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师兄回来了
    冰冷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浑身鲜血淋漓的项厉泉,有一种懵逼的感觉,好在他也算是一名二星仙帝,在紧要时刻,将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勉勉强强的保护好了,鼻子里气息无比紊乱,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之后,满脸怒容的盯着冯诗雅。

    项易鹏来到了项厉泉的身边,问道:“父亲,你没事吧?”

    项厉泉摆了摆手,喝道:“冯家主,你这是何意?真以为我们项家好欺负吗?”

    这回,冯诗雅干脆连理睬项厉泉的心思也没有了,美眸中看向沈风的目光,在逐渐越来越温暖。

    沈风心里面无奈的叹了口气,结果还是被冯诗雅提前知道身份了。

    “诗雅,这些年过得可好?”沈风开口问道。

    闻言。

    拥有女王气质的冯诗雅,忍不住贝齿轻咬嘴唇,做出了和她这个年龄不符的娇羞动作。

    可如此轻咬着嘴唇的模样,在她身上形成了一种反差的美,男人看了绝对会心跳急速。

    冯诗雅脚下灵气涌现。

    下一秒钟。

    她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充满清香的身体,直接扑进了沈风的怀里,语气中充满了埋怨:“你还认识我啊!我以为你早已把我给忘了!”

    冯诗雅不停的往沈风怀里挤,如同当年她还是少女般,不管沈风愿不愿意,都要扑进其怀里。

    之前,沈风推测如今气质大变的冯诗雅,应该不会做出当年的举动了,可谁知,这女人年龄上涨了很多,在他面前却还是如此粘人。

    一阵阵清香传入鼻子里,沈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冯诗雅胸口惊人的饱满,他忍不住说道:“好了,诗雅,你也不是从前的小丫头了,你别再做出这样自毁身份的事情。”

    冯诗雅煞是动人的抬起头,美眸委屈的看向了沈风,道:“我刚刚说了,我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要将你紧紧的抓着,你是我冯诗雅认定的夫君,我躺在你怀里,这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情,有谁敢说三道四的!”

    不远处的项厉泉听到冯诗雅再度说了,我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他差点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

    原来冯诗雅的这句话,竟然是这层意思,这个只有四阶圣者修为的小子,和冯诗雅还有这样的关系!

    让一名三星仙帝如同娇羞的,如此小鸟依人的躺在怀里,而且最重要沈风只是一名四阶圣者,这未免太牛掰了一点吧!

    项莫华完全看傻了眼睛,他心里面无比敬佩沈前辈的能力,自己在暗自发挥想象,脑补着沈前辈和冯诗雅之间的关系。

    项元东在刚才看到冯诗雅扑进沈前辈怀里的那一刻,他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眼下,他的脸色还是涨红一片,没有彻底缓过气来。

    倒是项凌雪脸上浮现酸溜溜的表情,她心里面也逐渐对沈前辈有了好感。

    项厉泉紧紧压制着暴怒,道:“冯家主,我没想到这小子和你有如此关系,你可以直接把他带走。”

    靠在沈风怀里的冯诗雅,很反感项厉泉打扰了自己,柳眉微微一皱,道:“项厉泉,于公于私,这次的事情我都会插手,他们是我们拍卖行的客人,哪怕我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今天也容不得你在这里仗势压人。”

    项厉泉脸色越发阴沉,身上一阵阵的刺痛,让他的怒火要无法压制了:“冯家主,这三人是我们项家的旁系,难不成我这个家主,连处理家事的资格也没了吗?”

    “你们冯家的势力确实比项家要强,但我们项家和药师总殿有着关系,在这药城之内,我项厉泉还不必看你的脸色。”

    “既然如此,希望冯家主不要后悔,我的老祖马上会赶到这里,到时候……”

    项厉泉已经暗自用传讯玉牌,联络了自己的嫡系老祖,他以为抬出自己的老祖,冯诗雅会收敛气焰,毕竟冯家的老爷子,如今并不在药城之内。

    只是他的话又没有说完。

    冯诗雅的身影在沈风的怀里消失了,她不仅在修为上强于项厉泉,而且她的战力,在三星仙帝中也算是比较强的。

    项厉泉是一名炼药师,战力自然不会强到哪里去,他只感觉眼前一花,根本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

    当冯诗雅出现在他身后之时。

    他两条腿的膝盖上,快速爆出两团血雾,骨头瞬间粉碎,身上的多处经脉被封,整个人向地面上倒去。

    随后。

    冯诗雅又回到了沈风怀里,传音道:“我联系了你的师弟,项家在药城的确有些势力,如若是项家老祖赶来,以我的能力无法解决眼前的麻烦。”

    冯诗雅和孙仁海等人,当年早就认识了。

    不过,在药城之内,知道冯诗雅和孙仁海他们相识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

    原本这里的麻烦沈风可以处理,听见冯诗雅联络了孙仁海,沈风也懒得动手了,等孙仁海他们到了再说。

    倒在地上的项厉泉,眼睛里血红一片,吼道:“你要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绝对会后悔的!”

    而项易鹏则是站在旁边一动也不敢动。

    ……

    与此同时。

    药师总殿的一间炼药室内。

    孙仁海这几天一直处于闭关炼药的状态,并不知道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悟灵丹,要不然他早就知道是师兄来了。

    如今,他腰间的传讯玉牌闪烁了起来,极为不耐烦的感知了一下里面的内容,他非常不喜欢在自己炼药的时候被打扰。

    只是,当他感知到里面的内容之后,他脸上的不耐烦消失的一干二净,整个人慌张的站了起来,想要立马赶去药城北面。

    想到如今师父还不知道师兄回到了仙界,他脚下的步子一顿,向师父闭关的修炼室掠去。

    他清楚今天的事情要师父出马了,况且师兄来到了药城,是时候让师父知道这件事情了。

    药疯子闭关的修炼室在总殿的最深处,这里是禁地,一般人不能擅自进入。

    在来到修炼室门口之后。

    孙仁海试图用传讯玉牌和药疯子联络,可迟迟没有反应后,他知道自己师父,肯定又没有将传讯玉牌放身上。

    他顿时汇聚力量,“轰”的一声,直接一拳砸在了修炼室的门上。

    厚重的门,随即自主打开,从里面传来了滚滚怒意,一名蓬头乱发的老头,从修炼室内掠出,在看到是孙仁海后,他的怒气稍微减弱了一些,可脸上还是极度的恼火。

    孙仁海毫不拖泥带水的说道:“师父,师兄回来了!”

    闻言。

    这老头愣在原地,脸上仅剩的些许恼火,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