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你敢赌吗
    淡漠的质问声回荡在空气中。

    沈风手臂撑在了竖立着的血棺上,吹过的微风,使得他的衣衫不停浮动。

    整口棺材上在不停的溢出血水,哪怕是在烈日之下,这一幕也让不少人毛骨悚然。

    被砸成肉泥的孟万临,在血棺的作用之下。

    只见其肉泥在化为血水,随后,快速的被这口血棺给吸收了进去。

    沈风的黑点虽说能恢复死人生前的能量,但如今以这种方式吸收,有极大的可能会让他进入失控状态,毕竟黑点变得越来越诡异。

    况且,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更加不可能和血棺去抢夺孟万临的肉泥。

    如今修为跨入了仙尊极境,他当初是没经历过这个小层次,才需要自己的领悟。

    接下来,跨入一阶圣者和二阶圣者等,很多都是他经历过的层次,只要有足够的能量支撑,他不需要领悟便能直接突破。

    所以,只要有足够的灵石提供给他吸收,他便一路能在圣者之中高歌猛进。

    这比利用黑点恢复死人生前的能量,然后再纳入体内吸收,要来的稳妥上不少,顶多是被黑点和血红色戒指分掉一部分能量。

    只是短短数秒的时间。

    孟万临肉泥化为的血水,全部被血棺给吸收完了。

    沈风如今倒是有些庆幸,这口血棺一直跟着自己,要不然这次面对孟万临的攻击,他真的是九死一生。

    只是尽管这口血棺保了他一命,但他感觉自己对这口血棺,依旧是没有太大的掌控力。

    方才是沈风黑点内的血气,主动涌出来在和血棺沟通。

    常元胜身子有些僵硬,一时间,他没有回答沈风的质问,眼眸里充斥凝重之色。

    只因为他在这口血棺上,感觉到了一种极度的危险。

    老酒鬼和穆若水等人呼出了一口气,他们没想到沈风还有这等底牌,堂堂一名七星仙帝,竟然直接被一口棺材给砸死了。

    恐怕这是有史以来,死的最憋屈的七星仙帝。

    广场上的其余修士,脑中根本无法思考,沈风这个仙尊期的家伙,难不成要灭了火神殿这个顶级势力吗?这是要颠覆常理啊!

    沈风将目光看向了谭宗南和谭文朗,如今有这口诡异的血棺在,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常元胜的忌惮,知道这老家伙现在不敢动手,他向这对爷孙走了过去。

    一步一步的向谭宗南和谭文朗靠近。

    空气中清楚的响起了脚步声。

    “哒!哒!哒!——”

    谭宗南和谭文朗面带惊惧之色,沈风每跨出一步,所发出来的声音,仿佛是重锤砸在了他们心脏之上。

    随着沈风越走越近,变成废人的谭文朗,感觉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速,有一种要爆裂的痛苦。

    回想着刚才孟万临被血棺砸死的场景,谭文朗的呼吸急促无比,某个瞬间,他鼻子里的呼吸忽然停止,整个人被沈风的靠近直接吓死了。

    谭宗南见自己的孙子被吓得断气,他的脸色苍白的如同死尸,蠕动着嘴唇想要开口,只是喉咙里干涩的说不出完整的字,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沈风平淡的说道:“事不过三,我给过你们好几次活命的机会,可为什么你们要如此浪费?”

    “既然你急着想死,那么我岂有不成全的道理!”

    话音落下。

    沈风手指一动。

    谭宗南竭尽全力提升起气势抵挡,恐惧填满了他的整颗心脏。

    可沈风在不使用仙术的情况下,战力足以比拟二星仙帝,这老东西在他面前,根本和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唰”的一声。

    一道锋利的劲气,轻松破开谭宗南的防护,最后直接将他的脑袋一分为二,如同花开一般,像两边分开,脑浆和鲜血迸发而出。

    在将谭宗南送上黄泉路之后。

    沈风将目光再次看向常元胜,道:“现在你还想要阻拦我离去吗?”

    这句话传入常元胜耳朵里,他心中的暴怒在无限积聚,蹦碎天地的能量,在他体内涌动着。

    沈风继续道:“你可以尽管动手,我相信你们火神殿,肯定会有护殿的宝物。”

    “不过,你信不信,在你动手之前,我就能将在场的火神殿长老和弟子,全部送到地狱去报道!”

    “当然你可以赌一把!”

    “你敢赌吗?”

    如若沈风用琴音再次帮老酒鬼提升战力,那么常元胜肯定要动用底牌了。

    火神殿毕竟存在已久,绝对会有强大的底牌存在。

    而沈风现在又不知道该如何掌控血棺,不要到头来两败俱伤,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刚才是常元胜先动手,沈风才只能选择拼死一搏。

    常元胜心中的怒火燃烧到了极致,正如沈风所料,他们火神殿内的确有护殿底牌。

    这种底牌是先祖留下的,为了让火神殿今后在生死存亡的时候,可以顺利的度过一次难关。

    可这是一次性的底牌,一旦使用,以后火神殿将再也没有底牌存在。

    如今孟万临也死了,要是再开启这种底牌,对于火神殿来说,消耗实在太大。

    有这种先祖留下的底牌在,哪怕沈风帮老酒鬼提升战力,常元胜也没有太大的担忧,他所畏惧的是那口血棺。

    而且他不敢拿整个火神殿的长老和弟子作为赌注。

    常元胜要憋出内伤来了,脸色显得极为难看,声音冰冷的喝道:“小子,你走!”

    这几个字几乎是从他的牙齿缝里蹦出来的。

    沈风看到这老家伙选择了妥协,淡然道:“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在中界扩散,希望你能帮我好好的收尾。”

    常元胜已经选择退步,他不再开口说话,手臂一挥,一种能渗透进神念内的能量,快速在广场上扩散开来。

    除了老酒鬼、沈风、穆洪耀和穆若水等人,没有被能量渗透进神念以外,其余人全部被能量渗透神念之中。

    这是一种封禁的手段。

    利用这种封禁手段,在场的人今后一旦想要说起今天的事情,那么他们会瞬间失去说话的能力,而且会对他们的神念造成破坏。

    沈风看到常元胜施展封禁之术后,他嘴角浮现了一抹满意的笑容,道:“后会无期!”

    “我想你应该不希望见到我了。”

    “至于要如何对降妖赵家解释,我想你应该能想出妥当的答复。”

    沈风将血气压制回了黑点之内。

    那口竖立着的血棺,不用任何牵引力,也不需要沈风去控制。

    陡然向天空冲击而去,化为了一道黑色流光,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血棺回到了裂开的缺口之内,继续悬浮在无尽空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