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六零俏军媳 > 第1466章 惩罚
    在丁海杏他们劝沈易玲的时候,孩子们从外面跑进来了。

    “妈,妈我们回来了。”沧溟他们蹬蹬跑进屋里来。

    “去干什么了?看看疯的满头大汗的。”丁海杏看着他们样子问道。

    “没什么,我们在海边玩儿了。”北溟笑眯眯地说道。

    “海边,你们没有上浮冰吧!”丁妈担心地问道。

    “没有,没有,我们没有下去。”沧溟赶紧说道。

    “那海边有什么好玩儿的,也不怕风吹着了。”丁妈说着拉着他们的手,“咦!手热乎乎的。”

    “你看他们跑的头上都冒烟了,自然不冷了。”丁海杏好笑地拿掉小九儿头上的帽子,冒着白烟。

    “哈哈……还真是。”沈易玲看着他们笑道。

    “那你们在海边玩儿什么?”丁妈好奇地问道,“咋玩儿的满头大汗的。”

    “我们在鞭炮来着。”国瑛嘿嘿一笑道。

    “老实告诉我,你们这鞭炮怎么放的。”丁海杏狐疑地上下打量着他们问道。

    “我们把鞭炮埋在海边的冰面上,一炸开,哇……可好玩儿了。”北溟双眸闪闪发亮高兴地邀功道,“那冰冰被炸的飞溅。”

    “你们居然还笑的出来,都给我面壁罚站去。”丁海杏闻言立马脸就黑了下来。

    “这是咋了?”丁妈闻言困惑地看着丁海杏道,“大过年的你干嘛非要罚孩子们,他们做错什么?不就是玩儿鞭炮吗?”

    “他们把鞭炮凿开个洞,插到冰冰里面,这一爆,冰屑四散,万一冰锋伤着他们怎么办?”丁海杏阴沉着脸看着办错事情的他们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小小的鞭炮没那么大的威力。”丁妈朝孩子们使使眼色,‘赶紧承认错误啊!’

    北溟他们张张嘴,还想辩驳来着。

    “他们为什么跑的满头大汗还要我解释嘛?不就是为了躲冰屑。”丁海杏阴沉着脸看着他们道。

    “我们去面壁思过。”沧溟立马拉着弟弟妹妹们说道。

    “你这孩子,这大过年的。”丁妈急着将孩子们给护在身后道,“都不许去!”

    “妈您知不知道他们这么玩儿很危险的。”丁海杏气急败坏地说道,“那冰屑很锋利的,万一迸到眼睛里呢!”

    “呃……”丁妈被堵的哑口无言的,小声地辩解道,“这不是没……”

    “妈!”丁海杏跺着脚大声地喊道。

    “我听的见,不用那么大声。”丁妈捂着耳朵说道。

    “小姑子,这不是没出事,孩子们也知道错了,就饶了他们吧!”沈易玲出声道。

    “今天谁求情都没用。”丁海杏事铁了心要罚他们,目光落在丁妈和沈易玲的身上道。“妈和嫂子求情也没用。”

    沧溟他们乖乖的站在墙根扎起了马步。

    “你呀!”丁妈颤抖着食指点着她,给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了?”丁海杏气的鼓着腮帮子一屁股坐在炕上,掉眼泪。

    “这我还没说你呢?你咋自己先哭天抹泪了。”丁妈被她给闹的,也不知道是该心疼孩子们,还是该心疼她了。

    丁海杏这边一掉眼泪,把沧溟他们给吓坏了。

    他们长这么大没有见过妈妈掉眼泪,一下子围到了丁海杏的身边。

    沧溟给吓的立马说道,“妈,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做危险的事情了。您别哭啊!”

    “妈,是我的错,我不该提议这么玩儿的。”北溟拉着丁海杏地胳膊道,“妈,您罚我吧!您怎么罚都行。”

    “妈对不起,是我们仗着自己跑的快,所以才敢这么玩儿的。”小九儿红着眼眶,“哇……”的一声,“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妈,别哭了,别哭了。”国瑛拉着她的另一只胳膊蓄满眼眶的泪夺眶而出道。

    “去给我扎马步去,我不让起来,你们不许起来。”丁海杏吸吸鼻子别过脸不看他们道。

    “是是,我们马上就去。”沧溟他们立马站在墙根扎起马步。

    “我去西屋。”丁海杏拿起炕桌上的东西,起身离开。

    “这事给闹的。”丁妈六神无主的看着沈易玲道,“现在怎么办?”

    “小姑子估计只是吓吓他们。”沈易玲靠近丁妈小声地说道。

    “可是……”丁妈眼神担心地看着西屋。

    “孩子们确实该罚,居然玩儿的那么危险,万一出事可就毁了一辈子。小姑子发脾气应该的。”沈易玲转头看着沧溟严厉地说道,“该罚,好好放炮,干嘛玩儿那么危险。不知道冰冰锋利割伤了可怎么办?”

    “大舅妈我们跑的很快,根本就伤不了我们的。”北溟小声地辩驳道。

    “这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沈易玲板着脸看着不知悔改地他们道,“知不知道什么叫伤在儿身,痛在妈心呢!以往都说你们懂事,就是这么懂事的。”

    “大舅妈,就别训我们了,我们现在快后悔死了。”小九儿低垂着头,双脚不停的揉搓着。

    国瑛小心翼翼地看眼西屋,又看向沈易玲道,“您要好心的话,帮我们求求情吧!”

    “老实的扎你们的马步,等你们的妈气消了,自然就原谅你们了。”沈易玲黑着脸看着他们道,“看你们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四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这是怎么了?”红缨领着丁如鸿和小猫儿回来道。

    “这还用猜啊!办错事了,挨罚了呗!”丁妈看着他们无奈地说道。

    “四个一起受罚这种情况可真少见,以往北溟可是被罚的最多。”红缨满眼好奇地看着他们道,“你们到底犯了什么错,让妈生这么大的气。”

    丁妈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红缨黑着脸说了一个字道,“该!”

    “大姐我们都快后悔死了,你还说我们。”北溟扁着嘴可怜兮兮地说道。

    “说你们都是轻的,害的妈掉眼泪,我都想给你们来个竹笋炒肉丝。”红缨挥着手比划道。

    “大姐,我们已经知道自己错了。”四个人可怜兮兮地说道。

    “你们好好表现等妈消气吧!现在我可帮不了你们。”红缨给了他们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我也没打算让大姐求情,只是想让你去看看妈是不是还在哭。”北溟小声地说道,眼神担心地瞟向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