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九百一十九章 引金入瓮
    完颜昌在次日中午收到了鸽信,信中内容令他又是恼火,又是惊讶,‘上党县有贼匪数万,卑职军力疲弱,恐难相敌,但闻上党县有粮二十万石,得之可解军中之急,恳求速派大军支援。’

    “萧将军怎么看?”完颜昌把信递给了萧伯松。

    萧伯松是新任燕山汉军万夫长,他原是奚人贵族出身,金兵攻破辽国上京时,他率三万军投降,被完颜阿骨打封为猛安,这次跟随完颜斜也征宋,当完颜斜也愤怒斩杀燕山汉军万夫长耶律穆后,又任命他为新万夫长,跟随完颜昌驻守河东路。

    萧伯松为人谨慎,颇有决断,完颜昌对他十分信任。

    萧伯松看了看鸽信,又沉思片刻道:“河东路汉军士气低迷,军心不稳,估计这才是赵文辉的忌惮,他害怕再度失败而被副帅严惩,所以不敢攻城,这才向副帅求援。”

    “哼!”完颜昌重重哼一声,极为不满道:“连一群造反的农民都打不赢,他们还能做什么?”

    “副帅请息怒,卑职听说这支造反军队曾洗劫过临汾县军资仓库,估计他们装备不错,而且人数众多,至少有几万人,赵将军的军队对付他们确实有点困难。”

    这句话提醒了完颜昌,他顿时想起了这件事,确实是被隆德府的叛军夺走了大量粮草物资,当时他进攻太原正急,无暇顾及此事。

    “看来上党县有二十万石粮食是真的了。”

    “应该是真的,卑职听说临汾仓库可是有大量粮草。”

    完颜昌负手来回踱步,他最近就是为强征粮食一事焦头烂额,农民到处造反,官员弃印逃跑,到现在连一万石都没有征上来,如果能找到现成的粮食,他又何必这么大费周折。

    “我们出兵去上党县!”完颜昌终于下定了决心。

    完颜昌当即率领两万骑兵赶往上党县,萧伯松则率一万燕山汉军驻守临汾县。

    之所以出骑兵,是因为完颜昌担心赵文辉的军队支撑不了多久,用骑兵便可以在三天内赶到上党县。

    两万骑兵由一万女真族士兵和一万渤海族士兵组成,他们骑术都十分娴熟,在官道上风驰电掣般奔行,临汾县位于一片盆地之中,四周环山,中间平川,向东行走约百里便进入太岳山区。

    军队在太岳山区至少要走一天,出了太岳山区后便进入了隆德府地界,隆德府也是一片盆地,西面是太岳山区,而东面便是巍巍太行山,上党县便夹在这两条大山脉之中。

    当天晚上,两万骑兵在盘秀山脚下的一片松林中宿营,士兵们奔行了一天,着实疲惫不堪,他们喂了马匹,便将毯子往身上一裹,倒头呼呼大睡。

    完颜昌却睡不着,他起身带着十几名亲兵在四周巡视,不断有外围的巡哨士兵向他躬身行礼。

    “有异常吗?”完颜昌问道。

    “启禀副帅,四周非常安静,没有任何意外情况发生。”

    完颜昌心中有点不安,按理应该有情况发生才对,至少也应该有猛兽悄悄路过,怎么能一点情况都没有呢?

    完颜昌又向四周望去,两边是黑黝黝的大山,在沉沉夜幕中只剩下巨大的黑影轮廓,他们实际上从下午开始便在太岳大峡谷中穿行,要再走三十余里才能走出太岳大峡谷。

    他们目前所在的位子是峡谷最宽阔之地,宽达十几里,峡谷内树林密布,一条浅浅的小溪穿谷而过,两边是陡峭的大山,左边这座大山叫做盘秀山,方圆百里,东麓风景极为秀丽,而南麓则是岩石峭壁。

    完颜昌着实不放心,又加派了一百名巡哨在外围巡逻,他这才返回松林休息。

    一更时分,在距离金兵驻营地以西约二十里外出现了一支黑压压的军队,为首主将不是别人,正是李延庆,李延庆令刘錡继续镇守太原,他自己则率三万军秘密离开太原,一路南下进入晋州。

    当初他留下刘大这支军队,其实就是想把它当做一个诱饵,金兵在河北残酷围剿义军,几乎已经将数万义军绞杀殆尽,没有遭遇任何有力的抵抗,金兵从骨子里轻视民间抵抗。

    李延庆便可以利用这种轻视让刘大的义军引金兵入瓮,尤其刘大军队所在的上党地区更是山脉众多,大峡谷随处可见,正是对付金人骑兵的有利地形。

    李延庆大军在前天便埋伏在太岳山区,他放过了赶往上党县镇压刘大义军的河东路汉军,他对这种乌合军队没有兴趣,他在耐心等到敌军主力的到来。

    李延庆原计划是钓两条不错的鱼,河东路汉军和燕山府汉军,却没有想到居然钓到了一条大鱼,完颜昌亲自率领两万骑兵前去攻打上党县,这让李延庆心中充满了期待。

    在两万骑兵离开临汾县东进的同一时刻,李延庆便接到了情报,他迅速进行部署,在太岳大峡谷内有三处比较适合骑兵驻营的地方,李延庆派兵在这三处都进行了部署,没想到金兵选择了第二处目标盘秀谷宿营。

    宋军在树林内也搭建了一座行军帐,此时大帐内灯火微明,李延庆站在桌前注视着地图,这是斥候之前绘制的一幅大峡谷地图,金兵驻营的盘秀谷是重点地段,绘制得也格外详细,李延庆注视片刻,忽然眉头微微一皱,抬头问站在一旁的斥候,“盘秀谷那边的溪流有多宽多深?”

    “启禀都统,宽约一丈,深只齐脚踝。”

    看样子和这边差不多,他随即令道:“让牛皋将军来见我!”

    片刻,牛皋快步走进大帐,单膝跪下抱拳道:“卑职参见都统!”

    “牛将军请起!”

    “谢都统!”

    牛皋站起身来到小桌前,李延庆指着地图西面道:“你可率三千人迅速赶往鹅颈谷,将溪流给我断掉,三更之前必须做完此事。”

    “卑职遵令!”

    牛皋见李延庆没有别的吩咐,立刻告辞离去了。

    鹅颈谷位于西面十里外,是一座通过北面的峡谷,李延庆率领大军就是沿着这条峡谷南下,鹅颈谷很窄,最窄处只有十丈,小溪便是从北面流下来,流经鹅颈谷,如果在鹅颈谷把溪流切断,那么盘秀谷那边的小溪就没有水了。

    此时在盘秀谷东西两端,有数百名宋军士兵正在树林中涂抹火油,盘秀谷虽然宽达十几里,但到处是树林,一旦起火,根本就无处可逃,只有向东或者向西突围,向东有王贵率领的一万军队在谷口外等候,向西则有李延庆的大军在二十里外等候,实际上,两万金国骑兵已经被宋军包围在盘秀谷内了。

    时间渐渐过了两更,行军帐已经撤除,李延庆骑在战马上注视着西面,这时,有士兵奔来禀报,“启禀都统,溪水已经断流!”

    “果然神速!”

    李延庆暗暗赞一声,随即下令道:“可以点火!”

    三支火箭腾空而起,这就是点火的信号,埋伏在距离敌军约五里外的宋军立刻开始点火了,他们拿着火把奔跑,点燃上百处火点。

    这时,松林内的巡哨金兵也发现了异常,溪水竟然断流了,巡哨士兵大为恐慌,急奔去向完颜昌禀报。

    “什么!溪水断流?”

    完颜昌一阵愕然,这是什么缘故?他稍稍清醒,顿时意识到不妙了,立刻站起身高声令道:“传我的命令,所有士兵立刻上马!”

    这时,有巡哨疾奔回来大喊:“起火了,东面燃起大火!”

    由于山谷内风力强劲,而且吹得是东风,使得东面的浓烟吹到了金兵的宿营地内,树林内浓烟弥漫,两万骑兵纷纷在睡梦中被呛醒,士兵们惊恐万分,纷纷翻身上马,连裹身体的毛毯也顾不上了,战马也感受到了危险,纷纷扬蹄嘶鸣。

    “副帅,现在怎么办?”一名千夫长大喊道。

    “先离开松林,去南面看看!”

    完颜昌率先催马向南面奔去,两万骑兵纷纷调转马头跟随,大军在从林中奔跑,天空都变红了,远方树林传来可怕的噼噼啪啪声响,那是大树燃烧的声音,令人心惊胆战。

    盘秀谷宽达十几里,金兵原本是在最北面松林内宿营,他们又逃到了最南面寻找出路,但不管南面和北面的树林,都被大火点燃了,根本就没有出路。

    完颜昌额头上汗珠滚滚落下,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应该在刚刚起火之际突围,现在有点晚了,但除了突围之外,他们也无路可走。

    完颜昌一咬牙对万夫长完颜忒里道:“我们分头突围,你率一万骑兵向东突围,我率另外一万骑兵向西突围,如果突围成功则转道去洛阳,沿途劫掠补给!”

    “遵令!”

    完颜忒里大喊一声,“第二军跟随我向东突围!”

    他一马当先,第二军的一万渤海籍骑兵纷纷催马跟随他奔行。

    金兵的两万骑兵兵分两路,一路向东,一路向西,待完颜忒里走远,完颜昌则振臂大喊一声,率领一万骑兵向来路疾奔冲去。

    能不能突围成功,就在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