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天下豪商 > 第1477章 殷人保留区
    在大东洋沿岸的女儿港一直通往殷商海沿岸的小商港的官道上面。行走着一队相当庞大的车马。一辆辆马拉大车,上面的货物捆得满满当当的。每辆大车上面,除了车夫,还有一个精装的汉人,看长相不是“纯汉人”就是“殷汉混血”。都穿着短褂,肌肉发达的胳臂露在外面,抱着上了子弹的火绳枪,挺胸凸肚的四下打量。车队四下还有一些看起来相当精悍的骑手,也都是汉人或殷汉混血,卫护着车队。有背滑膛枪的,也有人挎着水牛角弓。

    在大车队中间,是几辆相当华丽的马车,车窗上还镶着透明的玻璃,还有用来遮阳的薄纱窗帘。

    武国浩这个时候就坐在其中一辆马车的车厢里面,一边用力扇着扇子,一边在和一个二十多岁,穿着大周官服的青年说话。

    “晋卿,还有多久才能到小商港?”

    “还有200多里。”这青年是个大胡子,因为天热,胡子上面都汗珠,看上去湿漉漉的。他姓耶律,名楚材,是辽国的宗室,是耶律阿保机的长子耶律倍的后裔。

    他的祖先在辽国两分的时候留在了东辽,成了萧瑟瑟的臣子。在耶律敖卢斡之乱的时候也犯了错误,不过后来及时投靠了大奥野,才保住了一条性命。所以耶律楚材在这个时空,也混了一个骑士家庭出身。

    不过骑士什么,到了耶律履这辈也开始没落了。这也是没法子的,打仗都靠枪炮了,骑士能不没落?他们这个阶层渐渐的也就成了大周的军官、知识分子和基层公务员的来源了。

    耶律履年青时也在军中服过役,是应付差事,以便保住庄园和身份罢了。而他后来的主业还是燕京大学天文系的教授。

    而耶律楚材是他的小儿子,耶律履60岁的时候才得了楚材,61岁就去世了。所以也没来得及给耶律楚材安排出路,而且耶律楚材因为不是长子,也无法继承家业。而且耶律履这个学者也没给小儿子耶律楚材留下多少遗产。

    所以就只能在哥哥耶律辩材和耶律善材(这两个哥哥比楚材大得多)的资助下,完成了燕京大学律学系的学业后,就离家闯荡了。

    因为他立志做官,可又只有一个临时公民的身份,不大可能在大周本土得到让人满意的职位。于是就去大周执政府的海外部求职,被委派到美洲担任公职。因为在北美洲表现出色,今年才25岁的楚材已经官拜白银州通判。

    所谓白银州,其实不出产白银,而是由几个输出白银的港口组成的州。至于白银都是由“八国之地”,也就是后世墨西哥的地盘上出产的。

    这个白银州并不属于八国,而是由北美洲总督府直辖。官员都是总督府派遣的。

    而这种海外总督府,则由大周共和国执政府的海外部管辖。耶律楚材是海外部的低级官员,所以会外派到北美的白银州做官。

    当武国浩抵达白银州的首府白银港时,知州正好不在,所以就由通判耶律楚材招待。一来二去,耶律楚材和武国浩也混熟了——武国浩虽然没有官身,但是谁都知道他是大人物!有点脑子的都得使劲巴结他,何况耶律楚材这种成了精的主儿?

    所以楚材现在已经和武国浩成了忘年交,还亲自护送他从八国之地的最窄处前往殷商海——他们现在经过的地方就是特万特佩克地峡,从女儿港(大东洋沿岸,得名自一个母系部落)到小商港,大约要走490里。现在已经过了大半。

    “还有200里……”武国浩摇摇头,“明天才能到?”

    “如果天气晴朗,明天就能到。”耶律楚材笑道,“不过这一带时常下雨,到时候道路泥泞,走起来就更费劲儿了。如果东海先生(武国浩的号)想要大量运送移民,恐怕得先把这500里官道好好修一修。”

    “路当然是要修的,”武国浩点点头,“可是有那么多劳工可用吗?这一带气候炎热,恐怕是瘴痢之地吧?”

    对于开拓热带的殖民者而言,瘴痢是非常可怕的!

    如果在没有开发过的热带生地殖民,开发一年,病死三分之二,都是非常多见的。

    所以现在北美合众国和新宋王国都殖民几百万上,可是和大陆近在咫尺的台湾岛上,汉人人口依旧只有几万户。都散在沿海的几处港口,不大敢往内陆而去。

    至于中南半岛上的真腊王国,虽然被东宋修理了不知道多少回。但现在依旧还存在!东宋建立的暹罗王国的发展则非常缓慢,汉人人口总是在几十万徘徊。

    而西宋对蒲甘缅甸的进攻,同样受制于瘴痢,也闹了个虎头蛇尾。

    现在把人从特万特佩克地峡运去殷商海沿岸,横竖几天时间,问题不是很大——这个时代大周的医生已经知道疟疾大概是怎么传播的了。所以会用防蚊虫的膏药顶一下。

    不过这个办法对长期在雨林地带劳作的工人可没用。你还能一天到晚不停往身上擦膏药?那得多少钱?

    而且雨林里面多热啊,擦上去的药膏一会儿就给汗水冲没了。

    “可以雇佣土著。”耶律楚材道,“女儿港和小商港一带有许多殷人部落,他们不怎么怕瘴痢。”

    “不怕瘴痢?”武国浩一愣,“不是说殷人体质单薄,容易染病吗?”

    “可是他们不大得疟疾,”耶律楚材解释道,“而且得了疟疾后,死亡率也不高……据说,据说他们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疟疾。”

    “什么?”武国浩一惊,“治疗疟疾?真的假的?”

    “只是传说,不知真伪。”耶律楚材说,“但是可以肯定,这一带的土著不怎么惧怕疟疾。”

    这个传说当然是真的……中美洲的土著知道用金鸡纳树的树皮晒干磨成粉末,用来治疗疟疾。

    不过这个秘密只有少数丛林部落的巫医知道,而且还得到了严守,外来的周人并不太清楚,最多也就听过一些传说。

    “这事儿无论如何得查清楚了,”武国浩说,“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耶律楚材笑着:“东海先生,这可不是花钱的问题……钱对这里的土著没有什么用。”

    “他们不要钱?”武国浩问,“他们要什么?粮食?布匹?”

    耶律楚材摇摇头,“他们要土地……要一块不受咱们打扰的土地!东海先生能给他们吗?”

    “能!”武国浩当即大手一挥,“我买一大块地送给他们……只要他们肯帮助咱们修一条石造公路。”他笑道,“只要有路,移民到东海岸的成本就可控了。”

    “那下官就替那些殷人土著谢过东海先生了。”

    耶律楚材和武国浩此时并不知道,他们俩在去小商港的路上商量的这点事儿,在几百年后被一群站在土著民族一边的人权卫士批到了臭头。

    因为武国浩后来花钱买下的殷人自治领地,成了第一个“殷人保留区”。后来北美合众国政府,中美洲八国政府,还在南美洲建立的殖民国家的政府,以及大周共和国在美洲的直辖领当局,一再援引此例,建立了许多个殷人保留区——在后世的人权卫士看来,所谓的保留区就是在本属于殷人的土地上,划出一块给殷人,实际上就是把其余的部分统统夺走了!

    所以开此先例的武国浩和耶律楚材,肯定是臭名昭著的大殖民者。

    特别是耶律楚材,这家伙因为主持修建“死亡公路”(由女儿港通往小商港的500里公里后来造成了数千殷人土著丧命,因此被后世称为死亡公路)有功,再加上巴结了武国浩这个大人物,而飞黄腾达了。

    在武国浩的支持下,他成了北美东海岸开发总监和新岳省的第一任高官。再后来,耶律楚材还当选了北美合众国的议会议长,还当过一任国务卿,登上了人生之巅峰……自然也干了不少掠夺殷人土地的坏事儿!

    而武国浩当然也是坏的!他后来将共和行和天津银行的股份都转给了长子。然后带着次子和三次飘洋过海到北美东海岸开拓新的事业。在新约省买下了两个狭长的岛屿(曼哈顿和长岛),取名长岛市。并且在那里兴建港口、商市、工厂、船厂。作为北美合众国在东海岸的最大据点。

    在几百年后,长岛市将会变成全世界最繁华的城市之一。而武国浩也将以“长岛市之父”的名号留传史册。

    而武氏“国浩派”也由此开创,后来发展成了北美东海岸的巨富家族,一直风光了好几百年……不过武国浩在华夏族殖民北美东海岸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还是让后来的批评者们指责了许多年!

    另外,武国浩的三子武家安,在三十年后又干了一件足以被钉上历史耻辱柱的坏事。让整个长岛武氏家族在几百年后,成了后世批评的对象。

    ……

    大周共和国这边忙着开发北美东海岸的时候,在地球的另一边。一代天骄铁木真也没闲着,他在西历的1215年、1216年间,利用掘壕围困的办法,迫使大石帝国的重镇大不里士开城投降。

    在夺取了大不里士后,铁木真没有继续进兵小亚细亚。因为中亚方面传来了坏消息,他的长子术赤在碎叶前线遭遇了宋军的伏击,被宋军的狙击兵(是个打靶进士)一枪入魂,打中了肩膀,铅弹碎裂在体内,折磨了术赤十几天后,造成了严重的感染,让术赤一命呜呼了。

    说起来这场战斗并不怎么重要,也不是大决战,仅仅是宋军的斥候硬探渗入蒙古军战线制造的一起伏击。

    也许宋军狙击手压根就不知道他们打死的是谁?

    因为类似的袭击,几乎每天都在碎叶——伊犁河谷前线发生。

    在宋军因为补给问题被迫从碎叶前线撤退后,双方就没有再进行过大战。但是却频繁进行小规模的冲突。

    一方面蒙古人希望利用自己在马背上的优势,夺取战线的控制权,将宋人限制在伊犁河谷内的屯田区。

    另一方面,宋军的将领却想利用“打靶秀才”和“打靶举人”去消灭小股的蒙古骑兵。

    于是双方的小股部队在前线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而这种厮杀的结果,却大大出乎了术赤的预料——他麾下的蒙古勇士,遇上了会打黑枪的大宋秀才和举人,能有啥好下场?

    武功再高,也怕子弹啊!

    你要和人家肉搏,人家也有马,骑着就跑,也未必抓得着。而且你追得太紧,也许就中了圈套——有人埋伏在什么地方就等打黑枪!

    要用蒙古人最拿手的骑射作战,宋人的斥候骑兵和秀才、举人都有板甲,箭镞很难对他们造成伤害。而他们的精品滑膛枪和鹿皮子弹,则拥有致命的杀伤力。

    因此术赤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蒙古勇士根本没有办法承担这些小而激烈的武装冲突的后果。

    为了扭转前线的不利局面,他才带着上千名骑兵出动,希望可以通过以多打少,歼灭几支宋人的小股部队,以挽救局面。

    却万万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被人打了黑枪……

    术赤的死,则逼迫铁木真不得不将注意力从西线转到东线。

    而一研究东线的局势,铁木真就忍不住眉头大皱了。

    因为他已经发现,强大的蒙古骑兵在东线似乎失去了掌握战场的能力。

    同时,他也意识到宋军运用火枪的水平远远超过了大石近卫军,也比蒙古人更高明。

    他们不仅会打排枪,而且非常善于远距离的狙杀!

    在术赤的报告中,甚至有200步开外被黑枪击中的记录!

    这也许说明宋军拥有一种非常可怕的新式火枪,有效射程比传统的滑膛枪要大的多。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西宋军的战斗力极有可能会高出原本的预期很多,而且会给蒙古人造成极大的人员损失!

    这让铁木真感到非常担心,所以他决定亲自率军前往碎叶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