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系统之我是妲己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拐人回朝歌
    西岐那边万事平定,子辛也答应了过些日子让安小然回冀州去小住一段日子,所以,安小然再也没有任何异议,答应乖乖随子辛回朝歌去。

    对于子辛的出现,苏护一家子可谓是吃惊不小。

    尤其是苏护,那耿直的脾气一上来,就把子辛给指责了一顿,说他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身为大王,竟然一声不响就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若是出个什么意外,那他苏护就算是万死,也无法向殷商的列位先王交代啊。

    子辛面对着自己这位准岳父如此声泪俱下的指责,只是静静的听着,好不容易等他说累了要喘气歇息,这才开了口。

    “冀州候所言极是,本王受教,下次若是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不会一声不响的就行动,肯定要大张旗鼓,闹的人尽皆知。”

    好吧,苏护本来听这话还算是心有宽慰,但是到了后面又坐不住了。

    子辛这次以身犯险,完全就是因为自己那个被小人称为狐狸精的女儿妲己,他不声不响的来一趟倒也省的那些小人们多生是非,若是大张旗鼓的话,哎哟,大王一怒丢下朝政和自身安危不管,皆只为个美色惑人的狐狸精,那可才是大大的不妙啊。

    因此,苏护的心里一口气撞来撞去,最后转头看到一脸和我无关的女儿,那口气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地方,劈头盖脸将她就是一顿数落。

    对方怎么说都是名誉上的父亲,再加上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看着,安小然只能站着挨刮。

    因为向来现在她这边的苏夫人,也因为在外面要给苏护留面子而闭口不言,苏全忠就更指望不上了,她一个同盟军都没有,只能等苏护将心头的闷火全部发散完毕再偷偷喘气。

    因为短短几句话就将祸水引到安小然身上的子辛则是在肚子里偷着乐,好久没看到小丫头如此吃瘪的模样,真是值得把酒当歌庆贺一番呀。

    好不容易等苏护将安小然教训了个痛快,苏夫人上前递给他一杯水,笑容里带着三分怒意道:“侯爷辛苦了,快喝口水润润喉咙,以后教训女儿这种浪费口水的事情,还是让我来吧,毕竟有些话,你这个做父亲的不好说,我这个做母亲的却是可以。”

    苏护知道自家夫人这是生气了,先是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然后才装模作样的嗯了一声,明面上是大方的赞同苏夫人的话,实际上却是跟她服了软。

    安小然被训斥了这么一通,后来随便找个借口在子辛身上挠了好几把小小发泄了一下郁闷,才算是彻底将此事翻了篇。

    往前赶了两条路,就到了左右分别通向朝歌和冀州的大路口。

    依着苏护的意思,就算是大王已经下旨昭告了天下安小然是未来的王后,毕竟还没有成亲,她若是就这么回朝歌去住,那可不像回事。

    在这件事情上,妹控苏全忠和苏护的意思完全一致,说什么都不同意安小然跟着子辛回朝歌。

    说实话,苏夫人也不想让安小然回朝歌,毕竟是不久后就要大婚常住朝歌的人了,她这个母亲就算是再舍不得女儿,也没道理跟着常住朝歌,或者说三五不时的就将女儿接回冀州住上几天。

    所以,在苏护和苏全忠明确的不赞同和苏夫人红着眼眶的注视之下,安小然泛起了愁。

    向左还是向右,这真的是个问题。

    这种时候,子辛就算是再想将安小然带回朝歌去,也不能明晃晃的开口,但是这种小事情又怎么能难得住他。

    就在安小然马上就要败给父亲母亲大人,乖乖点头同意跟他们先回冀州的时候,子辛开口了。

    “有件事本王忘了告诉冀州候了,刚想起来,也不知道说的晚不晚,是不是时候。”

    苏护的眼皮子猛然就是一跳,直觉子辛接下来要说的话肯定和安小然有关,但是他又不能在子辛面前托大,就算他是大王的准岳父也不可以,只能双手抱拳恭敬的请子辛赐教。

    子辛道:“不过是些家常话,哪里就说得上赐教了呢,再说冀州候也算得上是本王的长辈,本王可不能乱了辈分。”

    好么,一句话说的苏护将脑袋又低了三分。

    “大王折煞臣了。”

    子辛双手将苏护搀扶起来,脸上带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是离开朝歌前,本王吩咐了老太师,让他将太师府好好收拾打扫出来,怎么说他都是妲己的义父,将来妲己从太师府出嫁,那是一定要风风光光的。”

    苏护惊道:“大王,你要让妲己从太师府出嫁?!”

    子辛点头道:“大婚前本王会专程派人将爱卿一家子都接到朝歌去,让你们亲眼看着本王是如何迎娶妲己做王后的。”

    依着商朝的规矩,就算是子辛大婚,也只能由苏护一人将安小然送至朝歌,苏夫人和苏全忠可没有亲自到场的权利,顶多在冀州哭着送别一场,但是现在子辛竟然开口允诺他们一家子都能去朝歌,不可畏不是天大的恩典。

    苏护抖着两片嘴唇,感动的几乎都要说不出话来,忽然间拉着苏夫人和苏全忠齐齐跪在了子辛面前,叩谢天恩。

    子辛赶忙命人将他们都扶起来,带着一分叹息道:“其实本王知道,让妲己从太师府出嫁有些太委屈苏爱卿,只是老太师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以后就算是有谁对妲己心怀不平,估计也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够不够老太师戳一手指头,再说了,妲己这性子爱卿也知道,太过于活泼跳脱,让她住在太师府里,本王也好就近多派些嬷嬷加以教导。”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苏护还能说什么,单是老太师闻仲将来能带给女儿的种种好处,都让他心甘情愿的将人双手奉送到朝歌去了。

    “大王思虑甚是,臣心中无限感激,一切尽由大王做主。”

    安小然在一旁静静看着子辛收买人心,心中一个白眼接着一个白眼的翻。

    子辛这家伙,真是,真是太不地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