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零五章 秀心出战!
    再之后的阵战,千山门在战阵方面就没有输过,即便是对上下品天运旗位列中比较靠前的那几家仍是如此;中坚战……还有那什么自主战……狼子野心历历在目,这胜负之数,可见一斑。

    “我们压千山门胜,到底是老牌子宗门了!”

    丁不可与尤不能立即作出决定。

    霍云峰登时冲冲大怒,岔然道:“你们不能压千山门!难不成你们是一门心思的想要让我破产吗?!两个没良心的东西,刚刚才赢了我一百多块极品灵玉,现在居然还想要占我便宜,还有没有点兄弟情谊了!”

    两人闻言之下,不约而同的晕了一下。

    “你们这一轮还是压九尊府!”霍云峰直接安排道:“一人压六十块极品灵玉,就这么定了,我说了算!”

    两人直接呆在当场,半晌才道:“大哥,没你这么玩的,你这是逼良为赌啊!”

    “一赔二!”霍云峰咬牙。

    两人仍是连连摇头:“不干不干,一赔二也不干!”

    “一赔三,这是我的底线了!”霍云峰道:“你们要是还不干的话,那就算了,哼,看来咱们兄弟几千年的情分也就这样了。”他的脸色发青,显然很是生气。

    丁不可与尤不能无奈的叹气,两人凑一边商量:“咋整?”

    “他这摆明了就是想要赢回去……”

    “这谁不知道,你直说咱们咋办行不?”

    “哎……要不然就这么着吧……还是让他赢回去得了,否则回去之后,岂不是要连续看他的臭脸看上几十年,毕竟是整日里相处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好吧,今天算是白高兴一场了。”

    这位大哥啥都好,平素行事为人也够义气,时刻照顾兄弟,就是过于财迷。满眼尽是灵玉宝材,但凡看到就是要即时头脑发烧……

    两人计议妥当,转头答应了下来:“我们每人押注六十块极品灵玉!您可记住是一赔三啊。”

    “那是当然。”霍云峰登时眉开眼笑,他此际胜券在握,一赔三……又如何,不过就做做样子,留个场面。

    “大哥……我们若是赢了,你可要赔我们一人一人一百八十块极品啊!”丁不可犹自不放心,再提醒了一句。

    这话必须要说明白,说到头里,否则以老大的脾气,没准会给你整出一个一赔三的对象调整来……

    这是两人的经验之谈,颇有切肤之痛的经验之谈!

    “赌要赌公道,我还能骗你们钱?”霍云峰怒道:“九尊府赢了,我给你们一人一百八十块,九尊府若是输了,你们每人给我六十块极品;就这么说定了。”

    尤不能再度阐明重点道:“您那一百八十块也得是极品才行。你只说了一百八十块,却没有说极品灵玉,万一我们赢了,你给我们一百八十块下品灵玉,岂是公道?!”

    霍云峰脸色讪讪,道:“特么的!你小子就这么的不信任我!”

    两人都用一种习以为常的目光注视着他。

    霍云峰咬牙切齿一会,道:“好好好,只要九尊府获胜,就是你们赢了,我陪你们每个人一百八十块极品灵玉!但若是九尊府晋升失利,则是你们输了,每人输给我六十块极品灵玉,这样,总可以了吧。”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兄弟三人终于计议停当,新一轮的赌局正式开启。

    丁不可与尤不能两人心下兀自惴惴;虽然二人明知这一战己方输的可能性极大,但也未必就全然的没有希望,而一旦赢了……

    老大霍云峰可就要直接的倾家荡产了,前一轮的一百二十块,再加上这一轮的三百六十块,加一起就是小五百块的极品灵玉,几乎就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啊……

    彼时,自己两人可怎么好呢……

    “哎!……”

    ……

    下面。

    杜扬帆与云扬正自注目于高台之上。

    两人的脸色都写满了狐疑:这三位执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地每次开战之前,都要咬一会儿耳朵?这是我们的战斗,跟你们又没有关系……你们只是名义上的主持者好么。

    这么拖拖拉拉是想要做什么?

    ……

    第一战,弟子战。

    云扬侧身微笑示意:“杜掌门,本府初来乍到,对于弟子战的对战模式一无所知,敢问这弟子战该当如何具体进行?是一对一决战一局决胜负?还是捉对厮杀?或者五局三胜或者三局两胜?又或者是七局四胜九局五胜?这都没问题,您直接挑选一个您感觉把握大的方式吧,我这边是真的无所谓,以上模式都可以接受!”

    四周哄笑声顿时响了起来。

    云扬的这句话,摆明就是在嘲笑杜扬帆不敢和自己硬拼,在排兵布阵上避强击弱,使尽心机。

    杜扬帆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终究是一派掌门,颇为讲究颜面,声音转为冰冷的说道:“还是云府尊直言贵府更倾向于那种模式吧,云掌门想要怎么打,咱们就怎么打就是!我们千山门,何曾畏惧过任何敌人?!”

    云扬哈哈一笑,道:“既如此,云秀心!”

    云秀心此际早已经心痒难熬,闻言一个箭步出来:“弟子在!”

    声音清脆,却犹自夹杂着几分难以掩饰的稚气。

    “去,好好领教一下千山门各位师兄的功夫技艺,也免得你天天在咱们自己家里自高自大,井蛙窥天。”云扬面无表情吩咐一句。

    “弟子遵命!”

    云秀心身着一袭胜雪白衣,只有腰间围着一条浅紫色的腰带,搭配上她的较小身躯,从台上走下去,便好像是一个云端仙女,悠悠然地飘落人间,端的眉目如画,清丽难言。

    这种看起来美到了极点的佳丽登场;在场所有九尊府之外的人却是齐刷刷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怎地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出战……

    目测这丫头满打满算只怕也没有满十五岁吧?

    九尊府现在派这小丫头出来是个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放弃了这第一战么?

    对面,千山门的几个弟子一脸的跃跃欲试。

    这种小萝莉……绝逼的极品类别啊!

    若是由自己出战,肯定是要手下留情的,万万不能打疼了,在切磋的过程中,一定要尽量展示出自己的宽宏大度,得胜归来还要倍有面子,说不定将来……嘿嘿嘿啊。

    “师父,我上吧。”千山门大弟子韩空群脸色凝重,道:“九尊府有为而来,想来不会平白派出一个寻常弟子出来,定有用意,我们不可被其外表欺骗。此战,不可轻敌啊。”

    韩空群这话说得无疑在情在理,端的于公于私都得派作为掌门大弟子的他出战才是!

    偏其他的弟子都是狠狠的撇撇嘴,他么的,你这般的道貌岸然是给谁看呢?

    咱们可都是自己人,自家人最知自家事,谁不知道你韩空群乃是一个色中饿鬼?恨不得将每个美貌女子都搂进被窝里;现在居然还要摆出这么一副大义凛然义无反顾舍我其谁的架势……

    说不是想要去占便宜,谁信?!

    群起鄙视之!

    杜扬帆道:“嗯,那就由空群出战吧;正如你所说,既然九尊府派出来这个小丫头参战,那这小丫头就必然有被派出来的理由,万万不能粗心大意,此战务求必胜!”

    韩空群忍不住脸上泛起喜色,欢声道:“弟子遵命,定会全力以赴,不辱使命。”

    心下却道,这下子可是赚大了。

    此战诚然关键,一会儿在天下英雄面前扬名立万自不待言,说不定还能籍此赚一票美女芳心……至不济,我是否有手下留情,这小丫头总不至于感应不到吧。

    如斯美人胚子,总不会是个傻的!

    这小丫头可是真好看嘿嘿嘿……若是能够将这具小小的身子,搂在怀里,晚上……细细的享受,一寸一寸的……真嫩啊!

    韩空群心下遐思无限,信步而动,身子扶摇而起,背负双手,凌空踏步,衣袂凌风,潇洒到了极点的飘了出来。

    韩空群的这手轻功身法委实不俗,整个身躯在空中缓慢的往前飘,就像是脚底下有什么托着一般,再配上其身材颀长,黑发飘荡,冠玉脸庞,鼻似悬胆,双眼皮,长方脸,眼神温润,柔和;一袭黑衣,更显得身材潇洒到了极点。

    云扬赞道:“这个千山门的弟子,倒是好相貌,好皮相!好风度,好气质!端的一表人才,人才出众啊!”

    他这句夸赞的声音很大,很响亮,遍及全场,尽皆可闻。

    身在半空的韩空群自然也听见了,此子轻功修为当真不俗,竟自在空中一个转身,满脸堆笑的拱手示意:“多谢云府尊夸奖,弟子韩空群,还望云府尊今后多多提携指教。”

    云扬微微颔首,道:“行之有度,彬彬有礼,当真不错。杜掌门,您这位掌门弟子,衣钵传人,真是令人羡煞,不同凡俗啊。”

    那边杜扬帆的脸却已经黑了。

    韩空群你小子想干什么,你上去战斗就战斗,耍什么骚包,这里是能让你耍帅的地界么?!

    现在可倒好,还没有开始呢,自己先平白无故的损失一部分玄气用来装逼耍帅……

    你知道对手什么修为啊?现在就如此的托大!

    简直,简直了……

    再听到云扬的那一番夸奖,一颗心简直是五味杂陈,说不出什么滋味,可是为了维系风度,暗自磨牙道:“云府尊实在是太过誉了,小徒不过班门弄斧,平白贻笑大方,云府尊的弟子才是真正的仙露明珠,让人一看就喜爱非常。”

    云扬笑吟吟的说道:“常言道,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意掌门竟也是惜花之人。难怪,有其师必有其徒啊。”

    杜扬帆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

    能不这么扎心么?

    场中,韩空群微笑道:“若是刚才我没有听错,这位师妹乃是叫做云秀心的是么?真是个好名字!云端佳人,秀外慧中,七窍玲珑,芳心可人;好名字啊好名字。”

    云秀心懵了一下:这人咋了,他这是来战斗的么?

    怎么……上来就这么莫名其妙的?

    双方立场分明,份属敌对,他怎地还这么的托大,背负双手,空门大露,真正这么有把握么?!

    小丫头现在满打满算也才不过十三岁而已,哪里懂得什么男女之情?更加不明白对方现在所用的不过是泡妞手段,满脑袋只有胜负,只有自己胜了之后回去怎么吹,现在眼见对方如此轻松,不免多想了许多……

    但听小丫头道:“是啊,我的名字是挺好的,不过你的名字,韩空群……这个名字好像不大好啊。”

    韩空群听到云秀心清脆稚嫩的声音,近距离看着嫩嫩的小脸蛋,顿时一颗心都酥了,道:“哪里不好?”

    云秀心道:“你叫韩空群,是冰寒冷酷,空群无生么?因为你的寒冷,令到整个野猪群都空了,不是冻死了,就是被人抓了吃了,满目无生,这个名字哪里好?真的是一点都不吉利。”

    小丫头连连摇头,一脸的同情看着韩空群:“这位师兄,你还是回去改个名字吧。哪怕是叫韩二,也比韩空群好听啊。”

    韩空群嘴角抽搐了一下,道:“秀心师妹真是风趣,哈哈,真是风趣。”

    云秀心愈发的不耐烦了,刷的一声拔出长剑,喝道:“开始吧。”

    韩空群仍自笑吟吟的手按剑柄,道:“秀心师妹,你今年多大了?”

    云秀心怒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到底打是不打?废什么话?”

    韩空群笑眯眯:“先说说话又有什么干系,等下再分胜负也不迟嘛。”

    云秀心翻了个白眼,道:“我没那闲工夫,你不打我打了!”

    话音未落,长剑忽的一下子挽了一个斗大的剑花,身子更随之飞起,暴起之剑光在极为突兀的情况下,自剑花中化生,化作了一道绚丽流星,横空而过。

    光芒一闪而逝,再也不见!

    云秀心已然动手,韩空群那边却还在凹造型;但见其如玉脸庞称着一双神光奕奕星眸,眼中神色,极尽温柔温暖,再佐以飘飘衣袂,很有一派神仙中人的模样。

    单就这个人样子,一般的大姑娘小媳妇只怕一看就眼睛直了,投怀送抱自荐枕席不在话下。

    事实上,韩空群往昔正是凭着这副皮相,将许多佳丽收入囊中,

    但于此刻,此役,韩空群却是一招失算,满盘尽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