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乾龙战天 > 第二七八章 游丝
    洪天宝以为自己幻听了,看着沈云,险些把一双眼珠子瞪落。

    后者却虚弱的一笑:“我现在还是动弹不得。”

    “这是已经走火入魔了,好不好!”洪天宝吓了一大跳,“接下来,要怎么做?”

    “没事,我有解决的法门。你找个隐蔽的地方,把我放下去即可。”沈云又笑了笑。

    、现在,他仍然周身的穴脉被封,道力凝滞。后面这一条,简直要老命了,叫人没法运功,冲开穴位。好在他的煞力只是受限,尚余三成可用。他可以试着用煞力冲开周身的穴位。但是,这样一来,他就要暴露出真魔之身了。

    虽然经过不断的提升,如今,他的真魔之身从外形来看,与人族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现出真魔之身的那一刹那,他还做不到煞气完全内敛,会在身体的表面笼着一层淡淡的黑雾,而且,容颜更显年轻不说,五官更加精致,看上去雄雌莫辨。又因为修练了心魔传承的缘故,整个人显得飞扬、魅惑,与平时的沉稳明显不同。这些,都休想瞒过洪天宝的眼睛。

    沈云不是信不过自己的生死兄弟,而是修真界里偷窥人的心思的法门层出不穷。象洪天宝现在的修为,有些事告诉他,反而是会给他招来灭顶之灾。

    所以,现阶段不让他知晓,才是真的对他好。

    “你呀,就是太拼了!”洪天宝见他不象是故作轻松,摇了摇头,低头寻找合适的地方。

    这一带都是没有人烟的深山老林。不多时,他找到了一个草木茂盛的深谷:“我们去那边看看!”说着,他取出风灵帕,捏着一只角,带上沈云,御剑在深谷的上空慢慢盘旋一圈。

    呼啦啦——,一大群鸟逃也似的自谷中飞出。

    风灵帕静静的垂着。

    “没有问题。”洪天宝回过头来,问道,“你看如何?”

    沈云其实在他盘旋察探的时候就已经感知过谷中及周边的气息了。他在上空转圈的时候,谷里能够动弹的飞禽走兽都跑了个精光。只剩下一些跑不动的蚁虫,也惶恐不安。是以,偌大的深谷里连声虫叫也听不见,不能再安静了。

    这样的安静,沈云再满意不过了,应道:“好。你帮选个干爽、隐蔽的地方,把我放下吧。”到目前为止,他也就是只能说说话,扯起嘴角,轻轻的笑一笑。除此之外,眼珠子都不能动一下。所以,找地方这种事,只能由洪天宝全权代劳。

    洪天宝又回过头来,关切的看着他,很认真的叮嘱道:“以后,切莫再这样拼命了。”

    沈云冲他又笑了一个:“知道了。”

    洪天宝叹了一口气,这才转头去,降下飞剑,很快,带着他飞至一面山崖前。在靠近崖石顶端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天然洞穴,上面的藤蔓垂下来,遮住了洞口。如果不是仔细找寻的话,很难发现。

    洪天宝手一扬,拿上了一把长剑,挑开藤蔓,探身往里看了看,回过头来对沈云说道:“里面挺黑的,也小了点。有三个人在里头,就不能打转了。”还有一点他没有说——这洞子臭了点,里面乱七八糟的堆了一些动物的骨头、毛发。不过,这不是问题。要是沈云看上了的话,他会先放火烧洞。保管里面干干爽爽的,什么异味也不会有。

    沈云又感知过里面的气息。里面有蟒蛇的残留气息。不过,那蛇被吓跑了,只余下一个空洞。

    “好。”

    于是,洪天宝先放火烧洞,然后,再用去尘术打扫干净。转过身来,准备安置沈云时,细心的先问道:“要不要我帮你盘坐起来?”

    “不用。你只要把我送进去就可以了。”

    洪天宝冲他咧嘴坏笑了一个,说声“得罪了”,象扛木头一般,将人直接扛进洞里。

    沈云也只有苦笑。他现在真的就跟庙里的木胎泥像一样。

    因为沈云不想盘坐,所以,洞子里能选择的地方不多。洪天宝将他“立”在洞子里最高的地方。这里仅比沈云高一个头。

    “还需要什么?”把人“立”稳后,洪天宝又问道。

    沈云答道:“帮我在洞口布一个隔音阵,唔,再布个避火阵以防意外。”

    洪天宝一一照办。末了,拍拍手:“我在外面崖顶替你护法。你有事,喊一声便是。”

    “好。”

    以洪天宝的修为,叶罡不用读心秘术,也能洞察他的心思。所以,沈云本来就打算暂且把人留下来,不让他回去与叶罡碰面。

    待洪天宝出了洞子,沈云感知到其气息确实是去了崖顶,这才尝试着运转煞力。

    果然,阴煞之气脱体而出。他立时恢得了真魔之身。

    此时,人族的穴脉都形成虚设。是以,它们有没有被封住,根本没什么影响。沈云总算行动自由了。他盘腿坐下来,五心向上,继续运转煞力。

    一个大周天下来,周身的穴脉都被冲开,但道力还是处于凝滞状态。

    这冲状态于沈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与被封印时,看着相像,其实完全不同。

    沈云不由皱起眉头,心道:莫非是那“游丝”的缘故?

    所谓“游丝”,是他给混在微弱气流里的那道更微弱、且时断时续的气息取得名字。

    吞噬于魔族来说,是一种本能。沈云有了这种本能后,不止一次施展过。甚至于,他已经养成了离开之前,吞噬掉自己的残留气息的习惯。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最危险的一次吞噬是在菱洲的北山镇附近,一次吞掉半空里所有的阴煞之气。

    而今天,这个“最危险”竟被三道游丝给刷新了。

    看似微弱得几乎察觉不到的三道游丝,每一道都不过手指头长,且粗细不及头发丝的十分之一。可是,它们被吞噬入体后,电光石火间,便让沈云周身的五行灵气逆行。

    这是要走火入魔的节奏!

    沈云的反应也不俗,赶紧的封住几处要穴,阻止事态恶化。

    这是修士们惯用的法门。平时挺好使的,可以说是立竿见影。却不曾想,此时此刻却是弄巧成拙了。紧接着,沈云就发现自己周身的经脉穴位都被封印起来,一息之后,道力不封而封,呈凝滞状。唯一不受影响的是体内的阴煞之气和煞力。

    再观那三道游丝,它们一头扎进了丹田里,冲到中间的巨大灰色气团前,象是小孩子发现了新玩具一样,想玩,又不敢靠近,不停的围着打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