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乡村超品小仙医 > 2254.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我是来杀人的


  杨辰来到万劫寺已有三天。

  这天,他坐在别致的小院子里。

  他两腿盘膝,两手随意放在膝盖上,手心朝上。

  两个手掌上有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继而,他全身好像都爬满了这种梵文。

  整个人显得高大雄伟。

  就如万劫寺佛塔之中的大佛一般。

  这篇大劫佛经是难得一见的真经。

  经文给杨辰带来了高速的进步。

  经文确实有压制心头魔种的功效。

  甚至,杨辰觉得连带着潜藏在身体中来自苍业的诅咒也淡化了。

  这都是大劫佛经带来的好处。

  “杨施主果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人物啊。”

  黑脸苦闻老僧走进了小院。

  杨辰睁开眼:“请坐。”

  苦闻盘腿坐在杨辰对面,他上下打量杨辰。

  “从未见过对佛法理解这么快的人。”

  苦闻老僧道:“杨施主果然与我佛有缘。”

  杨辰轻声一笑。

  “杨施主有何疑问,尽管发问。”

  闻言,杨辰点点头道:“确实有几处要请教。”

  ……

  在河的另一岸,站了一排的僧人。

  为首的是苦劫。

  苦劫法师阴冷着脸盯着对岸的小院。

  明一僧人上前说道:“师叔,算算时间,也快差不多了。”

  “嗯。”

  苦劫法师点头。

  “化外小人,竟敢来找师叔报仇,活该成为贡品。”

  说着,明一往后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道:“师叔,杨辰是一头恶魔,这方功德可不能被主持给抢了,否则,您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这道理还用你来说?”

  苦劫冷笑连连:“老头子年纪大了,他的舍利也在枯竭,早让他献出来,他扭捏不愿意,说什么无脸去见佛祖,如今刚好,两方功德劝归我身。”

  “师叔英明。”明一拍了一个马屁。

  院子里,苦闻对杨辰道:“杨施主的领悟能力难有人能比,杨施主还有……”

  杨辰伸手打断了苦闻老僧,他说道:“主持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说着,杨辰站起身,可是,走到了院门的时候,前面有着无形的屏障,阻碍了他的脚步。

  杨辰回头。

  “阿弥陀佛。”苦闻双手合十,面上依然是亲和的微笑。

  “杨施主,您心中魔头还没有消除,所以,不能出去。”

  “这是要困我了。”杨辰道。

  “杨施主,莫要见怪,等你彻底将大劫经研习透彻了再出去不迟。”

  苦闻道:“老僧送了杨施主大劫经,杨施主也得让老僧功德圆满呐。”

  “这是一场交易啊。”杨辰道。

  “杨施主万万不可这样说。”

  苦闻连忙道:“出家之人是不做买卖的。”

  “如果我要执意出去呢?”杨辰似笑非笑的道。

  “杨施主还是不要的好。”

  苦闻老僧道:“大劫经乃我万劫寺的镇寺之宝,经文博大精深,非得要研习个七七八八才可,如果半途而废的话,自身会出现问题。”

  “出问题……”杨辰两眼一眯。

  “做事岂能半途而废呢?”

  苦闻老僧道:“如果杨施主执意要出,当心心头魔鬼趁虚而出啊。”

  “看来,大师与真玄道人是一路的啊。”杨辰道。

  “真玄道长道法高深,老僧钦佩的很。”

  苦闻道:“真玄道人嘱托我让杨施主主些时日,本僧岂能推辞?”

  “就是没得商量了。”杨辰道。

  “杨施主安心研习佛经的好。”

  苦闻起身。

  “这里哪里是什么超然的寺庙。”

  杨辰目光扫视四周,道:“这里与外面的那座破庙是一样的,同样藏着魔神。”

  “你们已经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阿弥陀佛。”苦闻脸色紧张,他激动的道:“杨施主万万不能这样说,会亵渎佛祖。”

  “是你们自己亵渎的,自己却还在麻醉自己。”

  说着,杨辰抬起了一手。

  体内的元液疯狂涌动。

  大量的灵气从他手心钻出来。

  灵气形成了一个个闪亮的经文。

  一方印记猛然出现在高空。

  苦闻抬头一看,他脱口而出:“大乘印……”

  “这是大劫经中的大乘印,就以此印来让恶魔显形吧。”

  声音未落,杨辰将大乘印朝着脚下地面一按。

  嗡!

  地面颤抖,地面开裂。

  一股股的漆黑魔气从地下钻出来。

  那黑气滚滚,笼罩了整个小院子。

  河对岸。

  明一僧人激动的叫道:“师叔,主持出手了,轮到您了。”

  苦劫法师两眼死死盯着黑色的区域。

  他两眼不停的动着,他能够听到一些窃窃私语声,那是魔语,恶魔的语言。

  苦劫法师眼神里闪烁着兴奋,不过他面色却是沉静的。

  “等,等最关键时机!”

  苦劫法师暗暗告诫自己。

  “苦闻大师,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杨辰的声音在滚滚黑气中响起。

  他的声音将魔语都给压制了。

  他的手上还有经文闪烁,大乘印依然未消。

  苦闻老僧身处其中,他抬着头,发出一声叹息来。

  “你何时发觉的?”苦闻老僧问道。

  “从你带我来便感知到了。”杨辰回答。

  “这样啊……”

  苦闻老僧深吸了一口气,“杨施主真是一个小心之人啊。”

  “也对了,杨施主从邪恶之地而来,对魔神自然是清楚的,能第一时间感觉到,也不出意外。”

  “可是,杨施主为何要进来?拿着大劫经逃离不好吗?”

  这是苦闻老僧的疑惑。

  “我是来杀人的。”

  杨辰道:“从咱们第一次见面,我便告诉大师了,我要杀人。”

  “说实话,在见到大师之前,我有心要灭了你们万劫寺。”

  “可是,大师给我一种亲和感,大师一直笑脸迎人,如果一直那样的话,我真不好做了。”

  “而现在,我的一切顾虑都不存在。”

  “大师养魔,在整个寺庙里养,违背了自己的信仰,我出手灭魔,无愧于心。”

  “哈哈哈哈。”苦闻老僧发声大笑。

  “别人说要降魔卫道说的过去,而杨施主从邪恶之地出来,谈何无愧于心?”

  “你本就是一个魔。”

  “实不相瞒了。”

  苦闻老僧靠近了杨辰,他说道:“我去过成安县,到了那棵老树下面。”

  “我明白了。”

  杨辰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的心才是被污染了。”

  苦闻点了点头,“本僧修佛不精,被反压了,而我无脸去见佛祖,所以,只有苟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