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八百九十二章 夜袭南城
    早有士兵飞奔下城,向主将李延庆汇报军情。

    不多时,李延庆和一群大将纷纷走上城头,向远方眺望。

    “都统,金兵怎么会从介休县方向杀来?”王贵有些不解问道。

    李延庆微微笑问道:“哪年冬天,你为什么走孟津渡过黄河?”

    王贵挠挠头,“好像是冬天大雪封了井陉和滏阳陉,太行山过不去......哈!我明白了,金兵过不了太行山,只好绕远路从晋南北上。”

    李延庆笑了笑道:“这支军队是完颜昌的军队,从洛阳杀回来,应该有两万女真骑兵,两万契丹军和一万汉军,战斗力骑兵比较厉害,契丹军和汉军也就一般了。”

    刘錡迟疑着问道:“都统说他们今晚会偷袭南城,这个消息可靠吗?”

    “应该可靠,就看完颜昌吞不吞这个诱饵了。”

    .........

    金兵在南城十里外扎下了大营,完颜昌则率领千余骑兵前来查看太原城的情况,和延安府肤施县一样,宋军在太原城外面加了一层厚厚的冰壳,晶莹剔透,在阳光下闪烁着瑰丽的色彩。

    但完颜昌却皱起了眉头,这种冰壳给他用震天雷攻城会带来巨大的阻力,会严重妨碍他的攻城计划。

    这时,万夫长完颜忒里道:“不如让汉兵试探攻一下城,看看城头的防御情况怎么样?”

    完颜昌道:“强行攻城只是下策,最好能用谋略夺城,否则我们骑兵的优势发挥不出来。”

    另一名万夫长阿忽也道:“不知太原仓城的情况如何?那边粮草物资颇多,我们是否派人去看看?”

    “这个就不用去看了,宋军攻占太原已经有八天,八天时间足够他们把东西运回城内,现在我们也不缺物资,我只是考虑该怎么夺城,都元帅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太原,我就怕我们付出巨大的代价,却夺不下城池,被人耻笑了去!”

    正说着,后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有亲兵禀报,“启禀副帅,介休县送来鸽信!”

    完颜昌连忙道:“把鸽信拿给我看!”

    “这封鸽信必然是昨天太原城发给介休县,一定是内应有消息了。”

    完颜昌也知道太原城内有一支特殊的金兵,装扮成普通百姓藏匿于城中,宋军破城后,这支队伍必然没有暴露,之前在绛州,他们还给自己送来情报,完颜昌就期待这支军队能够里应外合,配合自己攻下太原城。

    完颜昌接过信匆匆看了一遍,最后落款日期果然是昨天,他对二名万夫长笑道:“城内伏兵约我们今晚三更时分偷袭南城,他们会打开城门,以举火为信!”

    “恐怕宋军已有准备,夜里夺城不会那么容易吧!”

    完颜昌冷冷道:“凡事都有风险,不能因为有风险就不做,不管是否夺城容易,总归要试一试才知道,如果今晚我们能夺下太原,下次见到都元帅,我的腰板就能挺直一点了。”

    ........

    当天晚上,完颜昌率领一万契丹步兵和一万女真骑兵埋伏在太原南城三里外,这时已快到三更时分,夜里格外寒冷,外面是白雪皑皑的原野,两千女真骑兵就集结在一片房舍背后,利用房舍的掩护注视着南城门。

    这支两千人的骑兵是突袭军队,一旦城门开启,他们将以最快的速度杀进城,为后面大军的杀入创造条件。

    城头上很安静,有士兵在来回巡逻。

    就在这时,城头上忽然传来了喊杀声,还有刀剑相击的声音,惨叫声凄厉,在夜晚传得格外远。

    完颜昌骤然挺直的身体,目光专注地盯着城头,心中紧张得怦怦直跳,他一手按在剑柄上,指节捏得发白了。

    很快,惨叫声渐渐消失,只见城头出现了一堆火,城门开始吱嘎嘎开启,吊桥慢慢放下。

    城内伏兵已经成功了,完颜昌不再犹豫,拔出剑喝道:“出击!”

    两千骑兵骤然出动,如一股铁流般冲向城门,在两千骑兵后面是一万契丹族步兵,他们手执长矛和战刀狂奔,他们才是攻占城池的主力。

    两里距离转眼便到,两千骑兵已如箭一般冲进了城内,一万步兵也冲到了百步外,这时,完颜昌忽然发现不对,城头上虽然点燃火堆,却看不见城内伏兵的身影,而且别的城头也没有援军向这边赶来,城头上安静得可怕。

    当完颜昌意识到不妙时,城头上忽然传来一阵梆子声,城头上伏兵站起,箭矢如暴风骤雨般向狂奔而来的金兵射去,金兵措手不及,大片大片被射倒,惨叫声随处可闻。

    与此同时,吊桥开始拉起,城门吱嘎嘎关闭了,城洞内忽然火光大作,烈焰熊熊燃烧起来,向挤满骑兵的瓮城内席卷而去。

    瓮城两边箭如疾雨,射向下面的骑兵,烈焰腾空,无情地吞噬着惊恐万分的骑兵,但骑兵已经退不出去,烈火和箭雨封锁的城洞,南城的瓮城很大,足以容纳三千人,但两千骑兵在其中还是稍嫌拥挤,此时整个瓮城都被烈火吞没了,瓮城内俨如地狱一般,一片鬼哭狼嚎,凄厉的哭喊声、惨叫声使很多宋军士兵都不由自主地捂住耳朵,不敢再看。

    五千弩手手执神臂弩向城外的步兵放箭,奔在前面的三千多名步兵被悉数射杀,后面步兵调头狂奔逃命,远处的完颜昌惊得目瞪口呆,他张大嘴,久久都合不拢,眼睁睁的看着南城大门再度关闭,吊桥重新拉起。

    这次偷袭金兵落入李延庆布下的陷阱,损失了两千骑兵和三千步,俨如狠狠迎头一棒,打得金兵士气低落。

    尤其完颜昌,骄傲的内心遭到了重挫,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他在军中的威信,这次偷袭,使完颜昌再也不敢轻视宋军,也打乱了他的计划,一时间,他不敢轻易发动攻城战了。

    ......

    对于‘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理解,完颜斜也并不输给宋朝军队,虽然金兵入侵宋朝之初普遍实行以战养战,靠掠夺来实施补给,但随着金兵几次在攻城战中惨败后,南征主帅完颜斜也已经意识到粮草补给的重要性,他开始着手建立金兵的粮草补给体系。

    虽然本质还是掠夺百姓的粮食,但已经从金兵的单兵掠夺转为战领区官府的有计划掠夺,由占领区官府再征集民夫和大车给前线的金兵运送粮草。

    在鼠雀谷狭长的官道上,一支由数千辆大车组成的粮车队正浩浩荡荡向北进发,积雪早已被大车压得稀烂,夜里又结了冰,使道路格外地坎坷不平,运输艰难。

    在队伍中间,一辆由两头毛驴拉拽的大车正吃力地前行,大车上的草料堆积像小山一样,下面坐两人,一个老者和一名年轻男子,年轻身穿短衫布衣,眉眼间略有几分清秀,身材虽然不高,但还是显得十分有力灵活。

    “年轻人,你从前是军人吧!”老者笑眯眯问道。

    年轻人正是燕青,作为情报斥候首领,他奉命收集金兵的后勤粮草情况,他从乘坐的这辆草料大车是从晋州洪洞县出发,运往介休县。

    燕青心中暗吃一惊,没想到老者居然看出自己军人的身份,他笑问道:“老丈如何看出来?”

    “你虎口上布满老茧,这是练武的痕迹,你走路姿势和普通民众不同,一看就知道训练过。”

    燕青呵呵一笑,“我在老家参加过弓箭社,我们那边人基本上都训练过。”

    “你是大名府人吧!”

    “老丈这也听得出来?”

    老者点点头,“我去过大名府,小哥的口音我听得出。”

    燕青叹口气,“大名府已经在前年被金兵占了,我们逃到河东,没想到河东也被金兵占了,这兵荒马乱,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老者苦笑着摇摇头,“没办法,只能忍耐,再顺从一点,勉强活下去吧!”

    这名一名汉军士兵走过来吼道:“你们在说什么?”

    老者连忙陪笑道:“我们在担心大车能不能坚持到介休县,这路太难走了。”

    “难走也得走,想活命就给我闭嘴,不要胡乱议论!”

    “军爷,小人明白了。”

    士兵重重哼了一声走了,老者向他背影重重啐了一口,“出卖祖宗的狗腿子,什么玩意儿!”

    燕青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几名手下也在另外几辆大车上,这次他带领十名手下从晋州混入了运粮队伍,他们的任务倒不是烧毁粮草,而是弄清金兵这次运送了多少粮食,可以让五万大军坚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