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克斯玛帝国 > 第六五二章 快递
    雄鹰匕首是布雷斯特的宝贝,这把匕首是他在杀害一名治安官的时候从治安官的身上搜出来的战利品。当时他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名气,那一次他在一个小镇子附近抢劫了一辆马车,还做不到杀人灭口抛尸野外的他放过了马车上的一家人,但也因此引来了当地的治安官。治安官一直在后面追他,跑了很远都不愿意放弃,还说要通缉他。

    最后他被迫反击,将治安官杀害在野外,并且从治安官的身上拿到这把雄鹰匕首。他对古董一无所知,可是他知道当自己这样没有见过市面的人都感觉自己手里的东西是好东西的时候,那就很有可能是好东西。这把雄鹰匕首的手柄朝上时就像是一只收束了翅膀站在树干上的雄鹰,鹰的上半身组成了这把匕首的手柄,把匕首从剑鞘中拔出来就是鹰的下半身。

    在匕首的钢刃上,还有一层层类似羽毛的纹路,布雷斯特认为这绝对是个好东西,哪怕不是古董,也能值大价钱,所以他时时刻刻都把这把匕首带在了身边。

    此时他将匕首架在了醉鬼的脖子上,精心保养从来没有切割过硬东西的刃口只是接触到酒鬼的皮肤,就让酒鬼感觉到一阵阵轻微的刺痛。他的醉意也一瞬间消失了,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并且举着双手慢慢的转过身。

    布雷斯特皱了皱眉头,“把你那玩意塞进去,不然我把它切下来喂狗!”

    酒鬼一个激灵立刻把自己的宝贝塞回裤裆里,拉上了拉链并且再次举高双手,略微低头瞥了一眼布雷斯特的宝贝,紧闭着嘴巴什么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很好,我喜欢听话的孩子,你知道今天有一架马车进镇子了吗?”,他把单间的门关上,让自己的同伴到门口堵着,如果有人要进来就给他发信号,方便他立刻收拾这里的情况。

    按理来说淘金者都是可怜的人,人们应该对淘金者有一种同情怜悯的心态。但实际上没有人喜欢淘金者,这群为了金钱不顾一切的人在过去经常会出现在生活点的周围抢劫或者偷盗。一旦他们的行为被发现,他们就会变得更危险,他们会杀害那些发现他们的人,不让自己的肖像成为另外一些自诩为正义使者的淘金者所争抢的对象。

    酒鬼用他那颗正在被酒精清洗的大脑思考了一下,在几个神经元有些生涩的连接后,他连忙点了点头,“是的,我知道有一架马车,就停在我家的对面。”

    这让布雷斯特非常的意外,没想到随便抓一个家伙居然就搞清楚了杜林藏在什么地方,这对他们接下来的计划有着巨大的帮助。他舔了舔嘴唇,每当他兴奋的时候他都会舔嘴唇,“你家在什么地方?”

    酒鬼老老实实还用有些难过的口吻说道:“我家没了!”

    “你在戏耍我?”,布雷斯特的高兴还没有持续到五秒就有些恼火,他的手稍微用了一点力气,刀刃抵着皮肤嵌入了酒鬼的脖子中,但并没有血液流出来。其实皮肤并不害怕轻微的挤压,害怕的是切割。不过这足以让酒鬼害怕了,他突然想要排泄,可是刚刚才排泄过,他身后可怜的水龙头并没有拧紧,滴出了几滴水滴,在这个极为安静的厕所里格外的清脆。

    滴答。

    滴答!

    “没有,绝对没有,我的房子被火烧了,所以我已经没有家了!”,他解释了一下,他并没有欺骗任何人,他用天主的脚指头发誓。

    布雷斯特听到了这样的解释气的都笑了起来,“很好,告诉我你住在什么地方,我会让我的朋友陪你一起喝酒,如果你敢骗我,我保证你见不到今天晚上的月亮!”

    “报纸说晚上会下雨……”,酒鬼再次哆嗦了一下,双手举的更高了,“好吧好吧,我说……”

    从厕所出来的布雷斯特又气又觉得好笑的摇了摇头,他把自己的宝贝插回剑鞘后挂在了腰带上,对厕所外的同伴说道,“我听说这里二楼是出租的房间,你把他带上去,等我回来。”

    他的同伴点了点头,拉着酒鬼上了二楼,布雷斯特径直朝着门外走去,坐在圆桌边上的另外一人也站了起来。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街上的人没有那么多的多,不过还是有一些人的。瓦修镇虽然不是什么拥有上万户家庭的大镇子,可也是有四五千户家庭的中等规模镇子,街上一些匆匆赶回家吃饭的行人不算少见。布雷斯特他们在这些人中就显得有些另类,不少人看见他们的打扮,情愿绕开也不愿意和他们离的太近。

    淘金者都是疯子,这是普通人的常识。

    好在镇子不太大,稍微打听一下也能够打听得到,最终布雷斯特站在了还在冒烟的废墟旁边,这就是那个酒鬼的家。他转过身后,看见了一个小旅馆,只有三层楼高,看上去招牌挺时髦的,以这个镇子的审美观来说。

    两人进了旅馆,布雷斯特一把将十块钱拍在了柜台上,柜台里嘿嘿嘿傻笑的老板有些不耐烦的侧身抬头,“有什么我能帮助你们的呢?你们最好快点!”

    “我想要几间房间。”,说着他朝着柜台内墙壁上挂满钥匙的平面图望了过去,这个平面图一共是三块连在一起,每一块平面图上都标注了每层楼有多少房间,以及这些房间的房间。有三个房间的钩子上没有钥匙,应该是有人住了,其余的都挂着钥匙。

    老板随手将桌面上的十块钱拿在了手里凑到鼻子前嗅了嗅,又用手指弹了弹才妥善的塞进皮鞋梆子里。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柜台外的两名淘金者,犹豫了一下,报了一个价格,“一块五一天,你们要几个房间?”

    午饭的时候一名本地的中年人在杜林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随后杜林看了一眼都佛,“那些淘金者住进了上午的旅馆里。”,这句话就已经决定了这些人的结局,不过杜林并不打算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杀死他们,那样太浪费这些人跑了这么远来送的这份大礼。他随后看向了坐在自己右手边的艾瑞克,“这些人可以让你回去交差了,顺便说一句,我在内地的朋友已经将你丢失的储蓄凭证找到了,在帝国境内任何中央银行,用这组数字挂失你的储蓄凭证,就可以领取新的凭证。”

    说着杜林把一张小卡片推到了艾瑞克的手边,并且微笑着提醒道:“这次你要小心一点,不要再弄丢了,找起来非常的麻烦!”

    杜林打了一个电话给杰克先生,委托杰克先生帮他建立了一个安全的匿名账户,里面存上十万块钱。这种小事对杰克先生来说连一件正儿八经的事情都算不上,这个地下世界最大的洗钱庄家和帝国央行以及南方商业银行都有着非常广阔的合作关系,凭空建立一个账户不过是连人情都算不上的一句话。

    艾瑞克拿起餐巾擦了擦嘴,随手拿起小卡片,卡片上有一组十八个数字,他点头称谢将卡片放进了上衣的口袋里,“放心吧,这次我肯定不会弄丢它!”

    一旦决定和杜林成为朋友,艾瑞克的心态转变的非常快,他觉得杜林说的对。自己想要效忠帝国,首先要具备效忠帝国的资格,他现在不过是一个连棋子都不够资格的可怜虫,他效忠的也不是帝国,只是某些人的意志。一旦接受了杜林的思路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过去有多么蠢,如果他能成为安委会的主席,那么他一定会和杜林划开界限,保证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这个国家。

    现在,是他积蓄实力的时期,他需要接受一点不那么友善的馈赠,为了伟大的理想,些许的小过错是允许的。

    “他们是什么人?”,很快就进入了状态的艾瑞克对这行人的身份十分的好奇,杜林既然说这些人是有价值的,那么他们一定对自己有着巨大的作用。

    杜林笑了笑,拿起餐巾沾了沾嘴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自由阵线的人。”

    杜林的这个回答让艾瑞克顿时有些惊悚心悸的感觉,因为他上过学,接受过高等教育,所以他从杜林的话里听到了另外一层意思——杜林和自由阵线有联系,那么上午他们看见的那个穿着斗篷戴着兜帽的家伙,也一定是自由阵线的人,而且极有可能是自由阵线中非常重要的高层人物。

    接下来,他就陷入到沉默当中。因为他发现了自己的渺小,这样一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年轻人不仅在台面上已经具备了庞大的势力,在看不见的地方,也拥有令人恐惧的影响力。他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好了!”

    “吃完饭我们就动手,顺便把治安官叫上。”

    叫上治安官是为了制造一些所谓的现场证据,艾瑞克同事的尸体并没有随着大火一起烧掉,而是被偷了出来。

    尸体这个东西说起来好像很轻松就能够烧成灰,实际上在没有充足的高温火焰燃烧下很难完全的烧干净,往往会留下一个人形的焦炭,外焦里嫩。一旦废墟里出现了尸体,必然会引起治安官的注意,说不定他就真的叫支援了。这个时候恰好是西部军方搜寻自由阵线的高压期,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把军人的引过来,都是杜林所不允许的。

    而现在,这具尸体用上了,虽然他们已经把人埋在了菜园里,但是再挖出来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