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剑来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南下
    就在朱敛觉得这趟捉鬼之行,估摸着没自己啥事的时候,那座府邸大门打开,走出一人。
    朱敛忍不住问道:“少爷,是那女鬼的姘头?牌面挺大啊,这汉子,瞅着可不比萧鸾夫人的白鹄江神位差了。”
    走出之人,身材魁梧,披挂甲胄,手臂有一条金色眼眸的青蛇盘踞,呼吸吐纳皆是白雾缭绕,如祠庙内香火弥漫。
    陈平安认得此人,曾经与许弱一起出现在绣花江上,眼前这位,极有可能是绣花江或是玉液江水神中的某位。
    关于绣花江、玉液江和棋墩山,加上这座府邸,皆有讲究,魏檗曾坦言,都是用来镇压神水国残余气运的隐蔽存在,所以同样是江水正神,绣花、玉液两江神祇,比起水域辖境差不多的大骊水神,品秩要稍高半筹。
    那位绣花江水神沉声道:“陈平安,私自破开一地山水屏障,擅闯楚氏府邸,按照大骊制定的封山律法,哪怕是一位谱牒仙师,一样要削去户籍、谱牒除名、流徙千里!”
    陈平安疑惑道:“那位楚夫人?”
    绣花江水神摆摆手:“她早已离开府邸,而且此地已经有新主人,念在你有太平无事牌在身,已经在礼部记录档案,准许你速速离去,下不为例。”
    陈平安抱拳问道:“敢问江神,那位楚夫人如今在何处?”
    这尊以金身现世的江水正神皱了皱眉头,瞥了眼陈平安所背长剑,“只知道楚夫人去了观湖书院,有位读书人死在那边,她想要去收拢骸骨,但是近期她肯定不会返回此地。”
    陈平安叹了口气,应该是要白跑一趟了,有些心疼那两张黄纸符箓,向那位水神致歉道:“这次登门拜访楚夫人,是我冒失了。下次一定注意。”
    水神冷笑道:“还有下次?”
    不等陈平安说话,水神斜眼那个佝偻老人,“怎么,觉得自个儿是个远游境武夫,就可以肆意妄为了?”
    朱敛抹了把脸,转过头,对陈平安说道:“少爷,就求你让我打一架吧,这家伙这副嘴脸,实在太欠揍了,回头我一定还少爷颗金精铜钱。”
    陈平安先是眼神示意朱敛不用以此试探虚实,那头嫁衣女鬼,多半是不在府上。
    陈平安对那位水神笑道:“我们这就离开。”
    就在此时,楚氏府邸后方,冲起一阵滚滚黑烟,声势大振,汹涌而至,落地后化作人形,身穿一袭黑袍。
    绣花江水神面无表情,“顾府主,你不是在修缮山根水脉吗?”
    陈平安怎么都没有想到现任府主,是那位曾经护送他们一路的顾氏阴神,更是顾璨的父亲。
    阴神与陈平安点点头,再与那尊水神微笑解释道:“先前感应到有修士打破屏障,想到水神大人刚好在府上查看进展,就没理会,只是一想到如今大骊境内乱象四起,便担心是大隋修士想要强行破坏此地根本,没有想到竟然是熟人拜访。”
    水神眯眼道:“当年顾府主护送陈平安去往大隋,确实称得上相熟,不知道顾府主还要不要邀请陈平安进门,摆上一桌酒宴,为朋友接风洗尘?”
    顾氏阴神哈哈笑道:“既然当了这顾府主,我自然不敢耽误了手头正事,就只与陈平安唠叨几句,送出楚氏府邸辖境即可。”
    “修补水脉山根是不能中断的细致活,希望顾府主别耽搁太久,不然我一定会公事公办,在公文上记你一笔。”水神撂下这句话后,转身大步走入府邸。
    顾氏阴神抱拳相谢,然后来到陈平安身边,赶在一脸惊喜的陈平安开口之前,大笑道:“没办法,当年那趟差事,在礼部衙门那边讨了个苦功劳,得了个不伦不类的山神身份,所以万事不由心,没办法请你去府上做客了。”
    陈平安笑道:“没关系,以后机会多的是,这里离着龙泉郡又不算远。”
    顾氏阴神突然一揖到底,然后满脸感伤道:“上次远游,我不告而别,由于有命在身,不敢擅自说一桩私事,如今已是大骊神祇之一,虽说职责所在,不能擅自离开,但是刚好借着这个机会,不再隐瞒什么,也好省去一桩心事。”
    说到这里,顾氏阴神面带笑意,运转神通,使得原本飘忽模糊的面容愈发清晰,笑道:“觉得与谁比较像?”
    陈平安打量了他片刻,震惊道:“该不会是?”
    顾氏阴神爽朗大笑,再次抱拳,“陈平安,如果没有你,顾璨就不会白白得了那么大的福缘!这份比天还大的恩情,顾某以死相报都不过分!”
    陈平安好似许久没有缓过来,道:“难怪当年总觉得你经常在偷偷瞅我,那会儿还误以为你心怀叵测来着。顾叔叔,你早该告诉我的!”
    之后聊了些泥瓶巷鸡毛蒜皮的故人故事,很快就来到山水屏障附近,顾氏阴神苦涩道:“不敢违反规矩。对了,如水神所说,楚氏府邸经营不善,山根水脉,残破不堪,已是藕断丝连的境地,我不能离开太久,我就不远送了,在此分别便是。”
    陈平安笑问道:“我这次从老龙城返回,因为书简湖位于宝瓶洲中部,战事如火如荼,仙家渡船都不愿意去触霉头,我打算近期就要去趟书简湖看看顾璨,不知道顾叔叔知不知道顾璨如今如何了,那截江真君待他可还好?”
    顾氏阴神哈哈笑道:“他们娘俩好得很,小璨已经成了那位截江真君的嫡传弟子,万事无忧,不然我怎么会安心待在这里。”
    陈平安点点头,抱拳道:“祝愿顾叔叔早日神位高升!”
    顾氏阴神小声提醒道:“对了,陈平安,你可听说家乡那边,如今许多当年买下山头的仙家势力,开始转手贱卖,你最好赶紧回去,说不定还能低价入手一两座山头,这等机会,切莫错过。”
    陈平安笑道:“已经听说了,所以飞剑传讯了披云山,在让魏檗帮忙看看。”
    顾氏阴神一挥袖,山水屏障凭空出现一道大门,陈平安步入其中,转头与顾氏阴神抱拳告别。
    重新行走在山路上,陈平安感慨道:“怎么都没有想到顾叔叔,竟然成了阴神,还当了这座府邸的府主,就是不知道他们一家三口,什么时候可以团圆相聚。”
    朱敛微笑道:“虽然没见着那位嫁衣女鬼,可此行不虚,就像少爷先前所说的棋墩山,本是魏檗沦为末流神祇土地公的沉寂之地,也是一举成为大骊北岳正神的发迹之地。所以说,世事难料,不过如此。”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走吧,去红烛镇。”
    两人稍稍加快步伐,去往裴钱石柔所在的红烛镇。
    一直到走出那座山头数十里,两人一路闲聊,朱敛放慢脚步,小心翼翼,以聚音成线的武夫本事,突然问道:“少爷,接下来怎么说?”
    陈平安脸色如常,同样以聚音成线,回答道:“不急,到了红烛镇再做下一步的谋划,不然顾叔叔会有大麻烦。”
    ————
    楚氏府邸大门口。
    绣花江水神脸色阴沉,看着那位缓缓而返的府主,厉色道:“顾韬,我让你老老实实待在府邸水运主脉附近,寸步不离!你竟敢自己跑出来?!”
    这位臂绕青蛇的魁梧水神手臂一震,那条金色眼眸的青蛇,落地后盘曲在地,变做了一条粗如水桶的巨蛇,然后它缓缓游曳,刚好将主人和那位府主绕在一个大圈内,然后它高高抬起头颅,冷冷注视着顾氏阴神。
    水神伸手一抓,手中出现一杆精炼长槊,金光如水流淌,讥笑道:“国师有令,只要你做出半点逾越举动,我就可以将你魂魄打去半数!你要是不服气,大可以凭借楚氏府邸,反抗试试看。”
    顾氏阴神纹丝不动,面容无奈道:“此次之所以现身,只为了将那个秘密说出口,委实是积攒太久,不吐不快。水神这趟登门,奉命行事,又对我早有提醒,我认罚!但是我希望水神行刑之前,能否告知,为何我连陈平安的面,都不能见?希望水神大人能给我一个明明白白,不然我即便认罚,却也心有不甘!”
    绣花江水神死死盯住这个阴神,他不是在犹豫要不要打散这尊阴神府主的半数魂魄,而是要不要直接将其打烂所有魂魄。
    顾韬生死,两可之间。
    遭罪一场,肯定难逃。不过目前确实需要顾韬修补楚氏府邸气运,毕竟如今这里都属于北岳地界,山岳大神作为大骊王朝第一尊新五岳神祇,魏檗越来越流露出神尊之姿,所以具体何时打散顾韬的半数魂魄,除了向国师大人询问,按照大骊山水律法,他一样需要跟魏檗报备。
    这叫县官不如现管。
    如果不是顾韬从头到尾,没有流露出丝毫劝说陈平安去往书简湖的迹象,反而劝说陈平安返回家乡买山,不然这会儿顾韬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这也合情合理,顾韬私底下几次从红烛镇得知的书简湖传闻,其实都是大骊谍子想要这位府主知道的消息。
    水神毫无征兆地将长槊丢掷而出,贯穿阴神腹部,倾斜钉入地面,长槊金光绽放,在顾韬身上直接灼烧出一个窟窿,以阴物之身转为神祇金身的顾韬身躯,依旧挨了一记重创。
    顾韬也确实硬骨头,硬是一言不发,面容开始扭曲,一身黑烟滚滚散发。
    水神伸手一抹,摊开一幅画卷,楚氏府邸山水辖境内所有景象,随着这位水神的心意转动,画卷画面迅速流转变幻,画上人与事,纤毫毕现。
    又打开一幅,是那绣花江辖境。
    他语气冷硬道:“只要一点点苗头,给我怀疑了,我就宁可错杀了你。”
    腹部犹有金色长槊贯穿而过的顾韬怒道:“你是不是疯了?!国师大人岂会让你如此肆意妄为!你真当我不知道,你爱慕那楚夫人已经数百年之久?!怎的,我如今占据了楚夫人的府邸,你便对我不顺眼,一定要除之后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好好好,我算是领教了你这绣花江水神的肚量!”
    水神根本不理睬悲愤欲绝的顾韬,只是低头凝视着一幅画卷上的陈平安朱敛两人,观察着那两人的表情,谈话,每一个细节都不愿意放过。
    至于国师大人在谋划什么,绣花江水神丝毫不感兴趣,是不敢有探究的念头,半点都不敢。
    大骊王朝百余年来,
    对于这位始终站在皇帝陛下影子里的国师,几次走出阴影,都会带来一场腥风血雨,人头滚滚落,无论是权贵豪阀,还是山上仙师,没有例外,不管你是如何位居要津的中枢重臣、封疆大吏,是什么地仙,
    要么是销声匿迹,要么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水神一招手,驾驭长槊返回手中,“你速速返回府邸底下,修补本地气运之余,听候发落,是生是死,你自求多福。”
    顾韬伸手捂住腹部,金身被伤,道行折损,让这位阴神痛苦不已,“你应该知晓我的大致根脚,所以这件事情没完!”
    水神神色淡漠,“我们大骊,最大的靠山,是国师帮助皇帝陛下订立的律法。”
    ————
    沿着那条河水柔秀的绣花江,来到喧闹依旧的红烛镇。
    曾经在这里的一座书肆,陈平安给李槐买过一本《大崖断水》。
    裴钱和石柔住在之前陈平安住过的客栈。
    进了屋子,正要与师父说这红烛镇好玩之处的裴钱,看了眼陈平安,立即不说话。
    朱敛关上门,站在窗口附近,陈平安开始沉默不语。
    陈平安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我打算先不回龙泉郡,朱敛,你护着裴钱石柔去落魄山。黄庭国有座仙家渡口,我去那边试试,看有没有去往书简湖的渡船,实在不行,就走路去书简湖。到了龙泉郡,再想走,只会更难。”
    朱敛想了想,缓缓道:“老奴会一门还算拿得出手的易容术,不如让老奴假扮少爷,少爷随便假扮某人,然后找个合适机会,少爷先离开红烛镇,我们在这里多留几天。这样稍稍稳妥些,未必能够瞒天过海,就当是聊胜于无吧。”
    石柔一头雾水。
    裴钱更是茫然。
    朱敛轻声道:“少爷,你自己说的,万事不要急,慢慢来。”
    陈平安笑了笑,“放心吧,我有数。”
    朱敛点点头,“还是少爷心细,不然估摸着到了龙泉郡,崔东山这场斗法,就输定了。”
    从绣花江水神率先露面,顾叔叔随后赶来,陈平安就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
    所以陈平安当时选择沉默,等着顾叔叔开口,而不是一声顾叔叔脱口而出。
    果不其然。
    顾叔叔话里有话,“第一次”泄露顾璨父亲的身份。
    陈平安就跟着配合顾叔叔演了那场戏。
    什么好心提醒陈平安赶紧返回龙泉郡购买山头。
    什么娘俩在书简湖万事无忧。
    只要陈平安全部反过来听就对了。
    除此之外,两人心有灵犀,各自绝对不多说一个字,多一个眼神交汇。
    因为那个绣花江水神,一定在暗中窥探。
    接下来朱敛开始帮忙推敲细节,例如今晚先去喝一场红烛镇特有的船娘花酒,那里人多眼杂,最适合给人暗中盯梢,陈平安脱下那件必须穿往书简湖的法袍金醴,换上一身青衫,以便之后朱敛假扮陈平安去往落魄山,没了金醴,太过突兀。
    朱敛与陈平安就这样相互查漏补缺。
    裴钱乖乖坐在一旁,不会在这种时候插科打诨。
    石柔护住窗口位置。
    她再不会觉得,朱敛建议喝那花酒,是在假公济私。
    这一晚,陈平安与朱敛离开客栈,喝了顿花酒,陈平安正襟危坐,朱敛如鱼得水,与船家女聊得让那位妙龄女子大有君生我未生之感。
    第二天,陈平安带着裴钱逛荡红烛镇,购买各色物件,就像是家乡邻近,又即将入冬,可以开始准备年货了。
    一位相貌平平的中年男人,悄无声息地离开红烛镇。
    没有乘坐渡船沿着绣花江往下游行去,而是走了条热闹官道,去往边境,邻近关隘,没有以通关文牒过关进入黄庭国,而是像那不喜约束的山泽野修,轻松越过崇山峻岭,此后昼夜赶路。
    风尘仆仆,到了黄庭国一座仙家渡口,中年男人并未在渡口向执事询问,只是通过闲聊,得知渡口如今并无渡船直接到达书简湖,那条航线早已停滞,便选了一艘去往名为姑苏山的渡船,据说在姑苏山那边换乘渡船,就能够去往一个朱荧王朝的藩属国,在那之后,就只能步行去往书简湖了。
    男人付了一笔神仙钱,要了个渡船单间,深居简出。
    到了那座姑苏山,男人又听闻一个坏消息,如今连去往朱荧王朝那个藩属国的渡船都已停歇。
    男人在姑苏山停留了一天,四处行走,最后便一掷千金,以远远高于行情价的神仙钱,先付了一半价钱,直接雇佣了一艘不太愿意死守规矩的私船,在船主一脸谄媚却满是看傻子的眼神中,男人登上那艘渡船,就只有他一个客人。
    豺狼环伺。
    男人不知是江湖经验不够老道,毫无察觉,还是艺高人胆大,故意视而不见。
    在一次渡船通知客人说是需要靠岸补给的时候,那个男人终于离开船舱,换了一身白袍,背了一把长剑,头别簪子,腰系酒壶。
    他直接找到那位观海境修为的船主,一拍那枚寻常修士眼中的朱红色酒壶,一把飞剑掠出养剑葫,说道:“神仙钱好挣,命没了就没了。”
    早已起了杀人越货心思的船主老修士,也是个野路子出身,既然被客人看穿,便懒得掩饰什么,瞥了眼那只酒葫芦,笑道:“客人大概不晓得我们这一行的行情,一枚养剑葫,可比我的这条命,加上这条船,都还要值钱,你觉得……”
    不等老修士将话说完,飞剑一闪而逝。
    老修士终究是位攀爬到观海境的山泽野修,对于山上四大难缠鬼之一的剑修,并不陌生,刚好有一件压箱底的灵器,可以稍稍制衡。
    只是老修士凭借本命器物,堪堪躲过了那把飞剑,养剑葫内又有一把飞剑钉入他眉心。
    不至于毙命,但是稍有动作,剑尖再往里边刺入些许,命也就没了。
    在观海境老修士震惊于一位剑修竟有两把本命飞剑的时候。
    一拳已至。
    打得老修士所有气府灵气蒸腾如沸水。
    又一拳。
    能够以灵气反哺、淬炼体魄的老修士,身躯坚韧大致相当于四境武夫,可仍是被一拳打得呕出胆汁,倒地不起。
    两把飞剑更是钉入老修士两座本命气府,一阵搅碎,使得观海境船主当场跌回洞府境,哀嚎不已。
    那人环顾四周,挑了张椅子坐下,对其余人等说道:“继续赶路。”
    老修士之后就坐在还算宽敞的屋子小角落,两把飞剑在四周缓缓飞旋。
    而那个客人,竟然就一直坐在那边翻看书籍。
    老修士壮起胆子,询问自己能否就在原地疗伤,以免连洞府境都保不住。
    男人点点头,并无异议。
    此后男人看了一本本书籍,偶尔会打个盹,偶尔站起身缓缓踱步,慢慢出拳。
    渡船到达那座朱荧王朝边境最大的藩属国后,那个男人下船前,给了剩下的一半神仙钱。
    跟神色萎靡的老修士问过了书简湖大致方向,那人摘下背后长剑,连剑带鞘一起抛向空中。
    御剑远去书简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