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八十五章 重逢,路劫,反噬,雷家!
    ……

    云扬看完,沉默了起来,木然半晌。

    好半天后他才站起来,将玉简收了起来,神情尽皆很平静,飘身出了九尊府空间,向着自己建立的九尊府那边兼程赶路而去。

    一路上,云扬思潮起伏,难得平静,自然是在想战无非给自己的这个玉简,和上面的内容。

    很明显,这对方是给自己委派的一个私人任务。

    而且还是此世只得圣心殿殿主战无非一人才知道的绝密任务。

    现在主动权看似在自己手里,想接就接,不想接可以不接;但是……真实状况真的是如此么?

    战无非既然将这个东西给了自己,那么就代表了,自己不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连一应防止意外的东西都给全了给足了;甚至还连带有最详细的介绍,周密的路线,完善的身份背景……还占据着整个人类的大义。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自己再拒绝,那就是不明道义,罔顾人伦,不仁不义……总之就是半点好都没有的了,端的取死有道,存世无益!

    “这位圣心殿殿主……就是这么感谢人的吗?”

    云扬对于当前现状郁闷之极。

    这不是坑人么……

    看起来粗豪至极,豪爽至极,一幅土匪样,没什么心计的愣头青角色……可是,这份暗伏之心机,特么的……深沉如海啊。

    嗯?!或者事情本来也没有那么复杂,这件事固然危机重重,但对方付出的好处又或者说代价也是极大的,那炼神花乃是能保服用者神魂永固之梦幻逸品,此世除了战无非手中的那两株之外,未必还有,就算还有也势必更难到手,这炼神花很大可能就是为了这个任务备下的后手。

    所谓感谢自己救助霍云峰的谢礼实则只有前两项,也就是极品灵玉与那册大如神功,却万没料到自己出人意表的放弃了灵宝与神功,转而选取了第三项,紫晶芍药,这才促成了当前这一出,歪打正着。促成此局!

    这么算下来,自己针对那紫晶芍药的谋算,尽是作法自毙,自陷死地?!

    “若是当真如此还好,若是……相关这潜入妖族之事,乃是那战无非临时应变之举,那这个人的头脑智慧以及随机应变的心思,可就太可怕了……哎大抵能做到圣心殿殿主这样的位置,一个傻憨直怎么可能?该当说是我小觑了天下人!”

    云扬叹口气。

    这事儿,我还是再仔细盘算盘算,或者仍有可为……

    “不过这件事,也不算是我作法自毙,既然我已经来了,那么无论我选什么,这份任务恐怕都是跑不了的。”

    “恐怕当初知道我护送霍云峰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提前订好了安排我做这个了……”

    云扬悠悠的一声叹息。

    怪战无非么?

    不怪。

    战无非也是无奈。他身边几乎没有可以完全相信的人,也只能如此。

    但是……

    正在天空一边往前跑,一边胡思乱想之际,乍闻下方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一个有些熟悉却又似久违的声音哈哈大笑:“你跑,你跑啊,哈哈哈,我看你往哪里跑!”

    一个悲愤的声音说道:“雷动天,你莫要欺人太甚,我可是大罗派的人。你们雷家纵然家大业大,但是我们大罗派也不是好惹的。”

    那嚣张的声音再次哈哈大笑:“事已至此,你就算叫得再大声又如何,我今天就是吃定你了,你叫,你再叫,叫得再大声一些……哈哈哈……”

    这是……云扬心念电转之间,顿时一股子欢乐感觉涌上心头。

    雷动天!

    竟是与这货意外重逢了!

    说起来还真是好久好久没有见到这货了。

    自己当初还纳闷了许久,怎地这货当日叫嚣连连,声称不日就要再回天玄,将四季楼连根拔起,将年先生挫骨扬灰,可是其人回到玄黄界之后,竟是再无音讯;

    云扬本以为与此子再无交集,不意却在这里遇到了。

    故人重逢,尤其是还是明面兄弟朋友,实则仇怨无解的故人左近,云扬当然不会错过,悄无声息的潜落下去,一看究竟。

    听动静这货好像是在打劫,而且是在打劫大罗派的人?

    这家伙有种!

    胆子倒还在其次,他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实力呢?

    要知道当日分别之时,这货的修为不过比四季楼冰霜雪剑等四大尊者略高一筹两筹,顶多也就是至尊之上的水准,就当时而言确实不弱,可是实在再难入云扬现如今的法眼,云扬只不过是在犹豫,到底是自己直接出手灭掉他,还是留给计灵犀,当初计灵犀可是恨他恨得牙根疼的!

    下面。

    “嗯,他打劫的地点居然没有选择在树林边,也不是什么偏僻所在,这是什么打劫法……”

    作为曾经的打劫达人云扬于眼前所见直接吓了一跳。

    只见前面的事发地点,赫然是一条人来人往的官道!

    打劫这等事,居然就发生在路中央。

    外面为了整整一圈的雷家方面的人受,将一男一女困在核心;这还不足为奇,真正令人讶异的却是……更外围还有另一大群看戏的,不远不近的观看着,形成第三方势力。

    云扬对于眼前所见直接晕了一下。

    “这是打劫?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玄黄界的天道不是不允许这种模式的打劫吗?”

    打劫一方云扬唯一熟悉之人,雷动天,此际就那么大马金刀地站在一张不知道哪里搬来的大椅子上,双手负后,摆出一个自以为玉树临风的姿态,仰着下巴继续嚣张大笑:“大罗派,哈哈哈哈哈……大罗派又如何,居然敢抢我心爱的女人的妹妹的表姐的丈夫的兄弟的小妾看上的东西!我今天就清楚明白的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交出来,今天就是你埋骨之地,任谁也救不了你!”

    这个理由,强大到了让云扬都有些无语的地步,更诡异的是,这一幕云扬居然又一次感到了熟悉,相当的熟悉。

    云扬顺手拉住旁边一人,问道:“兄弟。这是咋回事呢?咋这么热闹呢?”

    那人看云扬气度高华,很是有些身份背景的款,尤其那人样子尤其出色,自然不敢不理,嘿嘿一笑,两撇小胡子一阵跳动,道:“这事儿还不就是中间那俩大罗派的弟子处事不大讲究,自作自受……”

    云扬被这突如其来的答案一下子造蒙了,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这么个说法,大罗派那两人得多天怒人怨啊,雷动天都这般的做派了,居然还要落一个不大讲究的评价?

    “到底咋回事?能说说不?”

    “这位雷公子近来又喜欢上了一个女子,这个在我们这片早已经是众人皆知屡见不鲜的事情……而此事的起因正是在于……这个女子的闺蜜的表姐来看她;恰好这个女子就在闺蜜那边;于是陪同一切逛街了。”

    “而跟他这个表姐一起来的,还有表姐的丈夫,带着自己的兄弟,他兄弟带着自己的小妾,而这个小妾呢,天生痼疾,血脉阴寒无法成孕;恰好在逛街过重中发现了有人叫卖九阳草……正是医疗她顽疾的对症灵药,自然就过去买。”

    云扬被这复杂的关系说得一阵阵头晕,脑子里不断的盘旋思考,这……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

    “后续的事情想也知道,那两个大罗派的弟子也先看到了这九阳草,正在谈价钱,已经谈妥了,将那九阳草抢先了一步已经买到手中……”

    “而这位表姐的丈夫的兄弟与他的小妾自然不甘放弃,但是人家却是说啥也不卖……”

    “两边于是起了冲突……而那两个大罗派的弟子就想走,而雷公子喜欢的女子看不过眼就上前拦住,结果被骂了……”

    “于是雷公子直接勃然大怒,调动了家族雷卫,讨个说法。连带着抢回九阳草……”

    云扬的脑子里愈发的迷糊。

    你解释了老半天,解说得不可谓不详尽,但我怎么就只听懂一半呢……

    眼前事故大抵就是这两个大罗门的人,抢了与雷动天有关系之人中意的东西。

    虽然关系并不是很近。但是雷动天要表现一下,讨心上人欢心,以便于抱得美人归——这一点是必须的。

    相信雷动天在自己心仪的女子面前,无论如何也是丢不起这个脸儿。

    以至于……直接就在这里截住这俩人。

    而这事儿只要是办得漂亮,先拿了彩头,然后讨好了心上人的家里人。再之后打动芳心基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基于这个理由,便将这大道劫路,搞得任人旁观,端的是要多高调就有多高调!

    “兄台,这不对啊……你刚才不是说,起因是这两大罗派的弟子不大讲究么?怎么你刚才又说……是那两名大罗派的弟子先将东西买到手上的?”

    “按照这说法,岂非是说雷公子的亲戚想要强买人家的东西,人家不打算卖么……怎么也不能说大罗派的弟子不对吧?或许人家也有急需那九阳草的用处呢?”

    云扬大是纳闷。直言不讳道。

    “哎,这个冲突,要看对象的……此地是雷家的地盘,他们不肯放手,那就是不给雷家人面子。就是得罪了雷公子,所有的苦头当然就是他们自己自招来的。”

    那人翻着眼皮,道:“雷公子表明态度,他们还坚持不给,还要搬出大罗派来自抬身价……岂不是意欲恃强凌弱,怎么就不是不讲究了?”

    云扬晕了一下,道:“大哥,这事儿分明是那雷公子不讲理在先啊……”

    “什么在先在后?讲理?!兄弟你新来的吧?”那人翻着白眼看着云扬,口中啧啧有声:“稀奇!真是稀奇;咱们雷公子什么时候讲过理?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这江湖经验可是有些欠缺啊!”

    云扬直接瞪大了眼睛。

    这一刻,云扬陡然生出一份明悟,惊觉自己的熟悉感由何而来——

    这分明就是自己在天玄大陆那会,每每旁观冬天冷等四大公子平素为人处事做派之时的感觉,拿着不是当理说,恃强凌弱,横行霸道的纨绔作风!

    而雷动天这家伙的层次显然还要更上层楼,这家伙赫然已经将不讲理进一步的发扬光大,臻至了别人丝毫不以为奇,进而得出雷公子讲理才是不正常结论的地步……

    简直就是纨绔界的偶像传奇!

    即便是冬天冷等四人联袂到来,也要叹为观止,蔚为奇观,甘拜下风,自愧不如!

    正说着话,那人忽而转为满脸狐疑的看着云扬,眼珠一阵转动,试探着问道:“你是谁?难道你竟然不是雷家亲戚?那你为啥在这里穿得这么光鲜?”

    云扬又是一阵懵逼:我穿得光鲜一些,乃是我的惯性如此,怎么还必须得是雷家亲戚么?敢情在这里不是雷家亲戚都不能穿好的?:

    这又是哪门子规矩?

    正在心里吐槽之际,却听到身边这家伙蓦然间叫了起来:“雷公子雷公子,这边有一个奸细小白脸啊,一门心思的探查打听您的消息……此人必然不安好心图谋不轨!”

    这一叫唤,周围的人哗的一下子整齐地退了出去。

    偌大的空闲地盘,就只剩下一个人站在原地,真真是无比的醒目,想看不见都不行。

    仍然留下者自然就是云扬云大公子,某衣着光鲜的小白脸!

    适时,四五十雷卫,加上雷大公子,还有他的那群狐朋狗友,以及那两个大罗派的弟子,无一例外,齐刷刷地转头看过来!

    突然间被众人瞩目,云扬这一刻的感觉简直是日了狗!

    虽然自己下来,就是为了见一见雷动天,或者还会了结一些往昔之事;但是……被人直接这么抛出来……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尴尬状况。

    跟自己搭话的家伙也是个武者,虽然修为不高,但是武者能够没有节操到这等地步,抱粗腿捧臭脚到这等地步,当真可算是少见至极的了!

    雷动天这一转头看来,突然间惊喜得大叫一声:“云兄弟!”

    话音未落,已然飞一般的冲了过来,上去一把抱住了云扬,欢喜得几乎要落泪,哽咽道:“兄弟,我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你终于上来了,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被一个男人熊抱,云扬登时浑身上下都有些僵硬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有何反应了。

    这……

    咋回事?

    雷动天对己的这份热情简直是猝不及防,防不胜防的。

    云扬这会甚至都不仅仅是身体僵硬,连思想也都有些僵硬了,若是雷动天乘这功夫给云扬一下子,竟是必中无疑的!

    对于雷动天,云扬从一开始的印象就不好,一点都不好。

    当初,这家伙为了修炼他的七情大法,万里追杀计灵犀两个女子,还不好好追杀,一味的玩弄,比猫捉老鼠尤甚;同样是为了修炼七情大法,还以自己当做友情鼎炉。

    当然了,自己对雷动天也是由始至终的纯然利用,心中那股杀之而后快的感觉始终都在,至今仍是如此……总而言之一句话,两人之间的感情怎地也没到一见面的拥抱的地步吧?

    再说了,自己与雷动天的雷家之间,还有六哥雷尊的事情在里面横着。怎么也是避不过去的。

    “兄弟!兄弟!”

    雷动天抱着云扬,泪眼婆娑:“我好想你!我不是不想去找你,我是真的下不去了,这些时日下来,我一直都在担心你……我担心你担心的晚上睡不着,白天练功没精神,吃饭也想你,喝酒也想你,日思夜想,茶饭不思……”

    云扬一身的鸡皮疙瘩,一层层的冒了出来,眼睛都有些发直了!

    所有雷卫,还有一众围观众人无一例外,尽都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久久无语。

    这个奸细小白脸,其实是雷公子的兄弟?

    而且看样子交情还是绝对不浅……

    就这热烈的表情口气,若非全是男的一眼就能看出来,甚至以为是分离多年的夫妻在战火纷飞的街头悄然重逢了……

    有心思诡谲者,瞬时生出联想,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只要看对了眼,是人不是人的都无所谓,更别说这小白脸的人样子是真的出色,也许就也许了呢……

    “咳咳咳……雷兄别来无恙。”云扬终于神思回笼,挣扎着推开依然处在激动至极状态不肯放手的雷动天;翻白眼道:“这才几天没见,你怎地这么热情?”

    雷动天激动地说道:“兄弟,你不知道,我天天担心你,日日挂怀你,时时刻刻念着的都是你啊,心里就没别人了……”

    那边,大罗派两个弟子看到这边居然又来了援手,心中一阵难言的绝望。

    看来这九阳草是注定保不住了。

    却听到那个紫衣的年轻人说道:“咱们兄弟久别重逢,乃是大好日子,今天就别搞得不愉快了,这两个大罗派的人,放他们走吧。”

    雷动天哈哈大笑,豪爽道:“对对对,今天是咱们的大好日子,!兄弟都开口了,就让他们走路吧!”

    说着挥挥手:“你们俩今天运气好,正好赶上我和我兄弟久别重逢,心情好,就不抢你们了,还不快走!”

    旁边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衫的油头家伙着急道:“雷少,那九阳草……”

    雷动天喝道:“啰嗦什么?还不给我闭嘴!什么九阳草?今天我兄弟来了,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你可别不懂事我告诉你,你丫的要是敢坏了我兄弟的兴致,我pia死你!”

    那人脸色一白,吸了吸鼻子,躲到了一边,耷拉下脑袋不敢说话了。

    由来只听新人笑,却又那闻旧人哭,咱家的姑娘还没成新人,就沦为旧人了,时也命也运也!

    雷动天转身横眉:“你们傻站着干啥,还不快走?等什么!”

    那一男一女简直是喜出望外,深深施礼:“多谢雷公子,多谢这位公子。敢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在下大罗派肖玉青,花小荣,今日相助之情,必当厚报。”

    云扬和煦微笑:“在下云扬,此次天运旗竞旗之战时与贵掌门也有一面之缘,今日不过些许小事无须客气,两位还是尽早离去的好。”

    “多谢!”

    两人牢牢记住这个名字,千恩万谢而去。

    看着两人离去,雷动天哈哈大笑:“兄弟,咱们喝酒去!”

    说着便拉住云扬的手,意欲执手而去。

    云扬登时一个激灵,使劲挣脱,苦笑:“雷兄,你这亲热劲……让我太不习惯了。咳咳,让人看到了,不大好,不大好……”

    “哈哈哈哈……”雷动天嚣张大笑:“兄弟太过拘谨了,放眼这方圆万里,谁敢说我雷动天一句不好?哈哈哈……兄弟尽管放心。”

    话音未落,伸手又要来拉。

    云扬赶紧躲开,只感觉越来越是不对劲。

    这家伙……难不成竟是疯了么?

    言行举止怎地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虽然也是很热情,但骨子里的态度仍旧是很敷衍,那份虚情假意实则高高在上的状态,云扬一眼就能看出来……

    但现在,那种感觉竟是统统没有了。

    就只有真挚,就只有亲切!

    这一点,可是半点也做不得假的。

    云扬对此,可是百思不得其解,费解至极!

    若是我是雷动天,我固然会对自己练功的鼎炉很热情,但绝对不至于如此。

    所以这里面,定然有问题,有大问题!

    “雷兄,你与之前貌似有许多的改变啊。”

    云扬试探着说道。

    雷动天哈哈哈大笑,道:“想必你是在奇怪,我现在的举止为何这般的百无禁忌,甚至是放浪形骸么……嗯,对你好,是吧?等一会儿摆上酒菜,咱们好好聊聊,我一说你就全明白了,必然会为我高兴的。”

    云扬点头:“嗯,好。”

    这里面,果然另有原因,就是不知道这原因到底是什么,难道是这家伙的七情大法已然大成,嗯,很有可能,这家伙现在的修为水准可是比之前强得太多了。

    “你们一个个的全都不用跟着我,我要和我兄弟喝酒去,我们有私房话要说,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雷动天大咧咧的摆摆手。

    “二少……这……”

    “没事没事,我这是和我兄弟在一起,难道他还能害我不成?无需担心!走走走兄弟,我带你找一个贼好吃的地方,不醉不归……”

    说话间,雷动天已经拉着云扬走远了,唯余一地的眼球乱蹦弹。

    这个……对朋友义气豪爽的人,真的是雷动天雷少?

    难道那小白脸,真的那么出色吗?

    ……

    片刻之后,两人已然置身于一座小小酒馆之中,这还真的就是一座简约至极的小酒馆。

    酒馆虽小,周遭景致却是雅致,东南西北,都是梅林,现在虽然已经是夏天时分,梅花还没到盛开之时,但触目所及的一树绿色,仍旧让人感觉澎湃的生命力充盈欲破。

    绿树成荫之间,有一座茅草搭建的棚子,充满了山野之趣。一面酒旗,斜斜的伸展出来,上面写着一个大字:“酒!”

    “这里之前乃是我雷家的梅林,自从白姑娘来到这里,我就将梅林给了她,白姑娘精擅烹饪之道,更熟酿酒之方,做得一手好菜……更兼国色天香,风姿绰约。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绝世佳人,观之赏心悦目,睹之心旷神怡……”

    “这段时间以来,我基本天天都要来这里喝酒……这可算是独一无二的私人好地方……看看这优雅,这布置,这份钟灵琉秀……这……无不匠心独运巧夺天工……这也就是兄弟你,其他人我绝对不会让他来……白姑娘,白姑娘……我又来喝酒啦……”

    雷动天一路叨叨,说到最后,直接叫唤了起来。

    一个清雅的声音淡漠的说道:“雷公子真是好雅兴,好有钱,换作一般人家,如雷公子这般恐怕早就破产了……”

    这话分明就是在讽刺雷动天乃是败家子,毫不掩饰,大鸣大放……

    云扬的第一感觉就是要坏,以他对雷动天的了解,以及他的做派,端的是睚眦必报,分毫计较,听得这么直白的嘲讽,直接上手都是轻的,

    不意雷公子竟表现得涵养极好,根本不以为意,哈哈大笑的走了进去,着云扬直接上二楼,熟门熟路地找了见四面全是茅草的小亭子雅座落座,哈哈大笑:“人生得意已是一大美事,今日又有好兄弟自远方来,更是双喜临门。岂能不谋一醉?”

    “好酒好菜,速来速来,今日不醉不归,与尔同销万古愁!”

    说话居然带了几分文雅之意,便是剪裁得那句诗句也非全然的附庸风雅。

    那个少女声音又自哼了一声,随即就听到厨房里有锅铲碰撞声响连连。

    “我记得雷兄曾言,雷兄出身的雷家……虽然在玄黄界为一方之雄,实力不俗……”云扬微笑着,道:“但只怕还不到可以劫掠中品天运旗派门大罗派的地步吧……今天一见,让小弟真是钦佩不已啊。原来当年雷兄竟是在我面前藏拙偌多……”

    雷动天斜着眼嘿嘿一笑,道:“什么藏拙……愚兄当年就是那个鸟样子……现在种种,不过是这两年又有了遇合而已。”

    “哦?敢问我兄是得了什么大机缘,变化如斯?”

    “此事就算你不问,我也要跟你详细说明,这可是咱们雷家的莫大机缘……”

    雷动天哈哈一笑:“话说两年前,突然有人找来,说咱们雷家乃是老祖流落在外面的嫡系血亲后嗣……如今,自然是认祖归宗……”

    “及至后来应族谱排序,我才知道……其实咱们老祖一直健在,当年不过是因为些许家庭利益分割问题,咱们这一家的祖宗犯了错误,被从大宅之中直接赶了出来……”

    “但是几千年过去了……老祖感觉家族不完整,血脉凋零不是好事,于是让咱们认祖归宗,树高千丈落叶归根,终究是同气连枝,一脉相通……”

    雷动天脸上是忍不住的想要炫耀的神色:“兄弟,你可知道咱家老祖是谁?”

    云扬心头陡然掠过一道人影,嘴上仍自应声问道:“不知老祖是谁?”

    “嘿嘿……说出来,吓你一大跳。”雷动天哼哼两声,全是得意,道:“咱家老祖,居然是……之前咱们做梦也攀不上的大人物……圣心殿大长老!”

    “圣心殿的第五号人物!”

    雷动天一脸的光荣与自豪,满面的与有荣焉,意气风发。

    云扬脸上亦是瞬时做出大吃一惊状:“竟然是……真真是……太意外……太惊喜了。”

    心中却道:果然是他!

    “原来雷家变化如斯,竟然是被圣心殿大长老认了亲……不过这件事,透着一种怪异。这位大长老几千年了活下来,这个无可厚非,但说直到现在才不知道自己子孙在外未免有点荒谬吧?乃至想要认回来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当真想要人回来岂不早就可以?何必非要等到现在?这几千年过去了,人都死了好几十茬,现在才说要认……”

    “怎么想怎么看都透着一股难言的诡异……”

    “兄弟你不是说……我变了么?”雷动天洋洋得意:“我没法不变啊……既然认祖归宗,以前的功法,与老祖宗的功法相比,那简直就是屎啊。那什么七情大法,有什么移植高手遗骨入体,全都下乘外道的法门,岂能不赶紧废弃了,更待何时!”

    “所以咱们雷家全家尽皆将自己的原由根基尽都废掉,重新修炼老祖传下来专属雷家功法……所以我现在才能这么强大啊……不得不说,老祖宗的功法,真真是牛逼啊,这才是最为契合咱们雷家嫡枝的功法……”

    雷动天一脸唏嘘。

    看来这货的心性变化,很大机会是因为那七情大法一朝尽毁……导致反噬,心性才有的锐变……

    果不其然,雷动天接下来就有些忸怩的神色,道:“说到那七情大法,愚兄对贤弟实有莫大愧疚,往昔与兄弟在一起相处之时,兄弟对吾至诚一片,可是为兄的却是别有所求,居心不良,图谋不轨,欲谋兄弟之身……嗯,那七情大法委实是一门邪功,不堪至极……”

    “这次回到家族,那劳什子功法自然第一时间就废掉了……但是这功法,对于心性疑惑深远,哈哈……”

    说到最后,有些不好意思的举起酒杯,向着云扬照了照,然后一饮而尽。

    “就知道这货乃是遭了反噬,就冲这说话的敞亮劲,岂能无因……哼。”

    云扬心中思忖。

    当年雷动天暗暗谋算,意欲拿着云扬当鼎炉,修炼七情神功,本来已经修炼到了一个高深地步;只需要一次背叛,令到云扬痛彻心扉,相关云扬的友情一道就算大功告成,雷动天的修为也就能再进一层。

    当日雷动天便是以此功法力压冰霜雪剑四大尊者,威能殊非泛泛,却旋即便遭到了年先生的镇压,身受重创,急疾逃命,自然也就无暇在针对云扬这个炉鼎,唯有将云扬对他的深厚情谊,以及自己对云扬浓浓歉意深埋心底。

    之后雷家变天,认祖归宗,举家转修更高深更上层的全新功法。之前的所有修行成就,全部付之一炬。

    雷家其他人是否另有隐患遗祸尚不可知,雷动天的隐患却是昭然若揭,那七情大法以心为本,对于心性反噬得尤其厉害!

    云扬当年固然是虚与委蛇,但雷动天不知道啊,当真将云扬当成此生知交,一朝功体反噬,对于自己往昔的虚情假意愧疚万分,更将之全部转化未了真情真意,不存半点做作!

    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喻,哪怕云扬现在捅他一刀,坑得他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甚至对他做点什么什么,他仍旧会认为:这是我好兄弟,肝胆相照的兄弟!

    他这么的做,这么的对待我,肯定有他的理由,我须得理解他,配合他,更加的对他好!

    雷动天绝对不是一个好人,纵观其一生一世,纵使是对他自己的亲爹亲妈,对他老婆儿子,都未必能有几分真心真意。

    但此世仍有一个人能够让他付出所有,而且还要无怨无悔。

    那个人,就是云扬!

    …………

    <大章补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