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剑来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先生也
    水神娘娘说完之后,久久没有答案,抬起一看,哭笑不得,那位小夫子竟然已经坐着熟睡过去,唯有微微鼾声。
    她会心一笑,小夫子这份自在和宽心,瞧着不太讲究,可在她眼中,比那“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的人间豪杰,毫不逊色。
    这位埋河水神想了想,就要去背起陈平安,去府邸雅舍休息,裴钱如临大敌,赶忙护在陈平安身边,问道:“你要干嘛?”
    水神娘娘白眼道:“难不成要他在这儿睡到日上三竿?总得有张舒服的大床躺着吧,不然我碧游府还谈什么待客之道。”
    裴钱哦了一声,叮嘱道:“那你小心些,别吵醒了我爹。”
    同时裴钱还小心翼翼将那只养剑葫,重新悬挂在了陈平安腰边。
    要是弄丢了这只酒壶,她估计自己不被陈平安打死,也会骂死。
    没办法,在陈平安心中,就数她最不值钱了。
    水神娘娘没跟小闺女计较称呼,她自然一眼看出,陈小夫子跟小姑娘绝对没血缘关系,至于为何一大一小会一起结伴游历江湖,估计就是缘分吧。缘聚缘散,缘来缘去,最是妙不可言,就像今夜到今晨,谁能想象,初次莅临碧游府的陈平安,就带给她如此之大的机缘?需知神道一途,几乎是只能靠着日积月累的香火熏陶,比起练气士和纯粹武夫,更难精进,试想一下,山水神灵进阶,除了朝廷敕封、皇帝下旨,以一国气运换取某位神祇的神位登高之外,就只能一点一滴,收取祠庙内善男信女、心诚香客们一钱、一两、一斤的香火精华。
    水神娘娘动作轻柔,背起了这个天底下酒品第一好的年轻人,他并不重,她也没有运用神通,缩地成寸直接去往小院,而是背着陈平安,一步步走去,这对于急性子的埋河水神来说,是破天荒的耐心了。她很好奇,这么个年轻人,肚子里怎么就装有那么大的学问。怎么就能够被文圣老爷和齐静春视为文脉继承人,那会儿,他应该还是个少年吧?
    若真是少年闻道的话,那得是多好的出身,多好的天赋才行?难道是那传说中神灵转世、生而知之的天之骄子?
    不过这么一想,她觉得不对。文圣老爷,什么天才没见过,应该不会如她这么俗气。
    裴钱走在水神娘娘身边,一直在仰头打量着她的脸色,看这位府邸主人笑得有些古怪,小女孩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该不会是喜欢我爹了吧?”
    水神娘娘摇头柔声道:“不会,我既不喜欢,也觉得配不上,如果一定要选一个世上读书人,作为相濡以沫的夫君,我啊,大概还是更喜欢那个邋遢君子,给这般男子嫁为人妇,才能过日子。陈公子这样的,难。”
    如果喜欢上了陈平安,裴钱会生气,可当听说埋河水神说不喜欢的时候,她就更生气了,脱口而出道:“你眼瞎啊!”
    水神娘娘转头看了眼气鼓鼓的小丫头,笑道:“呦呵,难道天底下的女子,都要喜欢陈平安,才算不眼瞎?”
    裴钱冷哼一声,一副“你这娘们头发长见识短,我才不与你废话”的骄横表情。
    水神娘娘本就心情舒畅,见着了裴钱这副模样,更是笑出声来,觉得自己给小瞧了的裴钱便愈发气愤,“笑什么笑,我爹是你恩人,我是他女儿,我就是你的小恩人,你放尊重些!”
    水神娘娘脚步轻缓,轻声问道:“不然我送你一份谢礼?”
    裴钱眼睛一亮,只是很快黯然,有气无力道:“算了吧,你自个儿送陈平安,我可不敢胡乱收礼。不然他醒了后,肯定又得嫌弃我没家教、不懂礼数了。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何苦来哉?你说是不是?”
    水神娘娘忍俊不禁,好不容易才憋住笑意,一本正经道:“没事,我自有贵重之物要赠送陈平安,你呢,既然是‘陈平安女儿’,我作为半个长辈,初次见面,送些东西给你,哪怕你偷偷藏着,不给陈平安发现,其实并不过分,又不算大是大非,再说了,你又不会拿去为非作歹,事后陈平安晓得了,最多骂你几句,不痛不痒的,怕什么?”
    裴钱略微心动,只是很快就嗤笑道:“你怎么不知道我不做坏事?我坏得很哩,我要是得了什么厉害至极的仙家宝贝,或是学了了不得的神仙术法,我见谁不顺眼,一照面就咔嚓了他们,陈平安都拦不住!不过呢,到时候陈平安打不过我的话,我会照顾一下他的面子,只在我一个人的时候,才杀杀杀,比那个姓朱的大坏蛋、老东西,还有那个名字叫‘右边’、整天板着一张臭脸的丑娘们,杀人更利索,就跟我平时饿了吃饭一样,眨眼功夫,就要陈平安再给我盛一大碗白米饭了!”
    小女孩越说越开心。
    说得水神娘娘惊心动魄。
    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陈平安带了怎么个小怪胎。
    把杀人一事,说得跟吃饭一样,而且不是懵懂稚童喜欢故作悚然言论那种。
    水神娘娘变了眼神,再次仔细观察裴钱。
    裴钱突然怒道:“你这水神娘娘,真是坏心眼,恩将仇报!你是不是故意坑害我,一门心思想要陈平安瞅见我犯了大错,把我赶出家门,你好趁机当好人收留我,要我在这碧游府给你当个端茶送水的小丫鬟?”
    水神娘娘默不作声,一边背着酣睡的陈平安,一边低头打量着黝黑娇小的小女孩。
    她故意让自己眼神冰冷,既有刻意掩饰,又有些泄露,笑问道:“你就这么看我?”
    果然,裴钱立即就退后一步,故作轻松笑道:“水神娘娘,我跟你开玩笑呢。”
    水神娘娘心中了然。
    这个拥有金形天姿的小姑娘,来头绝对不小,而且几乎不用奢望驾驭此人的心性。
    水神娘娘没来由想起了当初裴钱捧水而至,陈平安轻轻一句,小姑娘立即就原路返回去放回那捧水精,而且好像全然顺乎本心,没有半点违逆的意思。
    水神娘娘终于咀嚼出一些苗头。
    然后在心中对背后年轻人赞叹一声。
    裴钱乐了,“你方才吓唬我呢。”
    水神娘娘有些无奈了,小丫头果真有洞悉人心起伏的敏锐直觉?这要是有人跟她朝夕相处,得多累?
    将陈平安送到碧游府一栋最雅致的独栋小院,院门房门皆自行打开,把他放在被褥华贵的床榻上,裴钱嚷着让开让开,帮着陈平安脱了靴子,再盖好被子,这才一屁股坐在床边,瞪着水神娘娘,后者笑道:“你有你睡觉的地儿,我这就带你去。”
    裴钱使劲摇头道:“我得替我爹守夜,防着坏人。”
    水神娘娘玩笑道:“行了,别想着拍马屁了,陈平安已经真的睡着了。”
    裴钱将信将疑,回头看了眼陈平安,这才起身,笑嘻嘻道:“那带我去眯一会儿,困死我了。不过千万记得我爹醒了,就立即跟我打招呼,我们还要着急赶路呢,说好了天亮之后跟上大队伍的,我爹向来说话算数。”
    水神娘娘算是彻底服了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了,带着裴钱离开屋子后,好奇问道:“大队伍?怎么回事?”
    裴钱犹豫了一下,大致说了一下姚家队伍的情况。
    水神娘娘点点头,“没问题,你们安心睡两个时辰,到时候我像昨夜那样,一下子就将你们送到了埋河上游。”
    裴钱这才放心,跟着这位极其有钱的矮冬瓜女子,一起去往住处,就在附近的一座院子里,嘴上挑三拣四,满脸嫌弃,可心里头,早已羡慕得一塌糊涂。心想着以后自己有了大把银子,一定要有这么大的宅子,这么富贵气派的屋子,还要用金子银子铺地,再在屋子里贴满那些黄纸符箓。
    安置好陈平安和鬼精鬼精的小姑娘。
    水神娘娘一步就来到了碧游府大门外,抬头看着那匾额,怔怔出神。
    又一步倒退跨出,瞬间来到了供奉有她金身的水神祠庙内,距离开门迎接香客还有约莫一刻钟,她大步走入主殿内。
    先前她结成金丹境,天生异象,使得门外数百香客们纳头便拜,心诚至极,她在远处碧游府内,亦是心生感应,对于神道香火,略有所悟。
    大殿内神台上的那尊泥塑金身,已经恢复原样,不再神光外露,照耀埋河,神像其实与她本人相貌,只有四五分相似,而且神像女子身材婀娜,衣袖飘举,线条灵动,如神人身披天衣,满壁风动。
    她一直觉得完全就不是自己,过于美化自己的形容姿色了,只不过这就是山水神祇和祠庙塑像的规矩,最早的一位庙祝妇人,是溺水被她所救之后,便死心塌地,舍了俗世的富贵身份,在水神庙担任了庙祝,一做就是五十年,从一位年轻妇人,慢慢变成了白发老妪,因为没有修行资质,只是活到了八十高龄便去世,正是这位庙祝,勤勤勉勉,行走四方,帮着自己收拢信徒,年复一年开设粥铺救济百姓,弥留之际,老妪握住了水神娘娘如羊脂美玉的纤手,沙哑笑道娘娘还是这般好看,金身神像还是匠人手艺不精,不及娘娘容颜万一,是她这位庙祝当得差了。最后老妪泪眼婆娑,询问水神娘娘一句话,四个字而已,“可曾消了?”
    不等水神娘娘给出答案,老妪就已去世。
    那位至死也虔诚的庙祝,其实不是一开始便是世俗眼中的好人,她年轻时候,男人是行商,经常出门在外,她耐不住寂寞,便勾搭了别的男人,事情败露后,更是勾结野汉子害死了丈夫,之后成功改嫁,还霸占了所有前夫家产,欺凌前夫,快活了几年后,因恶缘而聚,由恶报而散,一次踏春郊游,被见异思迁的男人,打得半死,丢入埋河水中。
    这才被那会儿才是埋河一座淫祠小小水神的她救起。
    凡此种种,这位水神娘娘始终不得解惑。
    直到读到了文圣老爷的道德文章,说那人性本恶、教化向善,埋河水神才幡然醒悟。
    身为埋河水神,可以凭借香火照见人心,原本她对人心丑陋深恶痛绝,甚至还会排斥那些袅袅香火,总觉得每次让人许愿灵验,自己就多一丝恶业缠身,在那之后,她心境才开始有所转变,统辖埋河水域,镇之以威,震慑恶念,同时联手数位沿河两岸的城池城隍爷,数次显灵,又对朝廷祈雨一事,不遗余力施展神通,哪怕拼着道行衰减,金身黯淡,都要争取有求必应,不管香火是善念还是贪念,最少先做到让自己问心无愧。
    可数百年光阴,岁月悠悠,总有耐心耗尽的时候,她开始越来越少走入水神祠庙,越来越喜欢待在那座闭门谢客的碧游府,一门心思凭借那道仙人口诀,潜心炼化一件又一件兵器,以此打发枯燥乏味的神祇生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内幕,是因为那门上古传承的法诀,不但可以炼器、还可炼埋河之水,更可炼人间香火,真正是一法通万法通的仙家大神通。
    原本以为那个名叫裴钱的小姑娘,既然有缘来此,资质又如此好,说不定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裴钱可以继承自己的神位与这份无上道诀,只可惜事实好像并非如此,那就只能再等了,神位传承,与练气士收徒如出一辙,从来不是小事。一着不慎,不但弟子遭灾,师父也会被牵连得身死道消,要么就是教出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离经叛道,欺师灭祖。
    比如她最仰慕钦佩的文圣老爷,学问多高多大?不一样教出个崔瀺?
    晨曦从窗户洒入地面的主殿内,水神娘娘收回视线,轻轻发出一声叹息。
    庙祝老妪站在门口,布满皱褶的苍老脸庞上,一大把激动欣喜的老泪,委实是天大的喜讯。
    水神娘娘神位登高,埋河水神祠庙众人,自然是一人得道鸡犬跟着升天了。从今往后,不但那头河妖要夹着尾巴,再不敢兴风作浪,从州城刺史府邸、郡城府再到各地县衙,恐怕都要人人换上一副更加恭敬嘴脸了,便是那个自恃恩人身份的倨傲刺史老爷,说不定以后都要对自己客气许多。
    庙祝老妪忐忑问道:“娘娘,咱们埋河附近的城隍爷、土地公,以及一些小河河伯,几乎都赶来给娘娘道贺了,他们晓得娘娘的脾气,不敢叨扰碧游府,都备好了重礼,在这庙外边候着呢,见还是不见?若是娘娘乏了,我可以帮着推脱一二,他们不敢说什么的。”
    水神娘娘淡然道:“我还有点时间,见见他们吧。庇护一方山水气运,教化辖境九十万百姓,不是我们一座水神庙可以做到的,需要同心协力。”
    老妪心中惊讶万分,不知为何这位惫懒的水神娘娘转了性子,可到底是好事一桩,立即转身去领命传谕。
    只要娘娘愿意花些心思,招徕各方山水神祇,埋河水神庙,定然可以一呼百应,成为名副其实的大泉水神第一!
    自那位初代庙祝女子死后,埋河水神庙已经换了一位又一位,可她始终都没有什么感情,来来往往,生生死死,就只是那样了。
    此时此刻,独自一人的水神娘娘,好似在与一位故人对话,笑道:“听说蜃景城有两户人家最擅长塑造神像,张家样号称面短而艳,更添风采。曹家样被誉为衣服飘举,飘然欲仙。你觉得哪个更适合我一些?你会更喜欢哪一家的匠人?”
    她嘴角翘起,眯眼而笑,大手一挥,“你不用想了,哪家口气大,开价高,就挑哪家,如今咱们可不用你愁钱了!”
    ————
    拂晓时分,河畔驿馆,老将军姚镇发现陈平安没有出现吃早饭,便有些奇怪,朱敛笑呵呵解释说少爷游历未归,昨夜临时起意,要去瞻仰埋河水神庙,老将军不妨先行赶路,少爷一定会跟上的。
    姚镇大笑着说这家伙真是不仗义,早知如此,昨晚就该拉着他一起去的,耽搁一两天行程算什么。
    朱敛没有画蛇添足多说什么,笑着退下,与卢白象三人坐在了一张桌子上。
    卢白象望向他,朱敛摇头笑道:“莫要问我,少爷当时并未要我跟随,只说尽早返回,让我与驿馆这边打声招呼。”
    魏羡只是埋头喝粥,下筷如飞。
    隋右边无论是坐姿还是饮食,是四位“扈从”当中最有独到气韵的一个。
    便是姚家随从铁骑当中最没心没肺的,都觉得这位姿容绝美的背剑女子,绝非俗人,不是任何一位大泉世家公子能够拥有的扈从。
    卢白象皱了皱眉头。
    朱敛微笑道:“怎么,不放心我?我就算有那份心思,可有那本事吗?”
    见卢白象不愿与自己说话,朱敛笑意更浓。
    坐在最角落的道门师徒二人,尹妙峰和邵渊然对视一眼,并未就此言谈半句。
    但是两人心湖之间,各有嗓音响起。
    邵渊然喝着一碗小米粥,以心声言语询问道:“埋河水神庙后半夜的异象,会不会跟此人有关?”
    尹妙峰答道:“说不定。照理来说,不太可能,毕竟那位水神娘娘引来的天地感应,是结成金丹的大气象,君子钟魁都未必有此能耐,可以帮助她一二。只是这位来历不明的陈公子,实在是不可以常理揣度,我们无需理会,只要不是横生枝节,我们就已经可以向大泉刘氏交差了。碧游府升不升宫,都有一位书院君子兜着,已是万幸,如今埋河水神靠自己的本事进阶,我们昨夜登门拜访那一趟,其实也可以拿出来说道说道,沾沾光,说不定为师可以帮你要到一份好处。”
    邵渊然点了点头。他眼角余光瞥了眼重新戴上帷帽的姚氏女子,不再说什么。
    姚仙之和姚岭之虽然是姚家嫡系子孙,而且备受器重,可是一样没有资格跟爷爷姚镇坐在同桌,三个位置坐着的,都是跟随姚镇征战大半辈子的老卒,无关品秩高低。姚镇视为理所当然,三位百战老卒也是不觉得有何不妥。
    姚仙之朝姚岭之眨眨眼,努了努嘴。
    姚岭之问道:“做什么?”
    姚仙之压低嗓音,“你说陈公子是不是遇上了不开眼的家伙,斩妖除魔大杀四方去了?你想啊,陈公子凭借一己之力,打得埋河几百里妖魔,一个个鬼哭狼嚎,这幅画面,是不是贼有英雄气概?”
    姚岭之没好气道:“你还没睡醒吧你,喜欢白天做梦?”
    姚仙之挑眉道:“你觉得陈公子做不到?”
    姚岭之说道:“我是觉得埋河没那么多鬼魅,毕竟有座水神庙压着呢。”
    姚仙之哈哈笑道:“我就说嘛,你其实心里头也相信陈公子有这份能耐的。”
    姚岭之横眉竖眼,“喝你的粥!”
    姚仙之开心笑道:“今儿粥特别好喝!”
    哪家少年郎,不仰慕那真豪杰。
    ————
    陈平安猛然惊醒,从床上坐起身后,大汗淋漓。
    仔细思量一番,才稍稍心安几分。记忆中,只说了文圣老先生的顺序,并没有太多涉及三四之争,也没有多说齐先生。不过即便如此,等会儿见着了埋河水神娘娘,还是要提醒几句,关起门来闲聊,可以言行无忌,开了门就不要再谈论此事了,不然他陈平安一走了之,早早返回了宝瓶洲,你水神娘娘却是碧游府跟祠庙金身都不可挪窝的。
    瞥了眼床底下的那双靴子,愣了一下,竟是靴尖朝里摆放的,陈平安摇摇头,好嘛,生怕我不知道是你帮忙脱的靴子?真是一身的机灵劲儿,为何就不愿意多花在读书上边?
    离开屋子后,陈平安站在院中,约莫是辰时的尾巴上了,姚家队伍应该早已启程,他和裴钱需要加紧赶路,不提去往驿馆的三百里埋河水路,就已经耽搁了一个多时辰。
    不过昨夜那顿百年陈酿水花酒,喝过之后,此时神清气爽,既是客栈大战后身子骨痊愈得差不多,更有心境上的轻松自如,就像一间老屋子,积攒了太多杂七杂八的物件,哪怕主人都视为宝贝,可若是哪天收拾齐整了,再一眼望去,肯定会更加顺眼。
    院门口那边站着一位妙龄女婢,正是昨晚领着裴钱去看影壁的府邸水鬼,她对着陈平安嫣然一笑,“陈公子,娘娘要我在这边候着,只等公子醒了,就领着去往昨夜喝酒的大厅。”
    陈平安笑着快步走去,问道:“我带来的那个小丫头?”
    婢女抿嘴而笑,小心措辞,解释道:“那位小姐起得要早一些,只睡了不到一个时辰,就醒了,然后我带着她逛了一趟碧游府,小姐活泼开朗,府上下人都很喜欢。”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还是直白问道:“她没跟你们碧游府索要什么吧?”
    婢女赶紧摇头道:“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也是个不会撒谎的。
    陈平安无奈道:“她讨要了什么,若是太过贵重,我们不会带走,若是寻常之物,我可以付钱。”
    婢女忐忑道:“她只要了些碧游府购自市井坊间的笔纸,说是她从今天起要学习画符,还说这笔钱,她迟早会还给碧游府的。陈公子,只是些寻常笔纸,真不值钱,恳请公子别责怪小姐,不如公子就当是我送给小姐的礼物?公子不知道,我已经好些年没有与人打交道了,小姐愿意与我说话聊天,我很开心,就跟我还是活人时过年似的。”
    陈平安笑道:“那我就当是你送给她的,不过到时候我让她与你道声谢。”
    婢女笑逐颜开,侧身施了个万福,“公子善解人意,希望以后能够常来咱们碧游府做客。”
    见到了裴钱,她笑脸灿烂。
    陈平安问道:“就没什么想要说的?”
    裴钱瞪了眼陈平安身后的女鬼,悻悻然从袖子里拿出一支兔毫小楷毛笔,然后掀起外衣,原来将一大摞宣纸贴身藏着了。
    她赶紧说道:“我与萱花姐姐说过了,这笔和纸是我跟碧游府借的,以后肯定还钱!只是怕你不答应,我便藏了起来。”
    陈平安问道:“就算你将来挣了钱,知道宝瓶洲离着桐叶洲有多远吗?以后怎么还?若是让仙家渡口帮忙寄送,那些钱,你都可以在南苑国京城买栋宅子了。你保证能挣到这么多银子?”
    裴钱一脸茫然。
    陈平安冷笑道:“说不定就是知道这点,所以才说愿意还钱吧?”
    裴钱笑脸尴尬,视线游移不定,就是不敢正视陈平安。
    陈平安伸手过去。
    裴钱哭丧着脸道:“不许打脑袋,不许扯耳朵,其它地方随便打!”
    陈平安气笑道:“把笔纸给我收起来,这位姐姐方才说了,是她当做离别礼物送给你的。”
    裴钱将笔纸交给陈平安,望向那位捂嘴而笑的娇俏女鬼,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萱花姐姐,你人这么好,不对,是当鬼当得这么好,应该让你当水神娘娘的。”
    陈平安将物件收入养剑葫内的方寸物中,瞥了眼裴钱。
    裴钱立即醒悟,对着婢女鞠躬致谢。
    两人一女鬼到了大厅,水神娘娘等候已久。
    比起之前那个大大咧咧、江湖豪气的埋河水神,今天她总算有点水神娘娘的架势了,换上了一身类似朝廷诰命夫人的锦衣华服。
    婢女萱花退去后,水神娘娘说得开门见山,沉声道:“陈平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比天大的恩德,我得拿出点什么给你,不然愧疚难安。我想了一下,碧游府并无能够让你瞧得上眼的物件,我自己炼化的那些兵器,品相是还凑合,只是两件法宝,都是我的本命物,给不得你,其余兵器,品秩又不够。话说回来,便是一股脑都给了你,还是不够报恩,所以我想要将祠庙外那块祈雨碑上的仙家炼化口诀赠予你。”
    水神娘娘掏出一枚玉简,“希望你记下这门道诀后,最好立即销毁,并非是我小气,碑文所载,涉及一位上古仙人的证道根本,机缘大,因果也大,轻易外传,不一定是好事,一旦承载不住,反而是祸事。”
    陈平安二话不说,点了点头,便笑着伸手接过,干脆利落地收入飞剑十五当中。
    水神娘娘讶异道:“不推脱一二,与我客气几句?你来我往,就更显真情了啊。”
    陈平安忍住笑,“实不相瞒,我还真需要一门上乘炼器口诀。当初莫名其妙就阴神夜游了,念头一起,就直奔你们水神庙,钟魁说的机缘所在,应该就是说这个。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水神娘娘挠挠头,“理是这个理,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你要是大义凛然地拒绝了,来一句君子行事、不图回报什么的,我再一哭二闹三上吊,死活要送你,你不得不收下,最后宾主尽欢而散,多有意思。”
    陈平安笑着不说话。
    之后水神娘娘便要带着两人去往埋河,依旧是运用先前的神通,将二人送往埋河上游的驿馆附近,山河千里辗转一念间,这是山水神灵最让练气士羡慕的神道术法之一,另外一个应该就是神祇只要身处自家香火祠庙,便拥有类似儒家圣人坐镇书院、真人身处道观的额外威势。
    水神娘娘大概是不愿太快分别,带着他们步行走向碧游府大门那边。
    临近大门,她突然问道:“陈平安,你有没有文圣老爷的著作典籍?最好是文圣老爷亲自送你的那种。你放心,我不会堂而皇之供奉在水神庙,那也太不知死活了,我就是偷偷藏在碧游府中,与我私自刻下的那块牌位放在一起,这既是我的一个最大心愿,更是我的功利心使然,如今我神道跨出了一大步,修为暴涨,但是从今往后,更需要真正将文圣老爷的道德学问,将死书给读活了,直觉告诉我,一旦成功,我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说不定连大泉王朝的五岳正神祠,都要不如我座埋河水神庙。”
    见陈平安默不作声,水神娘娘停下脚步,破天荒露出哀求神色,“陈平安,求你了。”
    陈平安思考很久,“老先生是送我一本儒家入门书籍,却不是他的著作。”
    水神娘娘满脸惊喜,“只要是过了文圣老爷手的书本,就成!我可不傻,书中必有大道真意!”
    陈平安脑海中,想起那个初次见到的矮小女子,挎刀背剑,手持一杆差不多有她两人高的铁枪,在埋河水底大战河妖的英姿,慷慨奋发。更想起了她在水神庙外露面,对他和钟魁说的言语,从头到尾,并无半点骄横,中正平和得不像是神祇,而是一位真正的读书人。
    陈平安叹了口气,转头对小女孩说道:“裴钱,我让你反复读的那本书,你应该已经背熟了,不然就送给水神娘娘吧?”
    水神娘娘愣了愣,竟是询问的口气?
    更让水神娘娘一头雾水的一幕出现了。
    裴钱咬紧嘴唇,死活不开口,更不愿意点头。
    陈平安摘下养剑葫,喝了一口酒。
    水神娘娘一咬牙,说道:“我碧游府其实还有一件镇宅之宝,极其珍稀,绝不比那仙人口诀差,只要愿意赠书,我就投桃报李!”
    随后她笑望向裴钱,“除了报答陈平安,我同样再送你一件好东西,不敢说价值连城,却也是一等一的罕见宝贝。”
    可是裴钱只是站在原地,不说话不点头,两只小手死死攥紧衣角。
    又怕陈平安生她的气,从此更加讨厌她,可又怕陈平安点头答应了水神娘娘。
    这一刻,陈平安别好养剑葫,弯下腰,竟然对裴钱笑了,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不愿意就算了。”
    裴钱抱住陈平安,一下子哭了起来。
    陈平安都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又为何哭,对水神娘娘无奈一笑,“不好意思,但是我回到宝瓶洲后,争取帮你找一本,到时候寄给你,至于报答不报答的,用不着。”
    水神娘娘哀叹一声,看了眼陈平安,又看了眼裴钱,扼腕痛惜道:“只好如此了。”
    他们来到埋河水畔,陈平安背着裴钱往水中一跳。
    水神娘娘大袖一卷,埋河水中再次出现先前朱敛所见的古怪漩涡。
    下一刻,她与陈平安和裴钱已经站在了三百里外的埋河水中,一人飘掠,一人踩水上岸。
    水神娘娘站在岸边。
    陈平安告别离去,走出一段距离后,他大概是跟裴钱说了些什么,哭花了脸的小女孩转过头,与水神娘娘挥手告别。
    水神娘娘笑着挥手。
    渐行渐远。
    背后的裴钱始终呜呜咽咽。
    陈平安笑道:“又没做错什么,哭什么。”
    小女孩脑袋抵住陈平安,“对不起。”
    陈平安:“嗯?”
    小女孩伤心欲绝,“你说得对,我就是个赔钱货。”
    陈平安气笑道:“瞎说什么。以后记得好好读书,要用心。”
    裴钱抽了抽鼻子,使劲点头。
    陈平安没好气道:“别把鼻涕擦我身上。”
    裴钱后仰一些,帮着擦了擦陈平安背后的眼泪和鼻涕,笑了一声,“嘿!”
    直到一大一小身影消逝在远方。
    水神娘娘开怀大笑起来。
    果然这才是文圣老爷的嫡传弟子!
    那陈平安本就打算要赠书的,若是一听说还有那重宝可以换取,世间有几人,会真正在乎一个身边小女孩的意愿?
    她收起笑意后,脸色肃穆,向着陈平安离去的方向,作揖到底。
    果然闻道有先后。
    昨夜坐而论道,今天起而行之,是谓知行合一。
    陈平安真乃夫子也,真先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