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六百零一章 寻医
“不会的,只是感冒而已,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们治不好,肯定有别人能治好!”

萧寒如今已经完失去了冷静!嘴里念叨着话,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

而那几个郎中听清楚萧寒说的话,脸都黑了!

只是他们都见惯了生死,也知道这时候病人的亲属的心情,这才没气的当场拂袖离去。

走到房门口,萧寒伸手推门,被外面的凉风一吹,冷不丁又想起了什么一般,立刻折返回来,对着那几个老郎中深深一礼:

“几位先生对不住!刚刚是小子心乱失言,在这给几位赔不是了!”

说罢,萧寒又在怀里用力掏了掏,直到掏出一只有些发黑的荷包。

慢慢打开这个陈旧的荷包,里面是薛盼的一缕发丝。在发丝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瓷瓶。

取出这只不过拇指大小的瓷瓶,萧寒郑重将它递给刚刚说话的老郎中:“这是孙思邈孙道长配的参粉,他当初说此药可以吊人性命!小子请几位帮我娘子服下,我这就去寻访名医!哪怕付出所有,也要救她!”

说罢,萧寒再次转身离去。

脚步急促而又坚定,只是没有人看到,在他转身的时候,几点泪水悄然滑落。

而与此同时,躺在床榻上的薛盼,眼角也有一滴泪水缓缓流下。

“名医,名医!老孙,你现在在哪里?”

心乱无比的萧寒一直跑出薛府大门,脑海里也没一点头绪!正懊恼的锤着脑袋,却看见大门前,一个捕快模样的人在围着他刚抢来的那匹黑马转悠……

捕快胡二,正是被捕头派来追踪萧寒的。

不过等他一路追到了这里,只看到了空无一人的马车,凶徒却已经早就不见了踪影。

走?不甘心!去马车面前的深宅大院问一下?他又不敢!毕竟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这铁定是官宦人家!

于是,愁肠百转的胡二已经围着马转了八圈了!也没想到一个好法子。

“不管了!我把马牵回去,也好有个交代!”终于,胡二下定了决心!刚要伸手去牵马,旁边冷不丁多了一个人!

“谁!”

胡二差点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影吓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结果还没等他看清来人,身上又突然一轻!那本来斜挎在腰间的长刀已经被来人拔了出来!

“你…你要干什么!”佩刀被人抢了去,胡二立刻退后一步,声厉色惧的对着萧寒大吼!

不过萧寒却根本不为所动,高高举起长刀,随后便狠狠的劈了下来!

“我命休矣……”那胡二本来还不信这人会如此不讲理,二话不说就动刀子!所以当看到刀身上一阵白光闪过,他整个人就瘫倒在地!

当捕快这么多年,砍了那么多人,没想到今天轮到了自己!

“这就要死了么?可怜对门的张寡妇了,也不知道那门是给谁留着……”

就在胡二闭眼等死的时候,旁边只传来一声低喝响起,紧接着就是急促的马蹄声快速远去。

“咦?我没事?”听到这个声音,胡二猛然睁开眼睛,下意识在自己身上摸索一遍。

不疼,好像也没有少零件!再往旁边一看,却是自己的腰刀已经被人丢在了地上,连接车厢与黑马的绳子也散落一地。

“快!”

此时的萧寒,早就骑在黑马背上,风驰电掣一般往皇宫冲去。

少了车厢的羁绊,黑马的速度比刚刚几乎快出一倍!空气在萧寒耳边都形成了风啸声!

朱雀大街,谁都没想到,刚刚狂奔马车带来的后遗症还没消除,眨眼间那黑马又杀回来了!

一样的狂奔,一样的不管不顾!朱雀大街也一样的鸡飞狗跳……

长安的捕头觉得自己今天绝对是出门没看黄历,刚刚跑到朱雀门,找到传信的侍卫让他把急报带给里面上朝会的县令,眨眼间,朱雀街又是黄烟滚滚!

“贼你妈!”看着越行越近的奔马,捕头只来得及冒出一句关中骂,那黑马就已经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带起的尘土扬了他一头一脸!

“大胆!何方凶徒,敢硬闯宫禁!”

朱雀门前的侍卫早就看到了一路飞驰而来的黑马,看到他一直跑过护城河也没减速的意思,当即暴喝一声!

长枪列阵,弓弩上弦!只差一声令下,就给来人身上开上几十个窟窿。

萧寒很想跟电影里演的一样,纵马一跃,就能轻松的闯过守卫,杀进皇宫大内。

可是,脑子里的理智还是清楚的告诉他:这样做除了能死在薛盼前面,在地下做一对亡命鸳鸯,其他的啥也干不成。

“住手,我是三原县侯!我有要事进宫面圣!”

猛的勒紧缰绳,萧寒一边控制座下黑马减速,一边冲着面前已经列成方阵的侍卫放声狂喊!

“下马!吾会如实禀告你殿前失仪之过!”

方阵中,一个身形高大的侍卫沉着的对快冲到近前的萧寒喝道!

虽然他认出此人就是刚刚才出宫的那位,但是想要骑马进宫,那是绝不可能之事!

萧寒也知道有资格在宫中骑马的就皇帝一人,哪怕是太子,都不敢在宫禁中策马狂奔。所以等到黑马停下,他便二话不说,飞快的翻身下马。

“朝会未散!你若有急事面圣,且随我进宫!”

幸好,那侍卫认得萧寒。也见到他来去匆匆的模样,所以对他有急事禀报的理由并未怀疑。

朝着身后的其他人挥挥手,让他们回到自己岗位,侍卫这便领着萧寒一起往议政大殿快速跑去。

“我的马啊……我的车…我的车呢?天杀的!把我的车弄哪里去了啊!”

就在俩人往议政殿狂奔之际,在朱雀门那里,依稀传来一声凄惨到极致的叫声。

议政殿内,长孙无忌已经回到了他的位置,只是面对襄城候儿子的质问,只是回答一句萧侯至今昏迷未醒,便搪塞过去。

本来,对于襄城候的草包儿子,根本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只是他今日前来告状,朝堂上竟然有几个老臣也一起发难,事情登时便弄得有些难办起来。

算起来,这几个老臣都是跟襄城候差不多情况。

本身并没有太多的能力,只是在李渊起兵时就追随与他,并给了李唐不少的帮助,这才换来今日的高官厚禄。

昨天襄城候被萧寒打落一地牙齿的事情他们都看到了,当时还没太多想法,只是回去后,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

今日挨打的是襄城候,明日会不会就是他们?自己当时赌上一切才有了今天,难不成刚要享福,就要被人一脚踢开?

由此,就有了今日的诘难。

他们想用严惩打人者的方式,来确定自己的地位的牢固性!这点,长孙无忌知道,皇帝也知道,只有那可怜的襄城候傻儿子,才一厢情愿的相信:这几位是为自己仗义执言的好人。

六百章了,这说明这本书过去了五百多天了,谢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萧寒给大家拜个早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