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全能照妖镜 > 第666章 鸿运齐天,急功近利
    无悔城,不悔客栈!

    在张德安的统筹下,城主府精锐尽出,甚至张德安找其他城主朋友,借调过来大量强者,将不悔客栈里三层外三层包围起来。

    光是金丹强者,就超过了300人。

    至于筑基境,更是不计其数,普通的炼气境,根本都没有资格参与这场行动。

    张德安是谨慎的人,他既然决定了吞下水蝶商会,就一定会面面俱到,哪怕是吕休命问责下来,他也将做到天衣无缝。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张宇郗矗立在最前方,看了眼水蝶,又看了眼赵员外。

    他的目光平静,如一池井水。

    在张宇郗的眼中,赵员外和水蝶这种货色,连被他蔑视的资格都没有。

    “城主大人,此时天下商盟正在开会,做一项重要制裁。如果您要缉拿重犯,还请等我们商盟会议结束!”

    沈九海不傻。

    无悔城的城主府,终于忍不住要动手。

    外面密密麻麻的金丹,也证明了张德安的野心。

    可惜,天下商盟的实力,也不是开玩笑,他有抵抗城主府的资格。

    “事态严重,水蝶和赵员外,是吕休命大帝钦点的重犯,必须立刻缉拿!”

    张宇郗上前一步,滂湃的金丹气息,宛如一股飓风刮过,会场不少桌椅板凳直接被震碎。

    “水蝶和赵员外人就在这里,会议很快就会结束,城主大人,你又在着急什么?”

    沈九海争锋不让。

    轰隆隆!

    这时候,大地崩裂出一道裂缝。

    原来是李沛元和张世存二人,在隔空对视。

    这二人身份显赫,张世存乃是吕休命大地的记名弟子,李沛元和李九川大帝,也有很亲近的关系。

    当年天赐宗还未封山的时候,他两就已经是天赐宗的外宗弟子,甚至在宗门内,还有过一些摩擦。

    此刻,二人争锋相对,谁都不服谁。

    “李沛元,你最好不要阻挡城主府缉拿重犯,有些事情牵扯的太大,怕你扛不住。”

    张世存咬牙道。

    “张世存,你城主府,不就是贪图水蝶商会吗?可惜,有我天下商盟在,你可以抓走水蝶和赵员外,但商会,你触碰不得。”

    李沛元在沈家商会是大股东,沈家吞并了水蝶商会,他的势力,也将水涨船高。

    “李沛元,我再说一次,水蝶和赵员外的罪孽,城主府已经坐实,那是元婴大帝都压不住的大事,你最好有些分寸!”

    张世存寒声道。

    “吓我?什么大罪,能牵扯到元婴大帝?”

    李沛元讥笑。

    “天!元!瑰!宝!”

    张世存一字一句,话落,李沛元心脏猛地一跳。

    天元瑰宝,如果真的涉及到这种宝物,他胡搅蛮缠,还真的可能得罪元婴,甚至是天赐宗的核心。

    “拿出来证据,我就让!”

    想了想,李沛元终究还是服输。

    闻言,沈家所有人都膛目结舌。

    李沛元,竟然都退让了,这赵员外和水蝶,到底牵扯到了什么大案字里。

    “水蝶掌柜的,你是不是还在沟通着你雇佣的侍卫?不用浪费时间了,一共102个金丹,就在刚才,已经被城主府屠杀一空。”

    随后,张宇郗平静的看着水蝶。

    果然!

    闻言之后,水蝶原本还有些颜色的脸颊,彻底变白,比宣纸还要惨白。

    张宇郗说的没错。

    她传音玉简发出去几十次,根本就没有任何回应。

    水蝶慌了!

    这102个金丹,可是她耗尽心血买来的底牌,其势力堪比城主府了。

    可谁能想到,张德安竟然汇聚了十几个城池的守卫,一举灭了他的底牌,这根本就是有备而来。

    大势已去。

    沈家和城主府两大势力的咄咄相逼,强大的压力,使得水蝶喘不上气,简直要窒息。

    而赵员外却悠然自得,甚至拿起精致的糕点,仔细咀嚼着。

    “赵员外,在下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装腔作势呢?还是对恐惧一无所知。”

    赵楚的行径,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眼看着水蝶商会承受灭顶之灾,你还能尝出点心的味道?

    “赵公子,别废话连篇了,你说水蝶和赵员外犯下滔天罪孽,拿出来证据,否则你城主府,也没资格打断我天下商盟谈判。”

    李沛元一阵不耐烦。

    天元瑰宝!

    他死活就不相信,赵员外和水蝶,两个人加起来打不过一个炼气五重,怎么敢染指天元瑰宝。

    如今北界域诸皇大力发展商业,他天下商盟,还真的不怕一个区区城主。

    “证据?当然有,否则,又怎么能坐稳水蝶掌柜和赵员外的死罪呢!”

    一片期待的目光中,张宇郗没有令人失望。

    他从怀中,缓缓掏出一枚储物戒。

    众人讶异,所有目光,全部汇聚到了储物戒之上。

    哗啦!

    下一息,水蝶一个站不住,竟然是撞倒了身后的椅子。

    她满脸大汗,浑身都在颤抖。

    “这乾坤戒,水蝶姑娘,应该很面熟吧?”

    “可惜,你水蝶商会隐藏的再深,也会露出一些马脚,我城主府的密探,可不是吃素的。”

    “这乾坤戒之上,有一道密码禁制,只要错误,乾坤戒便会直接自毁。可惜,在下不才,天生能看透乾坤戒里的东西,我乃是灵瞳之体。”

    张宇郗大袖一甩,那乾坤戒原地漂浮在空中。

    随后,张宇郗手指轻轻按着太阳穴,他的双目之中,竟然是汇聚出两颗炽目的光。

    伴随着光幕吞噬乾坤戒,那乾坤戒里的东西,被众人一览无余。

    震惊!

    这一瞬间,全场鸦雀无声,人们根本就不敢呼吸。

    咔嚓!

    李沛元掌心里的茶杯,直接是四分五裂,滚烫的茶水,顺着他的手掌,滴淌在地上。

    他肝胆俱裂,差点被吓的窒息过去。

    自己看到了什么!

    乾坤戒内,摆放着整整齐齐,密密麻麻的天元瑰宝。

    货真价实的天元瑰宝。

    李沛元大概数了数,足足超过了1000块,如此恐怖的数量,足以引动掌教出关。

    “李沛元,张宇郗是灵体,他虽然解不开水蝶给乾坤戒下的禁制,但却能看透里面的东西,你还敢阻拦吗?”

    张世存阴森森一笑。

    “从现在开始,天下商盟,不得干涉城主府一切事物!”

    闻言,李沛元连忙抱拳一拜。

    那么多的天元瑰宝,别说一个区区水蝶商会,就是十个天下商盟,都抵不上一块天元瑰宝啊。

    “给水蝶,赵员外,还有王铅颇一众重犯,上枷!”

    张宇郗大袖一甩,顿时间,一行金丹强者直接打倒了水蝶身旁那些金丹。

    那些枷锁都是法器,能锁住修士真元。

    王铅颇的脖子上,被一块木板盯住,两只手掌从木板里伸出来,两条惨白的封条,禁锢在枷锁之上。

    “不行,你们不可以给赵员外上枷锁,否则我就毁了那乾坤戒!”

    水蝶上前一步,可惜,下一息,她的脖子上,就被两块木板固定住。

    “谁都跑不了,而你一个炼气境,拿什么摧毁乾坤戒,可笑!”

    张宇郗讥笑一声。

    一切都那么顺利。

    有张世存举荐,还有乾坤戒的发现,再加上收编水蝶商会,如此大的功劳,放眼整个北界域,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他张宇郗,是近一年来,最耀眼的星辰。

    “赵员外,传言你饭桶一个,比猪还能吃,如今看来,你就是一头活猪嘛!”

    “水蝶商会私藏禁忌品,你身为头目,死罪难逃,现在还能吃得下东西吗?”

    张宇郗没有着急给赵楚上枷锁,他上前一步,有些奇怪的看着赵楚。

    “少城主,一会抓了赵员外,先毁了他的容貌,他不配这么神似少宗大人!”

    在下方,沈清蝉突然说道。

    “说起来,你赵员外为了将容貌修改到少宗的样子,也花费了不少钱买修颜丹吧?可惜,你终究是一头猪!”

    张宇郗笑了笑。

    “一个出来卖的,一个饭桶,还有一个戴绿帽子的,你们这水蝶商会,还真是奇葩辈出。”

    沈清蝉笑的更是花枝招展。

    而水蝶一行人跪在地上,宛如畜生一般被踩在脚下,水蝶的脸上,甚至被写下重犯二字,气的王铅颇睚眦欲裂。

    “别浪费时间了,把赵员外也禁锢起来,收编水蝶商会吧。”

    张世存走过来,欣慰的看着张宇郗。

    “过几日,我先将你引荐给青古国宰相翁成儒大人,他是吕休命大帝的亲传大弟子,到时候,你会得到面见吕休命大帝的机会。”

    随后,张世存拍拍张宇郗的肩膀。

    “你会死!”

    可就在这时候,眼看着就要被禁锢的赵员外,放下了手中的糕点,竟然是轻轻的一笑。

    “嗯?”

    张宇郗转头,目光一寒。

    “你们在场的人,都会死!”

    随后,赵员外竟然缓缓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就如一个说书人,在冰冷的诠释着一个个角色的命运。

    ……

    无悔城外。

    一道人影绝尘而来,翁成儒金丹大圆满,距离突破元婴,一步之遥。

    吕休命念在他辛苦治国的份上,答应过段时间,赏赐自己一件元器,翁成儒这个宰相,感恩戴德。

    可就在刚才,他得到了密探的消息。

    张世存那个废物蠢货,竟然劫持了水蝶商会的商队,甚至拿走运输给井青苏的一枚储物戒。

    这简直是在找死。

    别人不知道无悔城那个恐怖的存在是谁,他翁成儒知道。

    别人不知道水蝶商会的背影,他翁成儒知道。

    别说你张世存一个记名弟子,就是堂堂元婴,都不敢触怒水蝶商会啊。

    近了!

    无悔城的轮框出现。

    翁成儒发传音玉简,张世存根本就没看,最终他只能风风火火,亲自来一趟无悔城。

    但愿事情还没有不可收拾。

    得罪了少宗,全部都得死。

    ……

    “哈哈,大言不惭,赵员外,我看你是失心疯了。”

    “来人,速速拿下,先大刑伺候!”

    张宇郗讥笑一声。

    嗡!

    也就在这时候,张德安的传音玉简响起。

    是守城军传来的。

    “什么,宰相翁成儒,刚刚近了无悔城?”

    张德安惊呼一声,吓了所有人一跳,就连去给赵楚上枷锁的两个金丹,都愣在原地,僵硬的举着枷锁。

    宰相?

    翁成儒?

    传言他可是吕休命的亲传弟子,甚至是下一个元婴的人选啊。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张宇郗浑身都在颤抖。

    他岂能不颤抖。

    原本抓了赵员外和水蝶,他还要经过重重推荐,才有资格拜见宰相。

    可天助他张宇郗,宰相竟然自己来无悔城了。

    张世存也眉开眼笑。

    简直是想什么来什么,鸿运齐天啊。

    轰隆隆!

    也就在众人几个念头刚刚落下,会场的大门,直接是支离破碎。

    所有人被吓了一跳,几个金丹警惕着准备出手。

    可当尘埃落下,众人看清楚来人之后,顿时诚惶诚恐。

    “拜见宰相大人。”

    张世存率先跪下,随后,在场所有人也全部跪下行礼。

    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未来的元婴啊。

    咔嚓!

    谁知道翁成儒脚下的大地直接坍塌,他寒着脸,一步一步走向赵员外。

    “宰相大人,那赵员外罪大恶极,私藏乾坤戒,幸亏晚辈察觉的早。”

    “晚辈乃张世存大人的侄儿,早闻宰相大人威名,很是敬……”

    翁成儒途径张宇郗身旁,后者连忙抬起头汇报,一脸的急功近利。

    恐怖啊!

    感受着翁成儒的气息,张宇郗才知道什么叫差距。

    同样是金丹,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抓捕赵员外,是你一手策划的?”

    张宇郗话没有说完,就被翁成儒打断。

    “没错,是晚辈找到的蛛丝马迹。”

    张宇郗瞳孔一闪,终于抓住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咔嚓!

    可张宇郗一句话没有说完,他的脑袋,便被翁成儒直接捏碎。

    “败事有余!”

    轰隆!

    轰隆!

    下一息,赵员外身旁,两个手拿枷锁的金丹,头颅直接爆开。

    死寂!

    一瞬间的血腥,令所有人回不过神来。

    “少宗大人,弟子救驾来迟,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

    “吕休命大帝前几天说过,从今日开始,您就无需再隐藏身份,弟子来晚了一步。”

    下一息,所有人更加膛目结舌。

    堂堂宰相,一个眼神屠杀两个金丹的翁成儒,直接跪在赵员外面前。

    他称呼赵员外什么?

    少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