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我就是规矩
    “噗!噗!噗!”

    身体陷入帐篷之内的曹武南,在听到沈风淡漠的话语之后,他有一种怒气攻心的感觉。

    嘴巴里连续喷出三大口鲜血之后,整个人直接昏厥了过去。

    沈风刚才那一拳不一般。

    有极致的劲气渗透进了曹武南的体内,必须要第一时间服用顶级疗伤丹药,等伤势恢复之后,才能没有后遗症留下。

    如今,其余人全部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这曹武南绝对会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到时候,哪怕能活下去,他也几乎只能成为一个废人。

    孙宏富原本心里面暗自着急,实在是事情发生的太快速,他完全没有插手的可能性。

    他一直以为恩公的根基不稳,战力也肯定很弱,绝对不会是曹武南的对手。

    可结果,身为顶尖三阶圣者的曹武南,在他的恩公面前简直弱爆了。

    安思蓉刚刚对沈风有几分反感,以为这家伙一开始的拒绝,只是一种掩饰而已。

    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曹武南切磋,只是要在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以此来取得她的注意。

    但,在曹武南被沈风暴力的一拳轰飞之后,安思蓉才知道自己是想多了,心里面没由来的有一丝失落。

    沈风应该真的不想在曹武南身上浪费时间。

    能如此轻而易举的打败曹武南,安思蓉可以肯定,沈风的战力绝对能够和四阶圣者比拟,这也算是越级天才了。

    要知道在圣者之中,想要越级战胜对手,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沈风能够在三阶圣者,爆发出四阶圣者的战力,也就是说他有战胜四阶圣者的可能,这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我现在算是帝院的内院长老了吗?”沈风不禁问道。

    安思蓉沉默了数秒之后,道:“你跟我来。”

    话音落下。

    她的身影往自己的帐篷内掠去,完全没有要管曹武南的死活。

    沈风皱了一下眉头之后,还是跟着安思蓉进入了帐篷之内。

    在场的孙宏富等人脸上惊疑不定,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人走进过安思蓉的帐篷。

    而且,在帝院之内,谁都知道安思蓉的院落和房间不能乱进,否则会遭遇这妖精的摧残。

    眼下,这帐篷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安思蓉临时的房间。

    在看到沈风进入华丽的帐篷之中后,孙宏富才迟迟的回过神来,他可不敢闯进帐篷,也不敢在这种时候传音给沈风,只能在外面静静的等候着。

    不过,在他看到处于昏厥中的曹武南之时,他心里面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这曹武南的气息在越来越微弱。

    其余人也不知道安思蓉是什么态度,他们根本不敢出手去救治曹武南,生怕惹怒了安妖精。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昏厥中的曹武南,距离踏上黄泉路越来越近。

    某个瞬间。

    曹武南彻底断了气。

    除了孙宏富以外,其余人脸上浮现了挣扎之色,可现在出手救治也晚了,一个个将目光集中在了安思蓉的帐篷之上。

    ……

    此刻。

    帐篷之内。

    安思蓉慵懒躺在了一张非常大的椅子上,白皙如玉的手臂一挥,在沈风面前顿时出现了一套白色长衫。

    在这套白色长衫的胸口位置,清晰的绣着一个“帝”字。

    同时在这套衣衫的左边袖子上,还绣着一个“西”字。

    安思蓉的声音变得更加动人,听了会让男人有一种犯罪的冲动:“这是我西院之中,内院长老的衣衫,从这一刻,你就是我西院的内院长老,你认为如何?”

    沈风愣了一下后,说道:“安副院长,你不是说过,想要成为四大院的内院长老,需要经过一次次比斗,这是谁也无法破坏的规矩!”

    安思蓉柳眉一挑,笑道:“在西院之中,我安思蓉的话就是规矩。”

    “十天之后,帝院将举行长老和长老、弟子和弟子之间的比斗,往年我西院一直排在末尾,这次我西院很有可能会获得第一。”

    “我看你的战力不错,到时候给你一个名额,代表我们西院参加比斗,应该能够在三阶圣中无敌。”

    “你是否愿意成为西院的内院长老?”

    转而,不等沈风开口,安思蓉又说道:“曹武南的曹家,在帝院内的势力不弱,只有我西院能保住你。”

    “况且,我们西院一直是女多男少,说比一定你能在西院中,获得一名貌美长老的青睐。”

    “当然,只要你表现的让我满意,我也可以成为你的女人哦!”

    说话之间,她对沈风眨了眨眼睛。

    见沈风不为所动,她道:“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

    “我们西院近些年在越来越强盛起来,在帝院之中被称之为可心剑圣的天才,便是当年我带入西院之内的。”

    “你勉勉强强算是越级天才,将来绝对会有一定的前途。”

    沈风在听到唐可心也是西院之人,他没什么好想的了,说道:“这套衣衫我收下了。”

    闻言。

    安思蓉嘴角浮现一抹笑容,她感觉这次帝院中的长老比斗,或许也变得更加有趣。

    这个帐篷中被分隔了两个房间。

    安思蓉让沈风进入其中一个房间,将西院内院长老的衣衫换上。

    当沈风换好之后,他们两个一起走出了帐篷。

    孙宏富看到沈风穿上了西院内院长老的衣衫,他心里面猛然一喜,沈风绝对是得到了安副院长的赏识。

    安思蓉看了眼完全没有了生机的曹武南,她的目光掠过这些人身上,道:“你们为何不救治曹武南?”

    “眼下有两条路给你们走,第一条是被曹家报复;至于第二条,由我来收拾残局,你们统一说辞,说是曹武南因为意外,死在了天水山脉中。”

    “在我帐篷外面的记忆晶石,将刚才的画面全部记录了下来,包括你们站在原地见死不救。”

    “如若这份画面曝光出去,曹家会放过你们吗?”

    除了孙宏富以外,其余人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他们是害怕得罪了安思蓉,才迟迟不敢出手救治曹武南的。

    结果,他们现在却只能选择帮安思蓉隐瞒这件事情,他们真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堂堂帝院的副院长,能行事作风正派一点嘛!

    沈风也面色古怪的看着安思蓉这女人。

    谁也不再去管曹武南了,这家伙可死的真够冤枉的!

    最终这些人自然是选择低头,他们还有别的路可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