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我理解您!
    “正是,府尊刚才岂非已经提及,本府刚刚成立不久,迄今为止还不到一年时光。”史无尘哼了一声,神态间已经很有些不客气的意味。

    对这个横插一手干涉自己兄弟婚事的老家伙,嗯,虽然单从外表一点也看不出老,而且还非常年轻貌美,但就冲其刚才那老气横秋高高在上的语气语调言谈举止,史无尘便对她生不出半点好感。

    但甘天颜此刻却是半点也没有生气。

    不是她当真云淡风轻不滞于物,而是她已经被众人说的话震撼到了。

    即便是凤鸣门位列于中品天运旗前三甲,即便凤鸣门下辈精英弟子就拥有更在九尊府第二号第三号人物之上的实力,即便她本身实力更是高深,也许以她一己之力就可以覆灭现在的九尊府,但她仍旧被这一连串劲爆的信息震撼住了!

    她到不怀疑云扬等人所言的真确性,因为此事根本经不起任何推敲。一查就能查出来个中玄虚;所以甘天颜知道,这些,应该都是真的。

    但越是因为如此,甘天颜心中的震撼就越形强烈!

    一个才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门派,当前不过首次参加天运旗大比。

    便是一路横扫所有下品天运旗门派,直接登顶下品首席,进而出现在中品对战入口处,意欲挑战,再进一步。

    这代表着什么,甘天颜比谁都清楚!——九尊府,纵使仍旧是初出茅庐不久的黄毛小子,却还是拥有无与伦比的潜力股!

    这样的门派,没有人可以断定他们的极限在什么位置!

    而洛大江,作为这个门派的三号人物,岂止是前路坦途,根本就是极之辉煌,前途无限!

    甘天颜这才开始打量九尊府众人,一个个看过去,越看眼神越见凝重,一颗心竟自悬了起来。

    原本这个认知,便已经给甘天颜造成了颠覆性的震撼!

    而再一一看过九尊府众人,甘天颜心中震撼更甚。现在身处在五重天特异结界范畴之内,固然看不出修为深浅,但是……云扬与史无尘……包括自己不正眼相看的洛大江等……一个个精神饱满,肌肤有如玉质,眼神清澈,黑白分明。

    这是……先天之体?而且是……持久的经受灵力冲刷的圆融之身!?

    再看他们身后的十个少年少女,更是直接让甘天颜眼睛一亮。这十个少年少女,不管哪一个,竟然都是绝佳的体质!

    不管是精气神,还是体质,经脉,根骨,禀赋……一眼看去,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尤其是其中几个小家伙,更是百年千年也难得一见的超逸之身,无暇之体。

    这样的十个弟子,玉里刀甘天颜看了之后直接就眼红了!

    这名不见经传的九尊府,怎地有这般运道,竟可收罗这么多的良才美质在手?

    这……这得是什么运道,什么气运!?

    甘天颜的神色不自觉的转为缓和,但其举止态度却又是明显的无法转圜。

    毕竟先前话说的太难听了,现在转为和颜悦色,岂不有前倨后恭,看人下菜碟的嫌疑。

    以甘天颜的身份辈分个人立场而言,断断难以落台!

    然而面对如九尊府这样的潜力型门派,除非是将之一次性覆灭,否则以当前这般的成长速度,即便是凤鸣门……也是压制不了太久的!

    甘天颜可很是知道,多了中品天运旗气运提升灵气的辅助,门人弟子的进步速度提升是有多么恐怖!

    九尊府先前还没有天运旗,尤能一路杀上来,一旦获得了中品天运旗的加持之后,灵气骤增六倍,那将是一个什么概念?

    云扬眼见对方变化,心下登时了然,脸上神色变得异常温柔和善,就像是面对家人一样,轻声温和说道:“其实有关落落与大江的事情,在来之前我曾经与他们两人深谈过一次。说句心里话,对于前辈的作为,我个人表示了解佩服。前辈用心良苦,全心全意为了自己的徒儿,甚至宁可背负恶名,这绝不是一般师傅能够做到的。晚辈衷心钦佩。”

    玉里刀甘天颜干咳一声,心下不自在之余更有几分心虚,冰颜泛起一抹红润,看着云扬,显然是在期待他继续说。

    心中更生出几分惭愧:我有这么好么?他说的是什么?怎么我没听明白?我对落落是全心全意的么,好像是……又好像不是那么全然……

    “平心而论,若我是前辈您,我也不会同意他们二人的婚事。”

    云扬一脸正气理解,笑着说道:“作为一个师傅,收了徒弟,衣钵传人,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而亲生女儿要找婆家,身为人师的自然要为她考虑得尽善尽美,唯恐女儿嫁过去之后受了穷吃了亏……而洛大江原本不过是一个江湖散人,出身门派没有,安身立命的本钱没有,甚至连个好名声都没有,便说是朝不保夕,也不为过。”

    云扬说到这里,甘天颜连连点头。

    显然云扬这话,说的正中她的下怀,于她行事初衷虽非完全契合,但根本出发点殊无二致。

    “而落落身为中品天运旗宗门弟子,又是弟子之中的翘楚人才,未来成就不可限量。跟了这么一个没有前途的江湖散人,这辈子再谈未来实在太奢……”

    云扬一挥手,声色俱厉:“若我是前辈您,眼见亲传弟子沉沦,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

    “为人师者,必须要为徒儿考虑,考虑她的未来,她的一生!她还年轻,年轻人难免冲动;这一时的冲动却可能将她的一生毁掉,为人师者为其导正方向,是义务也是责任!”

    甘天颜默默点头。

    “所以,这桩注定没有未来的婚事绝不能同意。就长远角度来说,单纯以落落的身份师承,门派缘故,修为修炼到极高层次几乎是可以预见的,住世个几千年不过等闲事……可是洛大江呢,就算是没有什么任何意外寿终正寝,但因为没有门派气运加持,能够活过千年岁月基本就已经是极限,那我徒儿的单身岁月要怎么渡过,日日以泪洗面吗?”

    云扬声音铿锵,感情丰富:“门当户对是一句很功利的说词,但也是一句最现实的大实话。年轻人想不到,我们为人师者的,却不能不想,更不能想不到。因为我们有责任有义务,给他们一个美好的未来。甘前辈您说是不是?”

    甘天颜连连点头:“对,你说的太对了,这就是我的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