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级武神 > 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就一眼



    不过吴雀终究是个阵法大宗师,而且修为碾压林牧的这具身体。

    接下来,吴雀凭借阵法造诣,以及绝对的修为优势,强行破了林牧的大阵。

    林牧郁闷无比。

    这吴雀只是抓住了他这幻阵的一个小破绽,这破绽出现的时间极短,若他的修为不比吴雀差这么多,吴雀绝对破不了。

    奈何吴雀是五重古祖,他只是个君主,差距太大。

    吴雀抓住那个破绽,强行用魂力和法力轰击,他的幻阵就直接被破。

    “哈哈,这下看这小子还拿什么来挡。”

    永安派二长老大笑起来。

    “我来对付他。”

    金水楼四长老身体如老鹰扑出。

    被吴雀破了幻阵,尽管林牧魂力感知依然敏锐,但修为毕竟太差,没有完全避过金水楼四长老这一击。

    砰!

    林牧当场被轰飞。

    “不过如此。”

    金水楼四长老不屑一笑,再次扑向林牧。

    修为差距太大。

    林牧半跪在地上,面无惧色,冷漠的看着金水楼四长老:“你们金水楼,这是想被灭门吗?”

    “灭门?混账东西,你以为你是谁?就凭你这句话,今天我也不能放过你。”

    金水楼四长老根本不把林牧话当回事,反而被林牧激怒,再次将林牧一拳轰飞。

    一个下位君主,一个三重古祖,加上还有个阵法大宗师在旁边作祟,即使林牧再逆天也无妨抵挡。

    噗嗤!

    紧接着,金水楼四长老依然没罢手,取出一把长剑,穿透林牧的胸口,将林牧钉在一出峭壁上。

    他狞笑着走到林牧身前,伸手拍了拍林牧的脸,戏虐道:“灭门?你现在灭一个门给我看看?”

    林牧没说话,暗中却再给李心悦传音:“等会我会让薛凯来对付我,你想办法将薛凯引到你所在的山上去。”

    “先生,是我连累了你,是我对不起你。”

    李心悦意念传出哭哭啼啼之声。

    “别婆婆妈妈,你要相信我,我们还没有到绝路。”

    林牧的声音充满让人信服的镇定,“听好了,今天我们能不能活,就看等会你能不能把薛凯引到山上去。”

    说到这,他切断和李心悦的意念联系,不理会金水楼四长老的羞辱,转头看向薛凯:“薛凯,不知我哪里惹了你,你要这样致我于死地?”            

    薛凯现在对林牧是恨之入骨,一听林牧的话便激动失态,暴怒道:“就凭你敢动我的女人,就凭你敢伤我,你今天都非死不可。”

    “是个男人的话,你就和我单挑,别靠其他人。”

    林牧继续刺激薛凯。

    “你当我怕你……”

    薛凯杀机腾腾。

    “老五,不要动怒。”

    吴雀摆手阻止他,“这林牧已被重创,你与他战斗,胜之不武。”

    他这话说的很隐晦,薛凯却听明白了。

    吴雀这话无非是在说,就林牧这状况,若他输了,只会贻笑大方,赢了也不会得到任何尊重,等于说只要他和林牧打,完全是有弊无利的事。

    只是,让薛凯放过林牧,他怎么都忍不下这口气。

    他无比渴望亲手杀死林牧,最好狠狠的折磨一下林牧。

    他也不是什么顽固不化的君子,很快森冷一笑:“林牧,就凭你也配合我单挑?”

    唰!

    身子一掠,他到了林牧身边。

    现在林牧被四长老的剑钉在峭壁上,他根本不用担心林牧。

    随后,他也取出剑,唰唰几剑挥了出去。

    林牧的手筋脚筋,全部被他挑断。

    这还不够,他取出一根铁链,穿过林牧的琵琶骨,将林牧死死捆住。

    “林牧,刚才你重创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会有这样的下场?”

    薛凯提着铁链另一端。

    金水楼四长老会意,将长剑收回。

    薛凯就猛地一甩,林牧就坠落在地面,如同死狗般被薛凯拖着。

    他手中铁链,不是寻常铁链,而是锁灵链。

    被这链子锁着,林牧体内的力量根本发挥不出来,只能任由薛凯宰割。

    “哈哈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一条狗,你觉得心悦看到你这样子,还会喜欢你吗?”

    薛凯快意的大笑道。

    第五峰上,李心悦看到林牧被薛凯这样对待,心脏一阵抽搐,脸上满是痛苦。

    此刻,她心中已绝望。

    不过她依然牢记林牧之前的话,强行忍住悲痛,对着下方的薛凯道:“薛凯!”                

    薛凯抬起头,望着山上的李心悦。

    “林牧与我只有好友,并无任何男女之情,这次逃走也是我自作主张,你又何苦迁怒于他。”

    李心悦哀声道。

    “他与你究竟是否有私情,这都不重要,敢与我薛凯的女人在一起逃跑一天,就必须付出代价,这同样也是对你的惩罚!”

    薛凯冷酷道。

    “你能否放过他,从今往后我绝对再也不逃跑,愿意一心一意的跟随在你身边。”

    说这话时,李心悦明明心中想吐,但想到林牧为她付出这么大代价,她就是说些话又有什么。

    薛凯眼神有些波动。

    若只是他一个人,李心悦这话他未必不会考虑,毕竟李心悦在他心目中,比林牧的性命重要多了。

    可如今林牧得罪的不只是他一人,就算他想放过林牧,别人也不会同意。                                

    “晚了。”

    当即他只能摇头,“他现在已铸下大错,不仅杀我金水楼弟子,还杀了永安派弟子,今天的他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李心悦身躯一阵摇晃,仿佛被打击到了。

    她这表现,是半真半假,她内心的确被薛凯的话弄得更绝望,但也有几分装给薛凯看的成分。

    正因此,这无疑显得更是真实。

    “那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能让我在他临死前,看他最后一眼?”

    李心悦凄凉的说道。

    薛凯听了,内心无比吃味。

    这林牧快要死了,李心悦居然还要看一眼,还说什么没有男女私情,简直是在骗鬼。

    “薛凯,就一眼。”

    李心悦美眸里的眸子透出柔弱之色,“这一眼之后,便是永别,今后我便不会再有其他想法,会全心陪伴你。”

    “好。”

    薛凯动心了。

    他想得到的,的确不只是李心悦的肉体,还有李心悦的心,他更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