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四重分裂 > 第三百一十五章:莎莉娅的故事
    “天柱山……启示……光与影……打破平衡……世界沉沦……”

    站在旧城区运河旁的墨檀神经质般地颤抖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咧出了一个溢满了兴奋与愉悦的微笑:“实在是太他妈的好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通!

    他一边肆无忌惮地狂笑着一边惬意地张开手臂砸进了河里,也就是这个时间有闲心在附近乱逛的人并没有几个,否则‘因生活窘迫愤然投河的吟游诗人’这个话题难保不会成为这段时间人们茶余饭后的新谈资,最终被传成‘五岁少年文能吟诗作对,武能下河捞鱼’这种天知道怎么衍生出来的话题。

    ……

    十分钟后

    琉璃亭,顶层钻17号房间

    “你怎么浑身湿漉漉的?”

    莎莉娅,也就是目前化名为蕾米莉亚的觅血者女士惊讶地看了墨檀一眼,然后转身走到前厅的大衣柜前从里面取出了一件白色长袍丢了过去:“先换上吧,你这种身体素质可是很容易感冒的,真是……明明现在天气这么冷,你可别跟我说自己是不小心掉到水里去的,喂!不要在我面前脱裤子啊!!”

    满脸通红地觅血者女士恶狠狠地甩出了一团几乎没有杀伤力的红芒,把刚解开腰带的墨檀砸了个趔趄,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后就转身跑到宽敞明亮的客厅中去了。

    “哈哈,抱歉抱歉。”墨檀一边换衣服一边嬉皮笑脸地冲屋内喊道:“我以为你对我的身材不感兴趣来着!”

    蕾米莉亚羞恼的声音从沙发处传来:“我本来就不感兴趣!!”

    “好的好的,我们就当你不感兴趣。”换了一身干爽长袍的墨檀溜达进了前厅,笑吟吟地往趴在沙发上的蕾米莉亚旁边一坐,轻柔地捻起了后者的一缕长发:“看来你今天的心情不错~”

    蕾米莉亚把头埋在垫子里闷闷地哼了一声:“你来之前我的心情是不错来着。”

    “是么?”墨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从行囊中掏出了一把看起来非常不值钱的木梳,一边用娴熟地打理着对方那散发着淡淡幽香的发丝一边耸肩道:“我还以为你是在看到我之后心情才开始变好的呢。”

    蕾米莉亚轻轻晃了晃脑袋,却并没有对前者那过于亲昵的行为产生什么明显地抗拒,只是用比刚才低了两度的声音嘟囔了一句:“你想得美。”

    “我这几天比较忙,嗯,主要是有关于新故事的题材方面,你也知道当诗人的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

    墨檀一边摆弄着对方的头发一边解释到,最后还补充了一句:“当然也少不了和一些新老朋友厮混之类的,男的在酒馆里,女的在房间里。”

    啪!

    蕾米莉亚一把拍掉了墨檀手里的梳子,抬起自己那条被包裹在黑色丝袜中的,纤细、光洁、修长的玉腿,一脚把墨檀踹了出去:“滚蛋!”

    “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墨檀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吹了吹梳子上那并不存在的灰尘,冲对方莞尔道:“你这怕不是已经修炼到电子书的境界了吧?”

    蕾米莉亚撇了撇嘴:“我就是觉得你太贱了,还有,电子书是什么?”

    “好吃的。”

    墨檀信口胡诌了一句,然后特别不要脸地重新坐回前者身边,并在企图揽住蕾米莉亚肩膀却被一巴掌拍肿了胳膊后挑眉道:“咱俩在一起已经挺长时间了吧?”

    “如果你指的是在一起‘旅行’的话……”

    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上的蕾米莉亚皱了皱眉,颇具警告意味地瞥了墨檀一眼:“算是吧。”

    墨檀莞尔一笑:“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把自己的秘密坦诚地告诉我?”

    蕾米莉亚只是着蹙眉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我觉得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已经足以证明自己是一位值得信任的绅士了。”墨檀抛了个媚眼,轻笑道:“而且你也应该知道面前的人是发自内心地想要帮助你,哪怕我只是一个诗人,也是个有人脉、有脑子、有金币而且还非常帅的诗人。”

    蕾米莉亚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指甲:“为什么?”

    墨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不知道啊,颜值这种东西应该是天生的吧。”

    “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忍你到现在的。”蕾米莉亚叹了口气,她虽然没有第一时间领悟‘颜值’二字的意思,但也不难想到墨檀是在扯闲篇,沉默了片刻后才转向他正色道:“我是在问你,为什么要帮助我这个非亲非故而且明显会给你带来一堆麻烦的人。”

    “或许是因为我喜欢麻烦~”

    墨檀却是露出了一个信息量为零的笑容,用他那双清澈到无法从里面读出任何情绪的浅绿色眸子紧紧地那张写满了认真的俏脸:“或许是因为我喜欢你~”

    蕾米莉亚气呼呼地别过头去:“你这样还想让我相信你?”

    “当然。”墨檀却是特别自然地点了点头,摇着手指笑道:“你要知道,亲爱的,不正经不代表撒谎,撒谎也不代表别有用心,哪怕是别有用心,也未必就不值得信任。”

    蕾米莉亚翻了个白眼:“瞎扯、诡辩、胡说八道,但是……”

    墨檀飞快地、特别不懂风情地接道:“但是什么?”

    “但是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早就死了。”蕾米莉亚轻叹了一声,把脸颊埋在了雪白的臂弯里:“说实话,我现在依然有些害怕……”

    墨檀呵呵一笑:“你现在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还有什么可怕的?”

    蕾米莉亚咬牙切齿地瞪着墨檀:“你就不能说点废话之外的东西吗!”

    “可以啊。”墨檀却是不暇思索地点了点头,然后会飞快地说道:“能让你感到恐惧的东西无非就是那么几点,首先是那些追杀你的那些家伙,尽管这段时间在萨拉穆恩过的很安稳,但这终究只是一时的安稳,或许那些人正在等你离开这个地方,或许他们正在策划别的方案,或许他们只是暂时没有找到这里而已,总之根据你的反应,那些追杀者们显然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要么因为你的身份、要么因为你有什么好东西,要么两者都有~”

    蕾米莉亚愣愣地看着墨檀:“你……”

    “第二点,自然就是我这个从湖光城到萨拉穆恩就一直在帮助、陪伴你的人了。”墨檀特别不要脸地伸手碰了一下对方的脚踝,并在后者一个激灵下意识地从抱膝坐变成正坐后直接仰下身子,将头枕在蕾米莉亚的大腿上,盯着对方那张正在急速升温的俏脸笑道:“尽管我帮你逃离了危险,尽管我把你带来了萨拉穆恩,住最好的地方、穿最好的衣服,隔三差五还从黑市花大价钱收购新鲜的血浆给你,但是,呵呵,让我猜猜,你在我身上看不到任何一个能够确定的未来,再结合第一点,加起来的话‘未知’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你才会恐惧,对么?”

    觅血者小姐的面色有些苍白,过了好一会儿才垂下头直视着正在享受自己‘膝枕’的墨檀,露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柔弱微笑:“或许吧,就像你说的,我从被你带着离开湖光城那天就不自觉地开始依赖你了,但是你却……始终让我看不透……”

    “所以我觉得你可以把自己的秘密跟我分享一下~”

    墨檀恬不知耻地在对方那充满弹性的大腿上蹭了蹭,莞尔道:“这样你会轻松一些,而我也会视情况做出一些或走心或不走心的承诺。”

    蕾米莉亚沉默了良久,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低声道:“好吧,其实我之前也考虑过许多次要不要向你坦白……”

    她盯着墨檀那双稍微专注起来的,隐隐散发着些许邪气的眸子,将自己的身世娓娓道来。

    莎莉娅?凯沃斯出身于自由之都的一个觅血者家族,她并非被其他觅血者通过血拥发展成‘下线’的普通人类女孩,而是一个有着四分之三人类血统、四分之一半兽人血统的天生觅血者,而莎莉娅的父亲则是凯沃斯家族的族长——费泽伦?凯沃斯伯爵,这个伯爵称号据说是从某个贵族祖先那里传下来的,虽然已不可考,但凯沃斯家族的每一任族长都会沿袭这个称号,直到现在。

    凯沃斯家族的规模不小,否则也不可能在自由之都那种强者林立、错综复杂、弱肉强食的三不管之地屹立上百年,而也正因为自由之都是那样一个地方,所以凯沃斯家族在那里也绝对算不上出名,名下产业也只有一座位于自由之都无夜区的庄园以及两间规模普通的附魔工坊而已,不过就算如此,这个有着数百年传承的觅血者家族也算是颇具底蕴了,且不说别的,莎莉娅小时候如果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只要不是特别过分的那种,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在当晚或者第二天出现在她的玩具间内,这位族长独女从儿时开始就受到整个家族的百般宠爱,其中除了莎莉娅的父母之外,最疼爱她的就是克雷伯舅舅了,在父亲为了家族禅精竭虑时,最常陪伴在莎莉娅身边的除了母亲之外就是负责家族大部分内务工作的克雷伯?凯沃斯了。

    同样是觅血者,克雷伯却并没有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族范儿,大块头、大方脸、总是穿着便装的他更像是一个厨子、园丁或是铁匠,他爱喝酒、大嗓门、待人亲和、诚信友善、做事风风火火,颇受族人和兄长的信赖。

    然后……大家看到这里的时候相比已经隐约猜到一点了……

    没错,就在三个月前,这位在莎莉娅印象中永远都是那么和善、热情,就算再怎么忙都会抽出时间陪自己聊天的舅舅,在某个月不太黑且没有刮风的夜晚嫩死了她的亲爹亲妈,在六成不知道什么时候暗中站好队的族人支持下直接就上位了。

    而莎莉娅则在几个族人的保护下趁乱逃离了庄园,带着只有每一代族长才有资格继承的【原血结晶】跑了……

    作为一个虽然跟墨檀年龄相仿,但从小在温室里长大的觅血者,莎莉娅这一路逃得可以说是十分艰辛,在没有现成鲜血可以吸食且不愿意伤害无辜者的情况下,她在最饿时甚至只能靠泥卡丘的血来维持生命,身无分文、举目无亲、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如果不是觅血者不需要像大部分人类那样固定进食,如果不是莎莉娅的天赋能力还算优秀,如果不是在最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遇到了墨檀,她可能早就已经被抓回自由之都或者干脆死在湖光城了。

    “我不知道舅舅为什么会那么做。”

    莎莉娅紧紧地攥着拳头,之前那层冰冷成熟的外壳已经尽数褪去,眸中交织着愤怒、悲痛与更多的迷茫,她轻轻拨弄了一下墨檀额前的一撮头发,有些恍惚地说道:“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如意的,舅舅想得到原血结晶,我就带走它,舅舅想杀死我,我就要不择手段地活下去,这就是我的故事了……”

    “嗯~~”

    墨檀打了个哈欠,枕着莎莉娅的大腿特别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挺俗的。”

    然后他整个人就横着飞出去了……

    莎莉娅放下拳头,眼眶有点红。

    “发泄一下舒服点儿了没?”

    墨檀废了半天劲才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脖子重新回到莎莉娅的腿上躺下,在后者那‘你特么脸皮怎么这么厚’的震惊眼神下莞尔道:“我知道了,等我把这边的事忙完了,然后陪你去趟自由之都。”

    “诶?”

    莎莉娅刚刚抬起的巴掌停滞在半空中,难以置信地看向墨檀:“为什么?”

    墨檀特别严肃地想了想,然后伸手摸了摸莎莉娅的大腿,沉声道:“膝枕的回礼吧。”

    “噗嗤~”莎莉娅终于忍不俊禁地笑了起来,她笑了很久很久,笑的眼中噙满了泪花,直到笑声中已经开始隐隐带着一缕哭腔后才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对墨檀摇头道:“我果然还是看不透你……”

    后者眨了眨眼:“这不重要,不过咱们是不是该聊聊正事了?”

    “什么……正事?”

    “对啊,我之前不是一直在跟你说吗,把秘密跟我分享一下。”

    “我不是已经……”

    “哦,我想问的其实不是那些事儿。”

    “诶?”

    “我想问的是,有关于你那两种截然不同的精神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三百一十五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