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九百九十五章 威压震山脉
    空地之内。

    暴风妖虎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它脑中有沈风留下的神念烙印。

    如果沈风死在这里,那么它也会受到影响。

    只是每次它的身体摇摇晃晃站起来之后,还不等它跨出一步,身体便会再次摔倒在地。

    其实它身体内没有受到太过严重的伤势,可刚刚的冲击力非常特殊,让它体内无法凝聚丝毫灵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深坑内的沈风。

    此时。

    被扯入深坑里的沈风,小腿浸没在了浓稠的血水里,双手支撑在了棺材盖上。

    他发现在深坑内根本无法站稳,而这血水中,仿佛有一股极致的吸力,使得他的双腿无法从血水中抽离。

    由于他的双手支撑在棺材盖上,正在不停溢出来的浓稠鲜血,将他的两条手臂给染红了。

    沈风手掌在棺材盖上一抹,将一部分鲜血抹到了深坑之内。

    他看到在棺材盖上,勾画着复杂的纹路图案,他完全感觉不出这复杂的纹路图案有什么作用?他试着在将身体周围的血气和戾气压制回黑点里。

    可只要他一压制戾气和血气,从血棺内溢出的汹涌血气,竟然会狂暴的渗透进他的体内,往他的丹田快速汇聚而去,这样让他丹田内的黑点变得在不受控制。

    发现这一变化之后,沈风立马停下压制戾气和血气。

    果不其然,血棺内涌出的血气也停止了冲入他的身体内。

    现在黑点内的戾气和血气也无法压制回去,他要如何才能离开这个深坑之中?总感觉这个血棺诡异无比,哪怕是他将实力爆发到极致,他在这里也寸步难行。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沈风必须要找出脱离深坑的方法,他的目光集中在了血棺之上。

    渐渐的。

    他感觉到黑点内溢出的血气,居然在和血棺内溢出的血气,有一种融合的趋势。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刚才只是相连,如今竟然在融合了。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沈风的两只手掌紧紧按在棺材盖上,感知力和灵气顿时外放,他想要试着查看血棺内的情况。

    只是在血棺内有一股屏蔽之力,他的感知力和灵气完全无法渗透。

    深坑内的血水在越积越多,才这么一会时间,已经升到了沈风的腰部。

    他开始感觉到血水中,仿佛有一根根的尖刺一般,他淹没在其中的部位,有一种针刺感。

    同时。

    从血水之中,在透出一股让人作呕的气味。

    在这股气味之下,沈风开始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眼皮在不停的打架,好像随时都会闭起来。

    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试图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久留,他感觉到黑点的血气,和棺材内溢出的血气,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

    他按在棺材盖上的双手,忽然感觉一阵的剧痛,想要将两只手掌移开,可他的手掌好像被黏住了。

    脸色顿时一变。

    沈风感觉到自己两只手掌中,被破开了一道伤口,从其中不停有鲜血在流出来。

    然后。

    他的鲜血在流入棺材盖的纹路中。

    很快。

    当鲜血流入到每一条纹路中之后,沈风的脸色显得有点苍白,浓郁的血水顿时暴涨,将他整个人给淹没在了其中。

    血水触碰到眼睛,有一种灼烧的腐蚀感。

    在迫于无奈之下,他只能闭上眼睛。

    但,在闭上眼睛的一刹那。

    他的脑中闪现了一幅幅陌生的画面。

    这些画面之中,几乎都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场景。

    随着时间的流逝,脑中浮现画面中的鲜血,在越来越多,直到最后,一幅幅画面全部变成了一片片的血红色。

    沈风身体内的戾气和血气暴涨,脑中里有一种极致的胀痛感。淹没他整个人的鲜血,在透过全身毛细孔,缓缓的进入他的体内,全身皮肤上有一种血红色纹路,在忽隐忽现。

    在深坑外的暴风妖虎,眼眸里浮现凝重之色,它挣扎的越来越厉害。

    正当这时。

    “轰!”的一声。

    深坑内血水形成了一根血柱子,暴冲向天空之中。

    接着,又是“砰!”的一声。

    冲天而起的血柱,在空气中猛然爆裂,变成了无数血滴,飘散在天空之中。

    同时。

    深坑内的那口血棺猛烈颤动了起来,从其中爆发出的冲击力,将沈风往后冲开了一米远。

    整口巨大的血棺颤动的越来越厉害,从棺盖的纹路之中,闪烁起了血红色的光芒。

    眼下沈风身上忽隐忽现的血色纹路,完全的散去了。

    某个瞬间。

    整口巨大的血棺冲天而起,稳稳的停顿在了天空之中。

    从其中陡然冲出一层层磅礴的威压之力,整个帝灭山脉中的树木和石块纷纷爆裂。

    恐怖的威压之力,如同是末日降临一般。

    除了沈风以外,这一刻,山脉中所有的妖兽,哪怕是仙帝级别的妖兽,全部被压迫的直不起身子,身体只能紧紧贴在地面上。

    帝灭山脉中的一头头妖兽,看到天空中的血棺之后,眼眸里不约而同的浮现了恐惧之色。

    而沈风之所以没有受到影响,应该他黑点内的血气和血棺内溢出的血气融合了,所以才导致他不在威压的压迫之中。

    天空中的巨大血棺摇晃不停。

    某个瞬间。

    “嚯”的一声。

    在天空中撕裂开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缺口。

    这口巨大血棺,顷刻间,冲入了缺口之中。

    随后,天空中的缺口在快速合拢,只是数秒钟的时间,缺口消失不见了。

    压迫住整个帝灭山脉的威压之力也消散。

    沈风目光一直望着天空之中,由于黑点内的血气和棺材内的血气融合,他始终觉得能感觉到那口血棺的存在。

    纵使眼下这口血棺已经冲入了无尽的空间之中。

    甚至他认为只要催动黑点内的血气,那口诡异的血棺便会从无尽空间中冲出来。

    他自然不会去尝试,实在是这口血棺古怪无比。

    看了眼掌心处的伤口,沈风从深坑内踏空走了出来,回到了暴风妖虎的身旁。

    现在这里没有了那口诡异血棺之后,帝灭山脉中的灵气再次充斥每一寸空气。

    沈风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血气和戾气,将他和暴风妖虎再度包裹住。

    暴风妖虎的力量在慢慢恢复,体内的灵气终于能再次凝聚,在看到沈风没事之后,它彻底松了口气。

    对于刚才那口血棺,暴风妖虎比沈风更加心悸,它全身上下早已被冷汗浸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