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云掌门,好刀!
    九尊府居然藏得这么深,端的是挖好了一个巨坑在等着对手来跳。

    不,分明有好几个人先后都栽进了这个巨坑里,被坑的体无完肤,犹自不知,直到此刻,直到由九尊府自行掀开这张底牌之余才真正明白,明白之前自己输的不冤!

    霍云峰脸色更复杂了。

    此时此刻,之前那种见证传奇诞生的心思早已经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

    卧槽,真坑人啊!

    老子要是还赌的话,说不定,还要被他坑一次!

    云扬紫衣飘飘,悠然而下;尤其他怀里还抱着一只毛茸茸小绒球一般的小家伙,更衬得其浊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的风采。

    单说那只有拳头大小的小家伙,张着无辜的眼睛,喵喵的叫;简直能萌死人!

    但所有人看着这小家伙的眼神,心底只有一阵阵的恶寒。

    特么么得!

    你一圣王级别高阶玄兽,天天就这么卖萌迷惑人,真的好么?

    适时,云扬已经走到了场中。

    曲啸风目光清冷异常,注意力更多的注目于云扬怀中的大白白,紧紧地盯着看了许久。

    “云掌门,这一次出战,就只带了一头玄兽吗?”曲啸风问道。

    云扬惊喜的问道:“难道辅战的玄兽竟是不限数量的么?如果不限数量的话,我可以再召唤几头出来的,包君满意。”

    曲啸风脸上神色抽搐了一下,淡淡道:“以老夫所知,高阶修者之间的单打独斗,只要不是事先预定,是不允许带超过一头玄兽赴战的。”

    云扬登时有些失望,道:“哦,白欢喜一场。”

    曲啸风那边却已经想要吐血了。

    你要是将你那四头玄兽都带来,老夫还和你打个屁啊!

    曲啸风所言的字面意思固然不假,精擅御兽的修者固然可以御使多头玄兽,但高阶修者所御使的高阶玄兽通常就只得一只,也就是只得一头与其本身修为相当的高阶玄兽,余者绝少再有位阶较高的玄兽,人力有时穷,御兽主驾驭一头与自己实力相当的高阶玄兽所要付出的心力与精力往往便已经是极限,再多根本无法负荷。

    换言之,高阶御兽之人与敌对战的时候,非是不想御使更多的玄兽,实则却是因为力有未逮,无力再额外御使更多的玄兽!

    可云扬的情况却与寻常御兽者迥异,根本就不是以御兽角度驱使那四头圣王玄兽,一者力不足,一者颇有余,岂可相提并论!

    但曲啸风扣上这个理由,云扬也没办法。

    “云掌门,请。”

    “请。”

    大白白一跃而出,嗷呜一声大叫,身体陡然暴增!

    亦是在同一时间,曲啸风的剑,还有云扬的刀,齐齐绽放出灿烂的光彩!

    刀剑相交,空中一片璀璨!

    甫一交手,两人就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硬碰一击。

    这一下硬拼大抵是在这天运交战场地的惯例,因为屏蔽神识的关系,大家都不清楚对手的实力到底是个什么水准,而这第一下的硬碰,主旨乃在试探,是为了对于对方的修为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认知!

    这一次碰撞,乃是属于必须。

    轰的一声巨响之余,云扬整个人好像断线风筝一般的飞出七丈。

    曲啸风却仅止于身子一晃,稍退一步而已。

    但以这一下的比拼结果而论,显而易见,云扬的本身修为逊色曲啸风至少一筹。

    但曲啸风再度倾力于自己佩剑的时候,脸色却一下子变了。

    因为他的佩剑正在自发悲鸣,呼啸不已。

    原本雪亮的剑身之上,多出来了一个黄豆大小的缺口,分外显眼!

    曲啸风身为金鼎门大长老,身份之尊贵几乎还在金鼎门掌门人魏涛之上,他的资源待遇自然也是金鼎门最好最高最优质的,他的这口随身佩剑,乃是他以无数天材地宝以及自身精血蕴养了几千年的成果,自信已经是坚不可摧的神兵利器;不意今次甫一与对方的兵刃碰撞,仅止于一下的碰撞,自己的剑便即遭受了重创!

    对方的刀,到底是什么材质?怎地锋锐至此?!

    对方有此神兵在手,此战的胜算不免再减一分,无论是心理还是现实,尽皆如此!

    “云掌门,好刀啊。”曲啸风脸色阴沉,心痛得几乎要滴血。

    “曲前辈过奖了,勉强能拿得出手而已。”

    曲啸风心思急速转动,他清楚的认知到,当前一战想要取胜,竟比预期的还要困难!

    困难的主因还非是那口锋锐得出人意料的神锋宝刀,而是云扬本身!

    通过刚才的碰撞试探,曲啸风第一时间就感觉出来,云扬的修为已经突破了圣王一品,达到了圣王二品初阶的地步。

    虽然自己是二品巅峰级数;比之云扬还要强出很多,却非是可以碾压的差距,若是纯然的一对一单打独斗;自己倒是有把握能胜,但那胜也是指用浑厚玄气将云扬生生耗死,而绝非是干净利落的解决战斗。

    因为云扬手中尚有一口无坚不摧的宝刀,令到彼此形势愈发的失衡!

    两个修为相差不大的修者,各人所持兵器足以左右了胜负,当前的局势大抵就是如此,自己但凡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那口宝刀干掉!

    这里的不小心,一致范畴广泛,非单只曲啸风本身,还有他的佩剑,刚才试探一拼,佩剑已现缺痕,若是再碰到对方的刀,估计那口剑,就要直接毁掉了。

    但自己刻意回避的事情,却必然是对方努力的方向!

    这一战,实在是太束手束脚了!

    综合以上双方优劣之势,曲啸风判断,即便是一对一的单打独斗,自己的胜算也不过是五成略多,较之对方略高一线而已!

    可是云扬还有一头圣王级别的玄兽助战,再算上玄兽辅战的话,胜负之数不但要倒过来计算,根本应该就是超过九成五以上的不胜,端的有败无胜!

    仅余的半成机会,也是既定计划中的唯一的战术,就是自爆了。

    曲啸风身子缓缓后退:“很好,很好。”

    下一刻,整个人恍如化作了一道旋风,剑影重重亦随之化作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