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大千劫主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找现在
五元归一,浩法终成,这一瞬间的压制力量,这恐怖的世界运算法则,直接将辜雀三人的身体全部压碎,哪怕是死道魔骨都禁不起这种可怕的摧残。

“呃啊!”

三人同时惨叫出声,而法尊很快恢复理智,大吼道:“快进入‘现在’之元!那才是我们熟悉的天地。”

这个道理辜雀两人何尝不知,但朝四方看去,所看到的却又是根本不了解的环境。

四周是无数的画面,而且每一个画面都在运动,都在变化,或有人大战,或只是静谧的世界,或有人哭笑,或有人怒吼。

一声声巨响全部汇入脑中,无法形容的庞大信息量卷来,而又伴随着的是次元风暴!

所有的一切累叠起来,将他们完全包裹,单单是这可怕的运算法则所包含的庞大信息量,都足以将他们的灵魂压垮。

他们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最严苛的威胁,以至于产生本能的挣扎。

是灰色的,四周都是灰色的,这是因为所有的时空全部累叠在了一起,以辜雀他们的力量,根本看不清楚任何东西。

诡恶天大吼道:“法尊,快想想办法,灵魂坚持不住,我们随时有覆灭的危险。”

“找!在所有时空运动板块之中找到‘现实’!”

“太多了,根本看不清,就算我们有耐心找,灵魂也坚持不住。”

听到此话,法尊大吼道:“沙漏!是沙漏形的!”

“听不懂啊!”

法尊道:“过去是无限大无限长的,未来也是无限大无限长的,只有‘现在’是固定的,不具备长度,只具备宽度,而这个宽度由我们的视野控制。现在我们的视野是模糊的,意思是宽度就会无限变窄,最终成为一个点!”

“我们找到那个点就行了。”

恐怖的压力之下,谁都承受不住,诡恶天听到这番话,气得直接大骂道:“我艹你姥姥,法尊老头子,你他妈说这种高深莫测的东西哪个王八蛋听的懂?”

“我听懂了。”

辜雀眼中闪着璀璨的光芒,大声道:“如果一个点是零维度,那么一条线就是一维,一个面就是二位,立体的就是三维!”

“大千宇宙是属于三维空间,而过去、现在、未来组成的时空与三维叠加,就是四维!不!还要加上各种平行空间,甚至破碎的、扭曲的空间,也就是次元。这才叫四维。”

诡恶天大吼道:“你他妈比法尊那个更复杂,什么零一二三四的,你数数呢?”

辜雀心中震撼无比,他忽然发现地球文明的科学竟然可以解释这个所谓的浩法,四维空间他曾在网络上看到过,的确如法尊所说,是一个概念型的沙漏状。

这代表着的是未来无限大、无限广,过去无限大、无限广,而现实处于中间,也就是一个点,这和沙漏实在太像了。

关键在于,基于未来和过去都是无限大、无限广,那么现在无论自己的视野是多少,哪怕是一千万亿光年,在无限的面前,都只是一个点而已。

所以这个微观小浩法的本质实则就是四个维度!竟然完美解释清楚了。

而法尊毕竟是智慧高深之人,听到辜雀的话,顿时大惊失色,急忙道:“你说得没错,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们必须要找到那个点,才能站住脚跟。这五元归一的可怕压力之下,我们最多能承受几百个呼吸,否则会被这股力量直接碾碎。”

“可是我他妈也找不到啊!老子他妈的只是高中文凭,又不是物理学家!”

辜雀也急了,而法尊反而冷静了下来,沉声道:“别急,咱们还能撑一会儿,你赶紧想想怎么找,主要是沙漏!沙漏形!”

“沙漏?”

辜雀瞪大了眼,朝四周一看,依旧是一片模糊,哪里看得见有什么东西,只能感受到压力罢了。

他喘着粗气,忽然惊道:“不对!”

法尊急忙道:“什么不对?”

辜雀瞪眼道:“你说微观小浩法是过去、现在、未来、存在、不存在这五大元构成的,那么我们这里又是在哪儿?”

听到此话,法尊瞪大了眼,惊道:“必然在这五元之中!”

辜雀再道:“但这里绝不是‘不存在’之元,因为过去、现在、未来这三大元其实都属于‘存在’的范畴,若这里是‘不存在’的混乱次元之中,就不应该看到四周的画面!”

法尊眼中一亮,惊道:“但‘存在’这个元是伤害不到我们的,‘现在’也是伤害不到我们的,意思是......我们必然处于‘过去’和‘未来’这两个元的其中一个!”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道:“但你说过,未来已被天道封锁,我们去不了!”

法尊道:“所以我们现在正处于‘过去’这个元之中。”

辜雀道:“但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现在’这个元。”

法尊瞪眼道:“‘过去’要去到‘现在’,‘现在’就是‘过去’的未来!”

辜雀大笑道:“走!去未来找‘现在’!哈哈哈哈!”

两人同时大小,一把拉起诡恶天,直接朝未来而去。

诡恶天忍不住道:“你们两个在他妈说什么呢?老子一句都听不懂。”

辜雀道:“你不需要听懂,你只需要知道一句话便可。”

“什么话?”

辜雀道:“你他妈才是王八蛋!”

听闻此话,诡恶天愣了愣,顿时狂笑出声。

法尊道:“我们不知道我们处于‘过去’的哪个位置,又如何知道‘现在’在那个位置?”

辜雀想了想,道:“‘现在’就是二级世界,也就是大千世界级别,这个元,对我们是没有攻击性的。我们现在承受的是五元归一的压力,也就是说,当我们感觉压力突然减少了一部分,则说明我们已经到了‘现在’。”

法尊朝辜雀看去,忍不住道:“你简直就是个天才!”

辜雀大笑道:“不是老子是天才,而是他妈的老子当年物理课没白上,哈哈哈哈!”

(只有上天知道我为了写这一章花了多少心思,老哥们不要怕等,你们仔细看这一章会发现很有趣,甚至可以去搜一下思维的那个沙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