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紫玉箫!
    云扬心下陡然一沉。

    大意了!

    真的是大意了!

    本来自地下河逃生乃是之前劣境的绝妙应对之招,更可收敌人难以追寻之效,但仔细想想,自己落下地下河,总有痕迹,金雕王怎么会发现不了?

    以金雕王的修为实力,既然发现有地下河,自然可以循迹而来。

    自己应该在摔落地下河的第一时间就放弃随波逐流,转而逆流而上,进而脱离地下河,才是万全之策!

    哪里会如现在这般的被追上了。

    难道只能刚正面了吗?!

    霍云峰沉寂了一下,突然微笑起来:“或者我之前路确然注定断绝,却仍要感谢老天给我回报阁下的机会,且看我这最后一击之力,是否能给阁下足够惊喜;云扬,以后就拜托你了。”

    说完,他往前踏出一步,深深吸了一口气,面对金雕王,淡淡笑道:“金雕王,今日此地,便陪我一起上路吧。”

    很显然,他要最后发动一次玄气,甚至是自曝攻势,为云扬争取逃生的机会。

    以霍云峰的修为而论,若是他极端而为,云扬逃出生天的机会不可谓不大!

    云扬心念电转,沉声喝道:“前辈且住,咱们未必就没有机会。”

    转头向金雕王说道:“金雕王,你能找到这里,委实是出乎了我预料之外,足见阁下高明睿智,只不过……你的孩子,当真丢了么?”

    金雕王一听他的声音,顿时认了出来,狞笑一声:“原来冒充霍云峰帮我找孩子的人,便是你,果然是天不负我,让我一次过解决两个必除之人!”

    霍云峰转头看着云扬,一脸懵逼。

    咋回事……

    我咋没有听明白,什么冒充,谁冒充我了……

    云扬淡淡道:“我是谁,谁是霍云峰,其实并不重要,至少对阁下而言,并不重要,不是么?”

    金雕王缓缓点头:“不错不错,确实是不重要的。现在我看重的,不管你是谁,是否是霍云峰,都是注定要死了。”

    “难道你不想要你的孩子了?”云扬沉声道:“又或者说,你所谓的找孩子,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幌子?”

    金雕王森然一笑:“这些,都不是你这个注定要死之人该操心的事情。你现在最应该考虑的,该当是这冥府之路……该怎么走!”

    云扬哈哈一笑:“你要杀我?你敢杀我?你能杀我?!”

    金雕王听罢这一连三问,满眼戏谑的看着云扬:“我不该杀你么?又为何不敢杀你?你以为我还会给你时间施展护御阵法,不妨实话告诉你,就算让你施展出上次的阵法,本王也会持续攻击下去,看你能坚持多久!”

    云扬淡淡一笑,手掌乍然摊开之瞬,一杆紫色玉箫陡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那玉箫通体润滑光洁,观之尽是说不出道不尽的流畅优雅。

    在那管玉箫的尾部,还有一个小小挂坠,这个小挂坠的造型就像是一座小小的房子一般,在空中摇来荡去,小巧玲珑之余竟显恢弘大气。

    云扬亮出紫玉箫,心下却是陡然一叹,当前局势已经恶劣到了相当的地步。

    自己唯有动用这最后的保命逃生手段才能应付当前颓势,就是……祭出九尊府,然后自己和霍云峰躲进去,如此才能确保安全。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应付当前危局。

    这个方法,本来是云扬绝对不愿意动用的。

    因为,这是自己真正的最后的,也是最大的底牌。

    如果不是霍云峰在侧,云扬宁可选择发动诸相神通一搏,只要搏到一瞬空隙,就算金雕王身法速度如何高明,也绝无可能拿下自己,但多了霍云峰,此法注定不可行!

    就在他心念一动,想要显化九尊府首现玄黄界的一瞬间,惊见那紫玉箫上突然发出一道幽幽的紫色光芒。

    这幽幽的紫色光芒在黑暗的地下乍然而现,整个地下河却被这点点幽光照亮,宛如蒙上了一层梦幻一般的光彩。

    接着,这紫玉箫居然如同是拥有了生命一般,居然自动的从云扬手中飞了起来,在空中静静的停留。

    紫色光芒悠悠的照射在金雕王脸上。

    金雕王眯起了眼睛,这淡淡的紫光,让他的眼睛突然间难受至极,眼泪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霍云峰震骇莫名,看着这一柄紫玉箫,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而云扬也是一片茫然,但随即,眼神突然就化作了一阵惊喜!看着这紫色光芒,居然也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紫色光芒中,一个悠悠的声音说道:“原来……是一头金雕。”

    这声音甫一出现,整条地下河的所有河水,应声停波!

    还不止是地下河波澜不兴,空气之中的所有灵气,也同时静止停息了。

    不,似乎整片天地,都在这一刻悄然不动,一世寂然。

    同一时间,对面金雕王的脸上露出来骇然若死的表情,因为但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一动都不能动了,连稍微动一动手指,眨眨眼睛的能力都失去。它大骇之下,竭尽全力地运转自身功体,调动身体力量,想要恢复身体的控制权,还想要恢复原身,极速飞走……

    只可惜,一切尽是不老,点滴内息都无法催动,更遑论其他。

    就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一念及此之瞬,整个人直接吓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明明没有感觉到有任何气势展现,自己怎么就不能动了?~

    而且,眼睛还在不断地流泪,止也止不住。

    那优雅的声音悠缓的说道:“小金雕……挺凶啊。”

    声音优雅雍容,还夹杂着丝丝的笑意。

    但是金雕王这一刻,连胆子都要吓破了。若是能动,他此刻早已经浑身颤抖如老母猪筛糠。

    但见一道光影闪现,光影中有一只手缓缓的伸出来。

    这只手,五指修长,白皙纤秀,就像是养尊处优的女子葇荑一般;随之而现的袍袖乃是月白色,质地分外柔和,如同随时都能融化在空中也似。

    但见那只手轻轻一挥,金雕王原本僵直的身子就此呼的一下子被打飞出去,噗噗噗……

    居然就用身体直接击穿了数千丈山岩,直接穿破了整座山,飞到了不知道多远的彼端。

    云扬霍云峰眼见此变,自然是大喜过望!

    那声音又自淡淡道:“回来。”

    下一刻,金雕王那具几乎已经变成了骷髅的身体,居然又出现在原地,还是之前负手而立的傲然姿势,但是眼中神色已经满满的尽是哀求之色,骇然若死。

    然后金雕王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已经恢复了活动的能力,万般剧痛,齐齐袭来。但他却是连哼都不敢哼一声,更不敢动一动。

    以对方不动声色,仅止于甫一现身就能将自己全盘桎梏,甚至禁锢三界的恐怖威能,妄动就是找死,就刚才那手将自己越空召回的手段,妥妥的神话手段,话本小说都没有那么夸张!

    那悠悠的声音淡淡道:“跪下,就在这里,跪上个三天三夜吧。”

    金雕王根本不敢犹豫,直接扑通一声直挺挺的跪了下来。

    他不敢不跪,甚至连稍微慢一慢的心思都不敢生出!

    妖兽是最最现实的生物,它们对于被自己强大的生命,有一种源自骨子里的本能敬畏,尤其金雕王还清楚,自己遇到了什么级数的人物。

    面前之人,分明连气势都没有展现,甚至其真身还不知道隔着几千几万里,当前就只是神念略微的动了一动,就造成了这等威力。

    在金雕王的印象之中,恐怕就算是妖族至高无上的妖皇,也万万没有这样的实力!

    面对这样的存在,金雕王当真半点违拗的心思都没有。

    对方都不需要出手,只需要一个动念,就能让自己死上成千上万次。

    那只手缓缓的收回光影中,随即光影消失,恍若不存。

    直到光影彻底不见,四周哗啦啦的水流声,这才又开始响起,静止空间的气息,也恢复了流动。

    云扬等人满目骇然之余,注目于地下河水,刚才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

    并不是被冻结了这一块而在停止冻结之后水流变大,而是……没有任何变化!

    这说明什么,刚才被冻结的非是极致寒气造成,而是直接冻结了空间,又或者是冻结了时空?!

    空中的紫玉箫缓缓落下,落在了云扬手里。

    金雕王仍旧直挺挺的跪在岸边,不敢有半点动作,眼白白地看着云扬与霍云峰顺流而下,他身体再进回复了完全的行动力,却还是一动也不敢动,目着两人离开。

    满头满脸的汗珠涔涔而下,心下犹有满满的余怖充盈。

    那声音说了,要自己跪三天三夜!

    对于这个时间,金雕王可是半点折扣也是不敢打的。

    经此一事,金雕王很可能会坐下病,只要再见到秀丽的少女一般的葇荑,多半就要本能的极度恐惧,魂不附体,斗志无存!

    这会神思不属可非止金雕王一人,云扬的头脑中也是一片空白,直到顺流而下好久,还是什么思想都没有,整个人还是呆呆木然,久久无语。

    霍云峰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比云扬更加不堪,一张脸直接变成了雪白雪白的,震惊莫名的小声说道:“云掌门,这是你的……师父?”

    他一边说,脸上一副崇敬震撼到了极点的表情。

    就算是霍云峰,也根本无法想象,说话的这个人,修为到了什么地步。

    霍云峰知道云扬有一位来历神秘修为不凡的师傅,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甚至是想象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人,什么级数的修者,竟然会拥有这么恐怖的实力,远的不说,就算是圣心殿殿主有这样的实力么?!

    虽然圣心殿殿主的实力同样高深莫测,高得超乎霍云峰的认知,却还在传说领域,尚有迹可循,可是刚才那只葇荑,那一瞬的风情,才是真正超世绝尘,无法想象,端的神之造化,才堪比拟!

    云扬兀自神思不属,半晌才道:“什么?”

    霍云峰再问了一遍:“这是……”

    云扬回过神来,轻轻叹息一声,道:“嗯,那是我师父,不过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我师父出手……哎,我和他老人家相比,实在是差的太远……”

    霍云峰充满了敬意说道:“岂止是差得远,根本就是不存在可比性好么?那分明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不,该当说那就是神仙!云掌门,你能有这样的师父,实在是造化啊!”

    直到两人出了地下河,去到苍茫群山之中,云扬早已经恢复常态,而霍云峰的震撼还没有结束。甚至看着云扬的眼神,也充满了高山仰止之意!

    霍云峰按照自己的经验猜测,发出声音的这位……云扬的师父,修为之高,高到了自己平生都没有见过的程度!

    包括圣心殿殿主……东极天宫强者……与云扬的师父比起来……仍旧要远远不及!

    甚至是全然没有可比性的!

    霍云峰所知的最高阶位,仅止于所谓的圣人之位,此世至高无上的绝颠之阶!

    而以霍云峰的认知论。云扬这位师父……貌似,至少也得有那个级数,甚至还高!

    这一路上,云扬也很沉默。

    他心里,一直在想一件事。

    “发出声音的那个人……就是我的父亲么?”

    应该……是的吧?

    这一路直到圣心殿,其间再也出现任何变故。一直到五天后到了圣心殿山门前,才得到一则很是劲爆的消息:金雕王在一天之前,不知为何,现出原身,极速遁走,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如漏网之鱼;十万八千里路程,原本怎么也需要飞一天才走完,但是这一次,金雕王玩命赶路,一共就只是用了不到半天就飞回去。

    甚至都没有管他手下的八大妖将!

    这一动作,直接导致了八大妖将被圣心殿的高手合围阻击,足足陨落了五个之多!

    金雕王逃命的姿态,那种爆发了所有生命潜能,不惜损耗一半的生命的急切,让所有人都是纳闷不已。

    这……也没有人追他啊。

    他跑什么?

    …………

    <临近过年,懒病越发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