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他是逍遥仙帝?
    在确定了要跨入无上圣者之后。

    沈风没有在仙宇楼中久留,他在这里也有些时间了,打算去见一面药疯子等人之后,就要立马离开药城了。

    暂时没有去查看血红色戒指和黑点的变化。

    在回到房间之后,沈风将仙宇楼缩小到了巴掌大小,随后将其收入了血红色戒指里。

    走出房间,来到院落门口之时。

    有一名青年正毕恭毕敬的站着,他在看到沈风之后,第一时间鞠躬,道:“前辈,我是田殿主安排在这里的。”

    “如今炼药师盛会在收尾的阶段,田殿主他们在交易大厅内,我要不要去通知他们一声?”

    沈风点了点头,道:“你去吧!我随便在附近走走,过会让他们来找我。”

    这名青年急忙回应,他虽说不清楚沈风的身份,但田义忠再三警告他,如若敢对这处院落里的人不敬,立马让他滚出药师总殿。

    要知道这名青年是药师总殿内的天才炼药师,平时田义忠对他极为的宝贝,从来没说出过这种话来。

    不过,这名青年也明白了沈风的重要性,在院落门口一直恭敬的站着,根本不敢离开半步。

    如今看到沈风点头之后,他又鞠了一个躬之后,才转身向交易大厅掠去。

    沈风是感觉到了刘启苍、乔东策和程鸣松的气息。

    这三个家伙曾经在地球的时候,被沈风种下过神念烙印,在离开之前,当然也要见一见他们。

    因为神念烙印的缘故,所以在一定的范围内,沈风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存在。

    这次的炼药师盛会要连续举办好几天呢!

    如今沈风所在的地方是药师总殿的后面,这里一般是提供给炼药师居住的。

    根据感觉到的气息,沈风往右面走了过去,同时他试图让刘启苍他们感觉到他的存在。

    大约走了两分钟之后。

    沈风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正跪在了不远处一个小型庄园的大门口。

    这药师总殿的后面,建筑非常的多。

    眼下这个小型庄园,算是殿主田义忠的府邸。

    跪在其门口的人是田广贤和田雨竹,沈风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之前是进入药城后,沈风和他们分开的。

    此时。

    在田广贤和和田雨竹左前方,站着一名神色冰冷的老头,他乃是田家如今的大长老,田顺良。

    他的修为在一星仙帝的层次,同样还是一名七品炼药师。

    因为有着田义忠的关系,所以田家在药城内的地位非常的高。

    曾经田广贤也是田家旁系的人,只是后来田家内一瓶高阶丹药被盗,在田广贤的房间里找了出来,最后田广贤这一脉被逐出了田家。

    要知道这瓶高阶丹药是给当时的一名九星仙帝炼制的,而且炼制这种丹药的天材地宝极为罕见,当初在田广贤房间里只找到一个空瓶子。

    好在,后来田家花了很大的代价,终于凑齐了炼制丹药的天材地宝,最后才没有将田家的招牌给砸了。

    在田家人的一直决定之下,将田广贤这一脉逐出田家,这已经算是从轻发落了。

    其实当初田广贤看到是田顺良盗走了这瓶丹药,当时药师总殿发生了暴动,田义忠等人全部去处理了,最终才会被田顺良顺利得手。

    恐怕当时的暴动也是田顺良安排的。

    当初田广贤私下劝说田顺良将丹药放回去,并且给了他一天的考虑时间。

    只是后来田顺良恶人先告状,设计了一个圈套,让田广贤成为了他的替罪羔羊。

    难怪之前田广贤和田雨竹踏入药城之后,神色会变得沉重起来,显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些年。

    田广贤很想重回田家,当然哪怕他不能重回田家,他也想要将田雨竹送回来,毕竟当初田雨竹还没有出生,况且他这个孙女的炼药天赋很高,他不想耽误了自己孙女的成长。

    几乎每过五年,田广贤都会带着田雨竹来跪在这里,只是没有一次真正见到田义忠的。

    田顺良居高临下的说道:“田广贤,你们这一脉的人,这辈子也别想要踏入田家了,最多只能像条狗一样跪在门口,你以为家主会理睬你们吗?当初你犯下滔天大罪,家主他们饶你一命,你就应该要知足了。”

    田雨竹早就从自己爷爷口中得知了当年的往事,她想要在地上站起来,只是田广贤干枯的手掌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目光看向了田顺良,喝道:“当年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我田广贤活得问心无愧!”

    在田顺良想要嘲弄一番的时候。

    沈风来到了田广贤和田雨竹的身旁,看到门口牌匾上的“田”字之后,猜到了这里住的人是谁,他对着田广贤和田雨竹,道:“你们和总殿的殿主是什么关系?”

    田广贤愣了一下之后,道:“沈前辈,您怎么在这里?”

    转而,想到沈风极有可能是八品或者是九品炼药师后,他心里看面也就释然了。

    只要沈风在药师总殿表现出自己的炼药造诣,非常轻松的就能加入药师总殿。

    他接着说道:“药师总殿的殿主曾经是我的家主,而我这一脉在很久之前,就被逐出了田家。”

    沈风平淡道:“具体说说整件事情的经过。”

    田顺良见沈风完全忽略了自己,他心里面有怒火冒出,况且沈风没有穿炼药师的服装,修为也才五阶圣者,他心里面没有太大的担忧,自己毕竟是如今田家的大长老。

    “小子,你和他们认识?我劝你立马离开这里,田家的门口不是你能来撒野的地方。”田顺良气势溢出身体,脸上带着威胁的表情。

    田广贤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用传音的方式,将他当年的遭遇完整的说了一遍,最后他还一再的强调让沈风不要插手此事。

    要知道田义忠不仅是九品炼药师,而且还是一名仙帝期强者,再有田义忠和药师总殿的老祖金海胜走的比较近,这件事情不是沈风能够插手的。

    沈风只是随意的说道:“站起来吧!过会我和你们的家主说一声,你们如若想要重回田家,今天就可以。”

    他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罢了。

    可田顺良听得此话之后,他差点没笑出声音来,眉头紧紧一皱,身体内的气势越发暴涨,喝道:“小子,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如若你一句话就能命令我们田家的家主,那么我立马自废修为。”

    “我看你今天是不打算离开这里了,你当众辱骂我们田家的家主,药师总殿的殿主,我理应当场将你击毙。”

    说话之间。

    他体内一星仙帝的气势全部冲到了极致。

    田广贤和田雨竹面色担忧。

    “这件事情和沈前辈没关系……”

    只是田广贤的话还没说完,被田顺良直接打断道:“喊一个五阶圣者为前辈,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我今天必定要将这小子给击杀。”

    闻言。

    田广贤和田雨竹不顾一起的站起身,坚定不移的站在了沈风身旁。

    田顺良见此,道:“好、很好,我看你们爷孙是想要陪这小子一起上路?我杀了你们,整个田家没有人会来向我问罪。”

    只是正当田顺良的步子要跨出的时候。

    三道身影快速掠了过来,这让田顺良动作一顿。

    这三道身影来到了沈风面前,他们是刘启苍、乔东策和程鸣松。

    在看到沈风之后,他们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几乎异口同声的喊道:“沈前辈!”

    他们毕竟是药师总殿的炼药师,田顺良也算是认得刘启苍等三人,他的眉头皱的紧了几分。

    刘启苍等人虽说不算什么,但他们背后毕竟有一位副殿主,他们为什么会喊沈风为前辈?

    不过,田顺良没有任何一丝惧怕,在他想要质问刘启苍等人的时候。

    有一道强大的气势冲击而来,田顺良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身影。

    等到这道身影落在沈风面前之后,田顺良才看到竟然是常百洪,这可是药师总殿的老祖,在他想要恭敬的问候时。

    常百洪迫不及待的向沈风鞠躬,道:“沈前辈,您从闭关中出来了啊!您有什么吩咐吗?尽管可以对我说!我……”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落下,又有一道喝声传来:“常老,你也太狡猾了,你不是说有要事去处理吗?把交易大厅的事情丢给我,原来你是来抢先一步拜见沈前辈的。”

    随即。

    田义忠也出现在了沈风面前,深深的鞠躬,道:“沈前辈!”

    接着。

    药疯子、孙仁海和范岩等人全部依次赶到。

    范岩眼睛微瞪了一下之后,笑道:“沈小友,你这突破修为的速度,真是让我叹为观止啊!恐怕你用不了多久便能跨入仙帝期了。”

    范岩身为中界为数不多的九星仙帝,田顺良等人哪怕不认识,也曾经远远的看到过这位巅峰人物。

    在常百洪喊沈风为前辈的时候,田顺良已经是彻底傻在了原地。

    当听到自家的家主也喊沈风为前辈时,田顺良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脸色苍白的如同刚刚粉刷过的墙壁。

    在范岩喊出沈小友之后,田顺良的气势彻底消散,身为一名一星仙帝,他竟然一口气没缓上来,直接昏厥了过去。

    至于田广贤和田雨竹则是像木桩子一般站着,包括刘启苍等人也回不过神来,他们还不知道,之前金海胜死亡的事情呢!

    沈风对着田义忠,道:“我身旁这两位,曾经是你们田家的人,他们当年是被人栽赃陷害,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这老家伙,你可以好好的彻查一下,尽早让他们一脉的人回到田家。”

    田义忠看着昏厥过去的田顺良,转而,目光定格在了田广贤和田雨竹的身上,传音道:“你们早就认识逍遥仙帝了?把刚刚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对我说一遍。”

    他误以为沈风和田广贤等人早就认识,也知道了沈风的真实身份,才会一时间说漏了嘴。

    闻言。

    田广贤和田雨竹脑中如遭雷劈,他们一直以为沈风只是和逍遥仙帝同名,原来沈风真的是传说中的逍遥仙帝?他们竟然在无意间认识了一位至尊炼药师?认识了一位几乎所有炼药师心目中的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