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剑来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先生的剑在何方
     
    按照骊珠洞天的小镇习俗,初一这天,家家户户扫帚倒立,且不宜远行。
    陈平安便让马笃宜指点曾掖的修行,这段时日的朝夕相处,陈平安考虑之后,去年的年末时分,就将详细记载那桩鬼道修行秘法的纸张,交给了马笃宜,任由她浏览,若是有疑惑不解处,可以询问曾掖。同样是修道之人,修行资质的差别,一眼可见,关于这桩秘术的修炼,马笃宜很快就后来者居上,不足月余光阴,就能够为曾掖指点迷津、破解症结。
    所幸曾掖对此习以为常,非但没有气馁、失落和嫉妒,修行反而愈发用心,愈发笃定以勤补拙的自家功夫。
    这让陈平安有些欣慰,能够认命又不认命,这是修道之人,一种极其可贵的性情,只要持之以恒,大器晚成,就不是奢望。
    今天陈平安在客栈寂寥无外人的院子里,晒着太阳,将那只遗落在泥泞雪地里的书箱打开,对一本本书籍进行记录,想着有机会的话,以后让曾掖交换给原先主人,钤印在书页上的藏书私章,皆有“水流云在”与“嶙峋老叟”两印,曾掖将来顺藤摸瓜,找到那座南徙逃难的书香门第,应该不难。
    响午时分,陈平安又收到了来自青峡岛的飞剑传讯,说是一把来自大骊龙泉披云山的飞剑,由于陈平安不在书简湖,只好暂时滞留在青峡岛剑房。刘志茂便以飞剑询问陈平安如何处置,陈平安回信,向刘志茂告知目前一行三骑的停留地,劳烦刘岛主亲自跑一趟,带来传讯飞剑。
    初一当晚,刘志茂就赶来州城客栈,将那把来自大骊北岳正神的传讯飞剑,亲自捎带给陈平安。
    陈平安没有当着刘志茂的面,打开披云山飞剑,一位元婴地仙,尤其是刘志茂这种有望上五境的老元婴,术法神通层出不穷,双方只是逐利而聚的盟友,又不是朋友,关系没好到那个份上。
    两人在客栈屋内相对而坐。
    刘志茂开门见山道:“按照陈先生离开青峡岛之前的叮嘱,我已经悄悄撤去朱弦府红酥的禁制,但是没有主动将其送往宫柳岛,向刘老成示好。如今刘老成与陈先生亦是盟友,哪怕朋友的朋友,未必就是朋友,可咱们青峡岛与宫柳岛的关系,受惠于陈先生,已经有所缓和。谭元仪专程拜访过青峡岛,明显已经对陈先生愈发尊敬几分,所以我此次亲自跑腿一趟,除了给陈先生捎带大骊传讯飞剑,还有一份小礼物,就当是青峡岛送给陈先生的开春拜年礼,陈先生不要拒绝,这本就是青峡岛的多年规矩,正月里,岛屿供奉,人人有份。”
    陈平安笑道:“青峡岛的大小、老旧规矩,我门儿清,所以哪怕刘岛主不给,我也会提醒刘岛主的。”
    刘志茂掏出一串略显稀疏的核桃手串,像是年月已久,保管不善,已经遗落了小半数的核桃,只剩下八颗雕刻有雨师、雷神、电母等神祇模样的核桃,粒粒拇指大小,古意盎然,一位位远古神灵,栩栩如生,刘志茂微笑道:“只需摘下,投掷于地,可以分别敕令风雨雷电火等,一粒核桃炸裂后的威势,相当于寻常金丹地仙的倾力一击。只是每颗核桃,用完即毁,故而算不得多好的法宝,但是陈先生如今形神有损,不宜经常出手与人厮杀,此物刚好合适。”
    陈平安将其轻轻收入袖中,致谢道:“确实如此,刘岛主有心了。”
    刘志茂微笑道:“最近发生了三件事,震动了朱荧王朝和所有藩属国,一件是那位潜伏在书简湖的九境剑修,被一位青衣女子与白衣少年,追逐千余里,最终将其联手击杀。青衣女子正是先前宫柳岛会盟期间,打毁芙蓉山祖师堂的无名修士,传闻她的身份,是大骊粘杆郎。至于那位横空出世的白衣少年,道法通天,一身法宝堪称琳琅满目,一路追逐,好似闲庭信步,九境剑修十分狼狈。”
    说到这里,刘志茂笑望向陈平安。
    陈平安问道:“黄鹂岛怎么说?”
    刘志茂说道:“黄鹂岛地仙夫妇得知消息后,当天就拜访了谭元仪,祈求庇护,算是彻底投靠了大骊。”
    陈平安点头道:“算是个好消息。”
    刘志茂继续道:“第二件事,则是大将军苏高山扬言今年正月元宵之前,就会攻破石毫国京城,不愿与石毫国韩氏一同陪葬者,只需要在正月里,家族当中有人出仕的门户,只要张贴了大骊袁、曹两尊门神挂像,就可以免去兵火殃及,若是大骊铁骑破城之时,尚未张贴门神的权贵门户,一律视为韩氏欲孽。而破城之后,三天之内,市井坊间,换上大骊门神,一样可以免去所有袭扰,三日之后,尚无悬挂大骊门神的大小宅院,一律记录在册,以备秋后算账。”
    陈平安轻声道:“庙算在先,攻心为上。”
    刘志茂眼神玩味,“至于第三件事,若是太平盛世,算是不小的动静,只是这会儿,就不怎么显眼了。石毫国最受皇帝宠溺的皇子韩靖信,暴毙于地方上的一处荒郊野外,尸首不全,皇室供奉曾先生不知所踪,石毫国武道第一人胡邯,同样被割取头颅,据说横槊赋诗郎许茂以两颗头颅,作为投名状,于风雪夜献给大骊主将苏高山,被擢升为大骊王朝正四品官身的千武牛将军,可谓一步登天了,如今大骊军功的挣取,真不算容易。”
    刘志茂拿出两只酒碗放在桌上,陈平安摘下养剑葫,笑了笑,刘志茂便识趣地收起其中一只,明知道对面这位账房先生不会用自己的酒碗,可这么点酒桌规矩,还是得有,陈平安给刘志茂倒了一碗酒,自己则用养剑葫饮酒。
    然后陈平安喝了口酒,缓缓道:“刘岛主不用怀疑了,人就是我杀的,至于那两颗头颅,是被许茂割走,我不杀许茂,他帮我挡灾,各取所需。”
    “果然如此。”
    刘志茂爽朗笑道:“石毫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够一头撞到陈先生的剑尖上,也该那韩靖信这辈子没当皇帝的命。不过说实话,几个皇子当中,韩靖信最被石毫国皇帝寄予厚望,个人城府也最深,原本机缘更是最好,只可惜这个小家伙自己寻死,那就没办法了。”
    陈平安问道:“刘岛主,有一事我始终想不明白,石毫国在内,朱荧王朝这么多个藩属国,为何个个选择与大骊铁骑死磕到底,在宝瓶洲,作为大王朝的附庸藩属,本不该如此决绝才对,不至于庙堂之上,反对的声音这么小,从大隋藩属黄庭国起始,到观湖书院以北,整个宝瓶洲北方版图……”
    陈平安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只有这里,不合常理。”
    刘志茂犹豫片刻,抬起酒碗喝了口酒,缓缓道:“诸子百家,各有押注,宝瓶洲虽然小,但是大骊能够得到墨家主脉、阴阳家、宝瓶洲以真武山为首的兵家,等等,他们都选择了大骊宋氏,那么作为宝瓶洲中部最强大的朱荧王朝,拥有诸子百家当中的大脉以及旁支的支持,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就我所知,就有农家、药家和商家、纵横家等支脉的鼎力支持。朱荧王朝剑修林立,可谓气运鼎盛,又与观湖书院亲近,大骊铁骑在这里受阻,并不奇怪。”
    陈平安心中恍然,举起养剑葫,刘志茂抬起酒碗,各自饮酒。
    刘志茂一袭素麻白衣,看似简朴,如若生活苦寒的山林隐士,若是细看,又别有一番仙家气派。
    陈平安突然感慨道:“不知不觉,差点忘了刘岛主是一位元婴修士。”
    刘志茂悠悠慢饮,怡然自得,透过窗户,窗外的屋脊犹有积雪覆盖,微笑道:“不知不觉,也差点忘了陈先生出身泥瓶巷。”
    陈平安蓦然身体前倾,递过养剑葫,刘志茂愣了一下,以酒碗轻轻磕碰。
    陈平安痛饮一口酒,神色认真道:“早先是我错了,你我确实能算半个知己,与是敌是友无关。”
    刘志茂收回酒碗,没有急于喝酒,凝视着这位青色棉袍的年轻人,形神枯槁渐渐深,唯有一双曾经极其清澈明亮的眼眸,越来越幽幽,但是越不是那种浑浊不堪,不是那种一味城府深沉的暗流涌动,刘志茂一口饮尽碗中酒,起身道:“就不耽误陈先生的正事了,书简湖若是能够善了,你我之间,朋友是莫要奢望了,只希望将来重逢,我们还能有个坐下喝酒的机会,喝完分离,闲聊几句,兴尽则散,他年重逢再喝,仅此而已。”
    陈平安摇摇头:“书简湖一别,刘岛主一旦跻身了上五境,别有天地,可就未必有此心境了。”
    刘志茂笑道:“陈先生修心,一日千里,到时候也未必有今天的心境了。”
    两人异口同声道:“知己也。”
    ————
    刘志茂走后,马笃宜和曾掖战战兢兢过来落座。
    刘志茂既无施展地仙神通,隔绝出小天地,陈平安与之言谈,也没有刻意藏掖。
    所以马笃宜和曾掖还是能够依稀听到这边的谈笑风生。
    马笃宜眼神复杂。
    曾掖则一脸疑惑不解。
    陈平安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询问了一些曾掖修行上的关隘事宜,为少年一一讲解透彻,细致之外,偶尔几句点题破题,高屋建瓴。马笃宜虽然与曾掖相互砥砺,甚至可以为曾掖解惑,可是比起陈平安还是略有欠缺,最少陈平安是如此感觉。可那些陈平安以为平淡无奇的言语,落在资质相较于曾掖更好的马笃宜耳中,处处茅舍顿开。
    恍若一位仙人牵引瀑布,她和曾掖却只能站在瀑布底下,分别以盆、碗接水解渴。
    马笃宜和曾掖走后,陈平安才打开那把大骊披云山飞剑的禁制。
    是个出人意料的消息。
    一位大骊宋氏礼部侍郎亲临龙泉郡,在巡查龙泉郡文武庙事宜外,私底下秘密拜见山岳正神魏檗,提出了一个新的建议。
    大骊朝廷最近又“赎回”了仙家势力放弃的诸多山头,就打算借此与陈平安做一笔大买卖,大骊赊欠陈平安的剩余金精铜钱,陈平安可以凭此买下那些连仙家府邸都已开辟、护山阵法都有现成胚子的“成熟”山头。一旦陈平安答应此事,加上之前落魄山、真珠山在内的既有山头,陈平安将一鼓作气占据将近三成的龙泉郡西边大山版图,不谈山头孕育的灵气多寡,只说规模,陈平安这个“大地主”,几乎能够与圣人阮邛媲美。
    魏檗在密信上坦言,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是其中蕴藏着不小的隐患,陈平安与大骊宋氏的纠葛牵连,就会越来越深,以后想要撇清关系,就不是之前清风城许氏那般,见势不妙,随手将山头转手贱卖于人那么简单了。大骊朝廷一样有言在先,一旦陈平安拥有从洞天降格为福地的龙泉郡辖境如此大的地界,到时候就需要签订特殊契约,以北岳披云山作为山盟对象,大骊朝廷,魏檗,陈平安,三者共同签署一桩属于王朝第二高品秩的山盟,最高的山盟,是五岳山神同时出现,还需要大骊皇帝钤印玉玺,与某位修士结盟,不过那种规格的盟约,唯有上五境修士,涉及宋氏国祚,才能够让大骊如此兴师动众。
    魏檗坦言,信不信得过我魏檗,与你陈平安签不签这桩山盟,可以作为考虑之一,分量却不可太重。
    涉及大道,必须慎之又慎。
    魏檗在密信最后,也说此事不着急,他可以帮忙拖延半年到一年功夫,慢慢思量即可,哪怕到时候宝瓶洲形势已经明朗,大骊宋氏攻破了朱荧王朝,继续南下,到时候他魏檗这个中间人也好,买主陈平安也罢,无非是不要脸皮一点,死皮赖脸与大骊签订便是了,山上山下,做生意本该如此,没什么好难为情的。
    陈平安便打开那只小木盒,飞剑传讯给刘志茂的那座独家小剑冢,由这位岛主帮着传讯披云山,只需要在信上回复两个字,“可以”。
    陈平安做完这些,来到窗口,石毫国的长槊武将许茂之流,枭雄之资,乱世当中,崛起的可能性会很大,大骊一旦能够打下朱荧王朝,顺势南下,如今已是大骊中层实权武官的许茂,得以指挥调度一支大骊精锐骑军,无异于如虎添翼,大军南下之路,那就是大把的军功在等着他去攫取,关键是许茂的心性与手腕,远胜皇子韩靖信,许茂差的,不过是个天生的身份。
    苏高山,据说同样是边关寒族出身,这一点与石毫国许茂如出一辙,相信许茂能够被破格提拔,与此有关。换成是另外一支大军的主将曹枰,许茂投靠了这位上柱国姓氏之一的大将军,同样会有封赏,但是绝对直接捞到正四品武将之身,兴许将来同样会被重用,但是会许茂在军中、仕途的攀爬速度,绝对要慢上几分。
    这次北上,陈平安途径许多州郡县城,苏高山麾下铁骑,自然不能说是什么秋毫无犯,可是大骊边军的诸多规矩,隐隐约约之间,还是可以看到,例如先前周过年家乡所在的那座破败州城,发生了石毫国义士冒死刺杀文秘书郎的剧烈冲突,事后大骊火速调动了一支精骑驰援州城,联手随军修士,事后被捕主犯一律当场处死,一颗颗脑袋被悬首城头,州城内的从犯从刺史別驾在内数位品秩不低的石毫国地方官,全部下狱等候发落,家眷被禁足府邸内,但是并未有任何没有必要的牵连,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让陈平安苏高山最为刮目相看,那就是有少年在一天风雪夜,摸上城头,偷走了其中一颗正是他恩师的头颅,结果被大骊城头武卒发现,仍是给那位武夫少年逃脱,只是很快被两位武秘书郎截获,此事可大可小,又是大军南下途中的一个孤例,层层上报,最后惊动了大将苏高山,苏高山让人将那石毫国少年武夫带到主帅大帐外,一番言谈之后,丢了一大兜银子给少年,准许他厚葬师父全尸,但是唯一的要求,是要少年知道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他苏高山,以后不许找大骊边军尤其是文官的麻烦,想报仇,以后有本事就直接来找苏高山。
    此事,在石毫国中部腹地的官场和江湖,广为流传。
    然后就是刘志茂说的第一件大事。
    青衣女子,白衣少年。
    陈平安笑了笑。
    他心思微动,跃上窗台,脚尖微点,跃上了屋脊,缓缓而行,漫无目的,只是在一座座屋脊上散步。
    养剑葫还放在桌上,竹刀和大仿渠黄剑也没携带。
    从心所欲,不逾矩。
    天大地大,皆可去。
    最后陈平安停步,站在一座屋脊翘檐上,闭上眼睛,开始练习剑炉立桩,只是很快就不再坚持,竖耳聆听,天地之间似有化雪声。
    一位驻守此城的大骊武秘书郎,一位不知来自大骊哪座山头的随军修士,当然也有可能是来自一洲兵家祖庭之一的真武山。
    是一位身披轻甲的年轻男子,他一样是行走在屋脊上,今日无事,如今又不算身在军伍,手里便拎着在屋内火炉上烫好的一壶酒,来到相距数十步外的翘檐外停步,以一洲雅言笑着提醒道:“赏景没关系,便是想要去州城城头都无妨,我刚好也是出来散心,可以陪同。”
    这是一句很厚道的客气话了,随着大骊铁骑势如劈竹,马蹄碾压之下,所有大骊之外自然皆是外乡人,皆是附庸藩属。不过年轻修士的话外话,也有警醒的意思在里边。
    陈平安笑着摇头道:“不用了,我马上就回去。”
    那名年轻修士愕然,随即大笑,高高举起酒壶,原来那位青色棉袍的年轻男子,竟是以最为纯熟的大骊官话开口言语。
    于是这位年纪轻轻却戎马近十年的武秘书郎,朗声道:“翊州云在郡,关翳然!”
    陈平安面色犹豫,不太适合自报名号,便只得向那人抱拳,歉意一笑。
    关翳然大笑说道:“将来万一遇上了难处,可以找我们大骊铁骑,马蹄所至,皆是我大骊疆土!”
    陈平安神色恍惚,不知如何作答。
    此后正月初三这天,陈平安三骑离开这座城池,继续往北,不断临近石毫国北方边境。
    大雪消融。
    春光催柳色,日彩泛槐烟。
    一路上曾掖捡取了不少好东西,比如一方篆刻有“礼曹造”的石毫国总兵官关防印,许多当做瓶瓶罐罐丢在路旁的古董珍玩,多是大器和袖珍物件,胡乱散乱一地,估计那些形制不大不小、适宜携带的,大概都已被逃难百姓拣选而去,其实它们都是太平盛世价值数十、百余金的昂贵物件,如今却被弃若敝屣,还有道路上一些个早已被泥泞浸透、几乎毁坏殆尽的名贵字画、字帖,或是贱卖给各处没有被战火殃及的郡县当铺的珍藏物件,不曾想马笃宜还是个财迷,曾掖更是,每次在当地设立粥铺药铺,一有闲暇,两个就会跑去捡漏,已经跟陈平安借了两次,神仙钱倒是不多,加在一起就十二颗雪花钱,只是折换成了世俗王朝的金银,并不容易,必须去仙家渡口或是神仙客栈,所幸狐皮美人符纸中的某位女子阴物,出身石毫国一流却算不得顶尖的仙家洞府,陈平安完成那位女子阴物的心愿后,就跟那座仙家以神仙钱换取了一些金银,交给马笃宜和曾掖自己去处置,马笃宜为此还专门缠着陈平安打造了一只大竹箱,专门用来放置金银。
    陈平安对此没有异议,只要不耽搁各自的修行和正事,就由着他们去了。
    这天在邻近边境的一座小郡城内,陈平安负责与本地官府牵头之后,熟门熟路的曾掖和马笃宜开始忙碌粥铺药铺的设置,对此他们不敢有丝毫含糊,唯有在忙完每天的分内事之余,才敢兴高采烈去各大当铺捡漏,因为陈先生虽然不插手具体事务,甚至几乎从不开口说话,可是两人与这位账房先生相处这么久,早已知晓陈先生的行事风格,陈先生什么都会看在眼中,而且只会看得比他们更深远。
    至于他们凭借向陈先生赊欠记账而来的钱,去当铺捡漏而来的一件件古董珍玩,暂时都寄存在陈先生的咫尺物当中。
    这要归功于马笃宜出身世族,生前又是她所在岛屿珍宝坊的一个小管事,眼力不俗,远远不是少年曾掖可以媲美的。
    后来陈平安担心马笃宜也会看走眼,毕竟他们购买而来的物件,杂项居多,从一座座石毫国富贵门庭里流落民间,千奇百怪,就请出了一位寄居在仿制琉璃阁的中五境修士阴魂,帮着马笃宜和曾掖掌眼,结果那头被朱弦府马远致炼制成水井坐镇鬼将的阴物,一下子就上瘾了,先是将马笃宜和曾掖捡漏而来的物件,贬低得一文不值,之后非要亲自现身离开那座仿制琉璃阁,帮着马笃宜和曾掖这两个蠢蛋去购买真正的好东西,为此他竟是不惜以狐皮符纸的女子面容现世,一位生前是观海境修为的老人,能够付出这么大的牺牲,看来陈平安在账本上的记载,并非虚言,确实是个癖好收藏古物这类书简湖修士眼中“破烂货”的痴人,账本上还记录着一句早年某位地仙修士的点评,说这位常年捉襟见肘的观海境修士,若是不在那些物件上胡乱开销,说不定已经跻身龙门境了。
    陈平安也由着老修士,每天在他们面前,明明是婀娜美人的相貌,却会摆出那金刀大马的豪放坐姿,反正他陈平安又不是没见过类似场景,说实话,当初的场景,一个“杜懋”成天扭扭捏捏,行走之时,纤腰扭摆,其实还要更恶心些。
    这天黄昏里,曾掖他们一人两鬼,又去城中各大当铺捡漏,其实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沾鞋,能够让一位观海境老鬼物都瞧得上眼的物件,寻常山泽野修当然也会动心,甚至是谱牒仙师,专程去往那些战乱之国,将此作为难得一遇的挣钱机会,许多豪门世家传承有序的家传宝当中,确实会有几件蕴含灵气却被家族忽略的灵器,一旦碰到这种,挣个十几颗雪花钱乃至于数百颗雪花钱,都有可能。所以曾掖他们也会遇到修行的同道中人,之前在一座大城当中,差点起了冲突,对方是数位来自一座石毫国顶尖洞府的谱牒仙师,双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都谈不上强取豪夺,最后还是陈平安去收拾的烂摊子,让曾掖他们主动放弃了那件灵器,对方也退让一步,邀请野修“陈先生”喝了顿酒,相谈尽欢,只是为此马笃宜私底下,还是埋怨了陈平安很久。
    陈平安去了家市井坊间的狗肉铺子,这是他第二次来这里,其实陈平安不爱吃狗肉,或者说就没吃过。
    只是铺子里边也卖其它吃食,就是他这么个不吃狗肉的外乡人,孤零零坐在一张桌上,也不喝酒,说着生疏的石毫国官话,隔壁桌上都是热气腾腾的狗肉炖锅,大快朵颐,推杯换盏,这位青色棉袍的年轻人,就显得比较扎眼。所幸铺子是传了好几代人的百年老店,没什么势利眼,老人是前台掌柜,儿子是个厨子,蒙学的孙子,据说是个附近街巷有名的小秀才,所以经常有客人调侃这店以后还怎么开,风趣老人和木讷汉子只说都是命,还能怎样,可哪怕是那个不苟言笑的憨厚汉子,听到类似调侃,脸上还是会有些自豪,家里边,祖坟冒烟,终于出了个有希望考取功名的读书种子,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
    世道再乱,总有不乱的那么一天。
    开在陋巷中的狗肉铺子,今晚还是客满为患,生意相当不错。去年盛夏时分,大骊蛮子虽然破了城,可其实根本就没怎么死人,大军继续南下,只留了几个据说极其精通石毫国官话的大骊蛮子,守着郡守官邸那边,不太抛头露面,这还要归功于本地的郡守老爷怕死,早卷起金银细软跑了,据说连官印都没拿走,换了一身青色儒衫,在大骊马蹄还相距很远的一个深夜,在贴身扈从的护送下,悄然出城远去,一直往南去了,显然就没有再返回朝廷当官的打算。
    铺子里有个肌肤黝黑的哑巴少年伙计,干干瘦瘦的,负责接人待物和端茶送水,一点都不伶俐。
    听说是边关那边逃过来的难民,老掌柜心善,便收留了少年当店铺伙计,大半年后,还是个不讨喜的少年,店铺的熟客都不爱跟少年打交道。
    这天暮色里,客人渐稀,店铺里边还漾着那股狗肉香味。
    陈平安要了一壶郡城这边的土酒,坐在临近大门的位置,老掌柜正在跟一座熟客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满脸通红,跟众人说起那个宝贝孙子,真是让只有一斤酒量的老人有了两三斤不倒的海量,喝着喝着,倒是没忘记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可不能喝高了,就少收钱,如今世道不太平,郡城也好,临近的村野也罢,出门买狗就都难了,客人也不如以往,客人兜里的银子,更是远不如前,所以如今更得精打细算,孙子读书一事,开销大着呢,可不能事事处处太拮据了,白白让孩子的同窗瞧不起。
    读书老爷们,可都要那面儿。
    那个瘦黑瘦黑的少年伙计还在忙忙碌碌,收拾着一张桌上的酒肉残局,身影背对着陈平安。
    陈平安吃过了菜肴和两碗米饭,又要了几碟子佐酒小菜,喝酒不多,筷子没停,菜碟都已经快空了。
    陈平安突然喊了声那个少年的名字,然后问道:“我等下要招待个客人。除了土鸡,店铺后院的水缸里,还有新鲜捕捉的河鲤吗?”
    少年漠然点头。
    陈平安笑道:“那就去告诉一声厨子,可以做菜了,菜做好了,我那个朋友就可以上桌。对了,再加一份春笋烧猪肉。”
    少年还是点头,去了后院,与那个正坐在灶房歇息的汉子一通比划手势,刚刚得以喘口气的汉子,笑着骂了一句娘,摇头晃脑站起身,去杀鸡剖鱼,又得忙碌了,只是做买卖的,谁乐意跟银子过意不去?少年看着那个汉子去看水缸的背影,眼神复杂,最终默默离开灶房,去鸡笼逮了只最大的,结果给汉子笑骂了一句,说这是留着给他儿子补身体的,换一只去。少年也就去鸡笼换了一只,干脆挑了只最小的,汉子还是不满意,说同样的价格,客人吃不出菜肴的分量大小,可是做生意的,还是要厚道些,汉子干脆就自己去鸡笼那边挑了只较大的,交给少年,杀鸡一事,少年还算熟稔,汉子则自己去捞了条活蹦乱跳的河鲤。
    少年瞥了眼角落的狗笼,快速收回视线。
    第一盆红烧河鲤端上了桌。
    少年发现这个客人所说的朋友还没来。
    陈平安只说再等等,等第二盘菜上桌好了。
    等到春笋烧肉和葱姜鸡块都上了桌,少年发现客人的朋友还是没来。
    少年就要离开。
    只见那个病恹恹的棉袍男子突然笑道:“菜上齐了,就等你落座了。”
    少年一脸茫然。
    狗肉铺子里边只剩下一桌客人,老掌柜已经口齿不清,还在那边使劲劝酒,当然自己更是没少喝,看情形,估计这顿饭不给打折的念头,早已抛之脑后。
    陈平安对少年说道:“想必你已经知道,我猜出你的身份了,而且你一样猜出我是一位修行中人,不然你不会上次除了端酒菜上桌,都会有意无意绕过我,也故意不与我对视。既然如此,我邀请你吃顿饭,其实不是一件多大的事情。饭菜酒水,都是你端上来的,我该害怕担心才对,你怕什么。”
    少年犹豫不决。
    陈平安看了眼远处那一桌,微笑道:“放心吧,老掌柜已经喝高了,那桌客人都是寻常老百姓,听不到你我之间的言语。”
    少年坐在陈平安对面,却没有去拿筷子。
    陈平安夹了一筷子河鲤鱼肉,身体前倾,放在少年身前的那只饭碗里,又夹了笋干肉和红烧鸡块,还是放在了少年碗里。
    少年皱紧眉头,死死盯住这个奇怪的外乡客人。
    陈平安这才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扒了一口米饭,细嚼慢咽,之后问道:“你打算杀几个人,掌勺的汉子,肯定要死,拥有一手‘摸狗’绝活的老掌柜,这辈子不知道从铺子买来、从乡野偷来了多少只狗,更会死。那么那个蒙学的孩子呢,你要不要杀?这些在这间狗肉铺子吃惯了狗肉的熟面孔客人,你记住了多少,是不是也要杀?”
    少年双手搁放在膝盖上,双拳紧握,他眼神冰冷,压低嗓音,沙哑开口,“你要拦我?”
    陈平安反问道:“拦你会如何,不拦你又会如何?”
    少年沉声道:“你敢拦我,我就敢杀你!”
    陈平安一手持筷夹菜,笑着伸出那只空闲手掌,示意少年先吃菜,“且不说你这点微末道行,能不能连我一并杀了。我们不如先吃过饭菜,酒足饭饱,再来试试看分生死。这一桌子菜,按照如今的市价,怎么都该有七八钱银子吧,这还是这间狗肉铺子价格公道,换成郡城那些开在闹市的酒楼,估摸着一两五钱的银子,都敢开价,爱吃不吃,没钱滚蛋。”
    少年凝视着那位年轻男人的眼眸,片刻之后,开始埋头吃饭,没少夹菜,真要今天给眼前这位修道之人斩妖除魔了,自个儿好歹吃了顿饱饭!
    少年开吃,陈平安反而停下了筷子,只是倒了酒壶里最后一点酒,小口抿着酒,直接双指捻起那一只碟子里所剩不多的花生米。
    陈平安喝完了酒,吃完了佐酒菜,双手笼袖,坐在那边。
    少年一抹嘴,放下碗筷。
    陈平安缓缓道:“见着了店铺杀狗,客人吃肉,你便要杀人,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接受。”
    少年冷笑不已。
    陈平安继续道:“因为你有你的理由和道理,甚至还愿意为此付出性命的代价。但是我希望你多知道一些这个世界,比如你这一顿饭,吃过了河鲤、土鸡和猪肉,以后你踏上了修行之路,还会吃更多的山珍美味,作为半个山上神仙,只要不曾身死道消,你就会这样那样的宴会酒局,可能是客人,可能是主人,反正会一辈子除了狗肉,都不愁大鱼大肉。对不对?”
    少年一脸呆滞。
    陈平安缓缓道:“你只要今天走出了这一步,哪怕没有我拦着你,也会被监察全城的大骊随军修士追杀,必死不说。就算你成功逃出了这座郡城,你接下来要杀多少杀狗吃肉的人,今夜杀了十个几十个,以后杀一百个一千个?反正死就死,你都不后悔,对不对?”
    少年低下脑袋。
    陈平安说道:“我既然看到了,就不会让你在这里杀人,可能你会觉得我没有道理,是仗势欺人,没有关系,这个世道,讲道理是一件很复杂、很不讨喜的事情。其实一样的,在你眼中杀狗吃肉的狗肉铺子,老掌柜和他儿子,那些莫名其妙死了的客人,以及可能最后活了下来、却再也无法读书的孩子眼中,他们都会觉得你不讲理,太不讲理了。这点小道理,你在杀人之前,是应该要知道的。”
    少年抬起头。
    那个男人似乎是真心疼那点银钱,见自己不吃了,他就开始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春笋炒肉片,吃完之后,又去夹了一块红烧河鲤,然后说道:“之所以做这些,与你说这些,是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犹豫和挣扎,你也觉得罪该万死的老掌柜和厨子,其实也有好人的一面。要知道,我遇到很多很多的人,哪怕是人,比起你们这些辛辛苦苦想要成为人的得道精怪,都更不像人,他们甚至不如你们,远远不如。所以我愿意请你吃这顿饭,并且……”
    陈平安笑了笑,掏出一粒碎银子放在桌上,然后掏出一颗小暑钱搁在桌面,屈指一弹,刚好滑在少年饭碗附近,“我说一种可能性给你听,这颗小暑钱,算是我借你的,还不还,随你,十年百年后再还我,也行。然后比如你先不杀人,忍了你当下这份内心煎熬,我知道这会很难熬,但是你只要不杀人,就可以花钱去救更多的同类,这又很多很多的法子,例如靠着修为,先成为一座小县城县太爷眼中的山上神仙,帮着他处理一些鬼鬼怪怪的小事,毕竟在小地方,你遇不到我这种‘不讲理’的修士,那些作祟的鬼魅,你都可以应付,所以你就可以趁机与县令说一句,不许辖境内兜售狗肉……你也可以成为富甲一方的豪绅巨贾,以高价买完所有一郡一州的狗,害得许多狗肉铺子不得不转行……你也可以勤勉修行,自己开创山头,地界百里千里之内,由你来指定规矩,其中就有一条,善待狗类……”
    少年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平安想了想,笑道:“我虽然对这个世界很失望,对自己也很失望,但是我也是最近才突然想明白,讲道理的代价再大,还是要讲一讲的。”
    少年又问,“先生是儒家门生?”
    陈平安沉默片刻,摇头道:“暂时还不算。不过我是一名剑客。”
    少年微微错愕。
    “钱不够,可以再跟我借,但是在那之后,我们可就要明算账了。”
    陈平安缓缓站起身,“多想想,我不希望你这么快就可以还我一颗小暑钱,哪怕你聪明点,换一座远点郡城也行,只要我听不到看不到,就成。不过如果你能够换一条路走,我会很开心请你吃了这顿饭,没白花钱。”
    陈平安走出狗肉铺子,独自走在小巷中。
    少年突然跑出铺子,跟上陈平安,问道:“先生你自己说以后还能与你借钱,可是你名字也不说,籍贯也不讲,我没钱了,到时候怎么找你?”
    “这样啊。”
    陈平安站在原地,挠挠头,“我就是跟你客气客气,说点不用花银子的客套话而已。”
    少年灿烂而笑。
    这是它第一次机缘之下、化作人形后,第一次如此开怀大笑。
    陈平安伸手揉了揉少年的脑袋,“我叫陈平安,如今在石毫国浪荡,之后会返回书简湖青峡岛。以后好好修行。”
    陈平安继续前行。
    少年大声喊道:“陈先生,老掌柜他们一家其实都是好人,所以我会先出一个很高很高的价格,让他们无法拒绝,将铺子卖给我,他们两人的孙子和儿子,就可以好好读书了,会有自己的家塾和藏书楼,可以请很好的教书先生!在那之后,我会返回山中,好好修行!”
    没有佩剑也无背剑、却自称是一名剑客的棉袍男人,只是背对着少年,高高举起手臂,翘起大拇指。
    少年最后喊着问道:“先生,你的剑呢?”
    那人只是大步向前,“在我心中。”
    略作停顿,那名年轻剑客大笑而去,又有补充。
    夜幕中,唯有三字轻轻回荡在陋巷中。
    “快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