你是想要快点处理完这里的事情,然后我对你进行解毒呢?还是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闻言。

    冰帝神色一紧,手掌随意一挥,那抓着徐信远的巨大手掌,用力往下一扔之后,便在空气中消散。

    “轰!”的一声。

    徐信远撞击在了底下的地面上,一个无比巨大的深坑立马产生。

    接着,冰帝抬头看向了徐展雄和蓝袍老者,皱眉喝道:“我的嫡系晚辈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他手指轻轻一动。

    徐展雄和蓝袍老者身体内的灵气失去控制,他们连停顿在半空之中也做不到了。

    “轰!轰!”

    这两人纷纷坠落在了地面上,扬起了不少的尘土。

    如今的冰帝显得十分消瘦,在他想要对沈风开口的时候。

    徐信远从底下的深坑内激动的冲天而起,他的身体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势,心里面一点也没有怨气,恭敬的来到了冰帝身前之后,兴奋的问道:“父王,真的是您啊!难道您一直活着吗?”

    在场的人听到徐信远第二次喊冰帝为父皇,他们不得不去相信,眼前这个老头应该真的是冰帝!

    再说,这老头可是随手将三名仙帝击败的人,肯定拥有八星仙帝的修为,种种迹象都在证明这老头的身份。

    只是为什么陨落的冰帝会复活?

    冰帝不耐烦的对着徐信远挥了挥手,道:“没看见我正要和我的这位小友说话吗?你给我在一边待着!”

    随后,他神色十分和善的对着沈风问道:“小友,你看接下来的事情要如何处理?”

    徐信远心里面尽管有很多疑惑,但他可以肯定眼前的就是他的父王,只是他不明白,自己的父王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位小友?而且看上去,自己的父王对这位小友极为的看重。

    他了解自己父王的脾气,这种时候如果再提出疑问,他基本上是会被直接扔出比武场的,识趣的站在一旁闭嘴了,心里面很庆幸,刚刚幸好没有伤到沈风。

    在场那些没有昏厥过去的人,他们的心脏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今天的局面真是起起伏伏不定,沈风竟然敢称呼冰帝为老头,最重要的是冰帝一点都不介意,可想而知,沈风在冰帝的心里有多么大的重量。

    底下从凹坑内走出来的徐展雄,脑中的思绪极为的复杂,满腔的怒火顿时散去了,他可不敢在先祖面前放肆。

    而蓝袍老者是满脸的郁闷,这次对于他来说完全是无妄之灾啊!

    赵雅梅和徐星华这对母子,如遭五雷轰顶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次次的以为局面要重新被他们掌控,可一次次的出现了意外,如今连徐氏王朝的先祖也出现了,而且貌似是站在沈风那一边的,他们心里面在被惊慌给充斥。

    沈风的目光看向了身旁之人,最终把目光定格在了徐醉心身上,道:“接下来的事情,你来决定。”

    不断陷入震惊中的徐醉心,听到沈风的声音传入耳朵里之后,她终于是回过了神来,传音道:“我知道你纯粹是为了帮我,但你能做我一天的男人吗?”

    沈风印象中的徐醉心处事不惊,是一个拥有大智慧的女子,可眼下,他从徐醉心的传音中听到了一丝请求,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点了点头,清楚这应该只是假扮一下而已。

    见沈风同意之后,徐醉心松了一口气,极为自然的挽住了沈风的手臂,平淡的目光看向了徐展雄,道:“还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吗?”

    “这个世界以实力为尊。”

    “这是我从小告诉过你的事情,可你却一意孤行,今天应该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了吧?”

    “假如有一天,你能压制我,或者你找来了能压制我的人,那么我也不会说你大逆不道。”

    “实力为尊,这是现实。”

    “你之前说完这些话之后,便冷漠的离开了!这些话,其中的每一个字,都刺穿了我的心脏,让我牢记于心,想忘也忘不掉。”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徐醉心嘴角浮现一抹明媚的笑容:“徐展雄,向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人。”

    “我早已认定的男人。”

    “实力为尊,是你让我接受现实的。”

    转而,她将目光望向赵雅梅和徐星华的方向,白皙的手指点出,娇喝道:“赵雅梅,你多次羞辱我的娘亲,当年更是夺走我娘亲的皇后之位,更以我娘亲全族的性命威胁,其心歹毒,理应当斩!”

    “徐星华,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我原本不想和你计较太多,可你一次次欺人太甚,多次想要了我弟徐源的性命,行事作风狠毒无比,你也该斩!”

    赵雅梅和徐星华听得此番话,这对母子浑身发抖的厉害,其中赵雅梅不顾一切的吼道:“我是徐氏王朝的皇后,我儿是当今太子,先祖您不能听信这丫头的片面之词。”

    徐信远心生恻隐,毕竟徐星华是他的嫡系晚辈,只是在他想要开口说一句的时候。

    冰帝目光始终看着沈风,把一切全部交由沈风定夺,哪怕徐星华是他这一脉的人。

    “斩!”沈风声音淡漠的说道。

    冰帝手臂一挥,赵雅梅和徐星华顿时从观众席内,不受控制的飞了出来,最终被重力压得跪在了擂台的位置。

    徐展雄见赵雅梅和徐星华满脸惊恐和害怕的模样,他蠕动着嘴唇想要说话。

    可徐醉心先一步说道:“徐展雄,你千万别告诉我,你后悔了。”

    “实力为尊,现在你没有实力反抗,按照你之前所说的,你唯有接受现实,只怪你实力太弱!”

    冰帝不想多说废话,虽说他一直在城外的地底之下,但对王城内发生的一些事情有所了解,心里面对赵雅梅和徐星华也有点反感。

    徐氏王朝是该好好的整顿一下了。

    他的手指微微一动。

    终于想要向徐醉心、吴映秋和徐源求饶的赵雅梅和徐星华,只感觉脖子上一痛,意识飞快的在脑中消失。

    只见他们两个的脑袋脱离了脖子,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脑袋滚落在了地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