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杀神进门
    “不过,你家老头子应该修为比不上家主吧?”云扬道;“在你们这种世家,因该是强者为尊啊。再说了,既然当年有这么好的条件,你家老头子继位之后,怎么没有冲上去?”

    雷动天脸色有些尴尬,道:“这……自然是与别人联手做的这事……与别的门派有关,呵呵……”

    云扬咳嗽一声,翻翻白眼,道:“勾结外敌……对自己家族进行打压……”

    “没有代价,如何得到大权?”雷动天嘿嘿冷笑:“不过,将雷军平一系的人清除之后,家族实力退步了一些。”

    云扬心中叹息。

    家族权力争斗,却丧失了家族前进一大步的机会;这种同室操戈……

    难道,成为家主,比家族冲上天运旗还要重要吗?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雷动天眼神阴狠,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若是再有重来一次的机会……结局,不会有任何两样。”

    云扬叹息一声,深深的点头:“原来如此。”

    心道:看来六哥当年侥幸脱过死劫,大抵也怀疑自己父母的死有所蹊跷,但主凶乃是天运旗门派,是他一己之力,根本无从撼动的大敌,自然而然的错失了认知到真正的害人凶手乃是自己大伯的机会。

    “雷沐风,也就从此消失。”

    “难道族中长老就没有人为他说话?”云扬诧异问道。

    “怎么可能有人为他说话?”雷动天冷笑:“人,都是自私的东西,人走茶凉,世事本就如此,更遑论相助他,就等同得罪苍梧门,惹火烧身!”

    “有谁会为一家死人说话?有谁会为一个确定是废柴的没有什么前途的家伙开口说话?之前雷沐风那小子有多风光,变故之后就是多落魄!”

    “再说了,当年他爹那批铁杆,早就被下了药废掉了嘿嘿……”

    “雷沐风那小子倒也机灵,离开家族之后即时隐姓埋名踪迹不见,却也是让我诧异不已。”雷动天冷笑着:“想来这家伙自己也明白,再勉强留在这里就只有死路一条,跑到其他地方苟延残喘去了。只是他这一跑,让我早已既定的百般布置,全然没有了用武之地。十几路追杀,也没有任何好消息传回,倒也可算是很有心机了。”

    云扬咬咬牙,道:“我倒是觉得啊……既然人家已经山穷水尽,就一条血脉了,放一条生路,也无不可,更何况,彼此之间,还是血脉至亲啊。”

    雷动天哈哈大笑,用手指指着云扬:“兄弟,兄弟啊,你这想法,对于咱们自家兄弟,自是难能可贵,但对于注定对立之人,却只是妇人之仁啊。咱们行走江湖,最忌讳的就是这样的妇人之仁!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云扬眼中无法控制的露出锋锐之意:“你怎地就非要置他于死地呢?他终究是你嫡亲的堂兄弟。”

    雷动天阴森森的笑道:“雷沐风不死,如鲠在喉,我这一生都将寝食难安!谁还管他什么兄弟不兄弟?”

    云扬抚掌喝道:“好!好一个寝食难安!想必令尊当年也是如此,之后一偿宿愿执掌雷家,想来该当是大涨宏图,振兴雷家了吧?”

    雷动天脸色再现尴尬之色:“那七星门行事极不地道,原本说好,针对过雷军平一家之余,于雷家本身秋毫无犯,可是他们却私自将雷家功法特性散布得哪哪都是,雷家修行法门尽皆为外人得知,更接连遭到外敌滋事,势力一损再损,若是雷家尚有往昔的底蕴,当日我又何须修炼那邪门功法七情大法,又何须垂涎所谓的神墓遗骨……

    云扬心下暗道一字,该!顿了一顿才又道:“现如今雷沐风已死,雷兄该当放下这份有心,寝食可安了!”

    雷动天哈哈一笑:“还是兄弟给我带来的好运,一来就将我这心头大石一举而去……兄弟你不可多心,我对你,至情至性,绝不会翻脸无情,咱们可是过命的兄弟,岂是其他人可比?!”

    云扬呵呵笑着举杯,声音深沉:“自然自然,咱们可是……生死兄弟啊。”

    雷动天大乐:“对,对,生死兄弟,一辈子的生死兄弟!”

    “我喜欢这句话!”

    “兄弟,来来来,咱们来好好的喝一杯,为兄我欢迎你,来到玄黄界!”

    雷动天哈哈笑着,举起了酒杯:“尤其要感谢你,带来了雷沐风的死讯!端的双喜临门,我心大畅。”

    云扬一脸深沉的笑,径自举起了酒杯,啪的一声,两只酒杯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双双一饮而尽。

    “你或者心情大好……”云扬心中喃喃的说道:“但是你却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是有真兄弟的。六哥自己并不能来讨还这笔债了,但是他的兄弟,却可以。”

    “你们雷家这一笔血债……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去的。”

    “还有苍梧门,你们也要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们灭了六哥满门,你们的山门,你们的传承,也该不存!”

    ……

    终于酒醉饭饱。

    那位白姑娘也出来了,端的是美人胚子,一看就是我见犹怜的款。对雷动天若一派即若离,艳若桃李冷如冰霜……却又保持着一种微妙距离。

    既不让雷动天占便宜,也不让他死心,将雷动天迷的神魂颠倒。

    但云扬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来其中别有蹊跷,这个女子的修为非常高!

    至少已经达到了圣王三级水准!

    这样的修为,估计整个雷氏家族,只怕也没有人能够超越!

    这样的一个女子,隐藏修为来到了这里与雷动天结交……更时刻展现出一种存心魅惑之意,却又是何故?

    云扬心中怀疑,微笑示意道:“白姑娘果如雷兄所言国色天香,绝世佳人。”

    白姑娘微笑着,道:“云公子过奖了,白珍珍不过一寻常女子,不敢当如此盛赞。”

    云扬哈哈大笑,一种风流不羁之意油然显露,道:“白姑娘来到这里多久了?生活上可还有什么缺少的么……千万不要客气。”

    白珍珍矜持的一笑,淡淡道:“妾身来到此地已经有两年多了,多谢云公子关心,不过……这么长久的时间,一切生活应有的,都早已经齐备了。人生在世,就是图个过日子平安喜乐,于愿足矣……”

    她淡淡的笑容,尽是轻描淡写,显然将云扬当做了与雷动天一样的好色纨绔,根本不屑一顾。

    “已经两年多这么久了啊……”云扬哈哈一笑,醉态可掬:“雷兄,你这……你这动作可太慢了啊。都两年了,居然……哈哈哈……”

    雷动天老脸一红:“白姑娘天仙化人,岂可亵渎?”

    两人大笑而去。

    白珍珍看着两人离去,脸上流露出不屑的神色,随即转身,淡淡道:“雷动天身边怎地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人,怕不另生枝节,着手查一下,我要看看此人是个什么货色。”

    暗影中一阵动荡,一个缥缈声音道:“姑娘可有什么发现么?”

    “那云公子表现得虽然纨绔世俗,但我却是感觉他目光很锐利……”白珍珍道:“而且……他的修为看来似乎只得圣者级数……但我感觉总有些不对劲,我不想出任何纰漏,更不想又意外。”

    “感觉不对……”暗影中飘渺的声音喃喃一句,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空间重新恢复平静。

    路上,云扬:“雷兄,你们雷家认祖归宗,该当是在两年之前的事情吧?”

    雷动天对云扬可谓全无戒心,即时回应道:“差不多吧,两年半左右。”

    “嗯,也就是说,雷家回归的时候,这位白姑娘,已经来了?”

    “是啊,大抵就是回归那会的事情吧……”雷动天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反正白姑娘来了之后,就看上我了;到现在也没走,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云扬心中呵呵:果然,果然是看上你了。

    就是不知道你这位白姑娘……是个多大岁数的老妖怪呢……

    雷动天带着云扬,直接走进了雷家大院,逢人便介绍:“这是云扬,这是我在天玄大陆最好的兄弟……”

    所有人都是眼神奇怪,脸色奇怪,总之就是奇怪至极。

    云扬甚至听到几个人在摇头叹息,轻声呢喃。

    “这家伙这七情反噬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好……”

    “真实不敢置信,咱们雷少爷居然也有兄弟了……等他消除了功法反噬的时候,不知道他这位兄弟会怎么死,打死,虐死,还是玩死,反正注定是不得好死的……”

    云扬心中冷笑。

    他这位兄弟会怎么死?

    或许你们雷家还不知道,你们已经将一尊最大的杀神请进了家门吧!

    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会怎么死才好。

    但有一句话还是对的,就是注定不得好死,真确无疑!

    ^^^

    <今天想了一天,雷家到底应该怎么办。想的我脑袋疼,最后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