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朵奇葩!
    自家这边还在愁的怎么办才好,人家那边居然直接来了一句:不用部署,无所谓部署!

    稳操胜券?!

    有我无敌?!

    特么的,差距有这么大么,你们还敢不敢再嚣张一点?!

    当天晚上,金鼎门几乎是开会开到半夜,商量来商量去,大家仍是觉得束手无策,进退不得。

    只有一个高层提出来一个对策,在大家看来还能有点希望:大家上去找准机会马上自爆,第一时间拉对方的玄兽还有对阵之人同归于尽,可保平局。

    但是有资格有能力完成这一步的,就只有金鼎三老而已。

    三老全部自爆,三战平局大略可以到手;但接下来的第四战第五战又如何。

    金鼎门又要凭什么去争取平局或者胜利呢?

    打到下品天运旗的登顶之战,九尊府不再需要五战全胜,只要能够在五局胜出场次上取得优势,人家就赢了,光三个平局没有太大用处啊!

    而且,三局平局都是需要名目的,也就是中坚巅峰自主这三战才可以由三老出手应付!

    那么后面的两阵又要如何应对?

    阵战直接放弃,掌门战……

    魏涛自己估量,自己与那云扬两人的修为倒是应该在伯仲之间,正面干都未必能干的赢。更别说对方还有玄兽相辅,同样的缈无胜算。

    再来的弟子战,还因为玄兽的因素,更无胜算……

    卧槽!

    思来想去……

    竟然是就算前边争取到三局平手,后边两局仍旧必败,结果仍是:绝无胜望!

    那还怎么打?

    众人惆怅得几乎想要横刀自尽。

    金鼎三老的老大曲啸风皱着眉头:“老夫活了三千多年,自问经历过许多的大风大浪,却还真的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等事……这简直是……奇葩!”

    这句话出来,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怒火,异口同声开始怒骂御兽宗!

    “都是御兽宗的那群傻逼,他们的自作聪明,演变成了当前局面!”

    “明明就是打不过人家,三战都输了居然还不肯痛快认输,腆着脸提出自主战……这简直是作法自毙的混蛋!”

    “要不是他们提醒了九尊府,我们何至于到了这等场面!”

    “真是气疯了!”

    “御兽宗那帮混蛋一定不得好死,等此次竞旗之战终了,老子定然不放其干休!”

    “……”

    魏涛头痛的揉着太阳穴:“大伙先别骂御兽宗了……此战结束,本座领头,半路上将他们截住揍一顿也行,全杀干净都行……现在有问题的可是咱们……怎么办!”

    此言一出,所有人立即噤声。

    怎么办?

    这个问题讨论了一夜了,要是知道怎么办,我们还犯得着这么骂人么?

    “明日,老夫代表出战巅峰战。”曲啸风无奈的叹口气:“先尽力周旋一番,若是实在不行再找准机会自爆……一切等到那个时候之后再说。”

    “若是老夫能够侥幸获胜,那么,我们便还有机会。”

    “若是老夫无能制胜,也会尝试自爆拉对方一道上路,争取平局。”

    “看看首三轮下来,咱们是否能够希图一个侥幸……”

    “但若是老夫自爆用上都炸不死人家……”曲啸风苦苦的叹了口气:“那就直接认输吧。继续打下去,也只有更加丢人现眼的份了。”

    众人低着头想了一会,发现这貌似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

    真的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曲啸风说的一点不错。

    若是他出尽全力周全,最终获胜,或者即便不胜以自曝拉成平局,以后还有进行的意义;但若是连自爆都炸不死人家,那一切也就真的失去了意义。

    负隅顽抗在有机会有余地的前提下尚有意义,若是机会全然不存,还要勉力继续,那就只剩下丢人现眼,贻笑大方了!

    这会,魏涛那金光闪闪的脑袋都显得有些颓唐了,急促的喘了两口气:“事属燃眉,也只能如此了……哎!大家都休息吧……一切看明天。”

    “师叔,咱们金鼎门就全仰仗您出大力气了。”等众人都走了,魏涛可怜巴巴的看着曲啸风。蓦然感觉自己的心境在这半晚上的时间里,居然苍凉了不少。

    曲啸风长叹一声:“老夫自当尽力而为!”

    “本以为,我们这一次能够一举攀上天运旗中品行列,成本门前人未有之创举……”曲啸风的叹息充满了无奈:“哪里想得到,竟然还有可能连下品第一也要不保……”

    魏涛眨眨小眼睛,咳嗽一声,道:“下品第一,倒也未必不能保住……咳咳……”

    曲啸风精神一振,道:“何解?”

    魏涛脸上突然变得通红,难为情的说道:“师叔对天运旗位次排序认知有所偏颇,这个……九尊府若是胜了咱们,不但登临下品天运旗首席,更拥有挑战中品天运旗的资格,以九尊府的综合战力而论,连我们都非其敌,相信中品那边的最后一名也难以应付……”

    “换言之,原中品天运旗的最后一名势必要落到下品这边,然而原有下品天运旗宗门拥有一次挑战落到下品天运旗位列派门的资格……这项规例虽然存在,却绝少有人使用,却正和咱们应用,只要我们能够将淘汰下来的那个门派打败,我们就还是下品第一,甚至咱们晋位中品天运旗的想法也还有圆满的机会,三年之后,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魏涛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几乎微不可闻。

    曲啸风眨眨眼,微微地张着嘴,出神地看着自己的这位掌门师侄。

    说实话,曲啸风已经被自己的掌门师侄这番句话吓住了!

    真是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啊!

    现在就已经想着输了之后的事情,而且是想了好几步;居然是九尊府战胜了自己冲上了中品,然后,再和中品淘汰下来的门派比拼第一,甚至还有三年后再竞中品天运旗的想法……

    真不得不说……

    “师侄。”曲啸风目露奇光。缓缓道:“这么多年了,从你穿着开裆裤老夫就看着你……竟始终没发现,你居然是如此一朵夺天地之造化的奇葩……”

    魏涛脸都红了:“师叔。”

    曲啸风咳嗽一声:“你若是去下棋,定然所向无敌。你你你……你走一步看三步,至少看三步啊。”

    魏涛垂下头去。

    特么的老东西,真不想跟你说话。

    你这损人的本事,才真正算是天地之间一朵奇葩!

    …………

    <我说了下午更新就是下午更新,金口玉言言出法随!鼓掌吧,骚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