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军夫请自重 > 第1024章 【那菲前世番外17】【感谢karlking万赏】
    ——————

    司厉略微不悦地拧起了眉头,俯瞰着眼前小女人一张精致美艳的脸庞,许是因为她此时的气愤,整张脸都张扬起来,星耀般的眸光灼灼生辉,眼睑因她气愤睁开显地上挑而妖娆——

    狡猾的狐狸精!

    “菲菲儿,这是我家,哪有到处发情,嗯?”司厉两指扣着她精致滑腻的下巴,妖魅的眸子锁在她娇好的面容,低气压地问。

    明亮的日光下,这一刻,他算是将她明艳又精致绝伦的五官,查看地一清二楚,没有再被她掩饰的表相糊弄了。

    他略带着厚茧的指腹,专注地审视着她的五官,更是自然地抹去她嘴角还残留地液汁——那是他刚刚顺应本能侵略啃吻她时,残留下来的,归属于他的气息。

    只是小女人这会儿可能是真地羞恼中,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反而是因为听到他这话,一对美眸更是忿气地眦大,圆鼓鼓地、满满都是对他的控诉!

    “你别闹…”那菲原本就气弱了,可听到男人这理直的问话,更加气愤之余,小手反应更是快极了,重力“啪”地一声,打在男人遒劲的手臂上。

    一瞬间,两人都静默的望着彼此——

    【啊啊啊,她在作死!】那菲在心中放声尖叫,但是小嘴却是抿地死紧,就是一副不肯对他服软道歉的倔强样子。

    在她保守的观念来看,情侣也好、夫妻也好,若是在私密的房间亲近还好说,总归是妨碍不着旁人。

    可现在,司厉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这样子进分亲昵,想亲就亲,想狎戏就狎戏,让她内心很不平、感觉实在是不美好!

    太糟糕了!

    “小女人,老子并没有任何不尊重你的意图,啧、你这小脑袋瓜儿,到底想的都是些啥东西?”

    两人视线对上,司厉一下子就感应到怀中小女人的心思活动,立马低沉反驳道。

    “啊?”【司厉他、真的能看懂她内心想什么?!】

    “这么惊悚干什么?大惊小怪、那晚你不是知道嚜!”

    司厉重重地“哼”了一声,知道怀中小女人思维后,他语气不善地提醒她道:“菲菲儿,别惹老子生气,老子不滥情。”

    那菲受惊地垂下头,胆怯地点点头!

    倏地间,那菲只觉得浑身寒颤:她这是在无意中,招惹了怎么样强大的男人?!

    “好了,别发呆,快吃早餐吧。”司厉长腿一勾,拉着最近的坐椅过来,将小女人搬到其上安坐,俩人靠地极近,近到一不小心,手肘就能碰到。

    看到被男人大手奉着喂到嘴边的温热牛奶,那菲习惯性地道了声“谢谢”,小手接过来吞咽。

    司厉见她自觉喝牛奶,他已经吃起了面前的粗粮,配着一碗温度刚刚好的牛肉浓汤,几口就解决了个咸馒头,一连吃了四、五个包子他才收了手,他面前的食物已经全部解决了。

    倒是那菲因为神思不属,手中的牛奶这才刚刚喝完,面前还摆着一小碗的南瓜小米粥,兼有两个小小碟子,一个盛着酱牛肉,一个盛着烩青瓜。

    简单,但是丰富的色彩,能让人觉得很有食欲。

    只是,这量也太小了吧?!

    “菲菲儿,你面前的食物都要凉了,难道你是需要我服务?”司厉托腮靠近,两指夹着她俏挺的鼻尖,打扰她入了迷的沉思,哂笑欺近询问。

    真滑!

    司厉又用两指骨节夹了下小女人秀气的鼻梁,只觉得手感真他妈的好——只一下,就让他上了瘾。

    半生只有修炼、锻炼、出任务的司厉司少将,突然发现女人柔弱起来也不让他讨厌,当然,得是眼前这小女人。

    少了劣质空气的影响,他体内随着修为越发强盛的戾气情绪象是得到了极致抚慰!

    靠近她、亲近她,嗅着她身上淡然的药香,他就觉得气息平和——这种宁静温暖的感觉,实在是让人眷恋。

    他甚至没有从他的母亲姐妹们身上,体验过这种女性的柔软和温暖,一靠近她,他本能就想要侵占她,最好跟她紧密不分。

    象他这么强势的男人,若是换了另外一件事,他可能会克制住,但是他已经三十三岁,不是十三岁、二十三岁,他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守信他想要的任何东西!

    包括身侧这个小女人,便是让她成为他此生的弱点,他居然一点儿也不反感。

    大概是一个人寂寞太久,难得出现这么一个小女人,能让他无排斥的靠近,这里头的美妙滋味,实在是让他魂牵梦萦!

    这不,他刚刚从国外参战回来,第一时间不是回主宅,而是遵从本能意愿来到这别墅,只是为了想要拥抱她——

    “不、不用!我现在就吃!”那菲低呼,察觉到司厉灼热的意图之后,她也不纠结他的读心术,更是不在乎之前她任性打他的事,埋头就快速地吞咽——

    ……

    而被何婶强行拉进了厨房的金婉灵,侧是一身怒火的瞪着餐桌上那搂抱成一团的男女,心底的憎恶妒忌是越来越盛,心里不断地咒骂着那菲:

    这个该死的贱女人!居然当着她的面,勾引她的男人!

    金婉灵用力攥住自己的拳头,死死咬住下唇,这才勉强保持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冲动!厉爷还在这里,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事情来惹厉爷生气!

    她甚至连目光都不敢再窥视餐厅里的男女,只有真正接触过,才会知道司厉有多强大,若是她任由憎恶的目光落在厉爷身上走过三秒的话,就会被敏锐又强大的厉爷捕捉到!

    她在司家做了足足三年的营养师,可不是只会发花痴!

    而且,她最终目的,并不是想要得到司厉的嫌弃!所以,她得忍住!

    小不忍、侧乱大谋!

    她舍弃原先的身份,在司家当了三年的营养师,可不就是因为她一早就看中司厉这个司家少主么!

    要不然她堂堂金家小姐,怎么可能会来司家当个佣人!

    只是,之前她一直觉得,只要她乖巧安分,等司厉到了年纪要结婚后,司家大家长看在金家势力上,而她又早早来到司厉身边刷面熟和好感,肯定会让她和司厉完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