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二十二章 贤公子的座驾
    许易摆摆手,“若真是豪杰,许某便犯不着跑路了,说来,怕又要连累石兄了。”

    石而立道,“不能庇护许兄,石某已倍感惭愧了,许兄若再客气,石某便要无地自容了。”

    许易抱拳道,“如此,某便就此与石兄别过。”

    石而立道,“石某有两句肺腑之言,不吐不快。一者,宫贤恨极许兄,必定不会轻易让许兄遁走。我也收到下面人的汇报,宫家的队伍已经在周边多点设立观察哨,分明就没想让许兄再脱得掌控去。”

    “二者,许兄有奇符助阵,本来无论是遁走还是克敌,都当是无碍的。但我料宫贤必定会说动三大城主,开启场域禁制,令城中的奇符无法发动,许兄不可不虑。”

    许易再度抱拳,“若无石兄之言,险些中了宫贤小人的算计。”

    宫贤会派人盯死他,许易心知肚明,但城中竟有场域禁制,他确实不知。

    谢罢石而立,许易取出一枚二级一阶奇符,催开禁制,惊讶地发现奇符竟毫无反应。

    显然,城中的场域禁制已然开启。

    “倒是便宜宫贤那孙子了。”

    许易并无沮丧之色,含笑说道。

    石而立暗暗惊诧,不知许易哪里来的自信。

    便在这时,石而立掌中玉珏生了动静,催开禁制,却是缪春生的声音,“启禀主上,宫贤来了!”

    石而立眉头顿时扬起,伸手捏碎了玉珏,直接爆了粗口,“我艹他祖宗!”

    他是真没想到宫贤会如此大胆,且如此不将他放在眼中。

    如今,宫贤冲进他的地头要人。

    他若是给了,外人怎么看他,必说他石某人怕了宫贤。

    若是不给,族长那边怎么交代?

    宫贤这看似蛮不讲理的举动,一下子将他顶进了火坑。

    “石兄不必作难,且自去,我便在此等着宫贤。”

    许易淡定地道。

    石而立素知许易之能,微微点头,腾身朝山下赶去,临去之际,抛过一枚如意珠,“去西洲的话,找我。”

    言罢,身形飘忽,下得山来,得消息说,宫贤正在地发赌坊大厅中狂啸。

    石而立赶去时,宫贤正率众大马金刀地坐在一楼大厅中,一大堆赌客围聚四方,指指点点,好不热闹。

    见得石而立,宫贤冷笑道,“趁着大家伙都在,老石,你说说吧,我那十二间赌坊,你收是不收,还有你家的那个薛先生,作弊坑害赌客,是你自己绑他出来,还是我进去将他提出来?!”

    石而立听得窝心不已,却反驳不得,奉族长命,宫贤的十二间赌坊,他的确是收不了了。

    他正想着怎么编个合理的名目糊弄过去,却没想到宫贤这混账如此不要脸,先将方案公之于众,他竟反驳也不能了。

    见石而立冷脸不答,宫贤越觉快意,高声笑道,“老石你不必不好意思,我知道一切都是那姓薛的捣鬼,你这个东家不过是被蒙在鼓里,我也不追究了,你把姓薛的交出来就好。”

    见用言语拿住了石而立,宫贤便将污水一盆接一盆地泼了过去。

    一个赌坊最重要的便是信誉,哪有什么不知情。

    石而立道,“薛先生在山上闭关,研究新的赌术,你要见他,我自着人引你去便是,能不能带走,便看你的本事。”

    宫贤遥遥一指石而立,“我还以为你有多重情义,原来也不过是个见利忘义的货。”

    斥罢,宫贤昂首行出厅去,缪春生阴沉着脸于头前引路。

    一众赌客见来了大热闹,连赌局也顾不上了,竞相尾随,更有甚者取出玉珏来呼朋引伴,生怕热闹不够大。

    不过片刻,众人便腾上崖来,缪春生指着那处的竹屋,冷声道,“薛先生便在其中,你要拿是你的事儿,拿不拿得住,我等不管,至于薛先生有没有作弊,自有公论。”

    “少跟本公子扯淡。”

    宫贤大手一甩,缪春生倒飞出去,砸了个跟头。

    随即,大手一指茅屋,冷道,“洪六,赵九,去把那家伙给老子拎出来,若是反抗,好好收拾,但不要伤了他性命,这匹烈马,老子非驯服了不可。”

    两名气度俨然的脱凡四境大汉,直朝竹屋冲去。

    二人方要逼近竹屋,一道流光砸来,快比闪电,势若奔雷,两人来不及反应,便被那流光砸中,顿时化作肉泥、血雾。

    流光遁速不减,竟直朝宫贤撞来。

    慌急间,宫贤周身衍出一道紫色光罩,砰的一声巨响,宫贤被撞飞出数百丈,紫色光罩应声破碎。宫贤伏在地上,大口喷血,目眦欲裂,面容狰狞到了极点。

    他才看清楚,那撞击他的,不是别的,正是属于他的空间梭。

    彼时,他曾用这招,在海底追击过许易,奈何许易有感知之妙,总能巧而又巧地避开。

    他便打破头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被许易来上这么一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宫贤才摔落地上,根本来不及反应,许易驾着空间梭又来了。

    眼见空间梭便要再度撞中宫贤,便见一道光晕闪过,宫贤消失不见。

    许易暗骂场中不是禁锢场域了么,怎么还能挪走?他却不知宫贤动用的是族中长老赐下的保命玉牌,不受场域禁锢,也不受异符圈进,极为神妙。

    宫贤也不过得了两枚,若非此间被场域禁锢,用不得奇符,他怎么也不会用掉这两块珍贵保命玉牌的。

    许易心中暗叫可惜,却不再耽搁,驾着日月梭腾空而起。

    他方腾空,宫贤的身形又出现在原地,却是宫贤又耗了一张瞬移符和一块保命玉牌赶了回来。

    “这不是空间梭么,贤公子赫赫有名的座驾!”

    场间忽然有人呼喝喊道。

    这一声提醒,立时得到了回应,实在是宫贤平素太张扬,把那架空间梭外观装饰得太过拉风,宛若黑夜中的萤火虫,想不引人瞩目都不行。

    是以,场中识得那架空间梭的不在少数。

    呼喝声中,宫贤面若金纸,尤其是石而立逮着机会,好一阵冷嘲热讽,大出一口恶气。

    与此同时,石而立心中当真震撼到了极点,见了这架空间梭,他哪里还不明白许易和宫贤实在算得上仇深似海。

    可他想不明白,就凭许易的实力,怎么可能从宫贤手中夺走这架空间梭。

    更无语的是,许易竟还能驾驶,谁不知似空间梭这等重宝,必定加持了恐怖的禁制,怎么可能让一个外人成功驾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