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极品纨绔 > 第1874章 疯子而已
    不过,离得太远,凤小彤很难判断,凤千山在修炼,还是在疗伤。

    她不由嗤笑起来,哪怕此刻,凤千山再挣扎,也不可能是任何一个圣族老祖的对手,更不用说,三位圣族老祖齐聚一堂,除非有奇迹发生。

    可惜,腾龙大陆武修界,最不相信的就是运气,他们所信是气运,跟运气完全不同,气运就是一个人注定的命运。

    “凤子,看来你是真的怕了,真是越活越没志气,好,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你的徒子徒孙是怎么化成灰烬,我就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等解决了你们这些子弟,我们两族就会直接杀向你们贼族,到时候,我看你还能躲到哪去!”龙子用了激将法,他明白,凤子的为人,凤子最好面子,如果他在附近的话,肯定会受不了他如此的侮辱。

    为了做得更像直接一样,龙子没有再犹豫,直接就是挥出带着雷霆之力不可抵挡的一拳。

    “谁说我怕了!”就在此时,一声暴喝响起。

    “嘿嘿,总算出来了!”三位老祖一笑,皆是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在场众人也是紧张起来,毕竟凤族的老祖,传说中乃是腾龙大陆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哪怕是龙族虎族两位老祖联手都不是凤族老祖的对手。

    今天,就要看到腾龙大陆最强的存在,很多人都是激动起来。

    其中,最为激动的当然就是凤小彤和凤舞,老祖出现,只要认真起来的话,绝对能够将她们救出来。

    “娘的,难道说,四圣族四位无敌强者,今天全都要出来了,我还有点小激动呢,不知道凤族的老祖会长得什么样,毕竟这个事情很重要,关系到未来小凤凰老了之后,会长成什么样。”

    小凤凰的事,就算芝麻大小的事,那也是头等大事,尤其是人老之后,对各种事情会更加计较。

    “啊!”“啊!”

    然而当陈羽转过头,一脸期待看过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不由惨叫一声。

    惨叫震惊不止陈羽一个人,在场所有人,都被此人所震撼。

    尤其是龙子和玄子,气得鼻子都快长得脑门上去了。

    原来众人满含期望朝着声音方向看去,发现根本不是姥婶子大陆第一人,凤族的老祖凤子,而是刚才被打飞出去,好不容易才从墙里面挣扎出来的凤紫。

    “刚才是那个狗曰的偷袭本女主,本女主今天非要将他撕碎不可,本女主征战天上地下几万年,还没有吃过如此之大的亏,本女主真的生气了,本女主生起气来,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凤紫站起身,一脸凶恶,咬牙切齿走向龙子。

    龙子气得就要一巴掌将雷霆扇过去,幸好虎子速度快挡住了,不然肯定会伤及无辜子弟。

    “放开老子,让老子一拳把她打成肉泥,竟然敢说我偷袭,还说狗什么的,我实在是好不了,赶紧放开我!”龙子怒吼道。

    “冷静点,冷静点,大兄弟,这可是在你们龙族,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万一力量失控,伤到自己的徒子徒孙怎么办,先冷静下来,反正这个小女娃又不是第一次骂你,你就不能习惯一下吗?”虎子此话一出,龙子反而挣扎得更厉害。

    “凤紫还是那个凤紫,同样的味道。”陈羽摇摇头,不由赞叹,好像他真的尝过凤紫味道一样。

    “唉!”凤小彤和凤舞两人,看到来人不是老祖,而是凤紫,杀了凤紫的心都有了。

    好不容易产生的希望,瞬间又被打破,两人趴在地上,眼睛都不想睁开,内心期望着,几个老家伙,赶紧把凤紫大缷八块,分而食之。

    “等等,这个小丫头,未免皮有点太厚吧。”从修炼中醒来的凤千山,有些疑惑道。

    哪怕是他,如果刚才吃了龙子势不可挡的一拳,估计也要受到重伤,而眼前的凤紫,却好像未受一点伤,除了头发有些乱,身上有点脏,一切看上去很完美。

    “族长,我知道关于这个女孩的事,凤族的凤紫,今年十六岁,听说,脑子有点大问题。”凤仙皱眉说道,看来对凤族行动之前,对其调查得很仔细。

    “原来如此,我说呢,她怎么敢对着三个圣族老祖,如此出言不逊,原来是个疯子啊,还真是符合他的名字。”凤夜不由笑道。

    一听此话,其它族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龙族子弟当中,也有认出了凤紫,毕竟以前,凤紫大多数时候都是蓬头垢面的样子,今天突然干净了一回,让那人居然没认出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凤族傻子凤紫。

    “哦,原来是她,那个凤族的疯子,我说的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因为她真是一个疯子,难怪敢对我们老祖不敬。”此人一说,在场之人恍然。

    “靠,不仅人是个疯子,名字也叫凤紫,这父母当得真是有水平,符合凤族,不对,贼子的风采。”

    “娘的,本来老子还挺欣赏凤紫的,原来不是她不怕地不怕,只是因为她是个疯子,真是太失望了。”显然此话出自虎族人之口。

    “就算疯子如何,生在贼族之中就是一个错误,并且还敢侮辱我们老祖,真是该死,必须得死!”

    “嗯!”

    虎族子弟和龙族子弟,在此刻达成了共识,全都希望老祖发威能够将这个疯子直接灭掉。

    “呃,原来是个疯子啊!”龙子一听,不再挣扎,极其尴尬笑起来,让歪脸,变得更加骇人。

    “娘的,这算个怎么回事。”虎子也是松开手,有些难以理解摸了摸大脑袋。

    “怪不得,我就觉着这个女孩,说话颠三倒四的,原来是个疯子啊。”玄子摇摇头,笑道,“倒是跟凤族那个老东西凤子,同样的名字,并且都是个疯子。”

    “谁说不是呢,这下怎么样,龙子你怎么不生气了,继续收拾这个疯子啊,你刚才打得不是挺起劲。”虎子揶揄道。

    “娘的,让老子杀一个疯子,老子可不想脏了手,玄子,刚才这女孩骂你骂得那叫一个凶,是时候轮到你出手。”龙子嚷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