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无法想象的恐怖
    月落日升。

    又迎来了全新的一天。

    沈风伸了一个懒腰,看着会议室里,这些刚刚入睡没多久的老头儿。

    昨天在得知沈风只有两天的时间来指点他们,苗博厚等这些老头立马缠住了沈风,根本不让他离开会议室,他们孜孜不倦的阅览着各种玄妙针法,凡是遇到不懂的地方,他们第一时间向沈风提问。

    昨天的晚饭也是在会议室里解决的,沈风让6扬他们先去酒店住下来,不用在这里陪着他受累。

    此刻。

    耳边总算安静了下来。

    等这些老头子醒过来之后,肯定又要满世界的找他。

    于是乎,沈风干脆继续坐在会议室里,手掌之中不停的出现一颗颗的玄气丹。

    他再次开始吞服玄气丹了,眼看着距离筑基十层越来越近,他心里面同样是充满了担忧,不知道能不能跨入十层之后,再一鼓作气突破到金丹?

    随着玄气丹不停的吞服进嘴巴里,沈风身体内运转起帝王诀,快的吸收着玄气丹内的药力。

    修为越往上提升,需要的能量也就越多。

    在沈风不停吞服玄气丹的时候。

    ……

    一辆从天海机场行驶出来的商务车上。

    风尘仆仆的库鲁奥和亚维尔坐在了后座上,其中库鲁奥的手里正拿着一个平板电脑,里面播放的视频赫然是之前格伯顿、原田信一和斯雷宁对中医的侮辱。

    听到格伯顿口口声声的说中医是垃圾,他们两个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个格伯顿简直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他们也尝试着打过格伯顿的手机,可始终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不过,他们已经调查出格伯顿所入住的酒店。

    库鲁奥催促着司机:“开快点!再开快点!”

    只要一想起当初沈风的各种可怕手段,库鲁奥就有一种膀胱胀的感觉,他严肃的说道:“亚维尔,这次我们必须要让沈前辈满意,格伯顿这个混蛋实在太无法无天了。”

    亚维尔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沈风可是有能力覆灭整个异能者联盟的可怕存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阻挡住他的步伐?

    身上杀意猛烈的迸而出,亚维尔声音冰冷的说道:“先让格伯顿在华夏国媒体面前公开道歉,我们再亲自带着他去见沈前辈,如果沈前辈不满意的话,那么我直接当面割了格伯顿的脑袋。”

    ……

    与此同时。

    天海最奢华的一家酒店套房内。

    格伯顿看着沙上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他微微的扭动着脖子,脸上带着一种享受之色。

    这个躺在沙上的女人,鼻子里完全没有了呼吸,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虽说格伯顿一把年纪了,但他每次心情不舒畅的时候,他就要和女人做运动。

    而且,每次在做男女运动的时候,他都要把和他生关系的女人,给活活的运动到死为止。

    在做完男女运动之后,格伯顿的心情立马会变得舒畅了起来。

    身上简单的披了一件睡衣,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格伯顿坐在了窗前的一张在椅子上,微微抿了一口红酒之后,脸上露出一种轻松的神色。

    坐在椅子里,慢慢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之时。

    没过多久。

    “砰!”的一声。

    房间的门直接被暴力给轰开了。

    察觉到动静的格伯顿,随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当看到库鲁奥和亚维尔的时候。

    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些,他从来没有加入任何的组织,曾经美国多个隐秘部门招揽过他的,可最后全部被他给拒绝了。

    原本这次有一名美国隐秘部门的负责人,跟着他一起来到华夏国想要劝他加入的,并且开出了非常吸引人的条件。

    只是从昨天开始,那个隐秘部门的负责人,好像是临时有事离开了。

    库鲁奥和亚维尔可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招揽格伯顿的应该只是不重要的隐秘部门。

    他们不可能关注国家内每一个隐秘部门的一举一动。

    格伯顿以为库鲁奥和亚维尔是来招揽自己的,他悠闲的晃了晃手里的酒杯:“你们这种邀请的人的方式太粗暴了吧?”

    “难道我对国家的重要性提高了吗?竟然能够让两位来亲自招揽我?”

    “不过,我不会加入任何一个组织的,我想两位应该不会强人所难吧?”

    库鲁奥和亚维尔听着格伯顿的话,他们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个老东西该不是脑子坏了吧?居然以为他们是来招揽的?

    格伯顿算个什么东西?够资格让他们两个亲自来招揽吗?

    亚维尔是再也忍不住了,身上的能量波动扩散开来的瞬间,他的身影直接朝着格伯顿掠了过去。

    亚维尔乃是异能宗师。

    以格伯顿这么微弱的实力,根本连反应的机会也没有。

    亚维尔夺过了格伯顿手里的酒杯,猛然间将酒杯按在了格伯顿的肚子之上。

    “噗嗤!”一声。

    整只酒杯硬生生的被亚维尔,刺入了格伯顿的肚子里。

    但,亚维尔是避开格伯顿的要害的,虽说格伯顿肚子上鲜血狂涌,但他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要不是需要格伯顿当着媒体的面向沈前辈公开道歉和认输,他真想直接把格伯顿的脑袋给打爆。

    格伯顿感觉到肚子上一痛,他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疑惑之色,可他在亚维尔面前根本做不了什么。

    “砰!”的一声。

    亚维尔又一拳轰击在了格伯顿的胸口,暴怒道:“你个不知死活的混蛋,你想要自己找死,为什么要拖我们下水?为什么要拖整个国家下水?你以为自己有什么能耐?就凭你也敢和沈前辈叫板?”

    沈前辈?

    谁是沈前辈?

    格伯顿根本想不出来,亚维尔口中的沈前辈是谁?

    躺在地上的格伯顿,卷缩着身体,胸口处的疼痛让他倒吸冷气。

    这还是亚维尔没有用力的结果呢!

    库鲁奥把像条死狗一样的格伯顿从地上提了起来,脸上充满了厌恶:“沈前辈就是华夏国中医界的代表,这次你不是要和他比试医术吗?”

    “你这种人永远也无法想象到沈前辈的恐怖。”

    “现在我命令你,待会马上向华夏国的媒体公开道歉,表示自己的医术给沈前辈提鞋也不配,然后你就可以当众宣布退出这次的医术比赛了。”

    “我的每一句话,你都听清楚了吗?你可不要考验我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