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没人能动他
    “噗嗤!噗嗤!噗嗤!——”

    凡是青色火焰灵气链条,所掠过的地方,空间被焚烧之力和锋利的灵气,破开了一道道漆黑的裂缝。

    同时。

    项理承干枯的右手掌向前一推:“炎蛇爆!”

    轰然一声。

    一条上百米长的巨大青色火焰蟒蛇,在空气中猛然凝聚,一刻也没停留的向沈风和冯诗雅冲击而去。

    空气中热浪滚滚。

    火焰巨蟒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将空间纷纷轻松咬碎,使得周围的空间法则变得越来越不稳定。

    青色火焰灵气链条是用来困在冯诗雅的,而这火焰巨蟒则是用来废了冯诗雅修为的。

    当然项理承没有去管沈风的死活,在他看来,一名四阶圣者修为的家伙,恐怕会直接死在火焰链条之下。

    项元东等人想要靠近,可空气中滚烫的劲气,使得他们根本跨不出步子,心里面充满了自责,认为是自己连累了沈前辈。

    在如此攻击之下。

    只有四阶圣者修为的沈前辈,铁定没有活着的可能性了。

    在项理承一脸胜券在握。

    项厉泉和项易鹏越发得意的时候。

    眼看着一条条青色火焰链条,冲击到了沈风和冯诗雅的面前。

    可忽然之间。

    所有火焰链条全部停顿在了空气中,紧接着,“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强大的火焰链条,接二连三的爆裂开来。

    项理承脸色猛地一变。

    那也快要冲击到沈风和冯诗雅的火焰巨蟒上方,猛地浮现了一道人影,铺天盖地的浑厚气势爆发,此人一掌直接向火焰巨蟒拍了下去。

    “轰”的一声。

    火焰巨蟒的身体扭动了一下,随后,同样在空气中化为虚无。

    来人便是药疯子,刚刚在一定距离内,感觉到沈风和冯诗雅危险的时候,他直接丢下了孙仁海,独自率先赶到了这里。

    蓬头乱发的药疯子,目光快速看向沈风,喉咙里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心里面原本有很多话要说,可张了张嘴之后,却只说出了四个字:“回来就好!”

    沈风看着身上脏兮兮的药疯子,心里面没由来的一阵酸涩。

    他记得非常清楚,当年这老头说过修为太强没用,这辈子所追求的是炼药之巅。

    可如今药疯子的修为竟然抵达了七星仙帝,他为了谁如此拼命修炼,沈风自然非常清楚。

    从前沈风和药疯子之前亦师亦友,他一直喊药疯子为老头子,可心里面却十分尊敬这位师父。

    很多话不必讲明白。

    沈风走上前抱了一下药疯子,丝毫不嫌弃他身上的脏乱,道:“老头子,我听说你这些年很想念我?”

    药疯子笑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煽情了?”

    “你不要回来最好,要不然我迟早会被你给气死,哪怕是不被你气死,我也肯定会被你打击死。”

    沈风和药疯子自顾自的叙旧。

    一旁的项元东等人傻站在原地,看着药疯子胸口衣衫上绣着的药鼎,足足有九簇燃烧的火焰,这代表了是货真价实的九品炼药师。

    仔细一看。

    项元东等人总感觉这老头的模样有点熟悉,联想到他是九品炼药师之后,他们立马猜出了这老头的身份,一时间,嘴巴张得足够塞下一整颗鸡蛋了。

    沈前辈竟然和这等人物都认识?而且看上去他们熟络无比!

    最重要的是沈风喊药疯子为老头子,对方竟然一点也恼怒。

    药师总殿的三位老祖之一,有了这样的人出现,今天项理承也只能就此罢手了。

    毕竟项家背后的靠山,也只是总殿三位老祖中的一人。

    没多久之后。

    孙仁海总算是姗姗来迟。

    项理承终于回过了神来,他没想到药疯子会插手此事,眉头紧紧皱着,道:“陈老,此人既然和你相识,那么今天这事就此为止,今后项家绝对不会再为难这位小兄弟。”

    他得罪不起药疯子,所以只能选择让步。

    项厉泉和项易鹏憋着一口气,根本不敢在这种时候说话,如若早知道沈风和药疯子有关系,那么他们哪怕动手,也会经过仔细的思考,

    如今被人给废了双腿,还无法讨回一口气,项厉泉有一种要怒气攻心的感觉。

    而项易鹏怒的要将自己的牙齿咬碎了,可只能将怒气往肚子里咽。

    药疯子姓陈。

    在听到项理承的话后,他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身体内七星仙帝的气势再度爆发,他将自身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项理承看到药疯子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他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想要在周身形成防护。

    只可惜。

    药疯子比他形成防护的速度还快,右手掌化作手刀,一种灰色火焰,在他的手掌边缘缭绕,恐怖的锋利之气,犹如能划破世间万物,朝着项理承的脑袋劈了下去。

    动作比闪电还快。

    在药疯子收回手掌之后。

    项理承站在原地不动弹,他的眼睛越瞪越大,艰难的说道:“你、你难道不怕常老追究此事吗?总殿不止你这一个老祖,你……”

    声音戛然而止。

    从他的脑门上开始,有一条血线在快速往下蔓延。

    数秒之后。

    项理承的身体被一分为二,朝着左右两边倒了下去。

    药疯子看了眼沈风,随后说道:“在药城之内,没人能动他。”

    “如若我今天没有赶到此地,那么你们项家还不是要翻天了!”

    “想要用常老头来威胁我?很不巧,我不吃这一套!”

    话音落下。

    他袖袍一甩。

    “咻”的一声。

    下一秒。

    项厉泉的脑袋和脖子脱离了,他脸上带着惊恐之色,眼睛瞪得巨大无比。

    一旁的项易鹏见老祖和父亲相继死亡,他吓得裤子直接湿了,在一名七星仙帝面前,他根本没有逃走的可能性,想要跪地求饶。

    可药疯子哪里有空和这种家伙浪费时间,手指轻轻一弹,一道劲气直冲项易鹏的眉心。

    “噗嗤”一声。

    在他眉心出现一个血洞之后,他的意识在快速的消失,身体向地面上倒了下去。

    接着,药疯子看向孙仁海,道:“项厉泉等人的死,肯定隐瞒不下去。”

    “你对外宣称,项理承等人当众冲撞老夫,对我多次出言不逊,甚至藐视药师殿,被我直接就地处决了!”

    孙仁海立马点头,道:“弟子这就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