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强医圣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随时听您调遣
    听到林依云的传音。

    许高言神色一顿,眼眸中闪过凌厉之色。

    见此,林依云的传音没有停止:“你毕竟是我第一个男人,我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和别的男人有关系。”

    “你应该听说过水月魔宫吧?我如今是水月魔宫的宫主,你作为我的男人,而且你的修为也在仙帝期,对一个圣者如此卑躬屈膝,你这是在自取其辱!”

    “曾经我不告而别是有苦衷的,如今你们父女可以搬到水月魔宫来和我一起住。”

    原本见到林依云,对于许高言来说,应该是很高兴的一件事情,可他现在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沈风是他们父女的救命恩人,他很反感林依云如此看待沈风,传音道:“这位前辈对我们有恩,我称呼他一声前辈并没有错,这有什么自取其辱的?”

    在没有得到沈风的同意下,他不敢将天蛇仙帝和凌天仙帝的事情说出来。

    当然,他也清楚水月魔宫是顶尖的一流势力。

    林依云眉头皱的更加紧,传音道:“顽固不堪,哪怕是他对你有恩,你也不必如此低三下四!仙帝期修士的脸,全部被你给丢尽了。”

    许高言是越来越听不下去,用传音喝道:“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况且这位前辈的战力,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闻言。

    林依云仔细的感知了一下沈风的气息,发现自己确定不了对方到底在圣者内的什么层次?她觉得这完全是故弄玄虚,继续传音道:“难不成他的战力在你之上?”

    为了不让林依云再污蔑沈风。

    许高言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目光直视林依云的眼睛。

    “有趣,别告诉他的战力还不止如此,甚至已经超越了我?”林依云嘴角浮现冷然。

    见许高言继续点头,林依云对这个男人越发没有兴趣,传音道:“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哪怕他是五阶圣者,哪怕他的战力强大无比,能够和一星仙帝比拟,这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我不想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我想找个地方和我女儿好好团聚。”

    转而,她看向了沈风,不再用传音和许高言交流,直接说道:“你是想要通过传送阵去往魔门大会的地方?”

    “很不巧,这两天,这里的阵法出了问题,后天传送阵才会重新开启。”

    “如今魔门大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你可以在风魔谷内停留两天时间。”

    沈风没想到阵法竟然出了问题,既然如此,他只能选择在这里停留两天了,看向许高言,说道:“你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吧!我随便在风魔谷内走走。”

    “如若你们还是要去魔门大会,那么后天,我们在传送阵的地方碰面。”

    许高言和许梦琳都想要挽留沈风住在一起。

    只是沈风又说道:“别站着了,又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面,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沈风跨出步子,直接往前面走去。

    才走出五步,他眉头一皱,脑中响起了林依云的传音:“以后离他们父女远一点!你最好记住我的话!水月魔宫不是你能得罪的!”

    沈风心里面一阵不屑的冷笑,看在许高言和许梦琳的份上,他不想和这个女人多计较。

    许梦琳看着远去的沈风,脸上布满了不舍的神色,心里面对这个出现的女人很反感,只是她也没有理由去拦住沈风。

    在沈风离开之后。

    林依云对沈风是越发轻视,在自己的威胁面前,连一个屁也不敢放,这种人的战力能够强到哪里去?她越发肯定,刚刚许高言是在说谎。

    “跟我走!”林依云看向许梦琳的神色缓和了不少。

    许高言对着许梦琳点了点头,道:“梦琳,跟上!”

    ……

    与此同时。

    沈风在风魔谷内闲逛。

    整个风魔谷的占地面积非常巨大。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他准备找家客栈暂时住下。

    行走在街道之上,沈风忽然感觉到自己被人给盯上了。

    魔道之人虽说也有讲原则,重情义的,但大部分是心狠手辣之辈。

    在这种全是魔道之人的地方,黑吃黑的现象绝对很常见,只是竟然有人敢盯上自己,沈风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他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走,一路穿行到越来越偏僻的地方。

    来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段之后,沈风脚下的步子一顿,淡漠道:“跟了这么久,不累吗?”

    话音落下。

    从他身后不远处的地方,窜出了一道蓝色身影。

    沈风看到对方是一个身穿蓝袍的中年男人,其身上气势如虹,修为明显是抵达了三星仙帝的层次,在他胸口绣着七把缩小利剑的图案。

    在传说之中,刚刚有炼器师出现的时候,炼制的第一种宝物便是剑,所以剑成为了炼器师的象征。

    这名中年男人胸口衣衫上绣着七把利剑,这代表了他是一名七品炼器师。

    “您、您是沈老祖吗?”中年男人面带激动,小心翼翼的问道。

    原本想动手的沈风皱眉道:“你认识我?”

    中年男人深吸了一口气,道:“您可还记得吴家?”

    沈风脑中思索了片刻,他曾经倒是真的和一个吴家有所联系,那个吴家是炼器世家。

    当年吴家的老家主一直死皮赖脸的喊沈风为师父,只因为沈风在炼器上指点了一下那老家伙。

    “你是吴万虚的后人?”沈风疑问道。

    听到沈风说出了自己太爷爷的名字,中年男人兴奋的浑身颤抖了起来,咽了咽口水,道:“我就说我不会认错的,刚刚我是无意间在街道上,看到了沈老祖您的身影。”

    “没想到您真的还活在世上,您不记得我了吗?当年我才五岁,我一直缠着您教我炼器之法呢!”

    沈风眼眸一凝:“原来是你这小屁孩,亏你还能认得我!我们竟然会在这里遇见!”

    中年男人名叫吴炎洪,他现在百分之百确定了沈风的身份,“噗通”一声,直接对着沈风跪了下来,毫不犹豫的磕了三个响头之后,道:“沈老祖,太爷爷一直把您当做他的师父,虽然您没承认过他这个徒弟,但他对您一直甚是想念,为您的归来再做准备。”

    “如今我们吴家在中界也是一流势力,而且我们笼络了不少强者。”

    “沈老祖,我们整个周家随时听您调遣,无论是刀山火海,还请您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