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玉简!
    云扬咳嗽一声,不再说话。

    “云门主啊,妖族与咱们人族之间的大战,即将掀起。”

    战无非平定了自己心情,缓缓道:“届时,我圣心殿,将是首当其冲……云扬掌门,要抓紧时间修炼,莫要辜负了本座的这番心意。”

    云扬口中应是,心下却在急速思考,猜测战无非所说这话的个中意思。

    战无非呵呵一笑,递出一个戒指,道:“既然你已经选择,这里面的便是一株紫晶芍药;还有……两百块极品灵玉,都一并给你了。”

    “一旦战起,难免生灵涂炭,妖族蛰伏偌久,一旦来犯,来势必然汹汹,我们能否守住,殊无把握。”

    战无非粗豪的脸上露出来一股难言的豪气,淡淡道:“届时,恐怕高端武者,尽都要在第一时间赴战……在很短的时间内……”

    “下面拥有天运旗的门派……”

    战无非看着云扬,一字字道:“这极品灵玉,向来是我圣心殿才独有的辅助修行奇宝,你……一定要好好的利用!一块一块的好好利用,争取,修为更进一步!”

    他突然间转变了口气,也改变了话题,而且几句话,分明就只是说了一半。

    似乎是别有深意。

    云扬皱着眉头沉思着,道:“殿主大人,如金雕王这一次越界,会否还有类似的状况……”

    战无非目光中有欣赏:“如金雕王这样的越界来袭……近些年来早已经屡有发生;而且基本上都是在我们天运旗大比之后……最开始的时候,要间隔几百年岁月才有一次。但是最近百多年,却已经是频繁爆发,层出不穷……”

    “之前妖王越界,主要针对的多数是上品宗门……或者直接侵袭圣心殿。但最近几次,针对的却是中品天运旗和下品宗门,大抵是他们改变了策略,意图釜底抽薪,不得不说,这个策略对头,对咱们这边的伤害,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回,损失惨重。”

    “不过没什么大不了,不经历风雨,哪来的彩虹,优胜劣汰,更是亘古不变的至理。”战无非哈哈一笑:“圣心殿这些年下来,也享受的太久了。”

    他站了起来,道:“云掌门,相信以后,我们还会相见的。”

    话音才落,战无非点点头,哈哈哈大笑,就这么转身径自而去了。

    一直没有怎么开口的大长老也只轻笑一声,摇摇摆摆的站起来,随之而去,只留下了春若水副殿主。

    春若水副殿主眼睛看在云扬身上,看了许久,终于点点头,道:“殿主大人的话,云门主要牢记啊。”

    云扬虽然智慧过人,对于当前种种仍自迷惘,下意识的脱口问道:“什么?”

    他将战无非的话一字一句又在自己脑海中过了一遍,仍旧没发现有什么是可以值得铭记的,那春若水之言岂不是无的放矢,心下如何不迷蒙。

    难道是我近来的头脑落伍,连话中深意都领悟不到了,可是……那句另有深意啊?

    春若水也不解释,付之哈哈一笑,亦是转身而去。

    而下一刻,云扬赫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大殿之外的花园里。

    随即面前景色骤现波动变幻,眨眼光景自己又已经置身于霍云峰家的院子门口。

    云扬看着眼前灵气烟雾缭绕,眼底迷惘更甚,几乎怀疑刚才就只是在做一个梦,可是到手的那枚空间戒指却又在在佐证了,刚才一切尽皆真实不虚,绝无花假。

    “到底啥意思啊……?”

    ……

    当天晚上,霍云峰大摆宴席,适时足足有三百多人前来喝酒;气氛热烈至极。

    云扬将注意事项跟霍云峰身边亲人再次叮嘱了一遍:千万千万,不要让他动用玄气,任何一丝一毫都不能动用。

    一家人都是慎重至极的记下来。

    看着霍云峰喝了酒,叫了自己的子孙过来,排得整整齐齐,连孙子重孙玄孙耷拉孙孙末子……云扬一看,只觉一阵阵的眼晕。

    这一大堆的子子孙孙足足七百多人!

    这还不算那些未成年的。

    嗯,貌似其中还有不少都是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的,单看面相,许多都比霍云峰更像老祖宗什么的。

    霍云峰喝令:“全都跪下,给你们云叔叔……云祖爷磕几个头!”

    云扬吓了一跳。

    啥?

    云祖爷?!怎么这么大的辈分?

    这是从哪论的啊?!

    但闻老祖一声令下,看着一帮老家伙就要跪下来,云扬急忙制止:“别……千万别……这不合适……”

    云扬头上的汗都下来了。

    老霍,你是你们家子孙后辈的老祖,受众人跪拜怎么也是合情合理还合法,但我不行啊,我才几岁年纪,真要受了这么一群人的跪拜,生理如何犹在其次,心理上真正的过不去啊!

    “兄弟,这是应有之意啊。”霍云峰认真的道:“你可是实打实的救了我一命,他们向本家老祖的大恩人礼拜怎么了?你推辞不受,想干什么?难不成是想要我这个老头子亲自给你磕头拜谢救命之恩不成?”

    丁不可与尤不能也上来劝说,但不管如何劝,云扬坚持不受。

    开玩笑,要是真让这么一帮老头子叫自己叔叔、爷爷,还有那什么云祖爷……云扬想一想就头皮发麻,四肢僵硬,心思冻结,真心的不好啊!

    住了两天;云扬在霍家满门上下的欢送之下,好不容易告辞出门。

    而另一边,霍云峰已经开始催债了,朴德双等人被他追得鸡飞狗跳,满脸幽怨。

    ……

    走出圣心殿,走到一个全然不见人迹的偏僻小路上,再三确认前后无人,云扬呼的一下子化作了一片风云,悠悠的飘了出去。

    久违诸相神通,首度显临玄黄!

    云扬的身形才刚刚消失不久,一个人就从他消失的地方突兀现身,满脸尽是疑惑。

    现身者正是圣心殿副殿主春若水。

    “这小子哪去了……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

    春若水一脸的疑惑。

    “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离开的?这么的不着痕迹,这秘法异术未免过于惊人了吧?”

    春若水再三查看前后左右,检视诸般痕迹……心下疑惑越来越甚。

    春若水的一身修为尚在霍云峰之上,较诸金雕王都要稍胜一筹,以他的修为,暗中跟随云扬,自然不虞被云扬发现,更加不会被一个值得圣王修为水准的后生小辈无声无息的脱身而去,可现在的事实就是与常理想违背,无论云扬是拥什么方式方法手段悄然无踪的,这本事都是足堪惊人,更是足以自傲的

    春若水再三查看良久,却始终没有半点头绪,却是身子一晃,消失不见了。

    ……

    云扬是因为察觉了春若水的追踪,而施出风云化相之术么?

    当然不是,就如春若水的判断一般,云扬当前还真就不具备那实力,一切不过是巧合,歪打正着,错有错着而已!

    云扬秉持着一贯小心谨慎的处事方针,在离开圣心殿方圆地界之后,施展风云化相之法,一来是最大限度的确保自身安全,谁知道妖族的来袭攻势是否已经告一段落,通过跟战无非的交流,貌似自己这个新晋的中品末位也在妖族高手的针对目标范畴之内,二来么,他还想赶紧将此次收获,尽速交给绿绿,而以风云化相,却是当前最安全的交接模式!

    层云叠嶂之间,云扬凝神关注于新到手的空间戒指,确认内中的那一株紫晶芍药,嗯,还是直接说炼神花吧,说紫晶芍药,真心没啥名气~

    确认无误之余,径自送入神识空间之内。

    绿绿见之登时高兴得好一阵咿呀乱叫。

    炼神花,针对神识神念神魂有莫大效能,正是现在绿绿最为欠缺的天材地宝。随着炼神花的到来,正可最大限度的弥补了这方面的缺陷。

    绿绿急不可待的将炼神花种了下去,更毫无吝惜的关注大量的生灵之气,得到极大裨益滋养的炼神花瞬间就恢复了澎湃的活力,直接回复到了最鼎盛的状态;

    绿绿眼见事有可为,遂用藤蔓尖梢轻轻地搔着炼神花……慢慢的,炼神花微微抖动,绵绵无休……

    呼呼呼……

    最后竟然被绿绿分裂出来三株幼苗,每株幼苗当前只得豆粒儿大小,却是通体紫色,并不见半点杂色。

    举世公认无法挪栽无法分株的炼神花,居然被绿绿成功分植出来三株!

    云扬险些惊喜的晕过去,这惊喜,简直是不要更大了!

    多了这三株炼神花,何异是逆转了三条强者必死不死的命数啊!

    端的是稀世奇宝,万金不易!

    然后云扬才去看那些极品灵玉:“我倒要看看,这极品灵玉,有什么奇异之处……居然被吹得那么神乎其神,还真能比我的紫极天晶更强……”

    云扬此次先后从霍云峰于战无非处得到了两笔尽皆数目不菲的极品灵玉,但之前每天都难得空闲,直到这会才算是有功夫仔细观视一下,这传说中的玄奇妙品!

    云扬仔细观视感应,果然倍觉眼前一亮,心旷神怡,满目尽是紫气氤氲,端的神异;但是……得自圣心殿的那两百枚极品灵玉之中,另有一块颇为注重不同,闪烁出来的乃是莹莹白光!

    在一片紫气流华之中,显得格外的醒目!

    “这是什么?”

    云扬抓出来一看,却是一块奇异的传讯玉简。

    之所以说是奇异,大抵不过就是因为……这传讯玉简的质地比一般的要强出很多倍。虽然是加了掩饰设计,但云阳仍旧能够一眼看出来:这是以极品灵玉为原材料制成的传讯玉简!

    “果然是另有秘密,额外多送的极品灵玉,没那么好收。”

    云扬本能的用神念触动一下这个玉简,但又即时停下,皱眉沉思片刻,干脆随动风云,直接遁入了九尊府。

    圣心殿一行之后,云扬哪哪都感觉不安全,必须要去到绝对安全的地方才方便处置。

    圣心殿中。

    战无非盘膝端坐,突然咦的一声,睁开眼睛。

    他分明有感觉到了自己的神念被触动,但接下来,居然再没有了半点感应。

    “算算时间这小子应该出去了啊,刚才也分明有触动神念封印,怎么再没有后续动静了?……”

    “不对,他该当是打开了我的那道传讯玉简……但我怎么会全无感应呢?……除非,除非他现在是处在一个彻底的与世隔绝的地方……但放眼此世天地,哪有什么地方能隔断我的神念联系的?”

    “这小子身上,果然充满了神秘,气数远超济辈……”

    “这件事交给他,或许真的可以成功……”

    战无非心中思绪百转,却又闭上眼睛,满是虬髯的脸上露出一抹深沉之色。

    “只要这小子再精明些,天下大可去得……”

    ……

    云扬来在九尊府中,这才当真打开了那枚传讯玉简。

    这边甫一打开,但听腾的一声轻响,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面光幕。

    光幕内中乃是一片山川河流,天空中,有无数的妖兽在飞行,遮天蔽日;有鹰,有雕,有鹤,有……嗯,貌似还有鸡?!

    下面,是一片人类武者,也有一些庞大的妖兽化作人形,却又不是那种化形很完全的状态……双方在激烈的战斗。

    战无非的声音响起:“这是七千年前,妖族入侵之时的场景;当时三大上品门派,被打掉了一半的实力…这一战,就只持续了十天,等到人类这边反应过来,意欲大举反扑的时候,妖族已经全员撤退。他们当时的官方说法,是……妖族一位太子丢了……”

    “是役,人类一方高手死了几百人;还有几十个人失踪,下落不明……”

    “大家当时并没有多想什么,只当做是妖族的一次发神经。”

    接下来又是另一副画面。

    照样是飞行妖兽到来,两族大战。

    “六千多年前,再次爆发大战,这一次又死了几百人,几十人失踪。”

    ……

    “五千年前……上百人死亡,十几人失踪……”

    “……”

    “一千二百年前,再次发生突袭,中品天运旗门派有人陨落,有人失踪……”

    “七百年前……有十五人失踪。”

    “三百年前……中品与下品门派,有人失踪。”

    “九十年前,中品与下品……”

    “最近的这一次,六个中品门派先后遇袭,更有三个下品门派被灭门……明面上看来,只有金雕王族群前来,但是……许多失踪的人,却并非金雕王族群下的手。”

    “但同样有四十四人失踪,其中中品门派种子选手二十一人,下品门派种子弟子,二十三人。”

    “本座怀疑,妖族频繁的入侵,其目的,绝非单纯的制造杀戮混乱,而是……它们更倾向于掠劫人族修者回去,但具体做什么,却是耐人寻味,难下定论!”

    “这许多岁月以来,圣心殿方面非是全无动作,但圣心殿不论策划任何动作,妖族都能提前知道。无论做什么安排,无论如何埋伏,妖族妥善应对,少有损失……圣心殿中,必然有鬼这一事实,已是无需质疑。”

    “关于此事,本座先后派过好几人潜入妖族那边打探,但所有潜入人员尽皆死于非命。而且全都是刚刚过去了就被揪了出来。甚至没来得及有所动作……”

    “甚至是本座在自己的密室中秘密安排……也会被对方知悉。”

    |“此内奸实为我人族之大不幸!”

    “本座思虑再三,竟是全无对策,无能为力!”

    “但是这件事情悠关人类未来,不能不察,必须尽速抓出圣心殿的内奸,才能说到后续。”

    “云掌门。关于这件事你若是有兴趣,想要出一份力的话,这玉简内中尚有一套妖族的完整功法,无论是妖力,神念,甚至身份背景,尽都包罗在内……”

    “若是你没有兴趣,也无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本座明白。”

    “若要去,先服用炼神花,保你任何情况下,神魂不灭……”

    战无非的话,戛然而止。

    而画面却在继续,接下来就是详细的路线图,以及对妖族内部的许多详细介绍。

    …………

    <算是暂时理顺。明天我再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