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要与你玄兽战!
    “熊圣王,您这是打算违背您当初的承诺了么?”秦若谷数次尝试无用,满头黑线之余,再施怀柔策略。

    黑熊哼哼唧唧:“本王没有忘记,本王最是遵守承诺,但是本王马上就要彻彻底底的履行完当初的承诺了。”

    秦若谷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满眼尽是不可置信:“什么?你……”

    黑熊哼哼一笑,突然长身而起,一掠就飞到了御兽宗的看台之上,两只硕大的熊掌捶打着自己的胸膛,放声咆哮:“本王快要化形了吼吼吼……”

    听得黑熊王此言,御兽宗上上下下所有人尽皆面如土色。

    “当你化为人形之时,便可以回复自由自身。”这是御兽宗的创派宗主,对熊王的承诺,也是熊王对御兽宗的承诺。

    有朝一日熊王化形,便与御兽宗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如今,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么?

    ……

    连输三场,御兽宗大势已去,确认失去了下品天运旗第六的位置。

    御兽宗所有人尽皆失魂落魄,就像是脊梁骨突然被人抽走,整个人都变成了行尸走肉一般。

    数千年的荣耀,毁于一旦,伦为了别人的踏脚石。

    此时,排行第五的青冥门门主于长泰震声问道:“敢问云宗主是就此止步,还是要继续挑战?”

    这于长泰此际乃是首度发声,他此问意在询问云扬的根本目标所向,若是云扬乃至九尊府满意当前下品天运旗中阶之位,自然不需要再进行下边的战斗,但若是坚持继续挑战的话,就是对更高位阶更高列名有觊觎之心!

    云扬笑了笑:“挑战当然是要继续的。当前还没有任何派门,任何人取胜九尊府任何一场,我们前进的脚步自然不能就此中止,否则连我们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于长泰道:“秦掌门,你怎么说?是干脆剩下两场认输,还是……”

    于长泰这句话,很是有些意味深长,话中有话。

    秦若谷两眼血红,歇斯底里的说道:“我们当然要打第四场!九尊府想要以全胜的战绩通过我们御兽宗,没这么容易。”

    云扬目光凝视着他,嘴角讥诮的翘了翘,道:“秦掌门,你这决定,还算是……损人不利己啊。”

    秦若谷哼了一声,脸色铁青。

    正如云扬所说,秦若谷这般做法,端的损人不利己。

    御兽宗连败三场,依照五局三胜的比赛规例,御兽宗落败已成定局,就算坚持比第四场,甚至赢下了,仍旧也不可能回到原来位置,只会有一个阻碍九尊府前进步伐的功效;典型的损人不利己。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战,秦若谷非打不可。

    云扬当面挖墙脚,毁了御兽宗最强王牌的这口气,他怎么也咽不下去。

    “云扬,你刚才与熊圣王暗中私通,行鬼蜮伎俩,使得我方不战而败,虽然规则上输了,但是……在我们御兽宗人心里,却没有输!”

    秦若谷大声道:“若是这接下来的第四场你胜了,第五场我们直接放弃。但这第四场,在我们心里,才真正是决胜的一场,我御兽宗定要实实在在的赢你们九尊府一场!”

    很多御兽宗人,听闻此言尽皆狠狠点头。

    不错。

    刚才一战,云扬胜得莫名其妙,内里若是没有蹊跷,任谁也是不信的!

    如此战果,我们如何能服!?

    云扬哈哈一笑:“那,秦掌门想要怎么比?”

    秦若谷眼中露出阴狠的神色:“第四场,我们以玄兽战决胜!”

    此言一出,全场即时哗然!

    玄兽战?

    你们御兽宗以豢养玄兽著称,以之为战自然寻常,但人家九尊府可不是这类别的派门啊。

    他们那里来的玄兽?

    秦若谷道:“之前早言第四战乃为自主战,依照规例我有选择对战方式的全力,就以玄兽对战作为这一阵的对战模式,双方各出玄兽,让玄兽在场中决一胜负,最是简单直接。云掌门在第三战中以规例赢了我方,不会打算在这第四战中便不遵守规则了吧?!云掌门,还请唤出你的玄兽。”

    乍听秦若谷之言,貌似是有其道理,你云扬在刚才一战中偷下暗手,勾引黑熊王,莫名赢下,现在我也凭规则反制于你,复又什么好抱怨的?!

    可是九尊府方面的所有人,乃至其他门派的人,都是翻了一个白眼。

    你这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好么,先不说你弄出来一头镇山神兽介入掌门战之中本身就已经很不地道了,就算人家云扬勾引了你家的玄兽又如何,云扬有本事勾引你的玄兽,是你的御兽手段不精,对自家玄兽掌握力度不足,跟云扬有什么关系!

    而你因为被挖了墙角,气急败坏之下弄出这一出,分明就是意欲胡搅蛮缠输打赢要,

    这直接就是红果果的欺负人。

    还有这么比的?

    人家根本没有玄兽好不好,你却偏要来跟人家比这个……

    这就像是一个三百斤的胖子,与一个七十斤的瘦子打赌,胖子说:咱们来比肥肉!谁的肥肉多,谁就赢!

    这分明就是在耍赖,典型的不要面皮了!

    云扬也愣住了,吃吃道:“比,比玄兽?”

    秦若谷哼了一声,阴恻恻说道:“云掌门,请吧。”

    云扬脸色尽是奇妙之色:“我若是没有玄兽……”

    秦若谷淡淡道:“那你们就可以直接认输了。你们认输了,咱们两派之间的战斗也就可以告一段落了,第五场,也就再没有进行的必要了。”

    听闻此言,云扬的脸色似乎甚苦了,一时愣然。

    秦若谷看到云扬的脸色,心中的舒畅感觉直线飙升,端的无与伦比;云扬,想你也有今天!哇哈哈哈哈……

    “九尊府底牌多多,我也不为己甚,就再多送你们一场胜仗吧?我只出动一头王级玄兽,只要你们胜了,便算是全胜晋级了吧。”

    话音未落,一道黑光闪过,场中赫然多了一头浑身斑斓的凶恶豹子,身长七丈,扬天咆哮,摇头摆尾,獠牙闪光。

    云扬目光看向高台上的霍云峰,显然是在向其征询意见,或者说是一种隐性的求助。

    霍云峰叹口气,他虽然对御兽门秦若谷出的这一招也很不齿,但这一手仍旧在规则之内,允许出现的状况。

    “第四战,玄兽战!”

    霍云峰的声音悠悠传了下来。

    这一声便意味了,御兽宗的做法,是规则允许的,是有效的。

    ………………

    <今天爽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