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绝色总裁的极品狂兵 > 第2102章 试探
    他回答得模棱两可,随时可以变化自己的说辞,同时刻意提到了长辈,也表示自己身后有人,若是曹长老敢轻易动他,也要掂量掂量他背后的人是否会找上门来。

    曹长老眸子闪了闪,脑中回想起萧尘的说法,若真按照萧尘说的身份,那位长老应该就是木里口中的长辈了,佛门中人,的确是会四处游历,这一点倒是对得上。

    但凡西州人,都知道西海那边的人主要是以渔业为生,若是木里直接回答自己家中是捕鱼的,曹长老立马就会对木里起疑心,偏偏木里没有这么回答,反倒是让他疑心渐渐落下。

    木里之所以不回答自己是捕鱼的,是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曹长老在试探自己,他越是回答得肯定,破绽就会越多,按照木里的心思,自然是不可能给曹长老留下破绽的。

    这一关算是过了,曹长老喝了几口茶后,忽然念出一句佛经中的诗,那句诗并不算常见,若非常年修习佛法的人,肯定是不会知道的。

    巧就巧在曹长老曾经同一位修习佛法的高僧有过交流,常听对方念叨这一句,慢慢也就记了下来,没成想今日竟然派上了用场。

    他念完后便看向木里,笑着问:“你可知道这下一句是什么?”

    木里何等心细,已经猜出来曹长老是在试探自己是否有修习佛法,他在脑中仔细想了想,曹长老这一路上对自己态度平淡,也从未曾好奇过自己的身份,今晚却忽然来问起,定是有什么原因。

    而试探自己身份的时候,又刻意在往佛法上面引导,这说明,或许曹长老知道自己同佛门有一点关系,那么曹长老是怎么知道的呢?

    木里是佛家子弟的身份向来隐瞒得很好,除了萧尘几个要好的朋友,再没有别的人知晓,可曹长老却一直往上面试探。

    木里眼神闪了闪,一下子便明白过来。

    仙罚等人现下并不在这镇子中,除却他之外唯一能够接触到曹长老的人便是萧尘了,也就是说他修习佛法的事情是萧尘告诉曹长老的。

    不,不对,是其他的事情。

    木里脑子飞快转动,一定是曹长老察觉到他的异样,怀疑仙罚的出现和他有关,间接怀疑他与萧尘有关系,于是便去试探萧尘,萧尘那边,为了撇清楚自己和他的关系,便给捏造了一个身份。

    萧尘捏造出来的身份,定然是会让曹长老有些忌惮的,而木里的身份又恰好能够对得上,于是便有了曹长老现在的这番试探。

    脑中想法颇多,但于时间来说也只是一闪而逝,曹长老只看到自己问了木里,木里沉默了一瞬,他以为木里是回答不上来,心中已经生出杀意。

    杀意还未曾弥漫的时候,木里却忽然抬头,目光直直看向自己,“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般这种反应,大多是自己身份即将要暴露了才会产生,也就是说,他刚刚的问题,让木里觉得自己身份暴露了。

    如此看来,木里的确是很佛门逃不开关系了,不然怎么会一句诗就认为自己身份暴露了呢。

    曹长老笑了笑,“稍安勿躁,我只是一路上过来,见你从不吃肉也从不喝酒,和我们不太一样,心中有些好奇,便问问罢了。”

    木里却是警惕的盯着曹长老,“你猜到了什么?”

    曹长老摇摇头,“这倒没有,不过我对于西州的一些佛门之地也略有耳闻,不知道你是来自哪里?”

    到了这个时候,曹长老还是不忘记试探,可见此人心性之谨慎。

    不过木里刚刚一番推测,已经明白了萧尘安装在自己身上的身份到底是什么,那还是他当初告诉萧尘的呢。

    在小世界历练的时候,原锦等人对他的身份很是好奇,毕竟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修习过佛法的,除了饮食上能够观察出来,其余的可真是半点不一样。

    于是他便告诉原锦等人,混元界中的佛门之地只是对心性严苛,行为上却并没有太过严厉,只要心中有佛,便是俗家子弟也可以是佛门弟子。

    顺便告诉几人,在天圣有一座金佛寺,金佛寺中有一位长老,这位长老是半路出家,儿子都成年了。

    长老因为佛性很深,没用几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寺庙中的长老,长老出家已经很让长老的家人生气了,谁料长老的儿子竟然也一心想要出家。

    他那儿子是家中的独苗苗,全家人自然是不应允的,小伙子因此郁郁寡欢了许久,于是最后没办法,同长老商量了一番后,决定带发修行,以俗家弟子的身份记在长老名下,也是长老唯一的弟子,同时还是亲儿子。

    木里一番推测,就猜出这大概是萧尘给自己编造的身份,那位长老不愿自己儿子被打扰,平日里也算低调,但因为此事儿很具讨论性,在天圣和各大佛门也是传了一段时间的,若是要查,也能够查到。

    曹长老等人是西州人,即便现在去查,肯定也查得不仔细,但大概的结果相似就行。

    既然已经推测出萧尘安装在自己身上的身份,木里自然是不会顺着曹长老的试探走了,一听曹长老这问话,他先是故作犹豫了一番,随后迟疑道:“其实我之前骗了你们,我并非来自西州,我其实是天圣人,我怕你们知道我是天圣人,就不愿意带我,所以才说自己是西州人。”

    天圣人,果然就是萧尘说的那个佛门弟子么?曹长老心中嘀咕,面上却不动声色。

    “哎,身为佛家子弟,我本不该撒谎,若是师父知道了,定会责罚于我。”木里叹了口气,又念了句佛号。

    他佛号念得顺溜,抬手合掌的时候,故意露出戴在手腕上的佛珠,以表明自己的身份。

    舍利子佛珠虽然珍贵,但因为太过珍贵了,一般人压根不会认出这竟然是顶级舍利子,也因此木里倒是不担心曹长老会惦记上自己的佛珠。

    曹长老的确是没有认出来,但隐约瞧见了佛珠的影子,看品相极其不错,一般的俗人肯定是拿不到的,也只有佛门子弟才拿得到。

    木里穿着朴素,不像是家中有权有势的,除了他是佛门子弟的解释,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心中对木里的身份有了肯定,曹长老也没有多留,喝完茶便告辞离开了。