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最后的三国2:兴魏 > 第356章 难入潼关
    PS:早上八点更正,望周知!

    征南军经过一夜的休整,早已是疲态尽除,斗志昂扬

    进入了安风城,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吃上一口热乎饭,安心地睡上一个囫囵觉,这对士兵们体力和精神的恢复有很大的帮助。

    从突围战开始,征南军真如丧家之犬一般,被吴军追着打撵着打,早就憋屈得一肚子闷气了,如果不是双方的兵力悬殊太大,征南军都恨不得掉过头去,狠狠地教训一下吴人。

    这回到了安风城,吴军依然是穷追不舍,不过了有了城池的依托,征南军也就胆正了许多,等到吴军攻城之时,各营皆是纷纷请战,欲与吴军决一胜负。

    征南将军夏侯玄伤重未出,军务便由长史任览代为处理,面对诸将的请战,任览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安风太守只把征南军当做了预备队,在这里,他也无权擅作主张,只能是吩咐诸将,安心等侍,随时侯命。

    这一等居然等了一天,搞得诸营将士都颇有微词,议论纷纷,认为王基是厚此薄彼,纯粹是不给征南军杀敌立功的机会。

    军队不等同于普通老百姓,普通老百姓看到战争,躲都还不及,哪里还敢往上凑,但军队不同,军队天生就是打仗的,如果看到战争就绕着走,畏首缩尾的,那肯定不是一支合格的军队。

    安风渡之战虽然打得很惨烈,征南军损失了将近一半的人马,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征南军的士气,诸葛恪急着为他死去的老爹报仇,征南军也何尝不想为安风渡死难的弟兄雪恨,所以他们的求战欲望极为地强烈。

    但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愿望,似乎王基都不肯给,也难怪征南军会颇有怨言了。

    任览也是无奈,在人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既然王基做了这样的安排,他们也只好遵命从事,面对众军的微词,任览也只好是尽量地予以安抚,关键时刻,军心还是最为重要的。

    看到天色将晚,任览以为今天是没戏了,但没想到曹亮突然地派人前来,通知他们登城作战。

    任览精神顿时为之一震,机会终于是来了。

    不过传令兵还带了曹亮别的话,曹亮告诉任览,不要把征南军一次性全部投入到城墙上,毕竟安风城不是那种大城,城墙上容纳程度有限,一万五千名征南军全部登城的话,反倒是拥挤不堪,不利于作战。

    所以曹亮建议将征南军分为三批,进行轮换作战,每一批五千人,一批登城作战,另一批等待侯命,还有一批则休息,养精蓄锐。

    从今天吴军的攻势来看,曹亮认为这必将是一场持久大战,诸葛恪依仗兵多将广,便试图用车轮战的战术来拖垮魏军。

    如果征南军也采用王基的那种打法,不恤军力,一直拼到精疲力竭才肯罢休,那打到后头,肯定是吃亏的,吴军的进攻永无竭止,守军一旦力竭,后果不堪设想。

    象今天王基的郡兵连续作战了一天,基本上都累垮了,如果吴军夜晚停战的话,他们还有恢复的机会,但从现在看来,吴人根本就没有休战的念头,临近天黑了,攻势还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如果没有征南军这么一支预备队,安风城今天晚上就可能悬了。

    所以曹亮一开始就不准备将征南军全部投入进去,而是分批换防,暂定作战时间为二到三个时辰,然后根据战斗情况再进行调整,这样就可以持续地保持军队的战斗力。

    任览很快地便率领征南军登上了城墙,安风郡兵便开始撤离,将城池的防御交给了征南军。

    王基一脸的疲惫,但他却没有下城的意思,曹亮对他道:“王太守,这里就交给我吧,你放心,有我曹亮在,绝不会让安风城有失的!”

    王基得到了他的保证,终于是点点头,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城头。

    吴军的进攻就没有停止过,所以征南军一登城马上就投入了战斗。

    休息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征南军在处于体力和精力的巅峰状态,斗志昂扬,战力澎湃,本来吴军已经取得了一些优势,此刻又被生生地压了下去。

    安风郡兵确实是疲惫之极了,体现在战斗之中,就是防守能力明显地有所下降,城下督战的吕据暗暗地窃喜,以为魏军已经不支,只要自己这边再加大一点力气,很快就可以拿下安风城了。

    就在吕据调集精兵再度强攻的时候,却发现魏军的防守能力又瞬间满血了,就连射出来的箭不但密集而且力度颇大,先前吴军还能偶尔突破防御攻上城头,结果现在居然被压制地完全抬不起头来。

    这是神马情况?

    吕据一脸的懵然,没听说什么样的军队还有越打越精神的,这些魏兵难不成是打了鸡血不成吗?

    眼看着胜利在望,但没想到魏军却状态回涌,破城恐怕又遥遥无期了,吕据的郁闷可想而知。

    本来穿着厚厚的铠甲督战一天,吕据也是身疲力乏,本来指望着可以拿下安风城,也好去歇息,可以现在的情况,恐怕就是再打一夜,也是白搭。

    一般的军队夜里都是不打仗的,尤其是攻城作战,不拿火把照明的话,根本就看不见,可是点燃火把之后,敌暗我明,城下的吴兵更是成了活靶子,夜晚攻城,难度至少要比白天高好几倍。

    可是这是诸葛恪的命令,谁敢违抗?

    就算再疲惫,吕据也得咬牙坚持了,蚁附攻城本来就是一个拼消耗的战斗,也就是吴军人数众多,可以不计伤亡代价地一昧强攻,若是兵力不足,这一天打下来的伤亡恐怕已经是承受不起了。

    就算如此,吴军现在的士气也远没有初进攻时那么高昂了,虽然巨额的悬赏一样还是那么诱人,但再高的悬赏,当你看不到得到它的时候,便会产生懈怠的心理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现在的吴军,士气也确实到了衰竭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