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剑来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江湖夜雨
    萧鸾夫人四人落座,果然是最靠近雪茫堂门槛的位置,适合欣赏门外夜景。
    而那位萧鸾夫人的贴身婢女,被八百里白鹄江辖境所有山水精怪,敬称一声小水神的她,紫阳府竟是连个座位都没有赏下。
    婢女只得站在萧鸾夫人身后,俏脸如霜。
    自从溺死成为水鬼后,两百年间,一步步被萧鸾夫人亲手提拔白鹄江水神府的巡狩使,所有在辖境作乱的下五境修士和精怪鬼魅,她可以先斩后奏,何曾受此大辱。这次拜访紫阳府,算是将两百年积攒下来的风光,都丢了一地,反正在这座紫阳府是休想捡起来。
    好在她跟在萧鸾夫人身边,耳濡目染,知晓轻重,不用夫人提醒她注意场合,就已经早早低眉垂眼,尽量让自己的神色更加自然,不敢流露出丝毫不满。先前夫人与紫阳府现任府主黄楮,两人单独聊完大事后,夫人的心情依旧不算轻松,提醒他们四人,真正乘船返回江神府前,还有变数,恳请所有人再忍忍。
    当时萧鸾夫人颇为愧疚,神色苦涩,言语中,竟带着一丝祈求之意,看得婢女心酸不已,差点落泪。
    此刻萧鸾夫人从容貌、衣饰到坐姿,几乎没有瑕疵,只是眼神有些晦暗不明。
    她能够坐镇白鹄江,纵横捭阖,将原本只有六百里的白鹄江,硬生生拉伸到将近九百里,权柄之大,犹胜世俗朝廷的一位封疆大吏,与黄庭国的诸多山头谱牒仙师、以及孙登先这类江湖武道大宗师,关系亲近,自然不是靠打打杀杀就能做到的。
    她是两拨人中第一个跨入宴会,高堂满座,神仙扎堆,就空出两块空白,她在内白鹄江水神府的客人,既然早被通知是靠近门槛的凉快位置,那么剩下那几个位于主位之下最尊贵的左首座位,是留给谁,萧鸾夫人一眼便知。
    果不其然,见到了陈平安走入雪茫堂,慵懒高坐主位上的吴懿,这位连萧鸾夫人都不愿意见一面的紫阳府开山老祖,
    竟是笑着起身,走下台阶,走向陈平安一行人,挽住陈平安的手臂,大笑道:“陈公子不到雪茫堂,我们可不敢擅自开席上菜
    。”
    一身拳意早已浑然天成的陈平安,胳膊骤然间给一个算是陌生的女子挽住,破天荒有些身体僵硬,又不好众目睽睽之下当场挣脱吴懿的亲昵动作,实在是煎熬。
    府主黄楮在内紫阳府大修士,一个个心神摇曳不定,愈发觉得那姓陈的年轻人,要么是老祖的姘头相好,不过这种可能性实在不大,毕竟老祖创建紫阳府以来,从未有过道侣,老祖醉心于大道,对于儿女情长,从无感觉。不然就是大骊宋氏某位游历至此的皇亲国戚?
    否则老祖吴懿此次宴席的种种表现,太过诡谲反常。
    所幸吴懿将陈平安带到座位后,她就不露痕迹地松开手,走向主位坐下,依旧是对陈平安青眼相加的熟稔架势,朗声道:“陈公子,我们紫阳府别的不说,这老蛟垂涎酒,名动四方,绝非自夸之辞,便是大隋戈阳高氏一位皇帝老儿,私底下也曾求着黄庭国洪氏,与我们紫阳府每年讨要六十坛。现在酒水已经在几案上备好,喝完了,自有下人端上,绝不至于让任何一人身前杯中酒空着,诸位只管痛饮,今夜我们不醉不归!”
    紫阳府数十位相貌秀美的年轻女修,担任端酒送菜的丫鬟,穿上了崭新光鲜的彩衣,从雪茫堂两侧涌出,如彩蝶翩翩,十分出彩。
    吴懿率先站起举杯,“这第一杯酒,敬陈公子莅临我紫阳府,蓬荜生辉!”
    如此一来,所有人都只好跟着站起来,共同举杯,向陈平安敬酒。
    在黄庭国,比天大的面子。
    恐怕洪氏皇帝亲临紫气宫,都未必能够让吴懿如此措辞。
    孙登先在陈平安一行人落座后,他一时半会儿没回神还魂,怔怔坐在位置上,好在给朋友踹了一脚,这才连忙起身。
    陈平安只得道了一声谢,饮尽一杯酒。
    裴钱身前那只最为小巧玲珑的几案上,同样摆了两壶老蛟垂涎酒,不过紫阳府十分贴心,也给小丫头早早备好了甘甜清冽的一壶果酿,让跟着起身端杯的裴钱很是快活。
    紫阳府,真是个好地方呦。
    裴钱打定主意,回头她一定要跟师父念叨念叨,好好磨磨师父的耳根子,以后咱们要常来紫阳府做客,那个吴懿虽然长得不算俊俏,比黄庭、姚近之差得蛮多,可人好,待客热情,真是挑不出半点毛病!反正又不是要让师父娶回家、当她的师娘,相貌什么的,不重要嘛。
    之后吴懿倒是没有太盯着陈平安,就是寻常山上仙家的丰盛筵席了。
    各色山珍海味,美味佳肴,在那些身姿曼妙如彩蝶的年轻女修手中,纷纷端上觥筹交错的雪茫堂。
    府主黄楮不愧是紫阳府负责抛头露面的二把交椅,是个会说话的,带头敬酒吴懿,说得妙语如珠,赢得满堂喝彩。
    吴懿言语不多,但是比起以往紫阳府宴席上的姿态,今夜平易近人了许多,判若两人,还主动说了几桩山上趣事,紫阳府众人自然是笑声连连,其实吴懿是个不苟言笑的性子,若是换成黄楮来讲述那些内容,说不定确实不比说书先生差,可从吴懿嘴中说出,在陈平安听来,真不算好笑,可雪茫堂的欢声笑语,委实是一个比一个眼神真诚、笑脸自然。
    大概这也算江湖吧。
    其实陈平安第一次有此感触,还是在那座虚无缥缈的藕花福地,大战落幕后,在酒楼遇到那位南苑国皇帝。
    萧鸾夫人手持酒杯,缓缓起身。
    所有人极有默契,停下了喧闹,一时间鸦雀无声。
    萧鸾夫人微笑道:“萧鸾为白鹄江水神府,向元君老祖敬一杯酒。”
    吴懿置若罔闻,但是目光却停留在了萧鸾夫人身上。
    这幅姿态,明摆着是她吴懿根本不想给白鹄江水神府这份面子,你萧鸾更是丁点儿脸面都别想在紫阳府挣着。
    孙登先差点气炸了胸膛,双手紧握拳头,搁放在几案上,浑身颤抖。
    吴懿有意无意,眼角余光瞥了眼陈平安,后者正转头与裴钱低声说话,好像是告诫这个丫头在别人家做客,必须坐有坐相,吃有吃相,不要得意忘形,果酿又不是酒,便没有那个喝醉了万事不管的借口。裴钱挺直腰杆,不过摇头晃脑,笑嘻嘻说着晓得嘞晓得嘞,结果挨了陈平安一板栗。
    吴懿见陈平安没有掺和的意思,便迅速收回视线,打了个哈欠,一手拧住一壶特制老蛟垂涎酒的壶脖子,轻轻晃荡,一手托腮帮,懒洋洋问道:“白鹄江?在哪儿?”
    然后吴懿转头望向黄楮,问道:“离咱们紫阳府多远来着?”
    黄楮赶紧起身恭敬回答道:“回禀老祖宗,这白鹄江水神府,距离我们紫阳府只有一条铁券河的路程,三百里水路。”
    吴懿故作恍然状,“那也不远啊。”
    不远,就算是近邻,市井俗语曾说远亲不如近邻,对于谱牒仙师和山水神祇而言,三百里,也的确是转瞬即至的一段路程,相当于凡俗夫子饭后散步的路途罢了。既然如此,白鹄江水神府在这数百年间,摆出与紫阳府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落在吴懿眼中,无异于萧鸾夫人的挑衅。
    不过吴懿在这件事上,有自己的盘算,才由着白鹄江水神府放开手脚去开疆拓土,并未开口让紫阳府修士以及铁券河积香庙阻拦。
    一座融融恰恰的雪茫堂,刹那之间充满了肃杀之意。
    萧鸾夫人就那么双手端着酒杯在身前,一张精致无暇的脸庞上,恬静笑容不变,“还望洞灵元君恕罪,那我萧鸾就自罚一杯。”
    就在萧鸾夫人抬起手臂的时候,吴懿突然伸出手掌,虚按两下,“萧鸾,小小紫阳府,哪里当得起一位江水正神的罚酒。黄楮,你怎么当的府主,人家萧鸾不来拜访,你就不会主动去水神府登门?非要这位江神夫人主动来见你?我看你这个府主的架子,可以媲美洪氏皇帝了,赶紧的,愣着干嘛,主动给江神夫人敬一杯酒啊,算了,黄楮你自罚三杯好了。”
    黄楮二话不说,面朝萧鸾夫人,连喝了三杯酒。
    雪茫堂内已是落针可闻的凝重气氛。
    萧鸾始终端着那杯没机会喝的酒水,弯腰放下那杯酒后,做了一个古怪举动,去左右两侧老者和孙登先的几案上,拎了两坛酒放在自己身前,三坛酒并列,她拎起其中一坛,揭开泥封后,抱着大概得有三斤的酒坛,对吴懿说道:“白鹄江水神府喝过了黄府主的三杯敬酒,这是紫阳府大人有大量,不与我萧鸾一个妇道人家斤斤计较,但是我也想要喝三坛罚酒,与洞灵元君赔罪,同时在这里祝愿元君早日跻身上五境,紫阳府开宗!”
    接下来萧鸾竟是刻意压制金身运转,等于撤去了白鹄江水神的道行,暂时以寻常纯粹武夫的身躯,一鼓作气,喝掉了整整三坛酒。
    萧鸾满脸绯红,她三次高举酒坛,仰头饮酒,酒水难免有遗漏,一身华美宫装,胸前衣襟微微浸透,她转过头去,伸手捂住嘴巴。
    裴钱张大嘴巴,看着远方那个豪气干云的女中豪杰,换成自己,别说是三坛酒,就算是一小坛花果酿,她也灌不下肚子啊。
    她赶紧摸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果酿,准备压压惊。
    陈平安对裴钱轻声笑道:“差不多就可以了。”
    再次打量陈平安的吴懿眯起眼,她转儿望向那个还不敢落座的白鹄江水神,点点头,“敬酒喝了,罚酒也没少喝,挺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以后你们水神府与我们紫阳府,就算是半个亲戚,逢年过节,记得多串门。不过我再提醒一声萧鸾夫人,今儿你有这么个机会,要归功于陈公子,就不意思意思?”
    那位萧鸾夫人明显已经相当难受,呼吸急促,便有了峰峦起伏的风光,可仍是笑道:“理当如此,那就再喝一坛,就像洞灵元君所说,机会难得,不醉不归!良辰美景与美酒豪杰,我萧鸾皆不敢辜负,只是希望到时候我若是醉后失态,元君莫要笑话……”
    言语间,萧鸾又拎了一坛酒,揭开泥封的手指,已经在微微颤抖。
    陈平安起身后,手持酒杯,看了看门口那边白鹄江水神娘娘手捧酒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酒杯,突然转头望向主位上的吴懿,笑道:“元君,我酒量一般,不如我跟江神娘娘都只以杯饮酒?不然我一杯酒,江神娘娘却是一坛酒,于情于理,我都站不住脚,免得以后再次叨扰紫阳府,路过水神府的时候,都不敢拜访水神娘娘了。”
    吴懿眼神深沉,晃着酒壶,笑道:“陈公子,这可不行,萧鸾敬我三坛酒,却只跟公子喝一杯酒,这算怎么回事,太不像话,怎么,陈公子是起了怜香惜玉的心思?这样的话,倒也巧了,酒水做媒,咱们这位萧鸾夫人又孑然一身多年,陈公子是人中龙凤……”
    陈平安赶紧打断吴懿越说越不着边的言语,拎起一坛酒,开了泥封,像是与吴懿求饶道:“元君,说不过你,我也认罚,半坛罚酒,剩下半坛子,就当是我回敬江神娘娘。”
    吴懿蓦然大笑。
    于是雪茫堂再次响起震天响的爽朗笑声。
    陈平安面向主位,一口气喝了半坛酒,然后转身向那位萧鸾夫人,高高举起剩余半坛酒,“敬江神娘娘。”
    萧鸾夫人再次一饮而尽。
    这次顾不得仪态礼数,她赶紧落座,转过头去,用手臂使劲抵住嘴巴。
    闹剧过后,酒宴再次热闹起来。
    一位位彩衣女修忙碌不停。
    已经有人离开座位,来来往往相互敬酒。
    毕竟这次紫阳府中五境修士齐聚,其中不少人都是从紫阳府邸附近的修道洞府赶来,观海、龙门两境的修行,尤为讲究滴水穿石,这类可谓真正登堂入室的修道中人,十数年甚至是数十年不见一面,十分平常,如果到了传说中的元婴境,更是云中龙隐一般的清静光景。
    婢女弯腰,轻轻拍打着萧鸾夫人的后背,结果被萧鸾一震弹开,婢女赶紧收手,噤若寒蝉。
    醉眼朦胧的萧鸾夫人,姿色愈发美艳夺人,光彩夺目,她对孙登先轻声道:“登先,不去与你朋友喝个酒?”
    孙登先面有难色。
    萧鸾夫人不知是醉酒的缘故,与平时的雍容端庄大不相同,此刻竟是有些小女人娇憨模样,可怜兮兮望向孙登先。
    孙登先有些无奈,他倒是对这位江神娘娘唯有敬重而无思慕,可是天底下的英雄好汉,见着了美人蹙眉、秋波流转的旖旎画面,有几个能够铁石心肠的?
    孙登先只得点头,起身持杯,就要去陈平安那边敬杯酒。
    孙登先便是这等犟脾气,若是不晓得陈平安是紫阳府的头等贵人,老祖吴懿都要讨好的座上宾,只是当年印象中那个三四境的年轻游侠,大伙儿相逢于江湖,既然又重逢于江湖,别说是陈平安不来敬酒,他孙登先也会主动找他去碰杯,聊那么几句。可如今孙登先反而浑身不自在,豪气全无。
    孙登先愣住。
    只见那白衣负剑的年轻人,身边跟着个蹦蹦跳跳的黑炭丫头。
    陈平安走到孙登先身前,“孙大侠,敬你一杯。”
    孙登先虽说先前有些扭捏,只是人家陈平安都来了,孙登先还是有些高兴,也觉得自己脸上有光,难得这趟憋屈窝囊的紫阳府之行,能有这么个小小舒心的时候,孙登先笑着与陈平安相对而立,碰杯后,各自喝完杯中酒,碰杯之时,陈平安稍稍放低酒杯,孙登先觉得不太妥当,便也跟着放低些,不曾想陈平安又放低,孙登先这才算了。
    孙登先喝完一杯酒后,今晚本就独自喝着闷酒,也有些微醺,一些跑到嘴边的言语,便脱口而出道:“陈平安,从哪儿学来的酒桌规矩,俗气得很!再说了,我也当不起这份礼数。”
    萧鸾夫人已经站起身,老者在内两位水神府朋友,见着孙登先如此不拘小节,都有些哑然。
    陈平安眼神明亮,“孙大侠,当得起!”
    孙登先乐了,“不就抓了头狐魅吗,至于把你给这么念念不忘的?”
    陈平安没有说那些关于江湖感触的心里话,只是就近从一人几案上拿起酒坛,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也给孙登先满上,笑道:“人间路窄酒杯宽,与孙大侠再走一个!”
    两人依旧一口饮尽杯中醇酒,孙登先开怀笑道:“好家伙,劝酒本事也不小嘛。”
    陈平安笑眯眯,先前一口气喝了一坛后劲十足的老蛟垂涎酒,也已满脸通红。
    与孙登先告别,并未长久寒暄客套。
    更没有与那位白鹄江水神娘娘闲聊一个字。
    陈平安离开前,望向大门口那边。
    那位只能守在门槛外的管事,一直眼巴巴望向陈平安和萧鸾夫人这边,总算瞅见了陈平安的视线后,他立即低头哈腰。
    陈平安笑了笑,手举空杯,这才返回原位。
    那位已经惶恐许久的管事得了这个表示后,激动得差点老泪纵横。
    萧鸾夫人坐在位置上,低下头去,轻轻擦拭衣襟酒渍,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和酒气。
    比这种往死里喝罚酒更可怕的是,你想喝罚酒千百斤,对方都不给你举杯喝二三两的机会。
    婢女看着那个年轻人的远去背影,一番思量后,心头有些感激。
    裴钱仰起头,好奇问道:“那老头儿,可会狗眼看人低唉,师父你也不生气?”
    陈平安笑道:“这有什么好气的。”
    裴钱小声问道:“师父是想着孙大侠他们好吧。”
    陈平安一拍她的脑袋,“就你聪明。”
    离着座位已经没几步路,裴钱一把抓住陈平安的温柔手掌,陈平安好奇问道:“怎么了?”
    裴钱笑嘻嘻道:“蹭蹭好人师父的仙气儿和江湖气。”
    陈平安笑道:“对,能够跟着一路蹭吃蹭喝,上哪儿找这样的师父去。”
    裴钱小心翼翼问道:“师父,我能一丁点儿老蛟垂涎酒吗,可香啦,馋死我了。”
    陈平安问道:“你说呢?”
    裴钱点头道:“我觉得可以喝那么一小杯,我也想人间路窄酒杯宽。”
    陈平安扯着她耳朵,把她丢在小绣凳小几案的独有座位上,“喝你的果酿。”
    陈平安正要落座,吴懿已经走下主位,来到他身前,她摆摆手,示意瞬间安静下来的雪茫堂继续喝酒,等到酒宴重归喧闹后,
    吴懿以心声问道:“陈公子,你是不是斩杀过不少的蛟龙之属?”
    陈平安摇摇头。
    蛟龙沟一役,不是他亲手杀的那条元婴老蛟。
    突然记起桐叶洲大泉王朝边境上的黄鳝妖物,则是陈平安从头到尾一手打杀,陈平安皱了皱眉头,问道:“元君可是瞧出了什么?”
    吴懿见陈平安摇头,心底便有些不悦,只是一想到那两封比圣旨还管用的家书,只得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也不好细问公子的过往,但是我看得出来,公子身上沾染了不少业障。”
    陈平安好奇问道:“怎么说?”
    吴懿笑道:“世间有些妖物,杀了是功德在身,也可能是业障缠身。这种不同寻常的规矩,儒家一直讳莫如深,所以陈公子可能不太清楚。”
    陈平安直截了当问道:“可有破解和祛除之法?”
    吴懿卖了一个关子,“不着急,反正公子还要在紫阳府待一两天,等到酒醒之后,我再与公子说这个,今夜只管喝酒,不聊这些扫兴事。”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吴懿率先离场。
    陈平安也很快带着裴钱他们离开雪茫堂,原路返回。
    裴钱还是很兴奋,没忘记拿上那根行山杖,一路上哼唱着自编自曲的歌谣,都是她从师父那儿听来的一些龙泉郡家乡俗语,“
    今儿雷公唱曲儿,明儿有雨也不多。燕子低飞蛇过道,蚂蚁搬家山戴帽……月亮生毛,大雨冲壕。天上挂满鲤鱼斑,明日晒谷不用翻……”
    就没个消停。
    朱敛早将这首歌谣听得耳朵起茧了,劝说道:“裴女侠,你行行好,放过我的耳朵吧?”
    裴钱哀叹一声,今夜心情大好,就顺着老厨子一回好了,她在幽静道路上前冲几步,挥动行山杖,“天底下野狗乱窜,豺狼当道,才使得如此江湖险恶,人人自危。可我还没有练成绝世的剑术和刀法,怪我,都怪我啊。”
    朱敛一脚踹在她屁股上。
    裴钱踉跄几步,依然飘然站定,扭头怒道:“干嘛?”
    朱敛正要笑话她几句,突然咦了一声,抬头望去,伸出手去,“下雨了?”
    陈平安嗯了一声。
    还真下起了绵绵细雨。
    一行人加快脚步返回那栋藏宝阁。
    石柔是阴物,无需睡眠,便守在了一楼。
    朱敛和裴钱分别住在二三楼。
    陈平安独自站在四楼廊道,今夜雨水不大。
    在廊道中走桩半个时辰,散去一身内外酒气。
    陈平安就返回房间睡觉,睡眠极浅,终究是在紫阳府,有个性情难测的主人吴懿。
    后半夜,突然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陈平安穿衣起身,开门后,却看到一个绝对想不到的人。
    白鹄江水神,萧鸾夫人。
    只见她眼神复杂,娇羞不已,欲语还休,好像还换上了一身愈发合身的衣裙,她侧过头,咬着嘴唇,鼓起勇气,细语呢喃道:“陈公子……”
    陈平安已经砰然关门。
    萧鸾夫人站在门外,满脸震惊。
    只听那位年轻人在里边怒道:“夫人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