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北洋新军阀 > 第882章 猎战
    难怪人都道江南好,一月末,辽东尚且冰天雪地一片,可是杭州却已经开始透出了些许暖意,估计冬天在这儿是最没牌面的,几场淼淼白雪早已经被干渴的大地吸吮殆尽,如今也只有房檐上那一层微霜才能证明它存在了。

    商人重利益轻别离,可若不是为了一大家子人美好而体面的生活,谁又愿意离开温暖的家,颠簸在远洋之上呢?也正是因为这种振兴家业,为子孙后代留下财富的美好原动力,这才刚过完年节不久,才歇息几天的杭州港就再一次忙碌了起来,码头工人赶着马车,把仓库里运出来的货物拉向那些沉重的大木臂起吊机,十几个负责拉着滑轮组的壮汉已经是干的浑身热汗,甚至迎着冰凉的海风,把公司配给的外套都扔在了脚下。

    另一头,穿着貂袄或者整洁大棉衣的掌柜,办事员则是不住地挥舞着手,向港口围栏外的家人们道别着。

    不过这一片欣欣向荣中,对于某些人可不那么美好了,没人知道,就在繁忙的港口下面,还有着一条漆黑的暗道,负责运送些“特殊”的货物。

    洛缜就是这特殊的货物之一。

    上半身光着,在这晚冬初春的寒冬中,他已经是冻得身体发紫佝偻了,可偏偏喊不出来,因为他嘴里被一堆抹布所填堵着,双手也是被捆在身前,被看押士兵拉拽牲口那样向前拽着。

    杀人不过头点地。杀他,对于毛珏来说太容易了!可却也是太便宜他了!孔子曾言:以直抱怨,以德报德!所以毛珏要处置他的,是让他同样体验到,被最亲近,最信任的人背叛,利用尽他的一切,然后被抛弃,所带来的那种痛苦与羞辱,然后让他在痛苦羞辱中,继续活下去。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活着才是惩罚!

    经历了阉割手术,自己身上的东西送给另一个太监作为珍贵的随葬品,还被卖往海外不知道何处为奴,洛缜明显已经垮了,双目无神,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那样被拖着。

    还好,他不寂寞,一块被拖着的,居然还有足足五六十人,再光明的帝国,下面也有暗流涌动,就算再仁慈,毛珏终归还是要处置些站错队伍地位政治犯,海外,也成了他们的唯一归宿。

    通过这条黑暗的甬道,在挨着岸边一个格外留出来的船舱口登上了下层甲板,猛地被推进一间拥挤的囚室中,在洛缜无神的回眸中,咣当一声,牢门被重重的关了上。

    对他的复仇到此为止,恐怕洛缜这辈子也逃不过内心的恐惧,煎熬与折磨!

    送他出海,毛珏也终于得到了释怀,重新作为一个君王,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他的帝国事业中。

    …………

    和下面那些送行的百姓一样,皇家同样也在经历着离别,只不过别人是送丈夫,毛珏是送媳妇。

    成熟大叔对萝莉的诱惑无疑是很大,这段时间,两人还一起完成了这件伟大的复仇,毛珏和洛羽两人的感情明显升温了不少,这却不是件好事儿,让这次送别明显多了不少恋恋不舍。

    华贵的专用通道中,毛珏亲自为洛羽拉着行李,另一只手则是扯着她的小手,两人并肩而行,直到通道口尽头,已经可以眺望到远处停泊在海港中摇曳的大商船时候,他这才停住脚步,有些不舍的把行李交到了洛羽手中,有些干涩的道别道。

    “一路,多多保重!”

    “妾身知道,也请陛下放心,只要妾身在,中南,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嗯……”

    也许两个人都是事业型比较比在行与煽情,比较公式化的道别,一下子让离别的场面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不知道说些什么,再一次微微蹲礼道了个万福之后,拖着大箱子,洛羽是沉闷的向着航船走去。

    然而走了一半,小姑娘忽然又是急切的回过了头,一张小脸儿憋的通红,却是鼓起勇气对着毛珏猛地挥起了手来。

    “不要忘了我!!!”

    对于她的喊话,毛珏却是没有回答,而是简简单单的在衣领掏了起来,片刻后,一个柄上镶嵌着红宝石,精致的黄金羽毛却是被他掏了出来,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熠熠光辉,明显看着这羽毛意外了下,片刻后,洛羽惊喜的露出了个娇羞的笑容,再一次低下头去,脚步间,却是明显轻快了几分。

    不过目送着她上了船,毛珏的笑容还是情不自禁在暗淡了下,就算如何不想承认,洛羽终究是有着那么一股子洛宁的替代品的味道,两个同为洛家的女人,却是这么截然不同,如果,如果当年……,也许两个人就是另一个结局吧?

    不过感慨也仅仅持续了片刻,收拾心情,他也是急促的奔回了马车,这场大战,实际上才刚刚开始,等着他这个决策者去做的事情,还有许多!

    …………

    对于中南的战略,大明并没有太多的变化,毕竟明帝国在中南半岛的影响力,明显远远超过了荷兰人,东印度公司只需要继续出口武器,趁着战争进一步把控好几国的经济命脉,如今荷兰人仅仅渗透了一个东吁王朝,势单力薄,在中南,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然而这场与荷兰的战争,终究还是影响到了中南。

    从杭州湾出发,顺着海流风向,仅仅十来天,洛宁的船队已经是抵达南中国海,再有个三四天的时间,就可以返回如今东印度公司在中南的中部海防。

    这一天,坐在上次层甲板上,和往常一样,洛羽还是一页一页的翻看着公司分布的报表,从坏女人角色中脱身出来,又换上了那一套假小子的工作装,楚甜这妞则是无聊的拿着个望远镜,左看看,右眺眺,忽然间,这妞亢奋的尖锐叫嚷出来。

    “洛羽姐,有船哎!”

    “不就是船吗?杭州港你还没看够吗?”

    有些漫不经心,一边翻看着报表,洛羽一边无意识的回答着,可这话听的楚甜是立马不满的哼哼起来。

    “那能一样吗?杭州湾是停泊在港口中,这儿是行进在大海上!”

    “我都好多天没看到别的船队了,太无聊了!”

    说者无意,听着却有心,忽然间,洛羽停住了翻看的手,愕然的猛地转过了头来。

    “你刚刚说什么,好多天没看到船了!”

    “是啊!怎么了?”

    同样满是惊奇,楚甜愕然的反问着,然而根本没心思去给她解释,扔下了手中的报表,洛羽是急促的从舰桥上跑了下来,一边跑一边还大声的喊叫着。

    “舰长!郑川大人!!!”

    二十四万明军主力还在沿着浙江沿海,缓慢的向江西两广进发着,可战争已经开展了三个月了,先行出发的皇家海军早已经在茫茫大海与荷兰舰队开展了厮杀。

    虽然号称海上马车夫,只不过拼舰队,大明脚底下,荷兰人也明显是个弟弟,第一阶段,皇家海军第一分舰队轻而易举的切断了荷兰人对广东隆武政权的支持,可旋即,荷兰人又开展了第二阶段的战法,海盗模式。

    巴达维亚北上的战舰分成了几股,凭借着其高超的航海技术,开始了四处袭扰,不过别说,这招还真让毛珏头疼,大明皇家海军虽然强悍,论船只数量与水师数量,足可以赶上欧洲几个殖民大国的总和了,可毕竟大明海岸线太长,茫茫大海又不像后世那样有卫星导航,一时间对于蚊子那样的荷兰舰队,也没啥好办法!沿海的县城,不断被他们袭扰劫掠,还有大明的商船,也接连遭到他们的攻击。

    明显,洛羽的中南分部舰队,遭遇的就是荷兰海盗的一支,大海是真真切切的望山跑死马!从鹰巢上的水手发现海平面上有船之后,到这些舰船出现在面前,足足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

    五条没有悬挂任何国旗,单存一条黑骷髅旗迎着海风猎猎飘荡的三桅西方快船呈一个品字型,从五个位置气势汹汹的奔着中南商船队围了过来。

    也怪毛珏把东南亚的秩序维持的太好了,洛羽不是初姐,航行了如此多此,却是头一次遭遇到海盗,毕竟是女人,站在高耸的尾楼上,望远镜中看着五条海盗船尖锐的船头所划起来道道白浪,洛羽的声音都稍稍带了点颤抖。

    “舰长,可有办法向最近的皇家海军求援?”

    眉头稍稍紧缩了下,这条中南分部旗舰的舰长陈川颇有点为难的摇摇头。

    “皇妃殿下,按照海图,舰队航行,距离大陆已经有了两格经度之远,就算去琼州求援,也得几天时间,求援是来不及了!”

    “不过殿下放心!”

    那双眼眸忽然亮了起来,这个前辽东水师的退伍大副是颇为兴奋重重一鞠躬。

    “凭着咱们自己,这些低贱的海盗也奈何不了咱们如何!且看属下安排就是了!”

    说着,他已经抑制不住兴奋的从身边旗盒里掏出了红旗,急促而复杂的挥舞起来。

    也正是因为荷兰人这一手海盗战,毛珏不得不想出来个笨办法,那就是抱团儿,宁愿耽搁些行程,也要将商船集合起来,这也是洛羽一眼认定对方是海盗船的原因,这半个小时,大明的海商舰队也不是啥都没干,风帆带动桅杆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咯吱声音,已经做好应对准备的海商舰队直接就地下帆,下锚,足足二十六条大小商船犹如盛开的莲花那样,将最大的那条盘古级别二百米宝船护在最中间。

    这年头茫茫大海,谁都不知道能遭遇什么,所以哪怕是商船,都得装备着足够的自卫火力,一边十二门炮,咣当咣当的炮舱砸木头声音中,一门门黝黑的火炮也是露出了头来。

    这个刺猬可不好惹!在洛羽紧张的注视中,似乎对面也察觉到了,挨着几百米范围之外,狼群那样的海盗船停下了行进。

    可就在洛羽觉得松一口气儿的时候,忽然间,此起彼伏的炮火震耳欲聋的响了起来,她猝不及防中,一个个巨大的水柱猛地在船边扬起,甚至一发炮弹直接轰在了甲板上,将结实的橡木都砸出了个巨大的窟窿。

    激烈的海战,还是开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