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军工子弟 > 906 五机编队飞眼镜蛇,能做到,每年特批摔一架
    “飞行表演的时候,谁看真正作战能力了?超-7A的载弹量也没有太差不是?”

    谢凯叹了一口气。

    作战能力不强,这是硬伤。

    超-7A本来就是轻型战机,被谢凯给定位在高级教练机的范畴。

    现在双座版本的模型还在吹风洞,根本就还没有完全定型,加上四余度电传系统尚未装上去,谢凯真不知道这眼镜蛇机动是因为意外出现,还是超-7本身就有着这样的机动性能。

    所有的一切,都得等到跟屠浪聊了之后,问他是故意如此还是只是为了骚包一下意外搞出来的。

    “那行,给你半个小时。”郑宇成觉得,谢凯这种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收获。

    还是用一些常规的动作去跟美国人同台,到时候只要不是表现差距太大就好了。

    谢凯当即就让人带自己去见屠浪。

    基地机场航站楼,其实就是一个空军司令部。

    建立起来到现在,谢凯还一次都没有过来过,航站楼就依山而建,在外面根本就看不出来,就靠着前面的厂房。

    禁闭室里,谢凯见到了屠浪。

    不到三十岁,理着平头,一个矮瘦个子,国字脸的汉子。

    “你知道你犯的错误很严重么?”谢凯也没有废话,直接问屠浪。

    他想知道,屠浪是无意中做出了眼镜蛇机动,还是本来就知道超-7A可以做出这样的机动动作。

    “你是谢凯?”屠浪看着谢凯,一脸好奇,好像对自己的错误根本就不在意,或则说,他不在意严重的后果。“在之前,就听说过你的名头,没想到,我第一次违抗命令就惊动了你。”

    说这话时,他脸上还满是笑容。

    “如果这次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一个让基地领导跟你们未来直属上级领导满意的解释,这辈子,估计你就永远不要指望再碰战斗机了,活塞式的飞机都别想……”谢凯一脸平静。“至于你是不是第一次抗命,我想你比谁都更清楚,之前就因为瞎飞各种违反规定的机动动作而被停飞,最终退役,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混到超-7A试飞队伍里面的。难道真的是611总师屠基达的亲戚?”

    屠浪脸上的尴尬一闪而逝。

    他真不知道,谢凯对他会有所了解。

    之前他确实听过谢凯的名头。

    F-14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搞回来的。

    可惜,最终,他还是没有成为F-14的飞行员。

    “我不是屠总的亲戚,甚至他都不认识我……”屠浪尴尬地说到。

    谢凯不置可否,他来,可不是为了问屠浪是不是屠总亲戚的。

    “你这次严重违纪,被处理,那是肯定的,至于后面是否可以继续碰战机,就得看你回答的问题是否让领导们满意了。”谢凯没有废话,“你在下来之前的时候,战机明显失速了,你是怎么摆脱进入尾旋状态而让飞机保持平稳飞行的?”

    哪怕谢凯心中认为最大的可能就是这货瞎飞飞出来的,可依然抱着一定的期待。

    苏联的苏-27在普加乔夫飞眼镜蛇机动之前,进行了大量的验证工作,计算机模拟,空中试验台模拟,甚至精确到每一秒什么速度,什么动作,最终创造出了眼镜蛇机动这种风骚无比却没有多大实战效果,却能很好展示战机机动性能的超级机动动作。

    超-7A,这一切都是意外。

    屠浪有些震惊地看着谢凯。

    他原本是不相信这样的年轻人可以问出如此专业问题的。

    事实却让他没法反驳。

    一时间,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原本他就已经做好了接受处罚,甚至一辈子都不再碰战机的准备。

    可谢凯的问题,超出了他想法太多。

    “这一切都是原本设计好的,在一开始,快速向后拉动操纵杆,保持飞机的状态,然后再把操纵杆向前推,把机头压下……”屠浪老实地回答。

    “谁设计的?”谢凯急忙追问。

    屠浪不知道谢凯问这个干什么,开口说到,“之前听霍总说了一句,超-7A的机动性很强,尤其是前面的鸭翼布局,让国内战机很多无法做出的机动都可以做出来……之前我飞歼-7跟歼-8,都是想要做出这样的动作,可惜,摔了两架飞机……”

    听到这话,谢凯神色怪异。

    这货,是朵奇葩。

    在七八十年代的中国,摔了两架战机,居然没有被严肃处理,要么就是有很强的后台关系,要么就是有过硬到让上级首长都不得不惜才的技术。

    目前看来,应该是后者了。

    “如果再让你开,还能做出来吗?”谢凯问道。

    “应该是可以的!这款战机的机动性能远比霍总他们跟我们介绍的要强很多。特别是低空低速性能,在十米高空贴地飞行,都不是问题……”屠浪双眼充满了期待,舌头舔着嘴唇说到。

    谢凯没有回答他的话,也没有给他任何承诺。

    就这样转身离开了禁闭室。

    饶是屠浪在禁闭室拍着门窗,不停地叫喊,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到机场航站楼中的会议室里面时,郑宇成他们已经在开会。

    8名国内F-14核心种子飞行员教官,4名超-7A飞行员种子教官跟基地管理委员会的一帮子大佬坐在一起,依然在强调纪律。

    整个会议,谢凯没有说一句话。

    因为这些飞行员们,没有任何人能提出一个让他满意的方案。

    在从132的实验机场转场到这边的之前,他们就已经知道整个飞行团队面临的任务了。

    “没有合适的方案,现在是个麻烦事情了。”郑宇成等人见开会也没有结果,飞行员们飞了不短的时间,索性就散会了。

    所有人脸上,都是寒霜笼罩。

    “在美国人眼前,飞一个五机编队的眼镜蛇机动!”谢凯说这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五架战机同时飞眼镜蛇机动,这远比一架战机飞行更让人震撼。

    眼镜蛇机动刚出现的时候,在巴黎航展上,只有普加乔夫一个人飞。

    现在,谢凯希望的是五架超-7A同时飞。

    飞机的气动布局能提供的机动性能没有问题,剩下的,就是飞行员的素质了。

    作为试飞大队的成员,能飞国内最新机型,没有一个试飞员的素质不够过硬。

    现在唯一的关键就是时间不多。

    飞编队什么的,那都是小儿科的问题,关键是在编队过程中,所有的飞机保持一致动作,这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联系,所有的飞行员配合默契才行。

    “这个有用?”汪贵林问道。

    郑宇成等人都是直摇头,谢凯这想法,太过天真了。

    之前他们看到的机动动作本来就太过危险,没有任何训练,五架战机同时做这样的机动,只要有一架战机的飞行员操作稍有迟缓,按照刚才的那种情况,就是机毁人亡的结果。

    “我们能翻盘的,就只有这个。”谢凯说到,“之前我问过屠浪,他说这一切都是之前就计划好了的,在蓉城那边的试飞场,他没有机会干这样的事情……”

    谢凯把情况做了介绍。

    一旁的白彦军脸上挂不住,却又没法解释。

    人,确实是他放过去的。

    “他的技术确实非常过硬,唯独不好的就是人太乱来。”白彦军解释着。

    屠浪并不是屠基达的亲戚,不过这货之前犯错为了不被彻底停飞,就到处宣扬。

    “他究竟摔了多少架飞机?”谢凯问道。

    “他摔过飞机?”岳林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这样的飞行员,无论多优秀,都是不能要的。

    每一架战斗机,都是宝贵的,到目前为止,国内都没有足够的战机来供飞行员们训练使用,一方面是成本过高,另外一方面则是空军经费不足。

    这小子居然摔的战机不止一架!

    “3架。一架歼-8,两架歼-7……”白彦军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之前超-7A试飞的时候,132那边的试飞员不够,加上F-14不再需要试飞人员,我就把他弄到那边了,我也没想过他胆子这么大。”

    如果之前知道会这样,无论如何,白彦军都不可能让屠浪去蓉城。

    “整机编队如果做出这样的机动动作,确实非常震撼。”岳林比郑宇成他们识货多了,“现在时间不够,没有时间给他们来练习。而且,我们只有5架超-7A,任何一架,都容不得半点损失。”

    郑宇成真不觉得这机动有什么意义。

    屠浪这样不听命令的害群之马,他觉得趁早踢出去算了。

    “只要他能飞,我可以动用自己的权利,每年允许他摔一架飞机!”汪贵林现在是发狠了。

    他不想在美国人面前丢脸。

    当初,到美国采购发动机的时候,美国人趾高气扬,甚至问中国代表团,没有他们美国的发动机,中国飞机是否可以上天。

    对于现在的404来说,别说每年摔一架战机,哪怕是每年摔三五架,都不会太过在意。

    “摔飞机的事儿,要想了解整个战机的极限性能,甚至是测试飞行座椅的弹射性能,都必须摔的。装上了我们自己的涡扇-6后,摔的几率更大……”谢凯也认同汪贵林的话。

    任何一款战机,要想技术更成熟,不摔几架,那都是不可能的。

    甚至很多时候故意去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