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凌霄之上 > 第十六章 六域失控
八卦星域,巽域!
两个第一谋士站在星空之中,看着下方那浩大的星球拂尘,拂尘上的鸿钧,掐指推算着四周。
第一谋士的拳头尽皆捏紧。
“伏羲的棋子?不,不可能,伏羲的棋子?我怎么可能是伏羲的棋子?从来只有我操纵别人,谁也别想操纵我!”第一谋士声音中透着一股滔天怨怒。
原以为,无论是上古七圣,还是如今的大秦九君,都是自己掌中的提线木偶,可忽然听说,自己只是别人的棋子?
第一谋士怎么可能接受这个事实?接受这个事实,就是否定自己的所有成就。
“我不信,我不信!”第一谋士冷声道。
同时,八卦星域,各星域中的第一谋士分身都再度检查自己所谋划的一切。
---------
艮域。
王鹏得盘古之躯,身形越来越大,很快超过了万里,甚至很快达到了两万里之大。
浩瀚之躯,雷电闪耀,仅仅望之一眼,都让人心畏。
艮域的第一谋士分身忽然开口道:“按我心中所想,做我所想之事!”
先前的假王鹏,听命自己,更被自己炼化,与自己心意相通,自己意念所到,他就听命行事的啊。
可是……,眼前的王鹏,怎么不听话啊?
“不对,你是谁!”第一谋士陡然惊怒的叫道。
“轰!”
第一谋士停下了催动八卦大阵,惊怒的看向那巨大的盘古之躯。
王鹏周身发出阵阵轰鸣之声,扭头看向前来质问自己的第一谋士。
“我是王鹏!”王鹏一声冷哼。
冷哼中,一拳撞碎虚空向着第一谋士打来。
“什么?不可能,混账!”那第一谋士也惊怒道。
惊怒之际,第一谋士也快速变大,一拳迎向王鹏。
“轰~~~~~~~~~~~~~~~~~~~~!”
十九重的王鹏,拥有盘古之躯,浩瀚的力量霸道无比,将仓促的第一谋士轰然撞开。
“不,不,混蛋!”第一谋士惊怒不已。
自己做的一切,就是给你做嫁衣?
此第一谋士瞬间气疯了!扑向王鹏,轰然大战而起。
----------
离域!
女娲一个眼神,带着一股毒意,瞬间让第一谋士中了蛇毒。
“噗,蛇毒?好胆!”第一谋士逼出一口毒血,惊怒的叫着。
女娲娘娘一声冷笑:“不自量力的东西!”
“永夜初号!”第一谋士站起身来,停下操纵八卦大阵,一声断喝。
“是!”
一声断喝,却是靠在近处的永夜初号瞬间到了近前。
“给我拿下她!”第一谋士寒声道。
“吼!”
永夜初号一声咆哮,向着女娲娘娘直冲而来。
女娲娘娘眼中一冷,但,这个时候,还是考虑到自己女儿的。
“不自量力的家伙,别伤了我女儿!”女娲娘娘一招手。
“呼!”
妊霓好似被瞬移而来一般,瞬间到了女娲的掌心,一闪消失不见了。
而此刻,永夜初号也扑到了近前,咆哮中一拳向着女娲娘娘打来。
女娲临危不乱,冷冷的看了眼那拳头,仅仅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咔咔咔咔咔!”
面前虚空好似冒出无数毒蛇一般,毒蛇威力不大,但,各个颜色鲜艳,成千上万,一瞬间形成一片毒蛇海,瞬间将永夜初号包裹在内。
“嘭!”
万蛇啃噬,瞬间将永夜初号的拳罡吞吃一空,同时,无数小毒蛇更是顺着永夜初号七窍钻入其体内。
“吼,混蛋,死死死死!”永夜初号拼命的拍打自己。
因为,无数毒蛇居然已经钻入其皮下了,在其体内游走释放毒素。
还没碰到女娲,永夜初号就慌不择路的自顾不暇了。
让高空中的第一谋士也露出惊骇之色。
而蓝湖之中,姬念念所化九彩凤凰,刚才听到妊霓的呼喊,不让自己沉沦下去,努力挣脱着来自蓝湖的控制。
此刻,没了妊霓的呼喊,姬念念不是意志崩塌了,相反,听不到妊霓的呼喊,更是吓的浑身一颤。
“妊霓~~~~~~~~~~~!”九彩凤凰一声惊恐的咆哮。
“轰!”
蓝湖轰然炸开,姬念念的大惊恐,挣破了蓝湖控制,挣破了锁链捆缚,瞬间脱困了。
“什么?”第一谋士惊叫道。
九彩凤凰睁开眼睛,顿时确定妊霓没了。
“妊霓呢?妊霓哪去了?”九彩凤凰惊恐的叫着。
九彩凤凰看向四周,不远处,女娲娘娘踏在空中,其面前一片毒蛇海正在侵袭着中心的永夜初号。
女娲娘娘为什么在这里?姬念念根本不去考虑,姬念念现在只有一个心思,妊霓哪去了?
抬头看到了第一谋士踏在空中。
“贼子,还我妊霓,鸣~~~~~~~~~!”
十九重的姬念念一声咆哮,轰然冲向高空中的第一谋士。
“姬念念?”第一谋士脸色一变,一拳打来。
“轰!”
都是十九重的修为,二人力量轰然相撞,好似不分彼此一般。
“鸣!”姬念念一声咆哮。
“呼!”
一个九彩凤凰,忽然变成了两个。
“影分身?”第一谋士惊叫道。
“还我妊霓,鸣~~~~~~~~~~~!”两个九彩凤凰一起咆哮道。
“轰~~~~~~~~~~!”
离域一片轰鸣大战之声。
--------------
坎域!
嬴四海负手静立蓝湖之旁。看着蓝湖中正在蜕变中的吕杨。
蓝湖属水,祖龙嬴四海昔日为四海之主,对水的操纵可谓是登峰造极。就站在这里,就能对蓝湖中水做着层层筛选一般。
那专门用来控制提炼吕杨神魂的部分,在嬴四海的气息下,居然诡异的被屏蔽而开了,有的只是那一股股力量,刺激着吕杨融合体内的混沌蛋体。
“轰隆隆!”
吕杨浑身颤鸣,一股股气息散发,气息在快速增强一般,在一点一点向着十九重迈进。
嬴四海静静的站在一旁,为儿子护法。
上方黑雾中,第一谋士查探之下,也发现了异常。
“嬴四海?”第一谋士惊叫道。
嬴四海负手而立,仅仅只是看着自己的儿子,并没有理会天空的第一谋士,好似当他不存在一般。
第一谋士感受到嬴四海在破坏蓝湖,眼睛一瞪,大怒的冲来。
兑域、巽域、艮域、离域都出问题了,如今,坎域也要出问题了吗?
蓝湖之中,自己对吕杨的操纵,居然被嬴四海压制了?那自己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住手!”第一谋士惊吼道。
第一谋士也是十九重修为了,而嬴四海当年和永夜亲王同归于尽的,所以,第一谋士觉得,嬴四海就算比永夜亲王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自己出手,打断嬴四海,应该不难,必须阻止嬴四海,让吕杨继续被控制,就差一点了。
“死!”
第一谋士一拳绞碎虚空,带着一股滔天之力从嬴四海背后轰来。
这一拳下,整个星球都在余波之中摇晃不已,第一谋士坚信,无论是谁,只要吃了这一拳,必死无疑。十九重也不死即伤!
而嬴四海居然没有回头,这不是在找死吗?
第一谋士的露出狰狞之色,拳头力量再度暴涨了一分。或许,今天还能将嬴四海拿下控制?
嬴四海没有回头,仅仅反手向着后方一拳。
迎向这一拳的第一谋士,本能的心中一颤。
“不对!”
“轰~~~~~~~~~~~~~~~~!”
坎域星空,无数星球虚空,在嬴四海一拳下轰然全炸了。仅有嬴四海踏着的那星球安然无恙。
那第一谋士,更是瞬间炸出了整个坎域。
“噗!”
吐血中飞出坎域的时候,第一谋士浑身上下已经没有完好的地方了。轰然撞在八卦星域内壁之上,才停下了身形。
只是此刻,第一谋士浑身上下,骨骼尽碎。
没有回头的一拳,差点要了自己命?
第一谋士一激灵,第一次明白嬴四海力量的恐怖。自己在他拳头面前,居然,居然毫无反抗之力,难怪嬴四海即便出手,也没有看自己一眼?
“真被鸿钧说准了?这一切都是一个骗局?不,我不信,我不信!兑域、离域、艮域、巽域、坎域,都出问题了,我还有,还有……!”第一谋士惊叫道。
---------
震域!
第一谋士分身顿时停下操纵八卦大阵,低头看向远处一个黑洞中心。
两百个白起复制体杀入其中了,那恐怖的力量杀气,将四周虚空都绞碎无数,那是用来对付嬴四海的力量啊,此刻,仅仅对付一个白起,这么难吗?
“杀,所有人都得死,还我公子,杀!”黑洞中传来白起的一声长啸。
“轰~~~~~~~~~~~!”
一声巨响,那黑洞骤然暴涨十倍不止。
“啊!”
两百个白起复制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倒飞而出,炸出了黑洞。
也就在两百白起炸飞出来的瞬间,黑洞中随之出来的还有两百道冰寒刺骨的刀气。
“不!”两百个白起复制体惊叫的用刀斩去。
但,黑洞中射出的刀气更甚一筹一般。
“轰!”
两百个白起复制体,轰然一劈两半,瞬间全部绝杀。
“怎么,怎么可能?”第一谋士惊叫道。
黑洞缓缓受虚空修补,慢慢露出内部之景,就看到一个浑身是血,已经看不到一处完好的白起,一步一步从虚空黑洞走了出来。
白起的模样很惨烈,但,那十九重的气息却骗不了人,虽然伤的惨不忍睹,但,眼神却凶唳的可怕,以纯杀道成就的十九重,即便是第一谋士,也不敢靠近一般。
“六域全都出事了,怎么会全出事了?我难道真的只是伏羲的一枚棋子?不,不,我不相信,我不甘心,还有一个苏定方,还有一个苏定方!”第一谋士有些癫狂的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