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剑来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人生不是书上的故事
    (有些晚了,9000字章节,不算入4号的更新。)
    空中飞鹰盘旋,枯枝上乌鸦嘶叫。
    原本平整宽阔的官道,早已支离破碎,一支车队,颠簸不已。
    石毫国作为朱荧王朝最大的藩属国,位于王朝的西北方向,以沃野千里、出产丰富著称于宝瓶洲中部,一直是朱荧王朝的大粮仓。同样是王朝藩属,石毫国与那大隋藩属的黄庭国,有着截然不同的选择,石毫国从皇帝、庙堂重臣到绝大多数边军将领,选择跟一支大骊铁骑大军硬碰硬。
    战火蔓延整个石毫国,今年开春以来,在整个京城以北地带,打得异常惨烈,如今石毫国京城已经深陷重围。
    不但是石毫国百姓,就连附近几个兵力远逊色于石毫国的藩属小国,都人心惶惶,当然不乏有所谓的聪明之人,早早依附投诚大骊宋氏,在隔岸观火,等着看笑话,希望所向披靡的大骊铁骑能够干脆来个屠城,将那群愚忠于朱荧王朝的石毫国一干忠烈,全部宰了,说不定还能念他们的好,兵不血刃,在他们的帮忙下,就顺利拿下了一座座武库、财库丝毫不动的高大城池。
    磕磕碰碰的路途,让不少这支车队的车夫叫苦不迭,就连许多背负长弓、腰挎长刀的精壮汉子,都快给颠散了骨头架子,一个个萎靡不振,强自振作精神,眼神巡视四方,以免有流寇劫掠,这些七八十骑弓马熟谙的青壮汉子,几乎人人身上带着血腥气味,可见这一路南下,在兵荒马乱的世道,走得并不轻松。
    真是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挣银子,说句不夸张的,撒泼尿的功夫,就可能把脑袋不小心掉在地上。
    期间最凶险的一场堵截,不是那些落草为寇的难民,竟是一支三百骑假扮马贼的石毫国官兵,将他们这支商队当做了一块大肥肉,那一场厮杀,早早签下生死状的商队护卫,死伤了将近半数,如果不是雇主当中,竟然藏着一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山上神仙,连人带货物,早给那伙官兵给包了饺子。
    这支车队需要穿过石毫国腹地,到达南方边境,去往那座被世俗王朝视为龙潭虎穴的书简湖。车队拿了一大笔银子,也只敢在边境关隘停步,不然银子再多,也不愿意往南边多走一步,好在那十数位外乡商贾答应了,允许车队护卫在边境千鸟关掉头返回,之后这拨商贾是生是死,是在书简湖那边攫取暴利,还是直接死在半路,让劫匪过个好年,反正都不用车队负责。
    这一路走下来,真是人间炼狱修罗场。
    饿殍千里,不再是读书人在书上惊鸿一瞥的说法。
    车队在沿途路边,经常会遇到一些哭喊连天的茅草店铺,不断有成人在贩卖两脚羊,一开始有人不忍心亲自将子女送往砧板,交给那些屠夫,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父母之间,先交换面瘦肌黄的子女,再卖于店家。
    许多饿疯了的流亡难民,成群结队,像行尸走肉和野鬼幽灵一般,游荡在石毫国大地之上,只要遇到了可能有食物的地方,蜂拥而上,石毫国各地烽燧、驿站,一些地方上豪横家族打造的土木堡,都沾染了鲜血,以及来一些不及收拾的尸体。车队曾经经过一座拥有五百同族青壮护卫的大堡,以重金购买了少量食物,一个胆大的精悍少年,眼红艳羡一位商队护卫的那张硬弓,就套近乎,指着城堡外木栅栏那边,一排用来示威的干瘪头颅,少年蹲在地上,当时对一位车队扈从笑嘻嘻说了句,夏天最麻烦,招蚊蝇,容易瘟疫,可只要到了冬天,下了雪,可以省去不少麻烦。说完后,少年抓起一块石子,砸向木栅栏,精准击中一颗头颅,拍拍手,瞥了眼目露赞赏神色的商队扈从,少年颇为得意。
    当时一个身穿青衣、扎马尾辫的年轻女子,让那少年心动不已,之所以与商队扈从聊这些,做这些,无非是少年想要在那位好看的姐姐眼前,表现表现自己。
    只可惜那位青衣姐姐从头到尾都没瞧他,这让少年很失落,也很失望,若是这般美貌若祠庙壁画仙子的女子,出现在来这边寻死的难民队伍当中,该多好?那她肯定能活下来,他又是族长的嫡长孙,哪怕不是第一个轮到他,总归能有轮到自己的那天。不过少年也知道,难民当中,可没有这般水灵的女子了,偶有些妇人,多是黝黑黝黑,一个个皮包骨头,瘦得跟饿死鬼似的,皮肤还粗糙不已,太难看了。
    那个青衣姐姐身边,还站着个岁数稍大的女子,背着把剑,不过姿色就差太多了,尤其是身材,一个天一个地,若是后者单独出现,少年也会心动,只是当她们站在一起,少年眼里便没有了后者。
    商队继续南下。
    经常会有流民拿着削尖的木棍拦路,聪明一些的,或者说是还没真正饿到绝路上的,会要求商队拿出些食物,他们就放行。
    商队当然懒得理睬,只管前行,一般来说,只要当他们抽刀和摘下一张张硬弓,难民自会吓得鸟兽散。
    也有一些难民,红着眼睛只管往前冲,打算哄抢一番,商队护卫扈从本就是江湖武夫出身,又不是石毫国人氏,一路南下,早已麻木,队伍里又死了那么多兄弟朋友,内心深处,还巴不得有人冲上来给他们解解恨,所以精悍骑队如渔网撒出,手起刀落,或是比拼箭术,以射中眼眶者最佳,射穿脖颈次之,射透心口再次之,若是只能射中腹部、腿脚,那可是要惹来讥讽和笑话的。
    这次雇佣护卫和车队的商贾,人数不多,十来个人。
    除了那位极少露面的青衣马尾辫女子,以及她身边一个失去右手大拇指的背剑女子,还有一位不苟言笑的黑袍青年,这三人好像是一伙的,平时车队停马修整,或是野外露营,相对比较抱团。
    此外这拨要钱不要命的商贾主事人,是一个身穿青衫长褂的老人,据说姓宋,护卫们都喜欢称呼为宋夫子。宋夫子有两位扈从,一个斜背乌黑长棍,一个不带兵器,一看就是地道的江湖中人,两人年岁与宋夫子差不多。此外,还有三位哪怕脸上带笑依旧给人眼神冰冷感觉的男女,年龄悬殊,妇人姿色平庸,其余两人是爷孙俩。
    给扈从们的感觉,就是这拨商贾,除了宋夫子,其余都架子大,不爱说话。
    这天夜里,歇脚于一座已经荒废、胥吏逃散的破败驿站,物件早已被收刮一空。
    青衣马尾辫女子,蹲在驿站外一堵倒塌大半的泥土墙头上。
    与她形影不离的那个背剑女子,站在墙下,轻声道:“大师姐,再有大半个月的路程,就可以过关进入书简湖地界了。”
    青衣女子有些心不在焉,嗯了一声。
    那位宋夫子缓缓走出驿馆,轻轻一脚踹了个蹲坐门槛上的同行少年,然后单独来到墙壁附近,负剑女子立即以大骊官话恭声行礼道:“见过宋郎中。”
    老人笑着点头,“徐姑娘还是这般客气,过于见外了。”
    此郎中并非药铺郎中。
    这位气态儒雅的青衫老人,是大骊礼部祠祭清吏司的主事郎中。
    这个位置,黄庭国石毫国这些藩属小国,属于比较大一点的芝麻官,光是礼部衙门,上头就有侍郎,再上头还有尚书,说不定哪天就要被品秩相当的辅官,员外郎给抢了位置。可在大骊,这就是一个极其关键的位置,是大骊王朝最有权柄的三位郎中之一,位不算高,从五品,权极其重。除了名义上一位祠祭清吏司郎中该有的职责,还掌管着一国山水正神的评定考核、以及举荐权。
    大骊一直不设立江水正神与祠庙的冲澹江,突然多出一位名叫李锦的江水精怪,从一个原本在红烛镇开书铺的掌柜,一跃成为江神,据说就是走了这位郎中的门路,得以鲤鱼跳龙门,一举登上神台高位,享受各路香火。
    而两位女子,正是离开龙泉剑宗下山游历的阮秀,徐小桥。
    至于为何要离开大骊王朝如此之远,就连徐小桥和董谷都觉得很意外,至于他们的大师姐阮秀,就全然无所谓了。
    徐小桥见宋郎中像是有事相商的样子,就主动离开。
    宋郎中走到墙头上,盘腿而坐,微笑道:“我要感谢阮姑娘的大度。”
    阮秀收起一只帕巾,藏入袖中,摇摇头,含糊不清道:“不用。”
    宋郎中笑问道:“冒昧问一下,阮姑娘是不在意,还是在容忍?”
    阮秀问道:“有区别吗?”
    老人点点头,正色道:“若是前者,我就不多此一举了,毕竟我这么个老头子,也有过少年爱慕的岁月,晓得李牧玺那般大小的毛头小子,很难不动心思。如果是后者,我可以提点李牧玺或是他爷爷几句,阮姑娘不用担心这是强人所难,这趟南下是朝廷交待的公事,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丝毫不是阮姑娘过分了。”
    阮秀说道:“没关系,他爱看就是看吧,他的眼珠子又不归我管。”
    宋郎中哑然失笑。
    此次随行队伍当中,跟在他身边的两位江湖老武夫,一位是从大骊军伍临时抽调出来的纯粹武夫,金身境,据说去军中帅帐要人的绿波亭大谍子,给那位战功彪炳的主将,当面摔杯骂娘,当然,人还是得交出来。
    一位出身大骊江湖大门派的帮主,也是七境。
    此外三人,是一队临时组建的粘杆郎,爷孙俩人当中,少年名为李牧玺,是位精通符箓和阵法的修道天才,与他的爷爷和父亲三代人,都是大骊朝廷的粘杆郎,父亲死于前不久一场,所以这趟南下远游,对于爷孙二人来说,既是衙门里边的公事,也是有私怨夹杂其中。
    这趟南下书简湖,有两件事,一件是明面上的,也不算小了,他这位祠祭清吏司郎中,是话事人,龙泉剑宗三人,都需要听命于他,听从他的指挥调度。
    今年入秋时分,已经多年没有伤亡的大骊粘杆郎,一下子死了两个,一位身份隐蔽的外乡金丹修士,偷偷带走了一位弟子,这名少年,比较特殊,不但是先天剑胚,还身负武运,引来当地一州数位武庙圣人的关注。
    大骊势在必得,就连国师大人那边都听到了消息,很重视。
    大概是一报还一报,说来荒唐,这位少年是大骊粘杆郎率先找到和相中,以至于找到这棵好苗子的三人,轮流留守,倾心栽培少年,长达四年之久,结果给那位深藏不露的金丹修士,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打杀了两人,然后将少年拐跑了,一路往南逃窜,期间躲过了两次追杀和围捕,十分狡猾,战力也高,那少年在逃亡途中,更是展露出极其惊艳的心性和资质,两次都帮了金丹修士的大忙。
    最后绿波亭谍报显示,金丹修士和少年逃入了书简湖,此后泥牛入海,再无音讯。
    对于这类追杀,不单单是大骊王朝,其实宝瓶洲所有的山上势力,都不会犯痴,心存轻视,经验老道的门派,但凡有点底蕴的,都力争以狮子搏兔,一鼓作气用全力解决,而不是好似庸将的战场添油,派遣一拨拨人去白白送死,给对方以战养战,最终养虎为患。
    对方是一位擅长厮杀的老金丹,又占据地利,所以宋郎中一行人,绝不是两位金丹战力那么简单,而是加在一起,大致相当于一位强大元婴的战力。
    在这一点上,董谷和徐小桥私底下有过数次细致推演,得出的结论,还算比较放心。
    不然大师姐出了丁点儿纰漏,董谷和徐小桥两位龙泉剑宗的开山弟子,于情于理,都不用在神秀山待着了。
    至于唯有宋郎中自己知晓内幕的另外一件事,就比较大了。
    涉及整座书简湖的归属。
    就连他都需要听命行事。
    就连那个暗中扎根书简湖已有八十年光阴的某位岛主,也一样是棋子。
    这次离开大骊南下远行,有一件让宋郎中觉得有意思的小事。
    少年李牧玺对于南下途中,尤其是乘坐马车的石毫国旅途,所见所闻,如何都无法理解,甚至内心深处,还会埋怨那个罪魁祸首,也就是自己所在的大骊王朝。兴许在少年看来,如果大骊铁骑没有南下,或是南下的连绵战事,不要如此血腥残忍,就不会有那么多老百姓流离失所,在兵灾浩劫中,一个个原本老实本分的男男女女,都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而李牧玺的爷爷,九十岁的“年轻”修士,则对此无动于衷,却也没有跟孙子解释什么。
    阮秀问道:“听说有个泥瓶巷的孩子,就在书简湖?”
    宋郎中点头道:“姓顾,是机缘很大的一个孩子,被书简湖势力最大的截江真君刘志茂,收为闭门弟子,顾璨自己又带了条‘大泥鳅’到书简湖,带着那战力相当于元婴的蛟龙扈从,兴风作浪,小小年纪,名声很大,连朱荧王朝都听说书简湖有这么一双主仆存在。有次与许先生闲聊,许先生笑言这个叫顾璨的小家伙,简直就是天生的山泽野修。”
    阮秀抬起手腕,看了眼那条形若鲜红手镯的酣睡火龙,放下手臂,若有所思。
    ————
    一个中年男人来到了书简湖边缘地带,是一座人山人海的繁荣大城,名为池水城。
    一路上雇佣了辆马车,车夫是个走南闯北过的健谈老人,男人又是个大方的,爱听热闹和趣闻的,不喜欢坐在车厢里边享福,几乎大半路程都坐在老车夫身边,让老车夫喝了不少酒,心情大好,也说了好多道听途说而来的书简湖奇人异事,说那儿没外边传闻可怕,打打杀杀倒也有,不过多半不会牵扯到他们这些个老百姓。不过书简湖是个天大的销金窟,千真万确,以前他与朋友,载过一拨来自朱荧王朝的富家公子哥,口气大得很,让他们在池水城那边等着,说是一个月后返程,结果等了不到三天,那拨年轻公子哥就从书简湖乘船回到了城里,已经身无分文了,七八个年轻人,足足六十万两银子,三天,就这样打了水漂,不过听那些败家子的言语,好像意犹未尽,说半年后攒下一些银子,一定要再来书简湖快活。
    男人行走在池水城比肩接踵的大街上,很不起眼。
    先前城门有一队练气士看守,却根本不用什么通关文牒,只要交了钱就给进。
    池水城就建造书简湖西边水畔。
    书简湖极为广袤,千余个大大小小的岛屿,星罗棋布,最重要的是灵气充沛,想要在此开宗立派,占据大片的岛屿和水域,很难,可若是一两位金丹地仙占据一座较大的岛屿,作为府邸修道之地,最是适宜,既清净,又如一座小洞天。尤其是修行法门“近水”的练气士,更是将书简湖某些岛屿视为必争之地。
    背剑男人挑选了一栋闹市酒楼,点了壶池水城最招牌的乌啼酒,喝完了酒,听过了一些附近酒桌上眉飞色舞的闲聊,没听出更多的事情,有用的就一件事,过段时间,书简湖好像要举办每百年一次的岛主会盟,准备推举出一位已经空悬三百年的新任“江湖君主”。
    这个男人喝完酒吃完饭,与店伙计结过账,就离开酒楼,问路去了一座池水城内,对所有人开放的一条猿哭街,开满了仙家铺子,长街长达四里,两头有练气士守着,一样是不看身份,只认银子开道的做派,这一点,倒是有些像商贸冠绝一洲的老龙城,笑人无恨人有,谁有钱谁大爷。
    不信且看杯中酒,杯杯先敬有钱人。
    若是如此说来,好像整个世道,在哪儿都差不多。
    腰挂朱红色酒葫芦的中年男人,之前老车夫有说过,知道了在鱼龙混杂、往来频繁的书简湖,能说一洲雅言就不用担心,可他在路上,还是跟老车夫还是学了些书简湖方言,学的不多,一般的问路、讨价还价还是可以的。中年男人一路逛荡,走走看看,既没有一鸣惊人,扫荡什么那些天价的镇店之宝,也没有只看不买,挑了几件讨巧却不昂贵的灵器,就跟寻常的外乡练气士,一个德行,在这儿就是蹭个热闹,不至于给谁狗眼看人低,却也不会给当地人高看一眼。
    中年男人最后在一间贩卖古董杂项的小铺子停留,东西是好的,就是价格不太公道,掌柜又是个瞧着就不像是做生意的老古板,所以生意比较冷清,许多人来来走走,从兜里掏出神仙钱的,寥寥无几,男人站在一件横放于特制剑架上的青铜古剑之前,久久没有挪步,剑鞘一高一低分开放置,剑身刻有“大仿渠黄”四字小篆。
    看着那个弯腰低头细细端详的长衫背剑男人,老掌柜不耐烦道:“看啥看,买得起吗你?便是上古渠黄的仿剑,也要大把的雪花钱,去去去,真要过眼瘾,去别的地儿。”
    中年男人大概是腰包不鼓、腰杆不直,非但没有恼火,反而转头跟老人笑问道:“掌柜的,这渠黄,是礼圣老爷与人间第一位王朝君主共同巡狩天下,他们所乘坐马车的八匹拉车骏马之一?”
    老掌柜瞥了眼男人背后长剑,脸色稍稍好转,“还算是个眼力没差劲到眼瞎的,不错,正是‘八骏流散’的那个渠黄,后来有中土大铸剑师,便用毕生心血打造了八把名剑,以八骏命名,此人脾气古怪,打造了剑,也肯卖,但是每把剑,都肯卖给相对应一洲的买家,以至于到死也没全部卖出去,后世仿品不计其数,这把胆敢在渠黄之前刻下‘大仿’二字的古剑,仿得极好,自然价格极贵,在我这座铺子已经摆了两百多年,年轻人,你肯定买不起的。”
    男人没打肿脸充胖子,从古剑上收回视线,开始去看其它珍玩物件,最后又站在一幅挂在墙壁上的仕女画前,画卷所绘仕女,侧身而坐,掩面而泣的模样,若是竖耳聆听,竟然真有如泣如诉的细微嗓音传出画卷。
    老掌柜呦呵一声,“不曾想还真碰到个识货的,你进了我这铺子看得最久的两件,都是铺子里边最好的东西,小子不错,兜里钱没几个,眼光倒是不坏。怎么,以前在家乡大富大贵,家道中落了,才开始一个人走江湖?背把值不了几个钱的剑,挂个破酒壶,就当自己是游侠啦?”
    男人依旧打量着那幅神奇画卷,以前听人说过,世间有许多前朝亡国之字画,机缘巧合之下,字中会孕育出悲愤之意,而某些画卷人物,也会变成灵秀之物,在画中独自悲戚断肠。
    男人转头笑道:“游侠儿,又不看钱多钱少。”
    老人嗤笑道:“这种屁话,没走过两三年的江湖愣头青才会讲,我看你年岁不小,估摸着江湖算是白走了,要不就是走在了池塘边,就当是真正的江湖了。”
    男人还是没生气,指了指墙壁挂像,问道:“这幅仕女图,多少钱?”
    老人摆摆手,“年轻人,别自讨没趣。”
    男人笑道:“我要是买得起,掌柜怎么说,送我一两件不甚值钱的彩头小物件,如何?”
    年复一年守着祖传铺子,确实无聊的老人,顿时来了斗志,指了指靠近大门口的一只多宝架,挑眉道:“行啊,瞧见没,只要你掏得起神仙钱,那边架子上,随你挑选三件东西,到时候我皱一下眉头,我跟你姓!”
    男人笑着点头。
    老掌柜犹豫了一下,说道:“这幅仕女图,来历就不多说了,反正你小子瞧得出它的好,三颗小暑钱,拿得出,你就拿走,拿不出来,赶紧滚蛋。”
    男人回头看了眼墙上挂像,再转头看了眼老掌柜,询问是不是一口价没得商量了,老掌柜冷笑点头,那男人又转头,再看了几眼仕女图,又瞥了眼当下空无一人的店铺,以及大门口,这才走到柜台那边,手腕翻转,拍出三颗神仙钱在桌上,手掌覆盖,推向老掌柜,老掌柜也跟着瞥了眼店铺门口,在那男人抬手的瞬间,老人迅速跟着以手掌盖住,拢到自己身边,翘起手掌,确定无误是货真价实的三颗小暑钱后,抓在手心,收入袖中,抬头笑道:“这次是我看走眼了,你这小子可以啊,有点本事,能够让练就一双火眼金睛的我都看岔了。”
    男人无奈一笑,“那我可就去那边,挑选三件顺眼东西了。”
    老掌柜哈哈大笑,绕出柜台,“去吧,做买卖,这点诚信还是要有的,我这就帮你将这幅仕女图收入盒中,放心,光是锦盒就价值两颗雪花钱,不会糟践了这么一幅名贵画像。”
    男人在门口多宝架前视线巡游,老掌柜小心翼翼摘下画像,在收入一只珍藏锦盒当中的时候,一直用眼角余光打量那个男人。
    他娘的,早知道这个家伙如此腰包鼓鼓,出手阔绰,扯什么彩头?而且一口气就是三件,这会儿开始心疼得很。
    当那个男人挑了两件东西后,老掌柜略微心安,亏得不多,可当那家伙最后选中一件尚未有名家篆刻的墨玉印章后,老掌柜眼皮子微颤,连忙道:“小子,你姓什么来着?”
    男人原本还有些犹豫,老掌柜来这么一出,果断收入手中,转头笑道:“姓陈。”
    老掌柜可怜兮兮道:“那我以后跟你姓陈,你将那印章放回去,行不行?”
    男人笑着摇头,“做生意,还是要讲一点诚意的。”
    老掌柜气呼呼道:“我看你干脆别当什么狗屁游侠了,当个生意人吧,肯定过不了几年,就能富得流油。”
    老人嘴上这么说,其实还是赚了不少,心情大好,破天荒给姓陈的客人倒了一杯茶。
    那人也没有立即想走的念头,一个想着能否再卖出那把大仿渠黄,一个想着从老掌柜嘴里听到一些更深的书简湖事情,就这么喝着茶,闲聊起来。
    男人知道了很多老车夫不曾听闻的内幕。
    书简湖是山泽野修的世外桃源,聪明人会很混得开,蠢人就会格外凄惨,在这里,修士没有好坏之分,只有修为高低之别,算计深浅之别。
    商贸繁华,店铺林立,无奇不有。
    在别处走投无路的,或是落难的,在此往往都能够找到栖身之所,当然,想要舒心痛快,就别奢望了。可只要手里有猪头,再找对了庙,此后便活命不难。之后混得如何,各凭本事,依附大的山头,出钱出力的帮闲,也是一条出路,书简湖历史上,不是没有多年忍辱负重、最终崛起成为一方霸主的枭雄。
    店铺门外,光阴悠悠。
    店铺内,老人谈兴颇浓。
    曾有一位谱牒仙师的元婴修士,与一位金丹剑修联手,可能是觉得在整个宝瓶洲都可以横着走了,大摇大摆,在书简湖一座大岛上摆下宴席,广发英雄帖,邀请书简湖所有地仙与龙门境修士,扬言要结束书简湖群龙无首的纷乱格局,要当那号令群雄的江湖君主。
    宴席上,三十余位到场的书简湖岛主,没有一人提出异议,不是拍手叫好,拼命附和,就是掏心窝子拍马屁,说书简湖早就该有个能够服众的大人物,省得没个规矩王法,也有一些沉默不语的岛主。结果宴席散去,就已经有人偷偷留在岛上,开始递出投名状,出谋划策,详细解释书简湖各大山头的底蕴和凭仗。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哪怕是让数百年后的书简湖所有修士,无论年纪大小,都觉得特别痛快。
    当晚,就有四百余位来自不同岛屿的修士,蜂拥而至,围住那座岛屿。
    用将近九百多件法宝,再加上各自岛屿豢养的两百多位死士,硬生生砸死了那两位不可一世的元婴修士和金丹剑修。
    杀意最坚定的,恰好是那拨“率先投诚的墙头草岛主”。
    那个男人听得很用心,便随口问到了截江真君刘志茂。
    老掌柜越说越来劲。
    说如今那截江真君可了不得。
    早两年来了个小魔头,成了截江真君的关门弟子,好一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竟然驾驭一条恐怖蛟龙,在自家地盘上,大开杀戒,将一位大客卿的府邸,连同数十位开襟小娘,以及百余人,一并给那条“大泥鳅”给屠戮殆尽,大多死相惨不忍睹。
    之后更是不知为何打杀了那位同门大师兄,又是一场血腥杀戮,那条“大泥鳅”的凶狠暴戾,展露无遗,许多次下嘴,已经不为杀人,纯粹是为了满足杀戮的趣味,所过之处,满地的残肢断骸。
    在那之后,师徒二人,势如破竹,霸占了附近不少座别家势力根深蒂固的岛屿。
    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许多年轻貌美的少女,据说都给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魔头强掳而回,好像在小魔头的二师姐调教下,沦为了新的开襟小娘。
    此后书简湖可就没太平日子过了,好在那也是神仙打架,总算没有殃及池水城这样的偏远地儿。
    姓顾的小魔头事后也遭受了几次仇家刺杀,竟然都没死,反而气焰越来越跋扈骄横,凶名赫赫,身边围了一大圈墙头草修士,给小魔头戴上了一顶“湖上太子”的绰号高帽,今年开春那小魔头还来过一趟池水城,那阵仗和排场,不比世俗王朝的太子殿下差了。
    老掌柜聊得兴高采烈,那个男人始终没怎么说话,沉默着。
    黄昏里,老人将男人送出店铺门口,说是欢迎再来,不买东西都成。
    中年男人点点头,起身的时候,他就已经将三件小巧物件收入袖子,腋下夹着那只锦盒,走了。
    老人有些疑惑,好像这个男人离开的时候,怎的有些……失魂落魄?奇了怪哉,明明是个有钱的江湖人,何须如此?
    老人不再追究,摇头晃脑走回店铺。
    今天的大买卖,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他倒要看看,以后临近铺子那帮黑心老王八,还有谁敢说自己不是做生意的那块材料。
    至于那个男人走了以后,会不会再回来购买那把大仿渠黄,又为什么听着听着就开始强颜欢笑,笑容全无,唯有沉默,老掌柜不太上心。
    什么书简湖的神仙打架,什么顾小魔头,什么生生死死恩恩怨怨,反正尽是些别人的故事,咱们听到了,拿来讲一讲就完事了。
    而那个客人离开铺子后,缓缓而行。
    人生不是书上的故事,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在书页间,可书页翻篇何其易,人心修补何其难。
    是谁说的来着,崔东山?陆台?朱敛?
    记不得了。
    那个中年男人走了几十步路后,竟是停下,在两间铺子之间的一处台阶上,坐着。
    像一条路边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