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大降头师 > 第593章 下毒嫌疑人
早知道王继来这么胡来,我还计划个什么劲,直接让他闯进费尔南德斯的住所,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看来以后还是慎重找这家伙帮忙,因为这家伙是个不会按计划行事的人,做事完全凭着性子来。

碧拉问我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我这才把发生车祸被拖住的事告诉了她,还将保安可能被收买的事也说了。

碧拉很生气,说这保安太不厚道了,他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算是俱乐部的元老了,自己很尊敬他,每天碰到都喊他叔叔打招呼,没想到居然出卖俱乐部,碧拉说要马上开除保安。

我示意碧拉别太冲动,毕竟这只是我的猜测,兴许保安有什么把柄被对方控制了,迫于无奈也说不定,等查清楚了在处理也不迟,碧拉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就答应了。

我说这都是小事,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费尔南德斯,如果让对方察觉到他会痊愈上场比赛,搞不好还会想办法下手,碧拉说马上派人二十四小时看着费尔南德斯。

我招呼韩飞打算离开,碧拉问我这是要去哪,我说去找王继来,因为他吞下黑色蠕虫的举动是在感应那个下手的降头师在什么地方,他要去跟人家斗法。

碧拉问我需要什么帮助尽管找她,对付这个降头师她也有责任,我婉言拒绝就匆匆离开了医院。

我给王继来打去了电话,他说感应到这个降头师身处在湄南河沿岸,大概在黑市里,他正在赶去,我想提醒他别乱来,但他已经把电话挂了。

我都快被他气死了,明明问题解决了非要节外生枝,又不能不管,没办法我只好带着韩飞朝黑市赶去。

路上韩飞说:“其实王师傅这么做也没错,要是对方发现费尔南德斯的虫降解开了,搞不好又会让他下手,给点教训让他不敢乱来,又可以震慑圈内的阿赞,让他们不敢接北曼谷联合队老板的生意,也没什么坏处。”

我点了点头觉得说的没错,确实是这个理,这才放下了心来。

韩飞又说:“对了罗哥,还有个问题我没搞明白......。”

我问:“什么问题?”

韩飞嘀咕道:“据我所知球员的生活是很规律的,要么在家里要么在俱乐部,想要中虫降好像不那么容易吧,中虫降有什么途径吗?”

我说:“有两个途径,第一个途径就是通过降头师的操纵,让降头母虫直接钻进人体,第二个途径就是母虫磨成的原虫粉了,可以把原虫粉下在食物和茶水里。”

韩飞说:“刚才听你说王师傅从费尔南德斯的毒疮里挑出来的是条黑色蠕虫,蠕虫身体软滑无比,行动缓慢,想要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钻进人体,好像不容易啊。”

我愣了下,明白韩飞这话是什么意思了,说:“你的意思是说费尔南德斯是通过第二个途径中的虫降,有人在他的食物和茶水里下了原虫粉?”

韩飞挠挠头说:“我不肯定,只是觉得有这种可能。”

我想了想就掏出手机给王继来打去了,王继来相当恼火说:“你真烦啊,我用经咒在追踪下手的阿赞,你别一会一个电话打来干扰我了,有屁快点放,我忙着呢。”

我长话短说:“继来兄,那老外腿上挑出的母虫到底是怎么进入人体的,你能确定吗?”

王继来耐着性子说:“你跟阿赞峰没学过?像这种身体软滑的降头母虫当然是以原虫粉的方式进入体内,然后降头师以经咒控制,让其进入需要寄生的部位,跟甲壳尖刺类降头母虫不一样,就这样,挂了!”

我拿着手机半天回不过神来,直到韩飞推了推我我才回过神来,马上给碧拉打去了电话:“碧拉,马上想办法隔离费尔南德斯和家人,不要让人靠近费尔南德斯!”

碧拉纳闷道:“阿赞,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隔绝费尔南德斯和家人在一起?”

我沉声道:“费尔南德斯之所以中虫降,很可能是因为吃过、喝过下过原虫粉的东西,俱乐部的伙食都是所有队员一起吃的,应该不会有问题,所以他的家人有非常大的嫌疑!”

碧拉吃惊不已:“啊?这、这有可能吗?”

我说:“不管有没有可能,这么做准没错,你也不想费尔南德斯又重新复发虫降吧?”

碧拉为难道:“只是这个很不容易做到,我没有任何理由去隔离他跟家人的联系,如果没有正当理由这可是非法的。”

这还确实不好办。

实际上我心中已经有怀疑的人选了,费尔南德斯过来踢球是带着老婆孩子以及弟弟卡洛斯,相比之下弟弟卡洛斯比老婆孩子的嫌疑要大的多,根据碧拉的说法每次在治疗前卡洛斯都要问长问短,直到搞清楚是用科学的方法才答应,现在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卡洛斯很可能是担心事情败露,所以才问那么多,他觉得科学手法不会查出有问题,抗拒巫术手法可能并不是觉得迷信,而是怕迷信手法能查出其中的问题,因为下原虫粉的手法属于泰国巫术的一种!

我决定赌一把,说:“碧拉,既然无法隔离他的全部家人,那就想办法隔离卡洛斯,他的嫌疑非常大,他不是费尔南德斯的经纪人嘛,你就用找他谈合同的名义,将他约到偏僻的地方囚禁,让他无法离开,我说的不是真的囚禁,而是那种......你懂我的意思吗?”

碧拉说:“我懂,给他人身自由,但又有无形的障碍让他无法离开。”

我说:“对,就是这个意思。”

碧拉想了想说:“那好吧,我尽量试一试,不过我不敢保证一定成功,卡洛斯是个很难缠的人。”

挂了电话后我看向了韩飞,拍拍他的肩膀说:“阿飞,如果不是你及时发现疑点,我们所做的事可能功亏一篑了。”

韩飞笑呵呵道:“我也只是觉得奇怪随口一提,没想到扯出真正的嫌疑人了,罗哥,这下知道带上我没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