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剑来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御剑而去云海中
    拂晓时分,陈平安一行人收拾好包裹行李,准备离开紫阳府。
    府主黄楮与两位龙门境老神仙亲自相送,一直送到了铁券河畔,积香庙河神早已备好了一艘渡船,要先沿河而下一百多里水路,再由一座渡口登岸,继续去往黄庭国边境。
    陈平安向黄楮表达了谢意,黄楮拿出一只泛着清新木香的紫檀小箱,是黄庭国著名的“甘露台”文案清供样式,说是老祖的一点心意。
    裴钱板着脸,假装自己毫不在意。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装有四件藏宝楼珍宝的小箱子,说道:“以后黄府主若是经过龙泉郡,一定要去落魄山做客。”
    然后陈平安提了提贵重箱子,玩笑道:“没这样的贵重礼物相送,也没有雪茫堂酒宴的老蛟垂涎酒,就只有些家常菜,我估计黄府主就算路过龙泉郡,都不太乐意跟我打声招呼吧。”
    黄楮微笑道:“只要有机会去大骊,哪怕不路过龙泉郡,我都会找机会绕路叨扰陈公子的。”
    相谈甚欢,黄楮一直将陈平安他们送到了渡船那边,原本打算要登船送到铁券河渡口,陈平安执意不用,黄楮这才作罢。
    登船后,陈平安站在船头,腰间养剑葫,装满了灵气充沛的老蛟垂涎酒,渡船缓缓向下游行驶而去,陈平安向紫气宫方向一抱拳。
    藏宝楼顶楼,一位高挑女修施展了障眼法,正是洞灵真君吴懿,她看到这一幕后,笑了笑,“请神容易,送神倒也不难。”
    她心情还算不错。
    吴懿已经将这两天的经历,事无巨细,以飞剑传讯龙泉郡披云山,详细禀报给了父亲。
    相信就算得不到嘉奖,最少也不会受到责罚。
    吴懿视野中,那艘远游渡船,逐渐小如一粒芥子。
    吴懿突然间心弦紧绷,不敢动弹。
    不知何时,她身旁,出现了一位温文尔雅的儒衫老者,就这样轻而易举破开了紫阳府的山水大阵,悄无声息来到了吴懿身侧。
    吴懿稳了稳心神,轻声道:“不孝女见过父亲。”
    不速之客,原来是昔年的黄庭国户部老侍郎,如今的披云山林鹿书院副山主,漫长生涯当中,这条老蛟,已经不知道用了多少个化名。
    老人看了眼吴懿,破天荒给予一个笑意,道:“给你做成了一举三得,什么时候脑子这么灵光了?”
    吴懿惶恐不安,总觉得这位父亲是在反讽,或是话里有话,生怕下一刻自己就要遭殃,已经有了远遁逃难的念头。
    老人伸出手掌放在栏杆上,缓缓道:“御江水神哪来的本事,祸害白鹄江萧鸾,他那趟大张旗鼓的龙泉郡之行,不过就是跟那条小蛇喝了顿酒,这位打肿脸充胖子的落魄山青衣小童,给朋友讨要一块太平无事牌,当时就已经是四处碰壁,十分吃力。其实就就萧鸾自己乱了阵脚,病急乱投医,才愿意放低身段,投靠你们紫阳府,不过萧鸾舍得放弃与洪氏一脉的香火情,算是个聪明人,为紫阳府效命,她好处一大把,你也能躺着挣钱,互惠互利,这是其一。”
    老人摊开手心,看了看,摇摇头,然后他双手负后,继续道:“你讨好陈平安的手段,很下乘,太生硬,尤其是雪茫堂酒宴上,竟然还想要压一压陈平安,不过就像围棋上的错进错出,反成神仙手,让陈平安对你的观感,好了不少,因为你如果一直表现得太心思深沉,陈平安只会更加谨慎,对你和紫阳府始终忌惮和戒备,到头来也就攒不下半点所谓的江湖情分。最妙的地方,在于你那场本意是为萧鸾打掩护的夜雨,营造出一位江水正神春心萌动的假象,不料反而送了陈平安一桩极大机缘,若非我刻意压制,恐怕天地异象要大很多,不单是紫阳府,整条铁券河,甚至是白鹄江的精怪神灵,都会心生感应,雨露均沾。圣人乐山更亲水,大有学问。所以你做的很让为父意外,大大的意外之喜。这是其二。”
    老人转头笑道:“最后嘛,此次要你邀请陈平安做客紫阳府,是国师大人的安排,崔国师与我明言,无非是让陈平安的返乡归途走得更慢些,至于国师所求,肯定不会与我一个外人讲了,当然我也不想知道,掺和这些,无论成与败,你我都注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这次你帮为父做成了这件事,为父就等于帮了崔国师一点小忙,紫阳府以后必然会得到大骊的赏赐,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只是吴懿却忍不住遍体生寒,她打死没有想到父亲竟然从头到尾看遍了这场闹剧。
    当下的吴懿在高楼廊道面对老蛟,大概就是萧鸾夫人在小院面对吴懿,心态如出一辙。
    穿着与容貌都与世间大儒无异的老蛟,再次摊开手掌,眉头紧皱,“这又能看出什么门道呢?”
    吴懿悄悄望去。
    只见父亲以神通凝聚天地灵气中的水雾精华,手心满是一颗颗水珠,像是刚刚从雨后荷叶上颗颗采撷而来,然后那些水珠在父亲掌心同时炸碎,化作一滩雨水,父亲凝望许久,仍是百思不得其解,又变成一粒粒雨珠。在吴懿心目中,学究天人不输儒家书院圣人的父亲,似乎略有犹豫,伸出另外一只手掌,将原先掌心水珠倒入其中,刹那之间,吴懿见到父亲掌心金光一闪,不等吴懿定睛查看,父亲已经迅速握拳,吴懿再看不到父亲的掌心景象。
    老人思量片刻,回神后对吴懿笑道:“没什么好看的。”
    吴懿自然不敢刨根问底。
    老人问道:“你可知为何世间有灵众生,皆孜孜不倦追求人之皮囊?分明人的身躯如此孱弱,就连为了活命而进食五谷,都成了修行障碍,所以练气士才讲究辟谷,以免臭乱神明,胎气凋零,使得无法返老还元婴?反观我们蛟龙之属,得天独厚,天生体魄雄浑不说,灵智同样丝毫不比人差,你我又为何以人之形貌站在这里?”
    吴懿有些疑惑,不敢轻易开口,因为关于人之洞府窍穴,即是洞天福地,这早已是山上修士与所有山精鬼魅的共识,可父亲绝对不会与自己说废话,那么玄机在哪里?
    老人没有为难吴懿这个世上所剩不多的子女,“妙处只在一个字眼上,还。”
    老人伸手一根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
    吴懿陷入沉思。
    老人笑道:“你年龄尚小,涉世不深,别说是三千年前的那副光景,万年之前,为父不与你说,你又能去哪里寻找答案。”
    吴懿神色肃穆,知道父亲是在传授自己证道契机!
    她在金丹境界已经停滞不前三百余年,那门可以让修士跻身元婴境的旁门道法,她作为蛟龙之属的遗种后裔,修炼起来,非但没有事半功倍,反而磕磕碰碰,好不容易靠着水磨功夫,跻身金丹巅峰,在那之后百余年间,金丹瓶颈开始纹丝不动,令她绝望。
    老人抬头望向天幕,“你就不好奇如今的三教、诸子百家,三座天下,那么多凡俗夫子,是从何而来吗?又是为何而来吗?最后又是如何成为天下的主人吗?嗯,最后一点,乱七八糟的山野杂闻很多了,离着那个真相,有远有近,你可能大致了解一点内幕。”
    吴懿点点头。
    三千年前,世间最后一条真龙逃离中土神洲,凭借着当初职掌天下水运的本命神通,选择在宝瓶洲最南端的老龙城登岸,期间身负重伤,撞入大地之下,硬生生开辟出一条走龙道,被一位不知名的大修士以如今已经失传的压胜山法镇压,竟是不得不破土而出,濒死的真龙最终摔落在后来的骊珠洞天附近,就此陨落,又有大修士以秘法打造了那座骊珠洞天,如同一颗明珠,悬于大骊王朝上空。
    老人叹了口气,“你这悟性,真是不堪。”
    吴懿有些委屈。
    老人一挥衣袖,将紫阳府临时变作一座小天地,又取出那只当年曾经泛舟去往天幕星河的仙家小舟,率先跨入木舟,示意吴懿跟上,这才说道:“你觉得世间出现过最强大的存在,是什么?”
    吴懿怯生生道:“三教祖师爷?还有那些不愿现世的十四境大佬?前者只要身在自己的某座天地,就是老天爷一般了,至于后者,反正已经脱离境界高低这种范畴,一样具备种种匪夷所思的神通仙法……”
    老人不置可否,随手指向铁券河一个方位,笑道:“积香庙,更远些的白鹄江水神府,再远一点,你弟弟的寒食江府邸,以及周边的山水神灵祠庙,有什么共同点?罢了,我还是直接说了吧,就你这脑子,等到你给出答案,纯属浪费我的灵气积蓄,共同点就是这些世人眼中的山水神祇,只要有了祠庙,就得以塑造金身,任你之前的修道资质再差,都成了拥有金身的神灵,可谓一步登天,之后需要修行吗?不过是吃香火罢了,吃得越多,境界就越高,金身腐朽的速度就越慢,这与练气士的修行,是两条大道,所以这就叫神仙有别。回过头来,再说那个还字,懂了吗?”
    吴懿摇头道:“还是不太懂。”
    老人感慨道:“你哪天要是销声匿迹了,肯定是蠢死的。知道同样是为了跻身元婴,你弟弟比你更加对自己心狠,舍弃蛟龙遗种的诸多本命神通,直接让自己成为束手束脚的一江水神吗?”
    吴懿眼睛一亮,“我们想要‘还’元婴,就要成为神祇?”
    老人用一种可怜眼神看着这个女儿,有些意兴阑珊,实在是朽木不可雕,“你弟弟的方向是对的,只是走过头了,结果彻底断了蛟龙之属的大道,所以我对他已经死心,不然不会跟你说这些,你钻研旁门道法,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是对的,只是尚且不得正法,走得还不够远,可好歹你还有一线机会。”
    老人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栏杆,“不是两头,就在这儿,神人之间,才是最契合蛟龙之属的根本大道,这便是一万年前我们的祖宗家法,那会儿蛟龙管着天下的五湖四海、江渎溪涧,一切有水之处,皆是我们的疆域,只是你弟弟聪明反被聪明误,误以为远古时代的正统神道‘封正’,与如今的朝廷敕封差不多,这就不可救药了,让他走上了那条歧路。只是如今天地规矩变了,对我们影响极大,因为当年那场血腥变故,我们被无形的大道所厌恶,所以跻身元婴就变得极其困难……”
    吴懿终于忍不住问道:“父亲,你也没说到底如何才能修成元婴啊,你就与女儿直说了吧!”
    老人笑了笑,反问道:“你我是父女,是不是就觉得你修道,我传道,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吴懿顿时如临大敌,觉得接下来自己要要苦头吃了。
    果然,老人冷笑道:“父慈子孝,这种想法,是儒家教你的,可不是为父教你的。为父可从来不奢望子孙的恭顺和孝敬,这一点,你应该比那些在为父肚子里的兄弟姐妹更清楚吧?那么你该如何当个女儿才对?”
    吴懿脸色惨白。
    老人咧嘴,露出些许雪白牙齿,“百年之内,如果你还无法成为元婴,我就吃掉你算了,不然白白分摊掉我的蛟龙气运。看在你这次办事得力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个消息,那个陈平安身上有最后一条真龙精血凝结而成的蛇胆石,有几颗品质颇好,你吃了,无法跻身元婴境界,但是好歹可以拔高一层战力,到时候我吃你的那天,你可以多挣扎几下。怎么样,为父是不是对你很是慈爱?”
    身材高挑的吴懿颤抖起来。
    老人突然感慨一句,“你吃成精的水族果腹,我吃你们,聚拢气运,那个占据一副远古遗蜕的崔东山,自然也可能吃掉我。怎么办呢?”
    老人对吴懿笑道:“所以别觉得修为高,本事大,有多了不起,一山总有一山高,所以我们还是要感谢儒家圣人们订立的规矩,不然你和弟弟,早就是为父的盘中餐了,然后我差不多也该是崔东山的囊中物,如今的这个天下,别看山底下各国打来打去,山上门派纷争不断,诸子百家也在勾心斗角,可这也配称为乱世?哈哈,不知道一旦万年前的光景再现,如今所有人,会不会一个个跑去那些州郡县的文庙那边,跪地磕头?”
    吴懿对这些“大事”反而没有半点感触。
    她犹在心心念念那个跻身元婴的法门。
    老人问道:“你送了陈平安哪四样东西?”
    吴懿老实回答道:“每一层楼各选一样,一块从第一声春雷当中凝结孕育、坠落人间的陨铁,拇指大小,六斤重。一件春草薄衫的上品灵器法袍。六张清风城许氏特制的‘狐皮美人’符箓纸人。一颗灵气饱满的青色梅核,埋入土中,一年时间就能长成千年高龄的杨梅树,每到二十四节气的当天,就可以散发灵气,之前灵韵派一位老祖师想要重金购买,我没舍得卖。”
    老人点头道:“火候还行。”
    老人突然笑了,“别觉得抛媚眼给瞎子看,北岳正神魏檗自会与陈平安一一解释清楚,不过前提是……陈平安走得到落魄山。这就得看崔国师和崔东山的斗法结果了。”
    吴懿听得出言语中的那个惊人内幕,崔瀺与崔东山斗法?可她仍是执念于那个“神人之间”的说法,满是哀求道:“父亲,若是我能够跻身元婴,岂不是可以为父亲做更多事情?”
    老人却已经收起小舟,撤掉小天地神通,一闪而逝,返回大骊披云山。
    只留下一个满怀惆怅和忧惧的吴懿。
    百年光阴。
    是那凡夫俗子梦寐以求的高寿,可在她吴懿看来,算得了什么?
    ————
    积香庙水神一路上殷勤得过分,让陈平安只好搬出朱敛来挡灾。
    很快朱敛就与那位铁券河水神称兄道弟起来,到了渡口的时候,两人依依不舍告别,河神喊朱敛为大哥,已经喊得无比熟稔和诚挚。
    河神驾驭渡船返回,陈平安和朱敛一起收回视线,陈平安笑问道:“聊了什么,聊得这么投缘。”
    朱敛嘿嘿笑道:“男人还能聊什么,女子呗,聊了那萧鸾夫人半路。”
    陈平安便懒得再说什么。
    朱敛突然一脸羞赧道:“少爷,以后再遇上江湖险恶的场景,能不能让老奴代劳分忧?老奴也算是个老江湖,最不怕风里来浪里去了,萧鸾夫人这般的山水神祇,老奴倒不敢奢望手到擒来,可只要放开了手脚,拿出看家本事,从指甲缝里抠出丁点儿的当年风流,萧鸾夫人身边的婢女,还有紫阳府那些年轻女修,最多三天……”
    陈平安赶紧打断了朱敛的言语,毕竟裴钱还在身边呢,这个丫头年纪不大,对于这些言语,特别记得住,比读书上心多了。
    朱敛还不愿死心,念叨道:“少爷,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龙泉郡家乡那儿,肯定美女如云吧?”
    陈平安想了想,摇头道:“就容貌而言,好像跟寻常市井小镇没啥两样。”
    朱敛哀叹道:“美中不足啊。”
    不过朱敛很快说道:“老奴斗胆擅自与那位河神老弟聊了些孙登先的事情,估计以后孙登先即便在黄庭国遇到了些麻烦,只要给这位善于钻研的河神老弟听到了,说不定可以帮上孙登先的忙,只是少爷也做好准备,就是隔着千山万水,积香庙河神少不得都要跟少爷邀功的。”
    陈平安朝朱敛伸出大拇指,“这件事,做得漂亮。”
    朱敛好奇问道:“少爷为何如此仰慕孙登先?”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因为人家是大侠啊。我们行走江湖,不去仰慕大侠,难道还崇拜采花贼啊。”
    朱敛一本正经道:“少爷,我朱敛可不是采花贼!我辈名士风流……”
    陈平安一句话打发了朱敛,“你可拉倒吧你。”
    裴钱摇头晃脑,学着陈平安的语气火上加油,“你可拉倒吧你。”
    朱敛做了个抬脚动作,吓得裴钱赶紧跑远。
    陈平安跟第一次游历大隋返回家乡,一样没有拣选野夫关作为入境路线。
    又到了那座黄庭国边境的风雅县,到了这里,就意味着距离龙泉郡不过六百里。
    再往前,就要路过很长一段山崖栈道,那次身边跟着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那次风雪呼啸当中,陈平安停步燃起篝火之时,还偶遇了一对凑巧路过的主仆。
    陈平安越琢磨越觉得那名神色温和、气质从容的男子,应该是一位挺高的高人。
    过了风雅县,暮色中一行人来到那条熟悉的栈道。
    陈平安挑了个宽敞位置,打算夜宿于此,叮嘱裴钱练习疯魔剑法的时候,别太靠近栈道边缘。
    裴钱好奇问道:“老厨子反正会飞唉,我就算不小心摔下去,他能救我吧?”
    陈平安随口道:“想要御风远游,可以直接让朱敛帮你,但练剑的时候还是要小心,是两回事。”
    裴钱哦了一声。
    裴钱手持行山杖,开始打天打地打妖魔鬼怪。
    次次看得朱敛辣眼睛。
    石柔倒是挺喜欢看裴钱瞎胡闹的,就坐在一块石头上,欣赏裴钱的剑术。
    好一番勤学苦练,练出了一身大汗,裴钱放下行山杖,将师父的竹箱横放着,当做书桌,拿出自己的家当后,趁着夕阳西下的最后一点余晖映照,蹲在那边开始抄书。
    抄完书,朱敛也已煮熟米饭,石柔和裴钱拿出碗筷,朱敛则拿出两只酒杯,陈平安从养剑葫倒出那老蛟垂涎酒,两人偶尔就会这般小酌。
    裴钱拿出风卷云涌的气魄,早早吃完一大碗米饭,陈平安和朱敛才刚开始喝第二杯酒,她笑眯眯询问陈平安,“师父,我能瞅瞅那只紫檀小箱子不,万一里边的东西丢了,咱们还能早点原路返回找一找哩。”
    陈平安哧溜一口醇酒,笑道:“自己看去。”
    裴钱便从竹箱里边拿出漂漂亮亮的小木箱,抱着它盘腿坐在陈平安身边,打开后,一件件清点过去,拇指大小却很沉的铁块,一件折叠起来、还没有二两重的青色衣衫,一摞画着美人的符纸,翻来覆去,生怕它们长脚跑掉的仔细模样,裴钱突然惶恐道:“师父师父,那颗梅子核不见了唉!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我马上去路上找找看?”
    朱敛翻了个白眼。
    石柔忍俊不禁,你这丫头骗人的时候,能不能把眼睛里头的笑意藏好?
    陈平安哦了一声,“没关系,如今师父有钱,丢了就丢了。”
    裴钱嘿一声,翻转手腕,一下摊开手掌,“师父,开不开心,咱们刚才都觉得它给丢了,对吧,那么现在咱们就等于多出了一颗梅核哦。”
    陈平安笑着点头。
    裴钱哈哈笑道:“师父,你很傻乎乎唉,它本来就没丢嘛,你这都看不出来哩。”
    陈平安在裴钱额头屈指一弹。
    裴钱纹丝不动,做了一个气沉丹田的动作,“半点不疼!”
    朱敛已经忍无可忍,凌空一弹指。
    疼得裴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将梅子核放回小箱子,弯腰赶紧放在一旁,然后双手抱住额头,哇哇大哭起来。
    陈平安笑得合不拢嘴。
    一看到连师父都不心疼她,从手指缝隙偷看师父的裴钱,哭得更厉害了。
    陈平安只得赶紧收起笑容,问道:“想不想看师父御剑远游?”
    裴钱嘴角向下,委屈道:“不想。”
    陈平安只是微笑。
    裴钱蓦然灿烂笑起来,“想得很哩。”
    陈平安便摘下背后那把半仙兵剑仙,却没有拔剑出鞘,站起身后,面朝山崖外,随后一丢而出。
    陈平安快步向前,一拍养剑葫,一掠而出,踩在那把长剑之上,呼啸远去。
    裴钱张大嘴巴,赶紧起身,跑到山崖畔,瞪着眼睛,望向那个御剑的潇洒背影。
    朱敛和石柔自然知道谜底,飞剑初一和十五藏在了那把剑仙的下边。
    裴钱扯开嗓子喊道:“师父,别飞太远啊。”
    山风里,陈平安微微屈膝,踩着那把剑仙,与两把飞剑心意相通,剑仙剑鞘顶端倾斜向上,骤然拔高而去,陈平安与脚下长剑破开一层云海,不由自主地悬停静止,脚下就是余晖中的金色云海,一望无垠。
    天地之间有大美而不言。
    陈平安才发现原自己御剑游历,眼中所见,与那乘坐仙家渡船俯瞰云海,是截然不同的风光和感受。
    陈平安看了许久的云海,随着大日西沉如坠海中,余晖也随之渐渐退散,最后陈平安站在长剑上,闭上眼睛,屏气凝神,练习剑炉立桩。
    陈平安收起剑炉桩,刹那之间,心中一动,喃喃道:“是曹慈又破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