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元尊 > 第七百二十九章 第四道圣纹
    当金色的心脏化为光流被圣元宫主一口吞入腹中的那一瞬,他的双目微闭,整个天地,仿佛是在这一刻凝滞。
    所有的风声,所有的源气流动,都是在此时止住。
    犹如时空被冻结。
    无数道视线带着骇然的望着圣元宫主,因为所有人都是感受到,此时此刻,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气势,在渐渐的从后者体内弥漫出来。
    在那种气势下,天地都是在颤抖。
    圣元宫主头顶寸许处,那金色的火苗在此时迅速的壮大,最后化为一团熊熊燃烧的金色火焰,火焰在渐渐的流淌,隐隐间,竟是有着形成金色火莲花的迹象。
    “圣火化莲...”
    各方顶尖强者面色惊惧,牙齿都是在打颤,因为据说唯有真正的圣者,方才能够将那圣火,衍变成象征着圆满的莲花之形。
    金色的火焰莲花成形,并且冉冉的绽放开来。
    金色莲花中有着如流苏般的金光流淌下来,将圣元宫主的身躯覆盖,金光穿透肉身,能够不断的淬炼身躯,令其完美。
    显然,在吞噬了那圣者之心后,圣元宫主竟是短时间的突破了那层桎梏,真正的踏入了圣者之境!
    他那微闭的双目睁开,眼目中倒映着燃烧圣火的金莲,此时的他,气息浩瀚伟岸,仿若不死不灭。
    而青阳掌教他们见到这一幕,则是面色忍不住的变得有些苍白。
    因为这一刻,他们也是从圣元宫主的身上,察觉到了那种可怕的危险气息。
    圣元宫主眼神淡漠,他嘴唇一张,有着声音回荡天地。
    “禁源。”
    当那声音传开时,所有人都是骇然的发现,这片天地间的源气竟是在悄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连他们体内的源气,都是以惊人的速度诡异消散。
    咚!咚!
    一道道凌空而立的身影在此时从天空上如断翅的鸟儿一般坠落下来,狼狈至极。
    这方天地,禁绝了源气的存在。
    在这里,即便是法域,也难以存在。
    这就是圣者的力量,言出法随,一言之下,便可令得一方天地成为无源之地...
    各方顶尖的强者纷纷落地,唯有着青阳掌教,天剑尊等人还能立于虚空,那是因为他们拥有着圣宝,凭借着圣宝的威能,才能够隔绝圣者的禁源之力。
    圣元宫主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们一眼,并没有多加理会,他的视线转回了天空上的诛灵图,他望着其中那一道倩影,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这一次,你再化解给我看看?”
    圣元宫主手指凌空一点,诛灵图上的激烈震动顿时渐渐的平息下来,无边无际的黑白之气自其中涌现而出,甚至一些黑白之气都渗透出了诛灵图。
    诛灵图内,黑白之气形成了巨大的漩涡,那一道道由夭夭勾勒而出的金色光柱,直接是被这些漩涡尽数的吞噬。
    于是金光开始消退。
    黑白之气自四面八方连绵不尽的涌来。
    轰轰!
    黑白之气中,有着黑白色的雷芒喷吐而出,宛如巨龙,铺天盖地的对着夭夭呼啸而去。
    那黑白神雷,威力极端的可怕,而且其上还沾染着火焰,那是圣火!
    在这短暂的踏入圣者境间,圣元宫主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程度。
    夭夭皓腕急速的抖动,无数源纹在其周身形成了金色的光罩,不过每当那黑白神雷落下时,光罩便是剧烈的颤抖着,然后一点点的缩小。
    不论夭夭如何挥动源纹笔,黑白神雷都是在渐渐的接近。
    任谁都看得出来,伴随着圣元宫主吞噬了圣者之心,这局面又开始出现了变化...
    青阳掌教他们的心也是在此时一点点的沉下,如果夭夭真的被镇压下去,那么此时的圣元宫主,真的将会是无人能够制衡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待得本宫将你镇压后,这苍玄宗上下,所有人都会陪你而去,包括那个小子。”圣元宫主望着诛灵图内肆虐的黑白神雷,漠然道。
    显然,今日被夭夭逼到这个地步,也是令得他心中有些微怒。
    诛灵图内。
    夭夭挥动的源纹笔,似是在此时停滞了一下,她缓缓的抬起头,眸子穿透了诛灵图,直接看向了圣元宫主,那眼眸深处,似乎是蕴含着令人心悸的冷意。
    她的眼神,似乎是在询问圣元,是否真的想死?
    圣元宫主读出了她眼眸中的意思,却是晒然一笑,摇了摇头:“大言不惭。”
    显然,他是将夭夭此举当做无用的威胁,毕竟如今的他已是踏入圣者境,他实在不知道,眼前的夭夭,又能如何抵挡于他?
    夭夭那空灵的眸光,忽的投向了周元所在的虚无空间,她凝望着后者一瞬,然后她的眼帘,缓慢而坚决的闭上。
    与此同时,在其光洁的眉心间,那呈现断裂姿态的封印,开始一截一截的蹦碎得更多了...
    封印上面的裂痕,在不断的被扩大。
    轰!
    无数道暗金色的光点,从她的体内升腾而起,融入那金色光罩中,顿时光罩之上,金光流溢,这一次,任由那黑白神雷如何的狂轰猛炸,都是再难以让得光罩缩小。
    并且,那金色光罩,还在渐渐的对着外面扩张,那般模样,犹如是要对着那些黑白神雷盘踞处挤压而去一般...
    这一刻,即便是圣元宫主,都是目瞪口呆,忍不住的想要破口大骂。
    这凭什么?!
    他吞噬了圣者之心,方才在短暂的时间中得到了圣者的力量,可这夭夭眼睛一睁一闭,就直接从先前的被压制,变成了能够直接抗衡了?!
    这力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这还有没有道理,有没有公平可言了?
    圣元宫主面色阴晴不定,下一瞬,他猛的转身,身影直接对着虚无空间暴射而去,他决定趁夭夭被困住的时候,先将苍玄圣印夺到手!
    轰!
    不过,他身影刚掠出,青阳掌教,天剑尊,古鲸尊者三位法域境强者便是催动了圣宝,裹挟着毁灭之力,狠狠的轰来。
    圣元宫主眉头一皱,此时的他倒并不惧三人,但三人手中的圣宝,倒是有着几分威力,所以他身形只得减缓,袖袍一挥,圣火化为三条金色火龙,焚烧虚空,与三人交锋。
    轰轰!
    他们战成一团,虚空崩裂,但任谁都看得出来,青阳掌教三人即便是凭借着圣宝之力,也是在节节败退,无法坚持太久。
    虚无空间内,周元望着外界的情况,面色也是紧绷,他的眼神,心焦的望着诛灵图内的夭夭,他同样能够感觉到夭夭的力量在增强,但越是如此,他越是不安。
    因为他知道,那代表着夭夭的封印效果在迅速的减弱。
    一旦夭夭的封印彻底破开,那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该死的!”
    周元咬牙。
    而且,此时那圣元宫主直往此处而来,显然是打算先夺走苍玄圣印,而凭他的实力,怎么可能守得住?
    就在周元心急如焚的时候,忽有一道苍老的声音急促的破空而来:“周元,圣元老贼打算先夺圣印,你速速将圣印激活!”
    “其中有主人留下的手段!”
    周元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 愣了愣:“玄老?”
    那声音,正是玄老。
    “怎么激活?”他连忙问道。
    “以圣纹之力...”
    周元心头微惊,原来玄老竟然知晓他身怀圣纹!
    不过此时他也顾不得问太多,急忙站起身来,冲到石梯的尽头,来到那苍玄圣印之前。
    周元深吸一口气,心念一动,只见得在其眼瞳中的破障圣纹,掌心间的地圣纹,神府之内的天诛圣纹,皆是在此时缓缓的破体而出。
    三道圣纹一出现,便是受到了吸引,盘旋在了苍玄圣印之外。
    嗡嗡!
    苍玄圣印则是爆发出了磅礴的涟漪波动,不断的震动,在那其中,仿佛是有着某种力量要喷薄而出。
    但那种喷薄而出的感觉,总是要差一点。
    外界。
    圣元宫主心有所感,看向了虚无空间中,当即眼神一凝,寒声道:“这小子体内,竟然隐藏了圣纹?苍玄,这就是你的手段吗?”
    他身形暴射而出,撞开青阳掌教他们的封锁,直扑虚无空间内。
    周元也是感觉到了急速而来的圣元宫主,再看看苍玄圣印,脑海中灵光一闪,急道:“糟了,四道圣纹还差一道!根本没办法彻底激活苍玄圣印!”
    当年苍玄老祖自圣印上剥离了四道圣纹,但周元却只得到了其三,最后一道圣纹,始终没有半点线索。
    而此时,在那雷池之外,玄老望着焦急万分的周元,却是忍不住的一笑,道:“莫急莫急。”
    “你这小子,真以为在那苍玄宗,老夫是因为你的天赋什么的,才对你青睐有加吗?”
    他此时缓缓的脱掉了上衣,只见得在其后背的皮肤上,竟是有着一道古老的光纹,在闪烁着玄妙的光泽。
    周元张大了嘴,那道光纹的波动他太熟悉了...
    显然,那正是周元的苦寻无果的第四道圣纹!
    它竟然一直铭刻在玄老的背上!怪不得根本就没有第四道圣纹的线索!
    玄老身躯一抖,其背后的那道古老光纹便是冲天而起,最后化为一道流光呼啸而下,传入了虚无空间,投入到了那散发着浩瀚波动的苍玄圣印之中。
    (祝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