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都市狂仙 > 1635.第1635章窥天机(二更求月票)


  龙王船灭,云雪天宫圣子陨。

  修真界,似乎再起波澜。

  十五大仙脉,包括万妖圣山,皆凝望星空。

  他回来了!

  消失四十年,归来。

  星空中,萧舞抬眸,她轻笑一声。

  “归寺!”

  君无双,秦灵,何韵,秦烟儿……太多人仰望星空,神思各异。

  浩瀚星穹,帝仙星界。

  秦轩从虚空之中走出,他望向那一颗星辰。

  他目光微变,如有涟漪泛起。

  当即,他一步落入星辰,出现那已经消失的山前。

  “有人来了?不对,是魔力,她自己动手震灭此山?”

  秦轩轻喃,眼眸微凝,“不是让她等我!?”

  “罢了,因果无常,变化莫测。”

  秦轩深吸一口气,他眉头紧锁。

  这其中,有什么不为他所知之事。

  他手指微震,那虚无之地下,有一缕缕淡红色的气息汇聚,在他指尖浮现出一滴血泪。

  秦轩望着这一滴血泪,仿佛在这血泪之中看见那无尽悲狂。

  也倒影着他,薄唇如刃。

  “终究,还是如此,万物自有悲欢,孰能例外?”

  秦轩轻喃一声,他将这一滴血泪封存如玉,轻轻的挂在腰间如饰。

  他目光掠过一抹怅然,负手在这天地间而立。

  足足百息,秦轩连动一下都不曾。

  直至,他眼眸睁开,一撩白衣,盘坐在这空中。

  他双手凝诀,虚空骤然震颤。

  在这颗星辰上,苍天之上,仿佛有无数道则浮现。

  秦轩望着那天,手指凝诀,打出一道道星光,仿佛入那无穷道则之中。

  天穹中,璀璨星图,道则亿万缕。

  他在推演天机,忧虑莫清莲。

  如此入劫,恐怕便是劫难。

  一缕缕天机在秦轩指尖灵决拨动着,仿佛一人身如沧海,想要寻到哪一滴水方是己泪。

  这太过艰难,哪怕是对于秦轩而言。

  若非他通晓万古,仙法亦不知掌握多少,也在这其中难寻。

  近乎是一天一夜的时间,星辰上,无穷道则,天机,命数消散。

  秦轩嘴角,一抹血迹缓缓流下。

  他目光低沉,仿佛看到了那岁月之后,窥透天机命数。

  但谁也不知,他究竟看到了什么。

  秦轩垂眸,“你……”

  “罢了,昔日金陵,我便曾言情劫二字。世间劫难百万,唯有情劫最易杀人。”

  “这是我的劫,也是你的!”

  秦轩缓缓起身,嘴角那血迹,悄然间震为虚无。

  他并未去寻莫清莲,转身向星空之中走去。

  四十载,仙源秘境开启在即。

  他该归去了。

  至于莫清莲,自有缘法,他也自有抚平之道。

  其他,劫难也好,痛楚也罢。

  他秦长青,不会拒之,也不会惧之。

  ……

  万妖圣山,秦烟儿望着三皇。

  “三位前辈伤势已经恢复了么?”秦烟儿轻喃,在这圣山之巅凝望。

  “恢复八分了!”羲皇缓缓开口,他苦笑一声,“不愧是仙脉,一旦动真力,竟然如此可怕!”

  仅仅是两位仙榜天骄罢了,他们太过大意了,谁能想到,风雷万物宗还有两人,实力可怖至此!

  虞璇,秋冬,两人之力,绝不弱于敖炫等圣妖。

  他们吞炼仙脉,成就至尊,如今更是厚积薄发,入大乘中品,便是大乘上品的仙脉至尊都未必能如他们。

  更何况,他们在这七人之中,除却太清老道外,战力是最弱的。

  王母、斗战佛尊、魔皇蚩尤,哪一人,都可胜过他们。

  可即便如此,七人面那两人,近乎是一败涂地。

  除却斗战佛尊,魔皇蚩尤两人,曾动手伤那两大仙脉天骄一分,他们,甚至连伤那两人的实力都不曾有。

  四十年,她归来至此,如今也有返虚境了。

  仙脉之力,的确可怖,在此地修炼四十年,堪比她四千年苦修。

  “修真界皆传主人已归,可……”秦烟儿望向远处,在期待着什么。

  万妖圣山,七大圣妖也沉寂了许久。

  当初那张玄机入此,五大圣妖重创,至今还未恢复。

  而且,这张玄机,还不是仙榜第一。

  敖炫圣山中,敖炫与平天大圣坐落。

  “大圣,这一代当真是太恐怖了。仙榜前十,不,前二十的实力,都不会弱于不动仙脉印记的仙脉之主了,就算动……恐怕也未必能够逆转胜负。”

  敖炫叹息着,他一只眼睛已如空洞,为张玄机所伤,至今还未能痊愈。

  “三千万年,修真界波澜无惊,大浪淘沙,自然如此!”

  “乱世方有强者出,你是盛世之人,我也是!”

  平天缓缓开口,“如今仙脉之主都陨有三人了,且还出自一人之手,十五大仙脉皆在蠢蠢欲动,暗自布局,或者点落棋子。”

  “你且看,如今仙榜之中的天骄,与三百年前相比,又有几人还在。”

  敖炫叹息一声,连龙凤两族都出世了,一位纯血青龙,寿元不足三十万年,如今已渡过三劫,一举入仙榜第十。

  凤族,有一尊仙羽孔雀出世,入仙榜第三。

  还有其余仙脉,例如长生仙宗的那尊云长生,位列仙榜第四。羽化仙宫的那位天劫子……神摇山那位诛仙剑尊……

  天骄,太多了,平时哪怕是万妖圣山都不曾在意。

  如今却猛然发现,一群后起之秀,竟已临在它们之上。

  这是往日敖炫想都不屑去想的,如今却就败在他面前。

  “我万妖圣山,反而弱了,比起张玄机他们,连拿出手的都不曾有!”

  敖炫眉头紧锁,目光冰冷,“不过圣龙一脉的那个小家伙出现了,却也未必不能争锋。”

  “再加上妖主……”

  “敖炫,别对他抱有太大的希望。”平天忽然开口,“他恐怕是从仙土而来,谪仙转世,但实力未必会强到哪里。”

  “仙界,实力越强,越不会坠入修真界,哪怕是转世,也会在仙界转世。”

  “修真界历史上,大多能入修真界的仙,都是仙界之中垫底的存在。”、

  “我之前斩杀的那位,便是如此,据他所言,他在仙界,卑微如蚁,正因如此,他不惜重创,九死一生,也想重归修真界,不愿在仙土。”

  平天大圣轻叹一声,“可即便如此,他伤我之痕,百万年我且不能抹平。”

  就在这时,有龙吟响起。

  一尊白龙冲天而降落,化作白衣青年,施礼道:“圣妖,大圣,妖主回来了!”

  音落,敖炫猛然站起。

  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